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996 不斷變化是人生

九月五日,在淮南大學附近的金都酒店主宴會廳舉辦了00屆同學會,朱友明全權包攬整個活動的組織、統籌、協調與財務工作,老同學都帶著家屬及孩子而行,五十人的班級,設席十二桌,其中包括學校及學院的部分領導。
  盡管朱友明打了好幾個電話催促,但方志誠還是踩點進入,倒不是他故意托大,而是覺得若是過早前來,也不知道做些什么。
  等他進來之后,很多同學都站了起來,目光落在方志誠的身上。盡管方志誠未曾與班級同學過多接觸,但他的身份與背景已經被大家廣泛傳議。
  舞臺中央站著一名女司儀,她似乎早就收到指示,等方志誠踏入之后,提高聲音,專門介紹方志誠的身份。任方志誠見慣各種場面,也難免老臉一熱。
  “老朱,都讓你低調一點,怎么還弄出這場面,早知道我就不來了。”方志誠已經是騎虎難下。
  朱友明摟著他的肩膀,哈哈笑道:“今天日子特別,需要你鎮場子,讓大家知道咱們這一屆班級是多么的牛。”
  方志誠沒好氣地苦笑道:“若是被有心人傳播出去,影響不大好。”
  朱友明搖頭道:“放心吧,一切后果由我來承擔。”
  方志誠嘆氣道:“等下我可能會提前點走。”
  朱友明點了點頭,道:“完全可以,你能來,就是我莫大的榮幸了。”
  司儀下臺之后,有一名年輕熟悉的女歌手上場,方志誠歪著脖子,疑惑道:“這不是喬麥嗎?”
  朱友明點頭,低聲道:“咱們上學那會,她的那首《細雨微風》很火,不過明星就是這樣,過了一陣風,就什么都不是了,所以出場費也不是特別高,像今天晚上這種活動,她出席一次,能拿到兩萬元,但對于一個過氣的三線明星,也算是高收入了。”
  藝人吃的是青春飯,盡管喬麥包養得很好,看上去與當年并沒有什么太多的區別,但畢竟年齡過了,所以也就沒有太多的人氣。在演藝圈,曇花一現的情況太少,像杜兮這種絕對巨星那是少之又少。
  方志誠沒好氣地白了朱友明一眼,道:“你身上怎么染了暴發戶的惡趣味。”
  朱友明嘿嘿笑了兩聲,道:“人要臉,樹要皮。我操辦這一切,當然要長點面子。”
  方志誠無奈苦笑,對朱友明的性格很了解,他內心深處有種自卑,恐怕還是受到當年情變的影響,盡管最終王美嘉還是選擇跟朱友明結婚,但當時朱友明被劈腿,遭到許多人的嘲笑。朱友明現如今是通過另外一種方式找回尊嚴。
  王美嘉坐在靠近中央的一桌,三十歲的女人,少了青澀,多了一絲貴婦的氣息,她身邊圍坐著一些同學,相對而言,王美嘉還是比較亮眼的。方志誠也看到有其中幾人朝自己招手,他微微一笑,算作打過招呼。
  方志誠暗忖,當初自己只是綠葉,可沒有這么受歡迎。
  “方市長,您好!”老院長郝金平熱情地握著方志誠的手微笑道。淮南大學是教育部直屬大學,級別是副部級,也就是說校黨委書記是副部級干部,而院級一把手郝金平則是副廳級干部。方志誠也是副廳級,但兩人的權力卻是相差懸殊。
  方志誠握了握郝金平柔軟的手掌,微笑道:“郝院長,您好。”
  郝院長欣慰地說道:“方市長,我一直在關注您的成長,這幾年您為百姓做了不少實事,我一直為擁有您這樣的學生,感到驕傲和自豪。”
  此話說得有點諂媚,方志誠倒也沒有表現得多么不自然,應付式地說道:“是母校培養了我,無論我走到那里,都謹記我是個淮大人。”
  郝院長眼中淚花隱現,感動地說道:“母校為你而榮。”
  兩人寒暄一句,仿佛彼此熟悉,其實只是第一次真正面對面的接觸而已。郝金平當初擔任副院長的時候,方志誠只是一名普通的學生,只是運動有些特長,又不愛參加學生會,所以在老師的心中沒有留下任何印象。
  郝金平也是前段時間才知道,自己院校的學生出了方志誠這么一個妖孽人物。郝金平今年已經五十五歲,才步入副廳級,方志誠不過三十歲出頭,就已經到了副廳級,前途不可限量。
  相比較而言,雖然朱友明腰纏萬貫,但郝金平更加重視方志誠。加上如今新省長宋文迪走馬上任,作為宋文迪的心腹嫡系,方志誠的位置也是水漲船高。郝金平身邊有很多朋友都來自官場,所以郝金平對官場的東臺并不陌生。
