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987 在乎太多會痛苦

晚上陳躍進帶著老婆來到迎賓館拜訪方志誠,帶著好幾個食盒,方志誠受寵若驚,將桌面打掃干凈,然后跟陳躍進對酌。陳躍進的老婆看上去很年輕,三十多歲的女人看上去二十七八的樣子,做起事情很麻利,讓陳躍進和方志誠在客廳喝酒,她在幾個房間里來回穿梭,幫著打掃衛生。
  只是方志誠習慣自己整理房間,而且平時也有服務員來打掃,所以也沒有太多的家務活。瞿椿笑道:“老陳,你真得跟志誠學學,人家雖然獨自在曹堯,但一點不邋遢。我若是出去一段時間,家里肯定亂糟糟。”
  陳躍進幾杯酒下肚,臉色有點漲紅,瞇著眼睛望著瞿椿,打趣道:“誰讓我的老婆太能干呢?”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主要還是迎賓館的服務員整理得比較及時,以前我的確還做點家務,但現在不需要我多動手。之前我把房間整理得太干凈,還導致有阿姨主動來跟我打招呼,囑咐我千萬不要自己動手,否則的話,那就是搶她們的飯碗了。”
  陳躍進知道方志誠是故意說笑,舉杯道:“邀請你好幾次上我家坐坐,你一直推脫沒時間,所以我也只能主動登門造訪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老陳,你太客氣了。”
  瞿椿打開門,擺放垃圾袋,看到隔壁一個俏麗的女人有點眼熟,認清楚之后,打招呼道:“隋市長,你好!”
  隋琦喝瞿椿在私下見過幾次面,瞿椿是北方人,性格比較豪爽,跟隋琦也談得來。隋琦驚訝道:“瞿姐,你怎么會在這里?”
  瞿椿拍了拍手,笑道:“跟老陳一起來探望志誠,你住在隔壁吧?吃過晚飯沒?”
  隋琦有點慌亂地擺手,道:“我吃過晚飯了。”
  瞿椿性格比較熱情,三兩步已經走近,拉著隋琦的手,笑道:“吃過了,再吃一點,老陳跟志誠在喝酒,我一個女人也不好打擾他們,多了你,就熱鬧了。”
  隋琦與方志誠的關系正處于尷尬的環節,每天巴不得躲著方志誠,如今被瞿椿逼著要去與方志誠一起吃飯,這讓她自然難以接受,便往后退,只是這瞿椿的力氣大,隋琦覺得在走廊上拉拉扯扯不是事兒,便硬著頭皮進了方志誠的屋子。
  “志誠,你看我把誰請來了?”瞿椿得意地將隋琦按在了椅子上。
  陳躍進樂呵呵地笑道:“差點忘記,隋市長就住在隔壁呢。”
  方志誠瞧出隋琦臉上的表情不太自然,淡淡笑道:“我和隋市長雖然隔著一道墻,但很少有機會坐在一起吃飯,今天是個機會,隋市長要不喝幾杯?”
  隋琦暗忖方志誠怎么看怎么可恨,搞得自己與他是陌生人一樣,一咬牙,便道:“行啊,我喝多少,方市長你也得喝多少,如何?”
  方志誠知道隋琦的酒量,自己拍馬不及,暗忖也是自己太多嘴,搞得現在騎虎難下,不過,男人的基本尊嚴還是要的,笑道:“那就上酒吧。”
  瞿椿給前臺打電話,
  又讓餐廳添加了幾個菜,四人邊聊邊喝,氛圍倒也不錯。
  瞿椿很敏感,瞧出方志誠和隋琦之間有故事,笑道:“外面傳言,方市長和隋市長是天造地設的曹堯官場金童玉女呢!”
  陳躍進立馬瞪眼,啐道:“別瞎說!志誠可是有老婆的人,至于隋市長人家還是單身呢!”
  瞿椿擺了擺手,收回話題,道:“說是金童玉女,又不代表他們就能湊成一對,只是覺得兩人擺在一起特別養眼。每天電視新聞里都是一幫老頭子,偶然間眼前一亮,這不是挺好的嗎?”
  陳躍進沒好氣地笑道:“新聞都是放時事政治的,要多么養眼做什么?”
