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992 未卜先知的能力

曹堯市發改委擬定的《關于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若干建議》在常委例會上獲得討論通過,在極短的時間內下發,并由市政府督查室牽頭成立監督小組,市政府秘書長涂道峰擔任監督小組的主要負責人,推動全市各縣區嚴格落實該政策。
  建議下發到縣區之后,引起了強烈的反彈,不少開發商難以理解,通過各種渠道向市政府施壓,但在華夏,權力大于一切,即使你腰纏萬貫,面對權力的時候,還是不得不低頭。
  當然,也有開發商嗅到了商機,在政府調控房地產行業的同時,打出了一系列的宣傳性廣告,諸如“寒流來了,零首付,求暖冬”;“響應政策,三折售房”等等。大量的特價房涌現在曹堯市場,不僅讓市內的百姓有了一種抄底的感覺,甚至還吸引了比較大的炒房團前來搶購。
  所以曹堯市的房地產并沒有因為調控遇到寒流,反而火了一把,這甚至還引起了不少媒體的關注,對曹堯的現象進行解讀。
  有一篇行業評論認為,曹堯市政府的政策出*臺,雖然限制了房地產上漲勢頭,但卻收獲了老百姓對房地產這個行業的信賴,激活了剛性需求,讓老百姓理解政府在關心他們的住房問題。因為曹堯市政府控制得很好,所以盡管有大量炒房團的資金進入,卻發現在短時間之內,很難高價出手,這對于控制泡沫起到不錯的效果。另外,房地產商應該從前年就開始嗅到了危機,他們比任何人知道不斷上漲的房價存在風險,所以借這一輪政策,試圖囤積資金,為即將到來的寒冬儲備足夠的糧食。
  魏群坐在辦公桌前認真地翻閱了關于曹堯此次控制房地產的諸多舉措,情不自禁地吐了一口氣。從上次電視電話會議之后,省政府就在一直研究如何去除淮南房地產行業的泡沫化,因為考慮到各種風險,所以一直沒有成型。這讓省委書記文景隆非常惱火,幾乎每天都會撥打一次電話給擬定文件的主要負責人魏群。
  曹堯市此次下發的若干意見,雖然簡單,但執行性很強,比起省里現階段的指導性文件初稿要更有效與針對性。
  “方志誠真的是個人才啊!”魏群將材料放在一邊,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然后打電話給秘書,讓他將發改委主任沈寒春喊過來。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沈寒春匆匆趕來,魏群認真地打量了一下他,突然發現沈寒春這兩年瘦了很多,眼神也沒有當年那么有神采,那張皺巴巴的臉更加滄桑了。
  “剛才我看了那份曹堯市發改委針對當地房地產行業泡沫而制定的若干建議,想必你也研究過,你是如何看待這份文件的?”魏群目光平和地掃視著沈寒春。、
  沈寒春已經習慣了魏群的這種方式,他每次心中都有想法,詢問自己只不過是個流程,沈寒春停頓數秒,緩緩道:“不錯的指導性文件,但只適合曹堯,不適合在全省全面推行。因為淮南南部幾個城市情況比較特殊,若是用那種強制性的文件,恐怕會引起強烈的反彈。”
  望著魏群眉頭緩緩松開,沈寒春知道自己猜對了魏群的心思與想法。魏群摸著下巴,嘆氣道:“所以省里的政策性文件還是要做到宏觀一點,不能太過于細化,這樣下面地方不好操作,反而會變成一紙空文。景隆書記已經催了許久,所以務必在兩天之內,形成文件,下發至全省各級部門。”
  沈寒春點了點頭,道:“我明白您的意思,會盡快形成材料,交給您審閱。”
  魏群微微一笑,氣氛緩和不少,低聲道:“老沈,最近你聽到一些風聲了沒?”
