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991 防御性政策文件

為何說官場就是一個狐貍窩,因為曲康的簽字,言外之意是希望王國岳在常委會上開個專題會議進行討論,而王國岳給的批復更是模棱兩可,看上去讓曲康做決定,事實上是堵掉了在常委會上集體討論的可能性。
  所以結果顯而易見,曲康“同意”了方志誠的提議,但細節之處因為沒有在常委會上討論,而王國岳又不想討論,那么主要責任就不在曲康的身上。至于王國岳,表明態度,不想干涉市發改委的這份文件,間接地默認了方志誠的提議,但若真是出了問題,王國岳也可以推得一干二凈。
  官場之中的狡猾,方志誠見識太多,知道兩人都有心避讓此事,其實就是在間接地給自己打開了通行道,當然風行也是他自己承擔。
  有了兩人的簽字之后,方志誠便讓華清文親自送到市發改委,并責成其在最短的時間內下發。
  文件下發之后,果然是一時激起千層浪。市政府對曹堯市房地產的調控,引起房地產商的恐慌,不少人紛紛開始找關系,托熟人,想知道其中的原因。
  方志誠將手機調成靜音,丟在抽屜內,除了重要的電話一概不接。兩個小時之后,掏出手機發現已經有十幾個未接電話,其中隋琦打了很多。方志誠連忙打過去,隋琦接通之后,就是一陣冷嘲熱諷,道:“怎么?這么快就想不負責任了?”
  兩人雖然緊挨著住,但平時工作都很忙碌,盡管挑破了窗戶紙,但真正相處的時間很少。隋琦這幾天忙著接待,到下面縣區走了一圈,所以也沒有住回迎賓館。
  方志誠連忙解釋道:“騷然電話太多,大部分是為房地產商求情而來。我猜,你也是吧?”
  隋琦輕嘆了一口氣,道:“房地產現在是各個地方的支柱產業,國家這次政策下來之后,房地產商早已是惶惶不安,如今市發改委再折磨一折騰,大部分房地產商都感覺到危險,有逃之夭夭的想法了。”
  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其實大部分房地產商都是在試探,真要逃跑,恐怕招呼都不會打一個,現在是利用各自的政府關系在投石問路,想知道曹堯究竟是什么樣的態度。是真準備相應國家的號召,政策收緊,還是虛晃一槍,走個形式而已。
  “你怎么看?”方志誠決定問問隋琦的想法。
  “房地產從九八年開始便一路走高,尤其進入零八年之后,更是往畸形的方向發展。起初是政府發展的經濟引擎,但現在已經偏離初衷,成為壓在老百姓身上的一座大山。普通家庭想要買一棟房,只能承擔首付費用,同時還得省吃儉用,支付房貸。所以國家調控是必須的,只是有點遲了。”隋琦對房地產行業的分析和解讀還是很客觀公正,“如果在前幾年,泡沫到來之前,提前制定相應的政策,那樣可以實現軟著陸,即使出現問題,影響面也不過于太大。但如今,若是措施太過嚴格,只會讓房地產像炸彈一樣點燃,將地方上的經濟炸得面目全非。”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你說得沒錯,但要記住,重病需要猛藥醫,現在國內的房地產已經進入崩盤的臨界點。歐洲之所以發生次貸危機,因此帶來數年的經濟蕭條,原因在于房地產業給經濟系統帶來巨大的泡沫。我們已經等不了了,必須要趕緊解決這個痼疾。相對而言,曹堯的情況還沒那么嚴重,首先房價并不高,其次房地產規模也不算大,所以現在借勢整治,影響面不會太廣,政府也有能力承擔相應的后果。”
  隋琦感慨道:“你是真準備這么做了?這將極大地削弱地方招商引資的積極性。”
  方志誠耐心地說道:“地方政府靠房地產企業的這種現狀,需要調整,這其實就是一種產業結構不合理的癥狀。”
  隋琦道:“你有后手?”
  方志誠笑道:“政府招商引資必須要往多樣化去挖掘,曹堯這幾年招商引資的企業,百分之六十與房地產相關,久而久之,總有一天會走上淮南南部那些城市的老路,既然明知那是一條絕路,為何不另辟蹊徑呢?”
  “你有什么想法?”方志誠成功引起了隋琦的興趣,隋琦知道方志誠頭上盯著戰略大師的帽子,不禁好奇,方志誠這次的葫蘆里又在賣什么藥!
