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993 我愿意負重前行

“褚始源出任臨豐市市長”——早在半年之前就已經有過風聲,到了九月份之后,褚始源正式走馬上任。這也與原常務副省長趙國義前往中央部委任職有關,褚始源在瓊金已經沒有庇護,所以調任地方擔任市長,一方面低調蟄伏,另一方面也是積蓄力量。
  因為褚始源的離開,省發改委也進行了一系列人員調整,沈寒春接管發改委后兩年,臥榻之側終于沒有他人酣睡。不過,沈寒春卻高興不起來,因為關于魏群調離淮南的消息也如同野草瘋狂滋生著。沈寒春對自己的處境很了解,他之所以能絕地重生關鍵在于魏群的幫助與扶持。
  魏群初來乍到,急需一個有能力且沒有身份屬性的人,所以他篩選出了沈寒春。若是魏群真的離開淮南,自己又將何去何從呢?
  現在淮南的局勢,沈寒春看得很清晰,隨著趙國義調任國家商務部,原省委書記李思源的力量已經全部由宋文迪掌控,這也就意味著,宋文迪在未來很有可能成為淮南的核心人物,即使文景隆足夠強勢,但礙于淮南的展,也只能默認宋文迪越來越強大。
  沈寒春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目光落在杯子上層懸浮的茶葉,人生如茶,自己已經過了半百,依然與茶葉一樣,無根無基,漂浮不定。
  咚咚咚,房門被敲響,沈寒春抬頭看了一眼,驚訝地笑道:“宋書記,你怎么過來了?”
  宋文迪臉上洋溢著爽朗的笑容,擺了擺手,道:“老沈,咱倆多年的好友,何必那么喊得生分呢?”
  沈寒春尷尬地笑了笑,當年兩人差不多同一時間邁入副處級,被李思源重點培養,沈寒春也一直將宋文迪視作勁敵,暗中與他較勁。沈寒春一開始認為,無論專業知識還是個人能力,他都要遠遠過宋文迪。但事實證明,沈寒春太過于傲慢,以至于讓李思源不喜,在冷板凳上度過了十年。.?`?
  官場十年,足以改變一切,如今宋文迪已經成為淮南省三號人物,而他盡管現在有一定的權力,但彼此的差距很大。
  沈寒春站起身,主動給宋文迪倒茶,宋文迪搖了搖手中的保溫杯,道:“不用忙碌,我帶著了。”
  沈寒春望著坐在沙上的宋文迪,盡管兩人是老相識,但彼此近距離的私下會面,可以追溯到幾年之前。宋文迪的樣貌沒有太大的變化,圓潤的臉上泛著紅光,清澈的眼睛泛著智慧的光芒,仿佛能讀透人心,更關鍵的是他身上彌漫的氣質,與當年李思源的氣場不遑多讓。
  沈寒春嘆了一口氣,淡淡道:“無事不登三寶殿,不妨直言。”
  宋文迪哈哈大笑兩聲,道:“你啊,還是這個性格,說話不拐點彎兒,不喜歡給人接話的茬兒。找你當然有事,前幾天志誠讓我來看看你,覺得咱倆有話題可聊。”
  沈寒春微微一怔,淡淡笑道:“什么話題?”
  宋文迪歪著頭笑笑,道:“你比以前狡猾了,若是放在以前,你早就先說出來了。也罷,我也爽快一會,直接說明白。問你一句話,若是魏省長離開淮南,你愿不愿意跟著我一起為淮南做奉獻!”
  沈寒春眼中閃過一絲迷茫,短短晃神后恢復平靜,嘆道:“看來這已經是板上釘釘之事了。”
  宋文迪鄭重其事地點頭,道:“思源總理在電視電話會議上的講話,其實就是一個信號燈,國家對淮南現階段的經濟結構調整非常不滿意。盡管魏省長這幾年付出很多努力,但并沒有帶來實際的成效,所以他必須要離開這個位置。”
  沈寒春嘆氣道:“這讓人有種無力之感,原本以為越往上走,理應能夠看到更加開闊的天空,但事實上,每個位置都有壓力與限制,即使魏省長也難以幸免。??.??`”
  宋文迪輕輕地點了點頭,道:“老沈,還記得當年咱倆酒后的約定嗎?”
  沈寒春笑道:“說是酒后,但你我都沒有真醉,所以當然不會忘記。當年你我曾經打賭,十年之后再看勝負。時間早已過了,你勝利了。我倒沒想到,你還真來跟我追前賬。當時打賭一個月的工資,大不了我現在補給你便是。”
  宋文迪擺了擺手,笑道:“當年酒后,咱倆可是有很多宏偉藍圖,可不僅僅是針對淮南。”
  沈寒春搖頭苦笑道:“你已經有話語權,而我連邊緣都沒有觸及到。”
  宋文迪臉上露出蕭索之意,感慨道:“我也只是棋子而已。”
  沈寒春思索道:“越到上面,反而越不自由了吧?”
