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99 茗姐要開舞蹈班

樂樂坐在客廳里看DVD里播放的動畫片,等方志誠開門之后,小跑著撲進方志誠的懷中。方志誠安慰樂樂幾句,知道她還沒吃飯,憐惜地嘆了一聲,然后進廚房給她下了一碗雞蛋面。
  雖然不是第一次進謝雨馨的小公寓,但還沒有仔細看過。
  或許因為謝雨馨平常總忙工作的緣故,公寓的衛生談不上整潔。方志誠見謝雨馨的衣服隨處亂扔,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然后幫著收拾起來。抱著一大堆衣服走進衛生間,打開洗衣機,里面早已塞滿衣物,看上去放了好多天。
  洗衣服要分門別類,方志誠挑出那些有異味的衣物,竟發現里面竟然有好幾條帶著斑痕的內褲與球成一團的絲襪,方志誠忍不住凝眉撿起一條,厭惡地看了一眼,無奈地搖了搖頭,然后丟進了塑料盆里。
  方志誠忍不住暗忖,這女主播也就是表面活得精彩而已,竟然起碼的衛生也不注意,內衣內褲等貼身衣物,要與普通襪子分開來洗,這樣才能保證減少細菌滋生,這是最起碼不過的常識。
  其實,謝雨馨沒有方志誠想象得那么粗糙,只是最近工作檔期排得比較滿,所以對生活也就稍微敷衍了一點。
  花了兩個小時,方志誠把公寓徹底打掃了一遍,見樂樂拿著掃帚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裝模作樣地轉悠,笑道:“樂樂,今天真棒!幫叔叔做了好多事情。”
  樂樂咧嘴笑道:“叔叔也很棒,幫樂樂和媽媽洗了好多衣服。”
  方志誠解開腰間的圍裙,笑道:“等會我們一起去醫院看媽媽和姨娘吧?”
  樂樂點點頭,仿若瓷器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方志誠隨后下樓在小區內買了排骨和蔬菜,做了排骨湯,炒青菜,然后用保溫盒裝好,帶著樂樂,趕到醫院。
  謝芳見到方志誠牽著樂樂到來,痛苦的臉上豁然開朗。樂樂走到謝芳的身邊,瞪著大眼睛,掃視著吊瓶,柔聲道:“姨娘,還疼嗎?”
  謝芳搖了搖頭,欣慰地說道:“見到樂樂,就不疼了。”
  謝雨馨從方志誠手中接過保溫盒,然后分好米飯,招呼樂樂過來吃飯。謝芳剛做完手術,躺在床上見三人湊在一起,嘴角帶著微笑,心中默默地琢磨著,這三人怎么看都像一家人,于是打定主意要撮合方志誠與謝雨馨。
  謝雨馨吃著飯,見樂樂笑嘻嘻地盯著方志誠,問道:“樂樂,今天上午做什么了啊?”
  樂樂托著下巴想了一會兒,得意道:“洗衣服、掃地!”
  謝雨馨露出奇怪之色,疑惑道:“樂樂,你什么時候會做這些了?”
  樂樂翻了翻眼珠,對著手指尖,輕聲道:“其實,是叔叔做的,我在旁邊也幫了很多忙,不信你,你問叔叔!”
  方志誠愛憐地摸了摸樂樂的羊角辮,夸獎道:“嗯,今天樂樂幫了叔叔大忙……”
  謝雨馨覺得有些不對勁,低聲問方志誠:“你幫我洗衣服了?”
  方志誠聳了聳肩,嘆道:“是啊,太亂了,實在看不下去,我就順手整理了一下你的公寓,請不要太感動哦。”
  謝雨馨想起洗衣機內那幾條內褲,面色漲紅,低聲道:“衣服都洗了?”
  方志誠嘴角劃出狡猾的弧度,似乎想起了什么,點點頭,嘿嘿笑道:“是啊,該洗的,不該洗的,全部都洗干凈了。你回去可以檢查一下,保證無垢無塵無菌,符合任何國家最嚴格的質量檢測標準。”
  要死!
  謝雨馨慌張地低下頭,不敢看方志誠,仿佛最隱私的東西被人給觸碰了一般,潔白如玉的皓齒咬著豐潤香艷的紅唇,露出猶如雨打芭蕉后惹人憐惜的模樣。
  方志誠見謝雨馨如此模樣,暗忖自己開玩笑似乎有點過火,又不知用什么方式安慰謝雨馨,便轉移視線,與樂樂有一句沒一句地閑聊。
  謝雨馨將餐桌上的碗筷收拾好,心神不定地去了洗手間。樂樂走到謝芳的身邊,握著謝芳的手,放在嘴邊親了親。謝芳溺愛地看著樂樂,嘆了一口氣,與方志誠道:“小方,你有沒有愿意做家政的朋友?”
  方志誠正在削蘋果,疑惑道:“芳姐,你這是?”
