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998 影響他人的命運

第二天上午,方志誠剛走入省政府一號樓,手機震動起來,陳濤打來電話,感激地說道:“方市長,謝謝您的提拔,今天有領導找我談過話,想讓我到瓊金市委充實一下,詢問我的意向,我知道一定是您幫助了我。從心底而言,進入官場一直是我的夢想,所以您讓我跨出這一步,對我而言意義重大,您就是我的恩人,在未來,我一定會努力奮斗,不會讓您失望!”
  方志誠沒想到陳濤噼里啪啦地說了一堆話,笑了笑,道:“陳主席,官場和校園是不一樣的,盡管有共同之處,但校園是封閉的,而官場是開放的。在校園內,你見到的人或者事情有限,但進入官場,每天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突狀況,所以既然選擇了這條路,那就得做好心理準備,全身心地投入進去。”
  陳濤感動地說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也謝謝您的提點,以后我會經常給您匯報工作的。”
  方志誠微微一怔,搖了搖頭,他原本只打算給陳濤一個機會,所以讓佟思晴幫忙走了一下人事調動的流程,但沒想到陳濤非常懂得順桿往上爬,見方志誠拋出了橄欖枝,連忙拽住不放,生怕這個大腿飛走了。
  方志誠笑道:“我現在有點事情,等有空了再聯系吧,有什么需要幫助的盡管說,我們是同學,一起在官場混跡,理應互相提攜。”
  陳濤連忙賠笑道:“您忙!您忙!”
  掛斷手機之后,陳濤狠狠地在空中揮舞了兩下拳頭,口中吐出一口濁氣。在大學混了這么久,他也算是受夠了窩囊氣,這些學校搞行政的,跟官場其實并無二樣,甚至因為有學校這個圣堂作為掩護,黑暗之處更加令人不齒。
  前段時間社會上曝出了不少教授以能否順利畢業作為要挾,試圖控制名下研究生,不僅盤剝研究生的實習工資,甚至還出現性騷擾的情況,這其實并不少見。八一中文網w小w八w說.小8一1一zw.com陳濤是校長秘書,他經常接到類似的消息,早已見怪不怪。
  踱步回到辦公室,蔡林峰從里屋走出,微笑著與陳濤道:“小陳啊,你來里面坐一下。”
  陳濤習慣性地露出笑容,道:“好的,蔡校。”
  蔡林峰坐在沙上,目光柔和地望著陳濤。陳濤覺得有點奇怪,盡管蔡林峰處人與事一向圓滑,滴水不漏,對自己這個秘書也是很包容,但今天的態度非常不一樣。
  “小陳,你跟方市長是什么關系?”蔡林峰微笑著問道。
  陳濤頓了頓,道:“以前與他在大學的時候,關系非常好。他在大學時代就很活躍,是咱們同屆學生中的佼佼者,你也知道,我是學生會主席,接觸的人脈比較廣,所以當時就結下了很深的友情。”
  陳濤的這番話先間接地拍了方志誠的馬屁,其次就是標榜了自己,另外還杜撰了一段虛假的友誼。因為蔡林峰根本不會與方志誠核實,所以自己信口開河也無妨。況且,蔡林峰今天對自己態度這么好,肯定是因為聽到了什么風聲。
  蔡林峰雖然級別副部,但因為身處高校,含金量與官場中的副部還是有一定的差距。
  蔡林峰點了點頭,語重心長地說道:“小陳,走出淮南大學,對于你而言是一件好事,其實早在去年,我就琢磨著,是否讓你出去闖蕩歷練一番,但因為學校實在太忙,我身邊少了你這么一個助手,所以就私心讓你留下來,這也為了讓你積累積累,沉淀沉淀。”
  陳濤滿臉笑意,理解地說道:“蔡校,無論到哪里,我都視您為恩師,這幾年我跟在你身邊學到很多。八一中文w一w八w網.說8說1小zw八.一c小o一m您用人格魅力影響了我,也是為未來前進的標桿。”
  蔡林峰點了點頭,微笑道:“既然如此,我也就放心讓你出去了。瓊金市委的商調函已經到了,我等會便人事部門處理一下,加快一下進度。學校雖然安逸,但不夠自由。你是有理想抱負的好青年,應當到外面闖蕩一番,當然,若是有一天,你覺得外面太過復雜,隨時可以回來,我這兒為你永遠敞開大門。”
  蔡林峰的這番話,讓陳濤頗為意外,他連忙感謝道:“謝謝蔡校,我一定會爭氣,不讓您失望!”
