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989 大風起兮云飛揚

上午,國家建設部長來到淮南省視察,在省委會議室內做了一場精彩的演講,強調指出,現在國內的房地產市場弊端已經出現,在很多地方,大開發商比房管局還要牛,監管較難,同時因為市場秩序混亂,頻頻出現哄抬物價、欺詐和惡意炒作,因此強調嚴格監管。
  淮南省南方兩大經濟發達城市臨豐和登昌已經出現鬼城現象,空置率不斷攀升,但房價卻連續超過兩位數的速度高漲,證明房地產行業存在巨大泡沫的癥狀,若是不加以引導,一旦泡沫破碎,房地產市場將遭受重創。
  與房地產關聯的產業很多,上下游涉及到許多領域,因此房地產倘若失去控制,將會引發多米諾效應,吞噬整個華夏多年來取得的成果,所以從他的口中也透露了一個消息,將會加大對房地產宏觀調控。
  但是,現在地方政府財政對土地政策依賴很重,若是上面利用政策杠桿暗調房地產行業,地方政府又如何來應對呢?
  建設部長的話引起了大部分與會人員的觸動,包括省委書記文景隆。
  文景隆最近這段時間一直在關注房地產領域,近幾年國家沒少出*臺房地產調控的舉措,之所以屢屢收效不大,關鍵在于地方層面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簡而言之,地方政府為了保證財政收益,所以架空了自上而下的調控舉措。
  更有甚者,一些地方政府不但不在房地產調控上積極作為,甚至還利用諸多不當的手段逆流而為,導致房地產泡沫變得越來越大,危險也越來越高,作為經濟發達省份,淮南的這種現象尤其明顯。
  以淮南中部城市漢州為例,如今的房價已經達到八千元每平米,而當地的個人平均年薪不過三萬元,普通家庭根本難以承擔住房帶來的壓力。
  至于瓊金就更為夸張,市中心的熱門地段,房價已經超過六萬元,除了燕京、云海、粵州之外的第三大高房價城市。
  晚飯結束之后,文景隆迫不及待地撥通了宋文迪的電話。
  “文書記,今天建設部長的講話,讓我感觸很深,我正準備給你打電話匯報我的想法,沒想到你先打過來了。”宋文迪率先說打開話題。
  “咱們心理要有個數,國家最近可能要出*臺房地產市場的宏觀調控措施,來勢兇猛,全省的房地產市場一定要提前整頓秩序,規范發展,否則不要因為風暴真正到來,避之不及,另外近期就不要再審批新項目了。我擔心國家會從銀行那邊入手,收緊銀根,當銀行資金迅速回流,到時候房地產就走到了泡沫的盡頭,必然大量出現開發商逃離,爛尾樓遍地的情況,成為爛攤子。”文景隆執政多年,對于經濟形勢看得很透徹。
  “文書記,我就怕魏群省長那邊難以理解,前段時間,他還向全國派出了十三支房地產招商引資小隊,要求全省各地市要在三個月之內拿下十三個一級投資項目。這些投資項目百分之八十都與房地產有關。”宋文迪有些擔憂地說道。
  文景隆沉默片刻,嘆道:“當時在常委會議上,你堅決反對,現在想想,你還是很有遠見。建設部長的話,魏群同志恐怕也記在心里,我會與他溝通一下,他應該能夠理解,并作出正確的調整。”
  “亡羊補牢,為時未晚。現在還來得及。”宋文迪道,“我現在最擔心的是位于瓊金的國際會展中心項目。”
  文景隆道:“你擔心項目資金不足?以香都開元集團的實力,即使國家出現宏觀調控,收縮貸款政策,想必也不會有太大的沖擊。”
  “香都開元集團雖然是老派投資巨頭,但發展中心一直放在房地產行業,像這種PPP項目,并沒有太多的經驗,也并沒有投入太多的精力。隨著全國宏觀調控開始,開元集團勢必會受到大規模的沖擊,到時候為了力保主營業務不失,很有可能會抽調副業的資金,保證安全著陸,所以國際會展中心項目很有可能導致進度。”宋文迪仔細地分析道,“另外,國際會展中心是瓊金為了承辦國際旅游節的主會場,如果進度延緩,勢必會影響一系列的后續布置。”
  國際旅游節是今年省里定下的重點活動,預計在十月份舉辦,對于提升瓊金的國際知名度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也是文景隆等省委領導高度重視的重點項目。
  文景隆沉默片刻,道:“本周的常委會要討論此事,你有沒有辦法,我們可以事先通氣?”
