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988 我已經足夠溫柔

隋琦的勇氣讓方志誠感覺自愧不如。方志誠自從與寧薔薇結婚之后,便開始收起許多復雜的情感,將很多放肆的情感都封存起來,因為他需要對家庭負責,對寧薔薇負責。但面對隋琦勇敢而堅定的感情,方志誠突然意識到自己還是被動搖了。
  方志誠站起身,走到隋琦的身邊,隋琦也站了起來,方志誠擁住她柔軟的腰肢,隋琦主動送上了豐潤的紅唇。一股沁涼的水露緩緩流入空中,方志誠感覺體內壓抑依舊的火苗,遇到了汽油,瞬間騰騰地往上冒著火舌。
  隋琦的呼吸變得厚重,她覺得這一刻身體漂浮起來,自己從什么時候喜歡上方志誠的呢?或許是一見鐘情,在黨校的那次,彼此目光不經意地碰撞,她的心就被這個男人給偷走了。
  方志誠雙手在隋琦的身上游走,夏天的衣服輕薄,隔著一層衣服,依舊能感覺到隋琦皮膚的柔軟與彈性,隋琦的手掌從方志誠的胸口慢慢往下,點中了襯衣的扣子,輕輕地去掉了一枚、兩枚,冰涼的手心滑入,撫摸著方志誠結實的胸膛,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方志誠低下頭,望著隋琦精致白皙的臉龐,深情地問道:“做我的情人,你后不后悔?”
  隋琦迎著方志誠的目光,帶著一種譏笑的表情,反問道:“做我的情人,你后不后悔?”
  隋琦骨子里的驕傲在這一刻展露無遺,她就是天之驕女,可以將任何人不放在眼里,只是因為愛情,所以變得猶豫不決,當做了決定之后,她也無怨無悔。
  方志誠嘴角浮現笑容,喜歡隋琦的這種單純與率性,雖然在官場,但她其實并沒有被官場的那些規則給污染,反而像一朵濯清漣而不妖的荷花,清香而白潔。
  隋琦解開了方志誠的襯衣,隨后又解開自己胸前的扣子,方志誠輕輕拽了拽,衣服在兩肩劃開一個很大的口子,露出雪玉般的香肩,方志誠俯身聞下,肌膚透著一股糯米似的的甜香,讓他忍不住用鼻尖在那里來回逡巡。說.`
  隋琦自然地仰著脖子,將身體慢慢地打開,頭自然地垂落,若是從側面看,宛如現代舞中的優雅與浪漫,構成了一個香艷卻不庸俗的畫面。
  隋琦的聲音變得急促,她感覺方志誠的呼吸變成了螞蟻,不僅撕咬自己的肌膚,而且還蠶食她的靈魂。
  方志誠用舌尖小心地輕輕點動,咬住了她柔軟耳垂上鑲嵌的一顆耳釘,隋琦嚶嚀一聲,腰肢之間軟和下來,躺在方志誠堅實的右臂上。
  方志誠現隋琦很敏感,他也變得更加耐心,伸手將衣服慢慢地往下退去,手掌覆蓋住她柔軟緊繃且豐滿的胸膛。雖然隔著胸衣,但方志誠能夠感受到那淡淡的熱度,輕輕地揉捏兩下,觸碰到了隋琦最深之處。
  隋琦看上去很吃驚,她下意識地用手去遮擋,被方志誠撥開之后,又變得坦然,用手覆蓋在方志誠寬大的手掌上,用力地壓下,仿佛希望方志誠用上更大的力氣。
  隋琦急促地說道:“你很老練,是不是上過很多女人?”
  方志誠笑道:“現在問這個問題,不覺得場合不對嗎?或者你是在鼓勵我,可以放開膽子,繼續往下走,然后上了你?”
  氣氛并沒有因為這種**裸的對話變得糟糕,反而蒙上了一層粉色的味道,讓**變得更加的直白,也讓兩人的關系變得更加的通透。
  感情積累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就需要順其自然地宣泄。此刻洪水已經漫過堤壩,若不適當放閘,整個世界會被洪水沖垮。?.?`
  上衣除盡,褲子也被拋飛,隋琦被半抱了起來,盤腿坐在方志誠雙手環抱形成的椅子上,她緊緊地貼靠著方志誠,用力地吻著方志誠,將自己的力量全部釋放。
  從一開始的熱血上腦回歸理性,方志誠慢慢感覺到隋琦親吻的生澀而粗暴,突然有種想法,或者隋琦并不擅長,她莫非沒有經歷過?