  郝金平一直從旁邊打量著方志誠,方志誠故意將扮相弄得老成,但其實歸根到底還是年輕,尤其是一雙眼睛清澈,帶著年輕人特有的銳氣。只是方志誠身上顯示出來的氣場,讓人一點不敢輕視。
  方志誠坐在郝金平的身邊,掃視了一圈,在座的都是院校的領導,級別都在正處級以上,當然除了郝金平右側的一個青年,方志誠仔細看了許久,沒認出來,那人也很機敏,笑著自我介紹道:“志誠,咱們多年不見,你是不是都把我忘記了啊,我是學生會的陳濤。”
  方志誠想起此人,笑道:“原來是陳主席。”陳濤并非他們班的同學,但是那一屆的風云人物,曾經校學生會的主席。
  郝金平笑著介紹道:“陳濤現在是校長秘書。你們這一屆可以說是出了不少人才,比如朱友明、陳濤,年紀輕輕,都已經收獲了成功。”
  方志誠對朱友明的安排,倒也能理解,若是將方志誠放在普通同學那一桌,反而顯得不夠重視,所以干脆將方志誠安排在領導桌,這樣一來,一方面能夠給足方志誠面子,另一方面也能壓住場子,讓院校的領導們都能知道這一屆同學的實力。
  陳濤作為校長秘書,應付這種場面倒也得心應手,在他的調和之下,桌上的氛圍熱烈,方志誠原本打算不碰酒,但也沒辦法喝了一點。不過,到了方志誠的級別,若是他真不想飲酒,肯定沒人敢逼著他來。
  陳濤瞧出方志誠似乎不愿意喝酒,所以故意還幫著方志誠擋了幾杯,足見此人心思細膩。
  陳濤看上去有點醉意,走到方志誠身邊,低聲笑道:“方市長,咱們都是一屆的同學,與您相比,我現在落后不少,還請您以后多多提攜。”
  方志誠微笑道:“陳主席,您的個人能力很強,相信以后一定能一展抱負。”
  陳濤將一杯酒一干二凈,見方志誠只是象征性地用嘴唇碰了碰酒杯,心中暗嘆了一聲。陳濤從小時候開始就希望自己能黨領導,小學是班長,中學是年級長,到了大學也順利地成為了學生會主席,并順利留校,在與一群留校畢業生的競爭中,脫穎而出,成為了校長秘書。
  陳濤一直認為自己堅守著勤能補拙的想法,但事實給他扇了個耳光,在學校里默默無聞地方志誠,如今已經能與院長平起平坐,而自己還在鞍前馬后地伺候著。不過,盡管內心不平衡,陳濤還是希望利用這次機會,能與方志誠搭上關系,為自己以后的仕途作鋪墊。
  方志誠并非猜不出陳濤的內心復雜,只是不會在意,畢竟兩人不在一個層次上。舞臺上的表演很豐富,兩名省內有名的相聲演員上臺表演,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方志誠便找機會起身,佯作去洗手間,然后準備離開。
  剛準備下樓梯,朱友明追了上來,笑道:“你這就準備走了啊?”
  方志誠聳了聳肩,苦笑道:“當然,已經出席過了,夠給你面子了吧?”
  朱友明想了想,道:“也罷,知道你貴人事還多,就不攔著你了。對了,剛才陳濤那小子要你的私人電話,給不給他?”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這個你來做主吧!”
  “當然不給!”朱友明奸詐地笑了笑,“當初他是學生會主席的時候,多么不可一世,尾巴都翹到天上去了。”
  方志誠在朱友明的肩膀上拍了拍,道:“能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尤其是過去的事情,更不要太過于介懷。陳濤過去固然勢利,但此一時彼一時,能多個朋友,總比多個敵人,要更好。老朱,咱們已經過了而立之年,往奔四走,有些東西該看淡必須看淡,該放下就得放下,不要永遠糾結過去,那樣傷人傷己。”
  朱友明呆立半晌,他一直知道方志誠是最了解自己的人,所以盡管這么多年來,與方志誠相處的時間不多,但內心深處還是將方志誠視作知己。方志誠的一句話點醒了朱友明,自己太在乎過去了,以至于讓他的性格與人生發生很多變化。
  等朱友明回過神來,方志誠已經飄然而去。
  朱友明情不自禁地吐了一口濁氣,往宴會廳行去。
  每個人的人生不同階段,都需要體驗不同的變化,不忘初心,不離本心,真的很難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