  宋文迪早已有應對策略,道:“與宏達、巨峰等省內重點企業聯系,讓他們提前入場。”
  文景隆沉默許久,感慨道:“也只能這么辦了。”
  雖然文景隆對宏達、巨峰這些淮南本土民營企業沒有好感,但還是認清其中的重要性。更關鍵的是,開元集團是經過魏群牽線搭橋引入的企業,如果出現問題的話,那將對北方派系有很大的負面影響,宋文迪雖說是幫助本土企業拿下這一項目,但出發點也是為了抵抗即將到來的政策風險。
  掛斷了宋文迪的電話之后,文景隆摸著下巴沉思片刻,又撥通了魏群的電話。魏群經過兩年左右的時間,已經逐步適應省長的崗位,少去了初來乍到的崢嶸,變得低調且有方法。所以文景隆與魏群的關系相對融洽不少,在很多政務工作上,文景隆會給魏群較大的支持。
  魏群能猜出文景隆的來意,淡淡笑道:“景隆書記,你是擔心調控會對全省的房地產形成影響嗎?”
  文景隆嘆氣道:“看來你和文迪都猜出建設部長此次多省座談的緣故,一方面是在試探下面的反應,另一方面也是打好招呼,為政策變動做好鋪墊。”
  魏群自信地笑道:“您不必多慮,國家一直嘴巴上喊著調控房地產,但事實是,每次都雷聲大雨點下,此次恐怕也是一樣。我覺得現在重要的是,幫助下面的開發商解決空置率的問題,作為政府要給予政策補貼,幫助企業做好銷售,只要確保開發商有收益,整個房地產的盤面就不會崩塌。”
  文景隆從魏群的口中讀出截然相反的意思,略微有點失望,畢竟在這件事上,宋文迪的看法更加與自己一致。這也能理解,魏群在淮南兩年,已經到了必須厚積薄發的時候,只要他能做出成績,省委書記的位置將非他莫屬。
  屈指算來,文景隆在淮南已經有五六年,按照組織系統的常規流程,文景隆在淮南也留不了多少時間。在魏群看來,文景隆變得有些僵化,在某些政策的推進下變得保守,畢竟他希望自己能夠從淮南全身而退。
  文景隆皺眉,提醒道:“如果政策調控,開元集團會不會有問題?”
  魏群連忙堅定地說道:“香都開元集團是全球致命的跨國性企業,無論資金實力還是管理制度都相當的成熟穩定,即使政府出現調控,開元集團肯定能抵御風險,同時確保瓊金國際會展中心進度不會受到影響。”
  文景隆淡淡道:“為了做好雙重保障,我已經囑咐文迪同志,與幾家本土企業聯系,確保項目不會受到影響。”
  魏群心中暗忖文景隆太過謹慎,口中卻道:“考慮問題是得全面一點,我會與文迪同志溝通好,確保萬無一失。”
  文景隆能聽出魏群口中的敷衍之意,等掛斷電話之后,嘆了一口氣,心情略微顯得有些沉悶。不知不覺,來到淮南已經有多年,他不知不覺已經與淮南融入一體,將之視作自己生命最重要的一部分。
  而整個淮南也早已除去了李思源的痕跡,變成了文景隆痕跡非常明顯的疆域。現在的淮南在經濟方面依然保持高速增長,比之以往,在城市幸福指數上有較大的提升。治安環境在全國排名靠前,貧富差距逐漸降低,尤其是干部群體的素質進行更新換代,素質有了較大的提升。
  文鳳泡了一杯濃茶擺放在宋文迪的手邊,見他眉頭緊鎖,笑問:“出了什么問題?”
  宋文迪笑道:“建設部長今天的座談會,讓人神經緊繃啊。一向沉穩的景隆書記,也坐不住了。”
  文鳳坐了下來,輕聲道:“我已經接到央行的開會通知,不出意外與國家宏觀調控房地產的政策有關,從前期透露的風聲來看,這次的調控不是鬧著玩的,所以作為高層干部,必須要慎重對待。”
  宋文迪點了點頭,文鳳作為華夏銀行淮南分行的行長,她對此次調控也極為敏感,很多消息發布,已經表明諸多跡象,此次不會雷聲大雨點小。
  宋文迪似乎是自言自語地說道:“魏省長恐怕這次預判失誤,恐怕要吃個不小的虧,只希望他不要轉移到我的身上來,大風起兮云飛揚,大勢如此,我只是借勢而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