  宋文迪點頭,自嘲地笑道:“上面那些長,都在下棋,他們的棋盤不大,但每一粒進入棋盤的棋子,都會成為他們重點關注對象。就如魏省長,他并非能力欠缺,只是因為必須被廢棄,才能激活某個長的棋局。”
  沈寒春道:“說出你的真實想法吧。”
  宋文迪臉上露出凝重之色,道:“老沈,我知道你體內的熱血從未消減,而我也是一樣。當初我們剛進入官場,目睹了許多不公正、不健康的現象,雖然這幾年有所好轉,但如果不根治,早晚有一天,這個體系會崩盤。然而,如果這條路上只有我一人,也只能做到蚍蜉撼樹而已,所以我需要與人結伴而行,你和我曾經擁有過共同的夢想,所以我誠摯地邀請你!”
  沈寒春笑道:“老宋,你高看我了吧。你現在手下能人干將那么多。”
  宋文迪以瓊金為基礎,這么多年來培養了不少干部,都已經在各個崗位上取得了不錯的成績。所以現在的宋文迪真的很強大,不僅繼承了李思源的資源,而且還培養了自己的梯隊。若是拋開李系人馬,現在宋文迪自己手中掌握的力量,足以讓他在現在的位置上穩如泰山。
  宋文迪緩緩搖頭,道:“老沈,我現在不需要跟隨者,而是需要一個同行者。”
  沈寒春嘆氣道:“我跟不上你的節奏了啊。”
  宋文迪認真地說道:“只要你有心,我們依然可以并肩同行。”
  沈寒春怔了半晌,等到回過神來,卻見宋文迪擺手告辭,飄然而去。宋文迪的誠意可鑒,但沈寒春突然有種失落之感,并不是因為宋文迪主動伸出橄欖枝,讓他覺得有種被施舍的感覺,而是因為他與宋文迪有很大的距離,這距離并非業務能力,而是在胸襟的尺度。若是換作自己,他恐怕難以做到。
  之前有人說過,情商高的人混跡官場更有出路,沈寒春一直對此不屑,但事實證明,情商更高、智商略輸的宋文迪,比自己更適合在官場行走。
  手機震動了幾下,沈寒春走過去,點亮屏幕,方志誠來了一條短信。
  沈寒春無奈地搖頭,心中泛起了嘀咕,這師徒倆不會是故意來套自己的吧?但仔細一想,自己現在這個狀態,對于宋方二人而言,并沒有太多的價值,即使自己被套,那又如何?
  “師叔,近來可好?”方志誠的語氣雖不是那種油嘴滑舌,但總讓人感覺很欠扁。
  沈寒春嘆了一口氣,道:“又來為你師父做說客?”
  方志誠哈哈一笑,道:“沒錯,我師父怕你又鉆牛角尖,所以讓我陪你說會話。其實啊,我覺得人有時候要學會靈活變通,魏省長盡管是一座大山,但畢竟與您的關系就那樣,利益一旦斷了,那就結束了。不像您和我與師父的關系,這是永遠斬斷不了的。”
  沈寒春沒好氣地笑罵道:“搞得我和你師父關系好成什么樣似的。”
  方志誠故意打斷道:“我師父一直說,您在他的心中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山。”
  沈寒春嘆了一口氣,道:“看來你們師徒倆是逼著我做決定。也罷,我也痛快一點,無論魏省長是否離開淮南,在老宋的身后,永遠有我支持。這下,你滿意了吧?”
  方志誠哈哈大笑,道:“我圓滿完成任務了呢。”
  沈寒春微笑道:“志誠,老宋雖然現在展得不錯,但他的上面終究還是有一道不可逾越的線,所以我想,他的期望最終會落在你的身上,你要肩負起使命和責任。”
  沈寒春的這番話說得語重心長,宋文迪的路最多只能進入政治局,想要進入政*治局常委序列,幾乎沒有可能,因為那是整個華夏體系的最頂尖層次,不僅要求有過人的能力,還要求有強硬的體系支撐,
  “若是走不到那關鍵的位置,我們的夢想終究難以實現。”沈寒春唏噓地說道,“人或者沖的是一口氣,我和你師父都是一類人。我們都有理想,想創造一個真正公平的社會環境,這個時代需要幾輩人付諸努力。”
  方志誠感受到了沉甸甸的壓力,宋文迪沈寒春都是有理想和追求的干部,在華夏官員之中,這些人不在少數,他們滿懷理想和抱負,光輝不隨時間改變而褪色,輕聲道:“師叔,我能理解你的意思,我愿意負重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