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985 常夢圓的攻心謀

隋琦退后兩步,眼角還掛著淚,驚訝地望著方志誠,道:“仇恨?什么仇恨?”
  方志誠攤開手,長吐一口氣,道:“你知道我有個大舅吧?”
  隋琦點了點頭,道:“知道,當時很有前途的一名優秀干部。”
  方志誠嘆氣道:“他的死與隋家有關!”
  隋琦露出不信之色,質疑道:“絕對不可能!我不相信。”
  方志誠嘆氣道:“如果不是我大舅出事,那么現在坐在那個位置上,不會是你的父親。”
  隋琦往后退了兩步,她知道方志誠沒有必要信口胡謅,來到曹堯,親眼經歷爾虞我詐,她已經知道官場的復雜與黑暗。
  隋琦苦笑道:“那畢竟是上輩子的恩怨了,跟你我有什么關系?”
  方志誠無奈苦笑道:“別幼稚了。當我三舅知道你和我在黨校認識的時候,他就暗示我,要利用你報復隋家,結果被我拒絕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永遠保持這么理智。”
  隋琦嘆了一口氣,她今天與方志誠表白,鼓足了勇氣。隋琦是一個驕傲的女人,在很多人眼中甚至有點自負。她出生于隋家,是天之驕女,身邊從來不缺少優秀的追求者,但她總是不屑一顧。
  方志誠道:“現實一點吧,咱倆還是保持普通的關系吧。”
  隋琦情緒低落地離開了房間,方志誠望著陽臺外的朦朧燈光許久。
  ……
  文景隆的那個電話,看上去是王國岳的求援,事實上也是讓方志誠不要再挑起戰爭,現在曹堯需要一個穩定和平的環境。
  曹堯重工集團的養老金問題,被全國諸多媒體報道。讓老百姓津津樂道的是,當天市政府豪發五千萬的壯舉,好事也變成了壞事,曹堯市政府的形象變成了勇于擔當。中央級媒體《青年周報》評論員表示,隨著一批新干部進入地方政府,辦事的效率也變得雷厲風行,遇到問題不推諉,用于承擔各種壓力,這是官場的一陣新風。
  雖然這篇時評只是簡單地提到了方志誠在當天現場的一句話,“作為一名合格的公務人員,一定要在當天解決問題。”但整個時評仿佛就是為方志誠量身打造。
  當然,《青年周報》一直傾向性很明確,是唐系手中掌握的重要宣傳通道,很多重要的傾向性輿論,都是由《青年周報》率先發布出來的。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媒體格局也在悄然發生改變。大量的媒體開始轉型,紙質媒體被電子媒體取代,電子報傳播速度快,信息量更加豐富,傳達更加及時,所以成為各大媒體重要的發展方向。
  所以當這篇時評出來之后,很快地就傳到了方志誠的手機上,方志誠看了兩三遍,暗忖這個評論員的語言老道而犀利,讓人欽佩。
  盡管老城區的前期規劃,遇到了一些小波折,但在市政府的推動下,還是保證問題得以解決。所以從表面上來看,曹堯走入平穩發展的階段。
  老城區拆遷工作按照計劃完畢,雖然其中或多或少地出現了糾紛,但因為市政府介入即使,有效地控制住了局面。方志誠最近這段時間,將大量地精力放在老城區拆遷工作上,并收獲了成效,因為方志誠的重視,下面推進起來也格外賣力。
  拆遷工作結束之后,下一步就是招商引資,蔡興培沒有白費功夫,如愿拿到了地理位置最佳的兩個地段。當然,在流程上,蔡興培跟其他投資商一樣,都需要走完形式,只是蔡興培的企業可以得到部分優待,這已經足夠讓他們脫穎而出。
  在常委會上,方志誠將老城區項目的進展逐一匯報后,王國岳滿意地點了點頭,微笑地說道:“此事比想象中要順利,當初讓志誠同志來肩負這個擔子,看來是對了。不過,雖然初期的框架已經搭設成功,但下面的任務依然艱巨。老城區改造項目地處市區腹心,早一日竣工,意味著給市民免去許多麻煩,所以還需要志誠同志再接再厲,繼續加大項目的推進力度,確保項目能夠及時甚至提前完成。”
  曲康咳嗽了一聲,道:“老城區項目按照方案的進度,至少要兩年才能完成。在這段時間內,對市區商業的沖擊肯定會有,所以我想借這個機會,大家一起討論下,看有沒有比較合適的解決方案。”
  諸人都紛紛表達了觀點,大多是場面話,比如發展商業副中心,或者是給商圈內的商家稅收補貼等。
  輪到方志誠發言,他微笑著環視一周,道:“曲市長的擔心,我能夠理解,但我覺得沒有必要杞人憂天,因為商家都很敏感,早在拆遷之前,他們就想到了很多辦法,避免項目建設導致交通不便,帶來人流損失。以七星家電連鎖商城為例,他們推出了網上購買商品,送貨到家的服務給補貼的服務。所以現在商家賣商品,已經不是單一的渠道,他們擁有變通與生存的能力。”
  曲康有點不悅地說道:“難道就這么坐視不理?”