  瞿椿道:“這你就不知道了吧,為什么現在新聞的收視率這么低,大家都愛看電視劇,是因為新聞太沒有創新,每天都是老生常談,老百姓早就麻木了,若是能引入新鮮感,效果就大不一樣。”
  方志誠點頭笑道:“嫂子的建議很有道理,改明兒讓隋市長找電視臺的負責人談談話,讓他們嘗試著搞點創新。”
  隋琦白了一眼方志誠,沒好氣道:“電視臺又不歸我管,我沒這個資格呢。”
  方志誠笑道:“你是常務副市長,真要想管,曹堯那個領域都歸你管。”
  隋琦吐了一口氣,道:“現在曹堯的電視臺,確實相對于淮南中南部城市要落后很多年,不僅僅是因為設備儀器等硬件落后,更因為電視臺整體內容已跟不上潮流。”
  隋琦在擔任常務副市長之前,也分管過廣電系統,所以方志誠才會說讓隋琦插手推動一下電視臺的發展。
  三個市委常委坐在一塊,順其自然地聊起了官場之事,王國岳最近這段時間動作不少,但多是一些比較細小的舉措,比如在市內推動社會治安整理問題,清除了一批涉黑團伙。
  曹堯因為位置比較特殊,居于多省交界處,所以治安一直不好,王國岳這次為了政治社會風氣,花費了不少精力,也贏得了民心。
  孟虎是此次整治社會治安的主要負責人之一,所以方志誠從他的口中能得到一些細節。王國岳此事做得還是比較合乎百姓利益的,因為曹堯的涉黑問題,嚴重影響著投資環境,不少投資商聽到曹堯,就直皺眉,因為這里民風彪悍,外地企業很難站穩腳步。
  所以在老城區新建項目上,方志誠采取讓地方企業作為主力軍,也是考慮到這個因素。但曹堯想要迎來大發展,光靠地方的資金肯定不夠,還需要從外面迎來活水,這是下一步要考慮的問題,王國岳已經開始未雨綢繆,提前布局了。
  軍方在此事上還是積極配合,因為單靠公安系統的兵力,還不足以懾服所有的涉黑團伙。
  陳躍進嘆了一口氣,道:“曹堯的治安問題,由來已久,以前關系更加復雜,說得直白一點,稍微大一點的勢力,在官場都有背景。所以此次整治治安大行動,恐怕要觸犯到不少人都利益鏈了。”
  方志誠點頭,這也
  是王國岳為何暫時求和的本質原因,他想要對曹堯的風氣來一次徹底整理,就不能把太多的精力放在與方志誠的博弈上。
  畢竟關乎曹堯未來的發展,方志誠在此事上也給予支持,無論孟虎還是陳躍進,他都暗中打了招呼。
  盡管方志誠和王國岳明爭暗斗,可以斗得頭破血流,但回歸民眾利益的大義,會保持一致性。
  飯吃得差不多,陳躍進夫婦便告辭離開,方志誠和隋琦目送他們進了電梯。瞿椿突然說道:“老陳,外面的傳聞十有**是真的。”
  陳躍進斜視了瞿椿一眼,沒好氣道:“什么傳聞?”
  瞿椿道:“你難道沒聽說?志誠和隋琦……”一邊說著,她一邊對著大拇指碰了碰。
  陳躍進咳嗽了一聲,道:“你啊,別胡說八道,捕風捉影的事情。”
  瞿椿笑道:“從今天飯桌上的情形看來,他倆故意疏遠對方,這反而增加證實了可能性。”
  陳躍進嘆氣道:“你啊,也太多管閑事了。”
  瞿椿道:“這可是現在曹堯最熱議的話題了。”
  陳躍進瞪了眼睛,沉聲警告道:“你可不準到外面亂傳!”
  瞿椿笑道:“知道了。不過,我倒是挺羨慕隋琦,追求單身,沒有什么束縛,像我這樣,若不是嫁給你,恐怕造出的動靜比她還大。”
  陳躍進翻了個白眼,道:“可惜你沒機會了。”
  電梯外,方志誠和隋琦站了片刻,氣氛有點尷尬,方志誠首先打破僵局,道:“喝點茶,醒醒酒?”
  隋琦未作多言,快步走在前面,進了方志誠的房間。
  方志誠一邊泡茶,一邊偷偷地打量著隋琦,今天的隋琦不知道為何特別有魅力,明亮的眸子如同天空中璀璨的星星,半裸的脖頸雪白如玉透著光澤,顯瘦的身材窈窕婀娜。
  方志誠遞給隋琦一杯茶,手指輕輕地觸碰到她柔軟的手背,感覺到心臟被電擊了一樣。方志誠收攝心神,知道這不是個很好的癥狀,自己怕是真的愛上隋琦了。
  隋琦面無表情,但事實上,來電的感覺是雙向的,當方志誠心臟在劇烈跳動的時候,她感覺自己的每個細胞都顫抖。
  “對于那天晚上我跟你說的話,我向你道歉。”方志誠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隋琦眼神清澈而堅定地說道,“我只是想知道,你究竟愛不愛我?”
  方志誠怔了怔,自嘲地笑了笑,道:“人心都是肉長的,咱倆相處這么多年,你對我的感情,我豈能不知曉,只是更多地時候將之封存,靜靜地放在心臟的一個角落,好好地保護它,免得受到傷害。”
  隋琦站起身,決然地說道:“很簡單,我愛你,你也愛我,那么我們就應該好好的在一起。”
  方志誠苦笑道:“我有家庭,我不能確保只愛你。”
  “我不在乎!”隋琦搖頭道,“在乎太多,會讓我太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