  蔡林峰點頭微笑,道:“你的天地一片開闊,以后可以經常溝通,尤其是方市長那條線的資源,一定要牢牢抓住,千萬不能放手,這很多人可遇而不可求的。”
  陳濤鄭重其事地點頭,嚴肅地說道:“蔡校,雖然我離開淮大,但我永遠是淮大的人,也是您帶出來的兵,未來只要您吩咐,我一定竭盡全力,為您效勞。”
  蔡林峰等的就是陳濤這句話,他滿意地點頭,笑道:“小陳,我了解你,你是一個懂得感恩的青年。”
  等陳濤離開辦公室之后,蔡林峰從抽屜取出了一份商調函,他放在手邊,用手指在上面點了許久,然后再給分管人事的副校長打了電話,道:“還是給小陳放行吧。”
  副校長微微一愣,因為方才蔡林峰的態度可不是這樣的,他顯得有點氣急敗壞,甚至還要求自己頂住壓力,不輕易放人。
  副校長也能理解蔡林峰,這份商調函來自于瓊金市委,若是論級別的話,也只是平級而已,若是淮南大學堅決不放人,陳濤想走出這里,根本不可能。華夏的制度就是這樣,一個蘿卜一個坑,編制是保障,同時也是枷鎖。若是淮大堅決不同意放任,恐怕瓊金市委也沒有太多的辦法。
  剛才和陳濤的一番對話,讓蔡林峰改變了初衷,他隱隱覺得利用陳濤與方志誠的關系,對自己的未來前途,也有可能會出現助力。雖然瞧不出陳濤對自己的那些話是真情還是假意,但蔡林峰并非那種看不透的人,知道不應該去惹一個前途無量的人。
  陳濤坐在外屋,表情投入地處理各種各樣的文件,但他心中卻是落下一塊石頭,若是蔡林峰堅決不放人,對自己而言,無疑是進退兩難的結局。陳濤對蔡林峰很了解,這是一個心胸不算特別開闊的人,這幾年自己有無數次到下面掛職的機會,但都被蔡林峰給擋住了。
  這也是為何陳濤想要離開淮大的原因之一,說蔡林峰是自己的恩師,那是太抬舉他了。蔡林峰除了壓榨他之外,根本沒有給過他實質性的幫助,所以陳濤一直想逃離這里。
  這兩年陳濤一直默默忍受,臉上堆滿笑容,很多氣都悶在心里,但此刻還不是歡呼雀躍的時候,因為他知道剛才蔡林峰的那番話只是試探自己而已,只有確定自己能夠離開,那時候才能完全放松下來。
  ……
  方志誠在一樓見到了宋文迪的新秘書,原來的秘書換了好幾撥,有幾個已經安排到地方上獨當一面。宋文迪自從帶方志誠開始,就養成習慣,秘書在身邊最多不過兩年,就會變成棋子布局下去,這間接地形成了一個人脈資源網。
  新秘書叫賈文賀,身材高大,年紀比方志誠略大兩歲。省長秘書級別是正處級,所以三十歲出頭的正處級干部,已經很了不得,當然比起方志誠的妖孽程度,還是欠缺了一些。
  賈文賀笑著介紹道:“省政府從中心街搬到新址之后,接待制度就上升標準了,有嚴格的準入制度,所以沒人帶,您是進不來的。”
  方志誠道:“這是一道屏障啊,官員沒有安全感,老百姓更沒有安全感,也不知道何時能完全消除。”
  賈文賀笑了笑,佯作沒聽懂,自己沒資格評論這些,方志誠卻是夠格,畢竟人的位置不一樣,帶著方志誠上了九樓,宋文迪坐在里屋正在批閱文件,見方志誠來了,笑道:“我批完材料,再跟你說話。”
  方志誠笑道:“沒事,我不急。”
  兩人對話很隨便,但賈文賀瞧得出來,他們之間的關系已經出尋常。否則,以一個副廳級干部面對一個正部級干部,如何能表現得這么率性,而且宋文迪一點也不在乎,似乎挺享受方志誠的這種態度。
  賈文賀笑道:“我去給方市長倒杯茶。”
  宋文迪擺了擺手,笑道:“不需要了,你從柜子里拿一包茶,讓他給我泡。”
  賈文賀微微一愣,連忙到外面取了一包茶過來,方志誠接過茶包,打量一番,笑道:“漢州今年的新茶,包裝變得精美,說明茶農在進步了。”
  賈文賀知道方志誠曾經在漢州工作過,連忙說道:“今年漢州的茶葉打出了名氣,尤其是利用空中市網,銷量節節攀升,已經成為農村電商現象級事件,被許多媒體報道了。”
  方志誠點頭笑道:“電子商務的展的確帶來了很多機會,以農村市場為例,以前因為信息溝通不暢,老百姓很難買到一些需求品,同時農產品產量很大,卻沒有渠道及時賣出去,導致囤積滯銷。有了電子商務,打通農村市場的需求和供給兩端,這是一個不錯的途徑。當然,也要冷靜地看待,因為農村市場很大,但并非互聯網的主力軍,要適度推進,保持謹慎。”
  宋文迪抬起頭,瞄了方志誠一眼,笑道:“志誠,有時候你會刻意地潑冷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