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995 理想之薪火傳承

朱友明借口來曹堯辦事,見了方志誠一面。雖然不常碰面,但聯絡一直未斷,當年大學的那些同學,也只有朱友明能夠聯系得上,其他人或多或少因為環境的因素,與方志誠漸行漸遠。
  為何古代君王稱孤道寡?因為當越往上走,身邊的人會越來越少,真到了君臨天下的那一天,身邊已經沒有朋友,俯身望去,全部都是棋子。
  朱友明坐在方志誠的辦公室內,方志誠笑道:“你怎么又胖了啊?現在體重多少,怕是有兩百斤了吧?”
  朱友明擺手苦笑道:“沒辦法,整天都是應酬,能不胖嗎?倒是你,還跟畢業的時候差不多,身材保養得這么好。”
  方志誠道:“還是羨慕你啊,商人的生活就是豐富多彩,不像我們這些官員,別人都以為我們每天都活得瀟灑自在,殊不知,大部分官員每天的工作壓力很大,節奏很快,有時候三餐都不能保證。”
  朱友明撇了撇嘴,臉上露出不信之色道:“這我可就不敢茍同了。我也接觸過不少官員,大部分虛有其表。”
  方志誠反唇相譏道:“那些官員還不是被你們糖衣炮彈給腐蝕了?”
  朱友明下意識地抹了抹嘴唇,尷尬地笑道:“咱們也是沒辦法,現在經商誰不走關系路線,有了關系好辦事。怎么有關系呢?靠個人魅力不行,必須要有交流。”言畢,朱友明捻了捻拇指和食指。
  方志誠被朱友明故意表現的市儈模樣,惹得哭笑不得,知道他故意這么做。朱友明這幾年連鎖式快捷酒店發展的不錯,早在幾年前就已經運作上市,論身價的話,起碼好幾十億,在胡潤青年財富榜上也頗為靠前。
  仔細看來,朱友明的變化不是一般大,當初剛入社會的時候青澀且單純,但現在舉手投足中透著一股商人的狡詐。當然,朱友明也只是在方志誠的面前展現出這種氣質。
  朱友明道:“這次過來洽談一個酒店并購,發現曹堯的情況不錯,雖然比不上淮南南部那些城市,但人口基數很大,值得好好挖掘。”
  方志誠笑道:“歡迎你來曹堯投資嘛。”
  朱友明擺了擺手,笑道:“我現在都走的是并購的路線,這種方式比較快捷,但對于政府而言,就沒有太多的吸引力了。”
  朱友明擁有的連鎖酒店集團下屬渠道部門,每天會安排人員深入到各個城市的中心地段,去調研一些地位不錯,但因為管理不善無法把酒店生意做起來的那些目標群體。
  方志誠道:“并購雖然簡單快捷,但也帶來大量的矛盾,涉及到服務標準統一的問題。”
  朱友明點頭道:“所以我們安排培訓部門會定期召集他們進行培訓,這樣可以讓他們提高服務意識,如果經過一段時間磨合還不能達標的話,會考慮替換管理團隊。”
  方志誠笑了笑,道:“這話說到重點了。”
  朱友明所說的并購模式,是最殘忍的商業法則,最終目的并不是讓收購的企業融入自己,而是選擇徹底地更換管理團隊。
  方志誠已經泡好茶,朱友明泯了一口,道:“前幾天有人想托我舉辦老同學聚會,一開始我準備拒絕,但仔細想想,也未嘗不可,咱們畢業也有好幾年了。”
  方志誠知道朱友明的真實目的在此處,笑道:“你不會是想讓我參加吧?”
  朱友明圓潤的臉泛著紅光,笑道:“如果沒有你鎮場,沒法展現我的能力啊。”
  方志誠沒好氣地瞪了朱友明一眼,道:“我若是真去的話,恐怕也只會露個面。”
  朱友明拍了拍方志誠的肩膀,笑道:“下個月五號,聚會設在學校旁邊的金都酒店。要不要我安排人來接你?”
  方志誠笑道:“我又不是不知道那個地方,到時候我自己去就好了。”
  朱友明見方志誠答應了自己的邀請,心情很不錯,在辦公室內又坐了片刻,直到華清文敲門進入請示文件,朱友明才姍姍離開。
  看到朱友明的變化,方志誠就像是看到自己的變化。他知道,在別人的眼中,自己也悄無聲息地改變了很多。
  “事情解決了嗎?”方志誠將批好的文件遞給華清文。
  華清文點頭苦笑道:“昨天已經去過民政局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給你放一個月的假期吧,好好調整一下。”
  “我不用!”華清文果斷地拒絕,“讓我更加忙碌一些,或許還能減輕傷痛。”
  方志誠盯著華清文看了許久,道:“也行吧。另外,有件事情我想問問你的想法。下周三,省委黨校會有年輕干部培訓班,你有沒有想法試試?”
