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997 紅色燈光漫過屋

“老公,怎么志誠這么快就走了?”王美嘉主動迎上來問道。
  朱友明笑了笑,道:“他可沒那么閑,能來參加聚會,就已經夠給咱們面子了。怎么樣,今天宴會你還滿意嗎?”
  王美嘉甜蜜地笑了笑,道:“當然,當年的那些室友雖然嘴上不說,但很羨慕我現在的生活。老公,謝謝你給我幸福。”
  朱友明淡淡地笑了笑,伸出胳膊,道:“走吧,今天我們是宴會的主角。”
  王美嘉從側面打量著朱友明,臉上帶著笑容,但心中卻是五味雜陳,剛才吃飯的過程中,有室友故意問起了林壑,這不僅僅是朱友明的恥辱,也是王美嘉的心結。與朱友明結婚多年,兩人有了孩子,但王美嘉一直知道朱友明從來沒有忘記過自己的背叛,而王美嘉也心懷愧疚,對朱友明的一些舉動聽之任之。
  王美嘉并不知道朱友明在外面包養了好幾個女人,甚至還有私生子,因為自己曾經犯下的過錯,所以王美嘉悄無聲息的忍下來,當然這也是因為王美嘉堅信,朱友明真正愛的人只有自己,那一切就變得微不足道。
  ……
  方志誠站在酒店門口等了片刻,一輛白色的本田車開了過來,方志誠坐上副駕駛,笑道:“佟主任,您這車很不錯哦。”
  佟思晴白了方志誠一眼,沒好氣道:“代步車而已,就不要譏笑我了。”
  與佟思晴很少見面,即使見面,兩人都很有默契,更多地是宣泄生理上的需求。佟思晴不求其他,這讓方志誠感覺到輕松,同時也覺得空虛,因為他知道,不應該將佟思晴簡單地視作工具而已。
  這次聯系佟思晴,主要還是因為方志誠想知道一些瓊金官場內幕,現在的佟思晴已經不比以往,掌握大量的資源與人脈。八一小說網W八W八W八.一8一1中Z中W.COM
  手機震動兩下,方志誠掏出來,掃了一眼,是陳濤來的,上面寫道:“方市長,我是陳濤,這是我的手機號碼,還請您記下。”
  方志誠將號碼給存了起來,對于陳濤,他以前在學生時代很抵觸,因為覺得這種人太工于心計,苦心孤詣地往上爬,在學生當中擺架子,在老師面前各種討好裝孫子,但現在仔細一想,其實陳濤比絕大多數學生要成熟,更加懂得適者生存的殘酷競爭世界。
  仔細想想在官場這么多年的經歷,陰謀詭計數不勝數,從道德角度衡量,比陳濤當年的作為要更加地令人不屑與不齒了。
  佟思晴見方志誠若有所思地盯著道:“情人的短信?”
  方志誠笑道:“不要太敏感,剛才同學會上有個同學主動給我來短信,他在學校擔任校長秘書,你覺得我要不要搭理他呢?”
  佟思晴微笑道:“你心中其實已經有決斷了,若是不想搭理他,為何這么猶豫呢?”
  方志誠點頭笑道:“等下我把他的聯系方式給你,明天你幫我安排一下吧,我覺得在學校那種氛圍之中,對他而言有點屈才了。他應該走出那個環境,嘗試一下新的工作環境。”
  佟思晴抬眼看了一下方志誠,道:“又給我找事兒?”
  方志誠微笑道:“你現在權力比我大,誰能不給佟主任三分薄面呢?”
  佟思晴現在已經是瓊金市委辦副主任,正處級干部,因為現在宋文迪已經升任省長,作為他以前的辦公室秘書,所以現在佟思晴在瓊金市委的地位很高,基本肩負著宋文迪的傳聲筒,甚至如今的瓊金市委書記也要給三分薄面。
  讓佟思晴調用資源,給陳濤安排一個合適的位置,難度并不是太大。八一中文網W一W八W.網8小1一Z小W說.說COM
  佟思晴笑道:“如果是別人讓我這么辦,我肯定一口回絕,誰讓我欠你呢?”
  佟思晴開車很平穩,半個小時之后,轉入一個小區,來到一個小高層,剛打開電梯,里面一對男女纏抱在一起,激情地擁吻著,場面有點讓人難堪。方志誠咳嗽了兩聲,那對男女才慢悠悠地分開,然后給方志誠一個白眼,搞得打斷了他們的興致一般,慢悠悠地出了電梯。
  電梯門關上,方志誠笑問:“你們這個小區還真夠開放的。”
  佟思晴聳了聳肩,笑道:“這個小區的房子都是精品小戶房,一部分人購買了之后,轉租給別人。所以小情侶租房特別多,早已見怪不怪了。”
  方志誠跟著佟思晴上了七樓,轉過兩個拐角,佟思晴掏出鑰匙打開門,然后將燈打開,方志誠走入之后,仔細打量,笑道:“挺溫馨的。”
  佟思晴笑道:“一個人住,不需要太大的空間,否則會覺得心慌慌,所以找了這么一個房子,八十多平米,兩室一廳。”
  方志誠坐在沙上,望著佟思晴緩緩解開頭,任由烏亮的黑順著兩肩灑開,問道:“他有消息了嗎?”
