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984 家族冤仇難消解

晚上與蔡興培吃了一頓飯,一向不喝酒的方志誠也多飲幾杯,原因很簡單,既然蔡興培已經放血,至少在心態上還是要給他一點安慰和鼓勵。蔡興培看上去帶著醉意,笑著與方志誠說道:“我現在把所有身價都放在老城區項目上,如果這次撲了個空,雖說不至于傾家蕩產,但也算得上傷筋動骨。方市長,你是項目的總負責人,所以還請你多多關心才是。”
  方志誠瞇著眼睛,笑著點頭道:“老蔡,一回生二回熟,所謂不打不相識,之前的事情一筆勾銷,就憑你今天在現場救急,我不會袖手旁觀。在老城區項目上,你們是最重要的投資商,但我有個前提條件,你們的資質必須過關,我不希望老城區項目變成一個殘次品。”
  蔡興培聽方志誠這么說,酒似乎醒了一大半,笑道:“這點你放心,我老蔡也做過不少項目,從來沒有人質疑我的專注與敬業。”
  方志誠也是點到即止,事實證明,在華夏除了少數幾個已經形成規模的地產投資商,會對地產品質特別關注之外,大部分地產投資商都存在偷工減料。蔡興培之前做的幾個項目,方志誠也了解過,在項目質量上只能算是中下水平,若是與宏達集團相比,那簡直要差好幾個層次。
  方志誠傾向于將項目交給蔡興培,但還是要事先跟他說明重要性。
  飯局結束,蔡興培自然不能輕易放過方志誠,便拉著方志誠去一家夜總會。方志誠也不好推脫,便跟著蔡興培來到市內有名的一家夜總會。之所以有名,是這里的老板娘神通廣大,每個月都會安排新人,找樂子的人追求的都是新鮮感,所以夜總會的原名已經沒有人知曉,但大家暗地里都會稱它為“花店”。
  曹堯的這家花店堪比燕京的那家天上人間,作陪的小姐都接受過專業的培訓,有很高的素質,來到這里消費的也是非富即貴,一擲千金也是常有之事。蔡興培是“花店”的會員,每年在這里消費過千萬元,當然最主要用于公關接待。
  方志誠剛坐下沒多久,媽媽便帶著幾個身材高挑的小姐進來,一字排開,蔡興培先挑了兩個,又問涂道峰。涂道峰擺了擺手,笑道:“還是蔡董做主吧!”
  蔡興培知道這些當官的都比較含蓄,便笑瞇瞇地又挑了四個姿色不錯的。
  方志誠起身笑道:“我去上個洗手間。”
  涂道峰默契地知道方志誠的意思,跟著他出了門。
  方志誠淡淡與他笑道:“老涂,面子已經給足了,剩下地就交給你來處理了。老城區項目招標工作已經迫在眉睫,從前提的情況來看,老蔡的公司在其中位于第一列,此事我會與涂傳斌打好招呼,落實好此事。”
  涂道峰暗自松了一口氣,雖說蔡興培與曲康的關系不錯,但若是方志誠不同意,蔡興培想要拿下項目還真難。至于今天借出去的五千萬,若是真能拿下項目,蔡興培就將之當作公關費用了。
  涂道峰回到包廂內,蔡興培詫異地問道:“方市長呢?”
  涂道峰淡淡笑道:“他能愿意與你一起吃飯,就算是給你很大的面子了。自從擔任老城區項目的負責人,每天想請他吃飯的,不知道有多少呢。到了他這個級別,沒有足夠的份量,很難請得動他。”
  蔡興培露出理解之色,道:“這倒也是。現在不知多少雙眼睛盯著他呢。”言畢,他朝一位小姐使了使眼色,小姐懂得察言觀色,貼著涂道峰坐下,將身體半個擠在涂道峰的懷中。
  涂道峰很有風度地推開小姐,微笑道:“老蔡,來夜總會,放松一下就可以,過界的事情,咱們不敢碰呢!”
  蔡興培唏噓道:“現在當官的作風,的確要比幾年前好很多,尤其越往上,干部也就更加自律,所以這也愁壞了咱們這些想要經營運作的資本家,糖衣炮彈根本不出去啊。”
  涂道峰拍著蔡興培的肩膀,道:“其實你今天的方法很不錯,拿出五千萬用于解決關鍵問題,這個加分比你私下塞錢要好太多了。”
  蔡興培咂咂嘴,道:“的確如此!”
  涂道峰想起了一件事,笑著說道:“那個華夏第一慈善家,為何能夠把自己的產業越做越大,因為有慈善家的光環,所以各級政府都將之視作上賓來看待,所以一些項目的考慮上,會偏向于給他。你其實不妨可以走這條路!”