  方志誠突然意識到這點,所以動作變得輕柔,手掌平和地在她身上摩挲,然后抱著她走入房間。隋琦先是坐下,然后被放倒,隨后方志誠如同大山一般壓了下去,他隨手沿著平滑的小腹往大腿內側輕撫,現已是露水沾衣。
  隋琦變得有些慌亂,她看上去有點手足無措,目光中露出一絲恐懼,但更多的是期待。方志誠解開了胸衣,吻上了峰前紅光,隋琦忍不住清音脆鳴,咿呀淺唱。
  方志誠開始深入,隋琦開始沉浸在這種興奮與迷失之中。
  “你勾引我,讓我奪走了你最珍貴的東西,如果有一天你后悔了,請告訴我,我愿意給你支付一切代價。”方志誠帶著粗重的喘息聲承諾。
  “沒錯,是我勾引了你。勾引了一個有婦之夫,但我一點也不后悔。因為最寶貴的東西應該交給最珍惜的人。從此刻開始,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人,包括生命,你都可以拿走。”隋琦的每個細胞都在顫抖,她勉強斷續地說著。
  “沒錯,你就是一個妖精,準確的來說,就是一只狐貍精。你讓我變得脆弱,堅守著的意志變成飛灰。但是我并不后悔,感謝上天的安排,讓我認識你。如果給我選擇,我會早點走入你的心,然后吃掉你。”方志誠復雜且本能地表露心跡。
  “我一直以為王國岳是優秀的男人,也是女人最理想的擇偶標準。但事實上,我內心深處藏著惡魔,我討厭猥瑣的君子,我喜歡正直的小人。甚至我會現,在讀一些小說的時候,我變得喜歡反叛角色,總希望壞人最終獲得勝利。我變得扭曲。”隋琦已經有些迷亂,甚至口不擇言。
  “其實做壞人挺不錯,可以選擇破壞,不需要承擔太多的包袱,更因為簡單,不需要過多的偽裝與表演。比如現在,我就可以隨性所欲地征服你。”方志誠眼中展露兇光,表情有點可怕地說道。
  當感情積攢到一定的程度,一切都變得沒有意義,只需要你能接受我,我也能接受你。
  兩人在只有你我的世界里,水乳*交融,將所有的束縛拋之腦后,道德、倫理,都去見鬼吧,人生在世,若不能隨心所欲,那又有什么意義。
  腎上素的刺激下,兩人交織在一起,他們變成了皮影戲,在二維的世界里,你來我往。那個世界只有黑與白,簡單卻有著無窮的生命力……
  曹堯市迎賓館,在這個夜晚,變得浪漫旖旎,大大小小的房間,大都生著類似的事情,男人與女人在一起展現著最原始的**,還原著生活的本質。
  方志誠平靜地看著天花板,現自己許久沒有這么興奮,已經過了十幾分鐘,體溫依然沒有降下,汗水還在不停地流出,而躺在旁邊的隋琦與他一樣,雖然房間光線昏暗,但能夠看到她面色變得潮紅,眼眸中多了一絲放縱后的迷茫與韻味。
  “原來真的這么疼!”隋琦長吁了一口,下半身傳來陣陣撕裂的感覺,以至于她動也不敢動。
  方志誠安慰道:“第一次嘗試的感覺怎么樣?”
  隋琦翹起嘴角道:“你的技術很一般。”
  方志誠頓時有些無語,道:“我已經足夠溫柔了,因為我瞧出你并沒有經驗。”
  隋琦心中一暖,從一些細節,她能夠看出方志誠的確注意控制,雖然感覺很疼,但更多的時候,她感覺到了舒服。這是一種通透的舒服,仿佛渾身的毛孔全部張開,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氧氣。
  隋琦見頭枕上了方志誠的胸膛,低聲道:“我有點迷戀這種感覺了,怎么辦?”
  方志誠笑道:“這有何難?咱倆緊挨著,如果你想的時候,過來敲門,我給你開門,隨時恭候。”
  隋琦紅著臉,微笑道:“還是得注意分寸,畢竟人多口雜。”
  方志誠高深莫測地笑了笑,道:“放心吧,別的地方我不敢說,迎賓館很安全。”
  隋琦意識到方志誠肯定在暗中布置了大量的人員,道:“有人說,你在曹堯只會掛職一年,是嗎?”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不管多久,你已經是我的女人,無論我到哪里,你都不能變心。”
  隋琦癟了癟嘴,道:“如果你離開,一定要帶著我走。”
  方志誠幸福地嘆氣道:“沒想到你這么粘人!”
  兩人相擁而眠,隋琦來到曹堯之后,會經常性的失眠,但今夜她睡得很熟,以至于方志誠根本不忍打擾。
  直到天明,隋琦驚呼一聲,然后手忙腳亂地穿衣,急躁地回了自己的房間。今天市里有一個重要的接待工作,隋琦是主要的接待領導,按照規定時間已經遲到了。方志誠不緊不慢地穿衣,故意打開門,等隋琦穿著一身干練的職業服從門口經過,他笑著提醒道:“別忘記在脖子上扎一條絲巾。”
  隋琦愣了半晌,回過神來,趕忙又回屋,再出現門口的時候,脖頸上的絲巾給她增添一股知性女性神秘的氣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