  佟思晴點了點頭,苦笑道:“去年回來過一次,咱倆沒見面。”
  李明學和佟思晴的婚姻是悲劇,說到底方志誠在其中也扮演了不道德的角色。
  佟思晴掂了掂熱水瓶,現里面沒有熱水,于是走到廚房燒水,方志誠將電視機打開,里面正在播放一場足球賽,方志誠見是華夏隊的比賽,就不自覺的調臺,現在華夏足球真的沒什么好看的。
  佟思晴捧了一杯茶出來,見方志誠不停地換臺,笑道:“你是不是有心事?”
  方志誠微微一怔,暗忖佟思晴很心細,現了端倪,點頭道:“雖說魏省長離開了淮南,但淮南的一些問題并沒有解決。現在蒙在淮南經濟外表的是一場虛假繁榮。師父上任之后,任重而道遠啊。”
  佟思晴也點頭道:“從這幾天常委會的情況來看,基本未來半年時間內的經濟展情況,就是文迪省長的試用期了,如果他能頂住壓力,就能從代省長轉為省長,但若是頂不住壓力,恐怕文書記不會輕易放權。”
  方志誠頷道:“主要是整體環境不明朗,事實上從o8年開始,經濟形勢就一直在下行。所以師父得到了一個不錯的機會,但同時也將面臨嚴峻的考驗。”
  佟思晴道:“我覺得你心中已經有想法了。”
  方志誠點頭笑道:“想要激活現在的經濟體系,還必須要從政策上推進。所以營改增必須要持續推進。”
  佟思晴若有所思道:“你的意思是,降低企業的稅負,幫助小微企業減壓?”
  方志誠點頭道:“以前的稅負太過嚴重,這導致創業成本太高,通過營改增工作,可以激活部分產業,而且對于完善國家稅收政策的嚴謹性也有至關重要的作用。”
  佟思晴道:“政策在云海已經試行!”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不出意外,在年底將在淮南開放,所以師父想要做出成績,打開突破口,必須從營改增入手了。”
  佟思晴對這一類政策有過接觸,但也不是特別了解,笑道:“文迪省長有你這個徒弟還真是幸福,你無時不刻地不在為他考慮呢。”
  方志誠微微一愣,接過茶杯泯了一口茶,笑道:“又犯病了,不好意思。”
  佟思晴笑道:“喜歡你這種醉心于工作的樣子,如果政府里多一些你這種殫精竭慮的干部,組織秩序也就不會亂了。”
  方志誠看了一眼佟思晴,知道她有所指,這段時間瓊金官場曝出不少涉及高級干部的負面事件,尤其是現任的瓊金市長也牽扯其中。
  方志誠道:“其實我也很亂的,比如在感情上,從來就不是理智的人。”
  佟思晴動情地一笑,轉身往浴室興趣,低聲道:“等著我。”
  十來分鐘之后,佟思晴裹著浴袍走出,方志誠走過去將她懶腰抱在懷里,然后快步走到房間,將她輕輕地平放在床上,正準備壓上去,瞄見床頭柜上她兒子的照片,笑問:“你想他的話,就把他接到瓊金來吧,這樣你也就不會太過孤單了。”
  佟思晴鼻子一酸,眼中泛著淚花,苦笑道:“孩子跟奶奶爺爺生活太久,他的生活里已經沒有我的存在,所以我不想為了自己改變他的生活方式。”
  方志誠也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只能俯下身子噙*住她眼角滾落的淚花。
  “你不應該這么孤獨,應該有更多的交際圈,要對自己好一點,因為你沒有錯,錯的只是命運對你不公。”方志誠溫柔地說道。
  “如果因為愛上你,所以老天爺才這么懲罰我,那么愿意永遠就這么生活。”佟思晴低聲淺吟道。
  方志誠心疼地罵道:“白癡!”
  同時,他覺得自己應該更好地疼惜佟思晴。這是一個很被動的女人,被命運推動著向前,在逆來順受中卻展現出強大的生命力。如同懸崖夾縫邊一朵白潔的花,讓人情不自禁地想要保護這種純凈的美麗。
  紅色的燈光漫過房屋,溢出了窗戶,直到破曉黎明,才漸漸散去。
  方志誠望著懷中熟睡的佟思晴,心中升起了一股決然,有些人這輩子永遠不能辜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