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999 萬衡不佳的現況

賈文賀知道宋文迪已經解決手上的事情,便準備離開,宋文迪擺了擺手,笑道:“你也坐在旁邊聽聽,咱們今天來一場輕松地私下討論會,允許天馬行空、肆無忌憚。”
  方志誠認真地說道:“省長,我這是站在客觀公正的角度,從去年開始互聯網一直往上走,但越是火熱,越是要關注其中存在的風險。電子商務創造了好幾個知名企業,他們紛紛在資本市場受到熱捧,但過度的繁榮背后,必然會滋生許多負面因素,我們需要提前分析并且予以解決。”
  宋文迪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嘆了一口氣,緩步走到方志誠的對面,端起了一杯剛泡好的差,泯了一口,道:“你覺得現在電子商務出現的問題在哪里?”
  方志誠道:“主要還是監管機制,另外還有就是針對性的規范制度沒有配套出*臺。互聯網發展得太快了,每天基于它而新生的商業模式都在出現,其中有好的,但也又不好的,如果控制住不良的勢頭,這是我們需要解決的。比如前段時間就爆發了一個負*面新聞,網絡傳銷案件。會員注冊網站,必須首先要繳納入會費,然后網站再將這些入會費分配上線推薦他們注冊的會員。其中一個被審查的網站,在短短半年的時間內,就聚集了數百萬的會員,同時非法獲利超過五億元。”
  宋文迪也聽過此事,嘆了一口氣,道:“我也聽說過這個消息,雖然沒有發生在淮南境內,但也得給我們敲響警鐘。”
  方志誠道:“互聯網現在已經即將抵達最高峰,現在政府部門應該要想到,如何應對高峰之后的低谷。當互聯網繁榮是虛擬世界的繁榮,如何將之與實體繁榮緊密結合,是我們需要重點解決的問題。”
  宋文迪笑道:“你似乎已經有想法了。”
  方志誠微笑道:“資本是可以互相融通的。從去年開始,國家就在倡導傳統企業改革,可以考慮讓互聯網企業與傳統企業進行碰撞,甚至整合。”
  宋文迪凝望著方志誠,若有所思地說道:“有點意思。”
  方志誠笑道:“我已經著手推進空中超市網,與全國一些地方上的實體連鎖零售店聯系,利用這些點,實現面的覆蓋。如果將這種模式專業一點表達,叫做O2O模式。線上售賣線下取貨,將成為未來一段時間內的主流電子商務模式。”
  宋文迪唏噓道:“我的思路已經有點跟不上年輕人的節奏了啊。”盡管這么說,但宋文迪其實對自己還是很有自信,在互聯網經濟領域的認知,不比那些醉心研究學術的專家學者要淺薄。
  這幾年宋文迪一直見關注力放在互聯網上,他對互聯網的發展和了解,并不比方志誠少,只是方志誠是個年輕人,他的想法和思路更加活躍。
  賈文賀坐在旁邊觀察方志誠和宋文迪聊天,發現自己根本插不上嘴,盡管能明白他們在聊什么,但總覺得這話題是浮在空中,自己即使踮起腳尖,也難以夠到,這就是所謂的視野問題。
  賈文賀跟著宋文迪已經有一段時間,他對宋文迪淵博的知識很佩服,對于方志誠能與他無絲毫障礙的交流,也覺得很詫異,意識到自己與方志誠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外面的電話響起,賈文賀終于找到借口出了里屋,自己坐在里面聽方志誠和宋文迪雖是閑聊,但壓力也挺大的。
  等賈文賀離開,宋文迪語氣一轉,低聲道:“聽說宏達集團最近收購了淮南一家足球隊?”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這也是一種品牌投資啊。”
  宋文迪淡淡笑道:“那位首長曾經在很多場合提及過,要將華夏的足球搞起來,你這也算是遠見了。”
  方志誠卻是搖了搖頭,道:“投資國內足球,只是一個過渡而已。宏達集團未來肯定是要走出國門,體育無界線,尤其是足球在歐美國家有著巨大的影響力。所以宏達集團未來可能會利用收購國外的俱樂部,從而打開海外市場。”
  宋文迪點頭,笑道:“歐洲次貸危機之后,余波影響至今,的確是資本家抄底的時候,宏達若是真能走出國門,發其他國家的國難財,我倒也不反對。”
  方志誠擺了擺手,對宋文迪點破其中的伎倆,覺得有些尷尬,笑道:“老師,您說的這些話,太實誠了。清雅的確打算這么干!”