  謝芳無奈地笑了笑,輕聲道:“我身體想要徹底恢復,怕是要有一段時間,雨馨要上班,家里沒個人,樂樂和老邱這一小一老,可怎么辦?所以我想請你幫我找一個家政保姆,暫時幫我照顧他們。”
  方志誠覺得謝芳的想法很有必要,點頭道:“我這幾日便去幫你物色一下,不過好點兒的短工比較難找。”
  謝芳笑道:“若是能找到一個合格的長期家政也不錯。老邱總是吃我做的飯菜,都有些膩味了。”
  方志誠想起陸婉瑜的媽媽徐瀅病愈之后還沒能找到工作,而家政工作不是特別累,琢磨著讓徐瀅的媽媽試試或許可以。
  等謝雨馨進了病房,方志誠到茶水間一邊抽煙,一邊給陸婉瑜撥了電話。陸婉瑜聽說方志誠給她媽介紹了一份家政工作,連聲道謝,對于一個陷于困境中的家庭而言,能有一份工作實屬不易。
  方志誠又問起家教的事情,陸婉瑜言語支支吾吾,似乎有事隱瞞。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輕聲問道:“葉家的家教費給你結算了沒有?”
  陸婉瑜幽幽道:“葉輕柔要求我給她再補一個月,薪酬可以翻倍。”
  方志誠不容置疑地命令道:“那小丫頭陰謀詭計太多,給你十倍的薪酬,也不要答應。”
  陸婉瑜遲疑道:“若是我不答應她,之前的薪酬就沒有了。”
  方志誠微微一怔,心中嘀咕這小妖女竟然還不學乖,看來還得讓她吃個大虧才行,沉聲道:“薪酬我幫你討,從今天起,你不要再去她家了,同時我會盡快幫你找一份兼職。”
  陸婉瑜沒再堅持,她對方志誠信任無比,雖然有些遺憾,但還是答應了方志誠的要求。五分鐘之后,陸婉瑜回電話過來,表示她媽愿意接受這份家政工作,方志誠便將消息轉告謝芳。
  謝芳聽說是方志誠的熟人,當即讓謝雨馨給邱恒德打了電話。家中之事都有謝芳做主,邱恒德自然沒有二話,讓徐瀅明天便可以上崗。
  見事情安排得差不多妥當,方志誠便與謝芳、謝雨馨二人告辭,往市委去一趟,畢竟一天不出現,若是宋文迪有個急事,身邊沒人那可不行。
  臨近市委大院,方志誠見路邊有人賣花,冬天能見到色澤鮮亮的花,還是令人感到心情愉悅。賣花的是一位看似有七十歲的老花農,方志誠下車與他討價還價,老花農見方志誠價格壓得很低,氣得跺腳,梗著脖子說不賣了!
  方志誠估摸著到價格底線,這才笑嘻嘻地掏出錢,挑了幾盆花,放在后備箱。
  進了市委大院,方志誠隨手抓了一個壯丁,幫自己將花全部搬到辦公室,宋文迪聽見外面有動靜,從里屋走出來,見方志誠擺弄著一盆花,花色奇怪,湊到一邊看了一陣,摸了摸枝葉,淡淡問道:“花色與花瓶倒是相當益彰,這是什么花?”
  方志誠嘴角浮出一絲笑意,輕聲道:“臘梅……”
  宋文迪搖搖頭,笑道:“你可別騙我,臘梅我還是認識的。”
  方志誠解釋道:“我一開始也不信,賣花的老花農說這種臘梅是他培育多年的品種,世界上只有他能種出來,所以咱們沒見過。”
  艷麗的花色與淡青色瓷盆相得益彰,室內無風,花瓣卻如同蟬翼微微顫抖,屬于臘梅的獨特香氣漫溢開來,讓人神清氣爽。
  宋文迪對這盆花十分喜愛,方志誠見他愛不釋手,笑道:“我買了兩盆,一盆放您辦公室,一盆送您家中?”
  宋文迪指著方志誠鼻子,笑笑道:“你小子越來越會鉆營拍馬了。”
  方志誠見到這臘梅的一瞬間,便想著宋文迪會喜歡,所以動起了心思,見宋文迪果然中意,自然有種陰謀得逞的愉悅感。
  將臘梅放在宋文迪辦公桌的左上角,宋文迪喊住方志誠,遞過來一份材料,輕聲道:“綜合處那邊送過來的臨時秘書候選人,你先看一眼。”
  方志誠隨意翻了翻,發現這些候選人都有一個特性,年齡都比較大,有三年以上的政府工作經驗。方志誠撓著后腦勺,謙虛道:“我看了一眼,條件都不錯,既然是老板你的秘書,還是你中意最重要。”
  宋文迪卻是擺了擺手,笑道:“之所以要在辦公室配一名臨時秘書,那是為了更好地協助你,幫助我開展工作。你的資歷尚且短淺,一般資歷深的市委書記秘書都得兼任市委辦副主任,所以你現在就要開始注意培養自己的人馬。”
  宋文迪這話說得淺白,也說明他對方志誠的信任,暗示方志誠要把目光放長遠一點。方志誠指著第二頁的簡歷,輕聲道:“要不,就選她吧?”
  宋文迪對著簡歷看了一陣,笑道:“為什么?”
  方志誠微笑道:“其他幾人都不太順眼啊……”簡歷當中就這么一名女性,自然最順眼了。
  宋文迪見方志誠的理由淺薄,沒好氣地哼了一聲,琢磨一陣,終究用手指點了點簡歷,道:“暫定她吧。”
  這名女性是曾茹推薦過來的,宋文迪自然要給曾茹三分薄面。其實,方志誠也考慮到這點,看到工作經歷那一欄,立即便確定了這個人,因為以曾茹與宋文迪關系的親密程度,起碼她推薦過來的人,是對手安排的眼線可能性很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