  華清文驚訝地說道:“這次年輕干部培訓班,規格很高,全省只有三十多個名額,而且是納入組織部年輕干部儲備體系。市委組織部早就已經報上名單了。”
  方志誠微笑道:“這次是我與文迪書記申請的資格,在市委組織部之外,如果你愿意的話,我把這個名額交給你。”
  宋文迪現在是省委副書記兼任省委黨校校長,以他的力量,在黨校培訓班協調出一個名額,只是一句話的事情。
  華清文眼中露出感動之色,道:“老板,您這是……”
  方志誠道:“雖然咱們共事只有幾個月,但我能看得出你的潛力,因為曾經從事過媒體工作,所以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角度讓人很欣賞。秘書工作,對你而言只是個跳板,我希望你能利用現在的位置,積累更多的資源,為以后其他工作做好鋪墊。”
  華清文明白方志誠的用意,這暗示自己,未來會給予重任,但他的心情也是復雜的。他現在在曹堯雖然說稱不上橫著走,但即使一般的副市長看到自己,也會看自己三分薄面,但一切都是借助方志誠的威勢,但若是真的出了方志誠的庇護,直面風雨,恐怕就不會那么輕松簡單了。
  華清文沉聲承諾道:“老板,謝謝您給我機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方志誠站起身,走到華清文身邊,輕輕地拍著他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記住,永遠只對自己負責!”
  等華清文離開辦公室之后,方志誠輕吐了一口氣,然后撥通了母親蘇青的電話。昨天晚上約好了這個時間點通話,因為涉及到一個重要的人事信息。
  蘇青語氣輕松地笑道:“好消息,剛才已經通過了審議,將由宋文迪擔任淮南省委副書記、代省長,主要負責整個淮南政府的經濟工作。會議比想象中要順利,盡管出現了小插曲,但基本在控制范圍之內。”
  方志誠聽到這個消息變得安靜下來,如同他自己所揣測的一樣,這盤棋的最終結局還是己方勝利。李思源總理在出席電視電話會議上,對淮南的房地產進行點名,繼而魏群承擔相應的責任,隨后宋文迪走馬上任,這是事先設計好的故事情節。
  高層之間的博弈,大致如此,沒有刺刀見紅的搏殺,但每一個環節都縝密細膩。方志誠旁觀了此次淮南省長人選的變更,也頗有收獲,若是真到了那個位置,自己也得用這樣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方志誠道:“魏群會去哪里呢?”
  蘇青淡淡道:“發改委已經沒有他的位置,他有兩個選擇,第一調任其他省,或者在中央黨校過渡一下。”
  方志誠有點不解道:“為何北方派系那邊能夠輕易放棄這么一個重要的位置?”
  蘇青頓了頓道:“這也與一位老首長有關。魏群是他的弟子,他親自出面與他做了工作,最終魏群選擇了放棄。”
  方志誠知道那位老首長是誰,在華夏官場上曾經創造過很多奇跡的一位領袖人物,現在華夏的整體經濟結構,就是在他的手中勾勒成形。
  方志誠感慨道:“為何老首長愿意這么做?”
  蘇青低聲道:“因為老首長胸襟開闊,他知道時代已經不同,必須要有新鮮的經濟模式注入,才能讓社會高速發展。”
  方志誠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道:“國家是幸運的,因為我們總有一些心懷天下的領袖,能夠帶領我們走出困境。”
  蘇青笑道:“你以后一定要成為這樣的人。”
  方志誠微微一怔,道:“不要給我太多的壓力。”
  剛掛斷蘇青的電話,宋文迪主動打來電話,方志誠笑道:“師父,恭喜你。”
  宋文迪淡淡笑道:“替我謝謝蘇主任,若不是她為我奔走,不會如此輕易就能解決。”
  方志誠笑問:“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
  宋文迪目光望向天花板的吊燈,仿佛穿過了樓層,望向遙遠的天際,緩緩道:“更多的權力,更多的責任。只求五年后,能為你創造一個良好的土壤。”
  方志誠愣了愣,道:“師父……”
  宋文迪輕聲道:“理想不是一個人能夠創造的,你身上肩負著我們許多人的共同理想,包括思源書記、沈寒春……如果你也未能完成,也要做到幫我們把理想之薪火傳承下去。”
  (本卷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