  宋文迪點了點頭,趙國義跟隨卜一仁去了商務部,這對于趙家開展國際貿易提供了極大的便利,利用投資足球俱樂部,這無疑是一個不錯的切入點。
  宋文迪道:“你轉告清雅,我會給她足夠的支持。”
  方志誠對宋文迪的表態感到心暖,猶豫一番,終究還是問起心中的狐疑,“您決定與文書記如何相處。”
  宋文迪無奈地嘆氣道:“自古一二把手之間的相處,都是一門精深的學問。拋開其他的,文書記是一個一心為民的好干部、好班長,我要做到的是,幫助他搭建更加健康的經濟結構,保證淮南長期穩定地發展下去。”
  方志誠道:“從文書記對于魏群的處理來看,他對淮南很有感情,是個充滿責任感的好書記。”
  文景隆在淮南已經有多年,方志誠的成長可以說,正好經歷了文景隆在管理淮南的時期,對文景隆的各項政策也是心中有數。文景隆與李思源相比,或許在經濟戰略上略欠一籌,但在管人用人方面遠勝。
  李思源離開淮南之后,文景隆在很短的時間內控制住了局面,慢慢地培養出一套成長性很強的干部梯隊,比起李思源在任的時候,整個組織體系更加完善和健全。文景隆的能力在黨群上面展露無遺,也是宋文迪真心佩服愿意輔助的根本原因。
  在發現魏群與淮南水土不服之后,文景隆拋棄派系的成見,果斷棄子,并重用宋文迪,這是一種對大義的判斷,即使在北方派系領導眼里,文景隆的人格魅力也是不容置疑,所以并沒有引起太多的非議。
  隨后方志誠與宋文迪商議了一下“營改增”工作,如同方志誠所猜測,宋文迪最近也在研究推進這一工作。這對于整個經濟體系盡管不是日竿見影的良藥,但只要推進下去,一定能夠優化社會的稅負體系,讓業態更急健康和豐富的發展。
  宋文迪認真聽取了方志誠不少意見,同時讓方志誠有空撰寫一篇材料作為參考。雖然方志誠早已不是自己的秘書,已經成長為獨當一面的干部,但宋文迪還是喜歡方志誠提供的材料,遠比現在辦公廳的那些秘書撰寫的八股文要有趣多了。
  方志誠倒也沒有拒絕,他的性格屬于那種不躲事的人,盡管事成之后,跟自己或許沒有太多的關系,但只要讓他的一些想法和觀點能夠應用到具體的實踐之中,就足夠了。
  “聽說文師母要去燕京了?”方志誠笑著問道。
  宋文迪看了一眼方志誠,道:“是她告訴你的吧?”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對于燕京,我還是比較熟悉,已經委托人幫文師母安排住處,其他的事情也不需要你太操行,我一定會妥善安排好。”
  宋文迪欣慰地笑了笑,感慨道:“志誠,你越來越成熟了。”
  方志誠討好地笑道:“還不是師父教得好?”
  從省府大院出來之后,乘坐郭勁遠的車趕往瓊金軍區瓊金總醫院。車輛緩緩駛入后山療養病區,行駛了五六分鐘,停靠在一棟療養樓前。方志誠下車之后,就看到湯雪和萬怡母女,兩人朝著方志誠招手。
  方志誠下車之后,湯雪迎了過來,道:“感謝你來見老萬。”
  方志誠臉色凝重,“老萬怎么樣了?”
  湯雪搖頭,低聲道:“狀況不是特別好,云海那邊的主治醫生已經建議只能作保守治療,但他不放棄,所以轉到瓊金總醫院,看是否有其他方法。”
  方志誠心情也變得沉重,萬衡這幾年一直在跟病魔作斗爭,意志力堅強,讓人欽佩。
  方志誠目光落在湯雪身邊的萬怡身上,當年只是花朵的少女,如今已經亭亭玉立,原本萬怡在國外讀書,但因為萬衡的情況,所以萬怡毅然選擇回國。
  “瘦了不少,今天不用上學嗎?”方志誠帶著長輩的語氣問道。
  萬怡搖頭答道:“今天上午沒課,所以我就來照顧我爸。”不知為何,萬怡看到方志誠,心中有種緊繃繃的感覺,仿佛說錯話會被責罵似的,心中對方志誠充滿了尊敬。這兩年來,隨著萬衡重病離開官場,家里的經濟壓力全部壓在湯雪的身上,若不是當年方志誠出手相處,恐怕萬家早就風崩離析了。
  方志誠嘆道:“面對挫折,一定要有韌性,人生沒有邁步過去的坎,相信自己一定能渡過難關。”
  萬家的情況現在真的很凄慘,方志誠與萬衡當年推心置腹,他已經做好準備,竭盡全力,保萬家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