  “從2003年開始,其實就有人提出產業地產的概念。在淮南南部幾個城市取得了不錯的成效,曹堯為何一直沒有特別好的新型企業,一方面在于沒有很好的種子,另外一方面沒有很好的土壤。好的企業或者說好的產業是需要培育的,這樣就需要一個產業聚集區。產業地產就是建立在這個背景之下。”方志誠耐心地說道,“曹堯目前有經開區、產業園,但那嚴格意義上并非產業地產。真正的產業地產,應該是政府放手,讓大型企業主導的產業模式。”
  隋琦聽過產業地產的概念,嘆道:“曹堯關鍵是缺少這種能夠支撐產業的企業。”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其實我早已想好了,曹堯重工集團就是一個具備號召力的產業地產龍頭企業。以曹堯重工集團為核心,打造一個集獨棟寫字樓、高層寫字樓、商業中心、標準化廠房等基礎設施,解決滿足重工類企業生產、辦公的需求。”
  “這的確是一步很大手筆的規劃,但解決不了現在房地產行業的恐慌感。”隋琦依然擔憂地說道,在方志誠看來,產業地產只是轉移當下比較激烈矛盾的房地產的一個策略而已。
  作為常務副市長,隋琦需要對全市經濟發展負責,如果地方政府喪失了房地產這一個政績指標,那么今年的全市gDP必然陷入窘境,隋琦需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這也間接地證明了發改委的重要性,一份文件足以改變地方的局勢。
  方志誠壓低聲音,沉穩地說道:“千萬不要低估商人的實力,任何一個稍微有點實力的企業,都有抵御政策的風險。況且,現在我是要求他們不漲價。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一旦泡沫破了,到時候他們恐怕就不是漲價的問題,而是降價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了。”
  隋琦微微一怔,詫異地問道:“你竟如此悲觀?”
  方志誠長吁一聲,道:“看來你們都沒有認識到此次國家的魄力。唐家的那位首長近幾年都在湘南發展,你可以嘗試著去分析一下湘南的一系列政策,不出意外,整個湘南是此次房地產調控政策下,風險系數最低的地域。”
  隋琦有點失神,嘆道:“很多人都會有僥幸心理。”
  方志誠道:“這次國家宏觀調控,看上去是針對地方上的房地產泡沫,但事實上是針對二三線城市的房價過高,所做的安排。除了云海、燕京、粵州等一線城市之外,二線城市會受到一定的壓制,真正受到直接影響的將是三線城市,而曹堯包含其內。”
  隋琦暗忖方志誠思考問題縝密,她也瞧出此次房地產全國性調控,也是自下而上的動作。主要因為燕京、云海這樣的大城市,并不存在供過于求的情況,真正要解決的是,三四線城市供過于求,還盲目地濫開發。
  隋琦道:“我大概能猜出你的想法了。”
  方志誠提著茶杯泯了一口茶,笑道:“不枉我跟你說了這么多。”
  隋琦明白方志誠的真正用意,讓房地產商不漲價,其實跟未來的趨勢有關,也就是說,三四線城市的房地產商將遇到冷流襲擊,想漲價也漲不上去,方志誠只是將之給提前解讀,擺放在文件政策上,另外,特價房的政策也是一樣,若是房地產商遇到形勢不好,肯定會打出一系列的促銷政策,方志誠也只是提前在文件上將之說明而已。
  甚至這份文件,因為放在即將到來的寒流前面,房地產商利用這個政策,可以早先一步放量成交,為即將到來的寒冬儲存一定的糧食。
  到了方志誠的這個境界,已經跟其他的官員不太一樣。其他的官員大部分是見招拆招,但方志誠能夠解讀國家關鍵性的政策,并將之分析解讀,然后轉化為可以利用的資源,慢慢引導產業布局繼而適應政策。
  在互聯網產業的布局上,方志誠利用這個能力幫助漢州搶先登陸,并在這兩年逐漸形成了明顯的效果;而此次在房地產調控的問題上,方志誠又開始利用自己的能力,幫助曹堯的房地產商規避風險。
  在寒冬還沒有到來之前,曹堯出*臺這個政策文件,旨在讓老百姓關注到房地產,并達成交易。房地產商在低谷之前找到買家,這樣可以囤積一些資金,用來渡過難關。另外,曹堯房地產的泡沫并不是特別大,若是這種防御性的政策文件能夠順利推行,指不定這可能是一個暖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