  沈寒春尷尬地翹了翹嘴角,道:“聽到了,但我不信。”
  魏群滿意地點頭,道:“要堅信自己的判斷。你去忙吧。”
  目送沈寒春離開辦公室,魏群臉上露出一絲愁容。在官場摸爬滾打很多年,魏群早已習慣各種壓力,面對任何問題都能做到舉重若輕,即使剛來淮南的時候,與一把手文景隆之間的磨合出現問題,他也能做到全身而退。
  但這一次,外面傳出的風聲,讓魏群感覺到不安。雖然派系沒有任何人通知他,但他隱隱覺得自己在淮南省長的位置坐得不會太長久。
  站在他身后不遠處的,是一只年輕、有經驗的雄鷹,一只覬覦著省長的位置,只要等到恰當的時機,就會取自己而代之。
  之所以有這么多不安感,是因為盡管磨合了兩三年,魏群依然沒有完全獲得一把手文景隆的全部支持,這讓魏群感到非常憋悶,卻又無從下手。
  相反,文景隆對宋文迪一直非常器重,這讓魏群感到不可理喻。
  文景隆是北方派系的核心干部,而宋文迪身后蘇家及經濟系的身影,原本應當處于對立面,他們走到一起,這讓魏群感覺有種被背叛之感。魏群甚至與北方派系的高層大吐苦水,暗示文景隆已經有改弦易轍的苗頭。
  經過剛才對沈寒春的試探,魏群能判斷出外界對自己的看法。魏群也很理解,自己早已被架空。決策權被文景隆給掠奪,執行權被宋文迪給搶占,或許自己真到了該離開的時候。不過,魏群很不甘心,因為他是帶著雄心壯志來到淮南,決心干出一番成績,現在讓他作為失敗者離開,他很難接受這樣的結果。
  沈寒春回到辦公室之后,匆忙地點亮電腦屏幕,從郵箱中調出了一份文件。郵件是由方志誠發來的,關于對淮南房地產現狀的一些看法及解決思路。文件篇幅很長,洋洋灑灑近三萬字,內容詳實,數據精準,觀點鮮明,一看就知道是有發改系統工作經驗的高手執筆的政策性材料。
  沈寒春摸著自己的下巴,長嘆了一口氣,露出自嘲地苦笑,嘆道:“難道我這是老了嗎?”仔細一想,若是換做自己年輕的時候,恐怕也難以形成這么有針對性的政策性材料。
  沈寒春再掃視了一眼,自己讓下面人員擬寫的材料,高下立判,差距實在太大了。
  沈寒春研究方志誠的這份材料,細心地發現,其實方志誠早在三年前就開始關注房地產的泡沫,并一直采集資料,如今將這份材料發給自己,是因為他知道,房地產行業將真正迎來冬天,政府的政策只是微不足道的因素,真正讓房地產進入絕境的是,市場已經瀕臨崩盤的邊緣,只要壓下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就會形成全面崩盤的局面。
  沈寒春取過那份下屬擬定的草稿,想了想將之撕成碎片,然后自己打開文檔,決定親自操刀這份材料。當然,沈寒春更多地是總結,將方志誠發來的這份詳實的材料總結縮寫,取其精華,去其糟粕。
  大約兩個小時之后,沈寒春慢慢從高度集中的精神狀態中走出來,然后將這份材料上傳到郵箱,發送給方志誠,并在郵件中注明一些需要完善與修改的地方。郵件剛剛發送,郵箱提醒對面已經接到,沈寒春望著座機,幾秒鐘之后,來自曹堯的一個電話號碼出現在來電顯示上。
  “沈主任,您的這份材料我已經收到了。”方志誠還是那種謙遜卻不失骨氣的語氣。
  沈寒春笑道:“因為下發到全省的文件,必須要精簡,所以我濃縮了你的精華,現在想問問你,有沒有什么地方與你的想法相左?”
  方志誠微微一怔,笑道:“沈主任,除了幾個錯用的標點和文句之外,這份文件堪稱完美!”
  沈寒春被方志誠幽默委婉的表達方式給逗樂了,他笑了兩聲,道:“有你這話我就放心了。房地產其實一直就是各級政府的心病,明明知道它不穩定,永遠有一天會成為洪水猛獸,但還是一步步放任它成長。”
  方志誠語氣嚴肅地說道:“所以這一次國家政策下發的時間節點很關鍵。作為淮南,也一定要借助這股風向,徹底地調整全省的經濟結構,改變以往地方政府靠土地政策創收的局面,引導全省進入科學、合理的發展軌道。”
  沈寒春點頭道:“你說得沒錯!房地產繁榮的時代,將成為過去式……”
  等沈寒春掛斷電話,方志誠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任何行業的發展都有高峰與低谷,而房地產也不例外。此次國家政策性文件出*臺之后,最先受到影響的并不是一二線城市,而是三四線城市,而曹堯雖然房價不高,泡沫也不大,但勢必會受到影響。
  曹堯此次在方志誠的提前布局之下,不出意外房地產應該能夠挺過去,即使會迎來一個很長的冬季,但他們至少已經提前做好了準備,儲存了足夠多的糧食。
  但整個淮南的環境,方志誠并不看好,雖然自己給沈寒春的資料很詳實,但具體推進者不一樣,得到的效果也不相同。
  方志誠突然有種通透的感覺,類似于未卜先知的能力,能夠看到最終的結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