  蔡興培點點頭道:“淮南第一慈善家?這名聲不錯,我明天便向一些公益組織捐贈一千萬。”
  涂道峰滿意地點了點頭,蔡興培雖說為人有點傲慢,但有個優點,那就是懂得識別大勢。
  涂道峰象征性地在包廂內坐了片刻,然后告辭離開,蔡興培對涂道峰還是很欽佩,因為他自始至終沒有去碰身邊的那個小姐。
  蔡興培接觸過很多官員,不少人都偏好這一口,所以蔡興培才會選擇在飯局之后,重新開了第二戰場,但沒想到方志誠和涂道峰從頭至尾,都沒有露出那些**,這讓蔡興培既是尷尬,又有點欣慰。
  曹堯若是有一批正直敢當的干部,自己在這里投資,等同于吃了一顆定心丸。
  華夏的投資環境已經逐漸正規。回想自己當初的第一桶金,也是帶著原罪,多年之后,依然會被人提起,甚至戳脊梁骨。涂道峰提醒自己的沒錯,或許是可以用公益的方式,一方面洗清身上的原罪,另一方面做一個有責任的企業家。
  ……
  方志誠回到迎賓館已經過了十二點,鑰匙孔對著門鎖,費了很久的勁才擰開,正準備關門,被一只手給擋住。方志誠站穩之后,看清楚原來是隋琦,笑問:“這么晚了,隋市長你竟然還沒休息?難道又在等我?”
  隋琦點了點頭,道:“今天你又出風頭了!”
  方志誠將隋琦讓了進去,嘆道:“是又擦屁股了。”
  隋琦道:“剛才網上已經有消息在擴散,把前因后果詳細地講述了一遍,恐怕明天要在全國報紙上出現,市委宣傳部插手去解決,似乎作用不大。”
  方志誠笑道:“你是擔心會給我帶來壓力?”
  隋琦嘆氣道:“事情雖然解決了,但解決的方法有點偏門,曹堯重工集團存在非法侵占退休員工養老金是事實存在的,這對于曹堯重工集團準備轉型,是一個很大的阻礙。”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輿論是雙刃劍,消息傳播出去,如果不好好引導的話,勢必會產生負面影響,但若是讓它幫自己說話呢?”
  隋琦眼中異彩漣漣,疑惑道:“莫非消息是你有心放出去的?”
  方志誠道:“不然呢?以王國岳的能力,怎么可能控制不住消息外泄?”
  隋琦感慨道:“不得不佩服你的魄力!”
  別人都希望能用紙包住火,但方志誠卻是反其道行之,故意將消息擴散出去,然后利用引導,讓老百姓從正面看待此事。
  隋琦苦笑道:“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一切都在你的計劃之中,看來又是我的白擔心了。”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你為什么總愛擔心我?搞得我很幼稚似的。”
  “很多時候覺得你很幼稚,但現事實真相之后,會覺得幼稚的是我!”隋琦沉默下來。
  方志誠笑道:“罷了,就當我今天酒喝多了,多有冒犯,敬請海涵。”
  隋琦并沒有立即離開的意思,道:“昨天我和我爸通過電話,他問起了你和我的事情。”
  方志誠臉上露出驚訝之色,疑惑道:“我和你……能有什么事?”
  隋琦瞪了方志誠一眼,道:“難道那些謠言,你都沒有聽說過?”
  方志誠笑道:“既然是謠言,何必當真?”
  隋琦聽方志誠這么說,頓時很委屈,藏在心中許久的情感,瞬間爆出來,淚水從她的眼眶滿溢而出。方志誠頓時有點驚呆了,連忙從桌上抽出紙巾遞過去,苦笑道:“弄得我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一樣!”
  隋琦家漸漸止住哽咽,一本正經地質問道:“方志誠,你我認識這么多年,難道你對我就沒有一點想法。你對我的那些幫助,那些關心,莫非都是虛情假意?我承認,我喜歡上你了。所以當我爸問起的時候,我直接跟他說了我的感覺。我是不是特別愚蠢,一個獨身主義者,卻喜歡上了有婦之夫?然后這個有婦之夫,還覺得我就是個笑話!”
  方志誠嘆氣,擁抱住肩膀不停顫抖的隋琦,心中滿是憐惜,人心都是肉長的,對隋琦不可能沒有好感,只是因為很多原因,他必須要控制住。
  方志誠松開隋琦,耐心地說道:“隋琦,并非我不喜歡你,而是我沒法喜歡你,因為蘇家和隋家上輩子有不可化解的仇恨,恐怕你父親也會勸你,遠離我,才是正確的做法,因為我害怕傷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