  方志誠點頭道:“什么叫做市場經濟?就是政府少用調控的手,去干擾市場的正常運營。天災也好,**也罷,他們都需要獨自承擔。如果真要給扶持政策,也得等改造項目完成,在場租及稅收上給予減免。”
  曲康面色有點不大好看,方志誠這已經有頂撞他的嫌疑。市長被常委副市長給頂撞,在官場上算得上一個大忌,場面上頓時有點尷尬。
  “既然是討論,大家應該暢所欲言,若是客觀點來講,志誠同志講得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王國岳巧妙地轉場,將話題轉了過去,“下面我們討論一下省委32號文件精神……”
  常委會上討論是風向標,方志誠和曲康的小碰撞,事實上也是有原因的。在前兩日的市長工作會議上,曲康對發改委的幾項工作進行了插手調整,包括方志誠原先定下的幾項產業結構調整規劃。曲康認為這幾項規劃,都太過于縹緲,未能落到實處,所以否決了市發改委的提議。
  當然有人分析,這也是因為方志誠近期在市政工作頻頻亮相,惹得曲康心生不滿。現在曹堯的老百姓都已經知道,曹堯有一個年輕的副市長,看上去也就二十多歲的年紀,一臉陽光與沖勁,給老百姓辦了不少實事。
  經過正面的宣傳和引導,老百姓對老城區的拆遷工作都有很深的理解,認識到如果曹堯想發展,老城區改造是必須要走的一步,盡管短時間內會有諸多麻煩,但長遠來看,是利民的大事兒。
  這塊難啃的骨頭,在年輕的方市長推進下終于得以實現,老百姓都知道,來之不易。
  曲康對方志誠的及時反擊,有點不太適應,咳嗽了一聲,沒有多說什么,從王國岳的態度來看,還是偏向方志誠的。從近期的常委會來看,王國岳和方志誠保持一種微妙的狀態,沒有刺刀見紅,隱隱有呼應的意思。
  這也是王國岳從高層尋求支持的結果,他需要從表象上獲得和平,這樣才能懾服曲康等地方官員,否則的話,很容易引起曲康等人的反彈。
  會議結束之后,常夢圓纏住了方志誠,邀請他去辦公室坐坐,前幾次常夢圓主動到市政府找到自己的辦公室,他其實知道常夢圓的意圖。方志誠對常夢圓有過調查,這不是一個簡單能夠控制的人,所以盡量保持敬而遠之。不過,今天被他堵個正著,連借口都找不到,方志誠便跟著他進了辦公室。
  常夢圓讓秘書泡了一杯茶給方志誠,笑道:“一直想找志誠你好好聊聊。”
  方志誠淡淡笑道:“夢圓書記,你是曹堯的老干部,很多問題我也想向你請教。”
  “不敢當啊!”常夢圓臉上露出謙遜的笑容,“長江前浪推后浪,自從志誠你來到曹堯,無論是經濟發展,還是城市規劃,都注入新鮮血液。我看到了希望與前景,說到底,咱們這些地方干部,眼光不夠長遠,在布局上還是有些短視。”
  方志誠知道常夢圓把姿態擺得這么低,肯定是有所圖,笑道:“夢圓書記,如果有什么想法,可以開誠布公地談一談。”
  常夢圓對方志誠的直截了當并不感覺詫異,能在常委會上跟曲康頂撞的人,性格想來比較直爽,便道:“曹堯現在的情況,你也看得通透,若是想與王國岳一較高下,以你個人的能力怕是欠缺些許,所以我是想與你表明立場和態度。”
  方志誠微微一怔,暗忖常夢圓此話說得倒也夠直白,微笑道:“我與國岳書記有矛盾,那也是工作思路上的不同。歸根到底,國岳書記是班長,我還是很尊敬并且欽佩他的。”
  常夢圓笑了笑,道:“班長只是個名號而已,在很多地方,一把手被架空,又不是沒有出現過,難道你就不想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