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981 倒了霉的接盤俠

(最近實在是忙暈,上章連章節寫錯都沒發現。已經修正,見諒!)
  曹工巷路位于市中心,歸屬北崗區負責。北崗區區委書記曹建元滿頭大汗,緊張地看著遠處的人群。曹堯重工集團是大型國企,光退休員工就超過三千人,今天到來的只是冰山一角,但也有三五百人,而且很多人得知消息,正源源不斷地趕來。
  但看人數還不足以讓曹建元頭疼,關鍵是這些退休員工影響曹堯的根基,不少人的晚輩親屬都遍布社會各個角落,所以輕易不能動。這也是為何方志誠當初做好決定,改變曹堯原有結構,必須從曹堯重工入手的原因,曹堯重工已經影響到城市的方方面面。
  方志誠給邵清波打了個電話,不悅道:“老邵,這是什么情況,不是說好你幫我頂下各種壓力嗎?”
  邵清波也是在剛才接到消息,滿臉苦笑道:“我也在查呢,肯定不是我這條線上人干的!”
  方志誠嘆氣道:“趕緊找到關鍵環節,現在市委給我的壓力很大。”
  邵清波和方志誠私下電話不止一次,從一開始的對立,現在已經變得熟悉與理解,邵清波對方志誠也是一改前觀,覺得方志誠是值得深交之人。邵清芳從燕京趕回曹堯,改變了邵清波的許多想法。
  邵清波皺眉分析道:“我已經安排人到現場,看究竟是哪些人參與到此次事件之中。只有知道是那些人參與,才能知道蛛絲馬跡。”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兩條腿走路,你找幕后原因,我會解決這些退休員工的實際問題。”
  邵清波詫異道:“想要讓他們離開,有一定的難度,現在曹堯重工集團的情況很嚴重,賬面上的資金根本難以支付這筆資金。”
  方志誠道:“缺錢不可怕,可怕的是即使有錢,也難以解決問題。”
  邵清波會意,知道方志誠打定主意,幕后肯定有人指使,不過他和方志誠現在處于蜜月期,所以方志誠不會懷疑自己。現在曹堯雖然情況復雜,但派系還是很明晰,除了自己之外,想要給方志誠挖坑的人,恐怕也不多了。
  既然已經結盟,邵清波知道自己現在立場,應該怎么做,道:“我現在就去聯系。”
  曹建元見方志誠打完電話,臉色尷尬地匯報道:“方市長,剛才已經安排人過去談判,對方態度很強硬,如果不給他們養老金,堅決不允許拆遷工作啟動。您也知道現在任務多么重,差一個小時,都有可能延誤工期。”
  站在曹建元旁邊的應該是社區黨委書記,他插不上話,臉色特別差。原本他以為老城區拆遷改造,應當是一個肥差,但沒想到竟然會惹出這么多事來。如果處理不妥,他這頂烏紗帽就要被摘了。
  “方市長,要不要我從陳司令那邊調一些支援?”涂傳斌沉聲道。他現在是老城區改造項目的負責人,也是北崗區代區長,剛走馬上任未多久,便遇到這種事情,也是有點束手無策。
  與軍隊相比,官場更為復雜,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又不是打仗,調什么人?對面是老百姓,咱們的衣食父母。”
  方志誠與王國岳表示,堅決不撤公安人員,這是有原因的,是擔心幕后有人操縱,一旦警力撤離,就容易出現場面上的混亂,但調用軍方支援那就過線了,被有心人炒作一下,很容易引起軒然大波。方志誠知道有人在等待自己出錯。
  涂傳斌見曹建元眼中閃過一絲譏諷,嘴角下意識地抖動一下,不僅怒火中燒。
  方志誠咳嗽了一聲,道:“老涂,你一定要控制好退休員工與拆遷隊的安全距離。等下就會有轉機。”
  曹建元見方志誠說得信心十足,心中卻是不敢認同,從今天這個勢頭來看,一時半會是難以結束,時間變長之后,消息就會傳播,一旦出了封鎖,很快會利用各種渠道傳播,屆時曹堯老城區項目會變成笑柄,涂傳斌作為項目負責人,恐怕要吃不了兜著走。
  曹建元雖然是區委書記,但畢竟不是項目的責任人,可以把自己摘干凈。
  方志誠站在遠處等了片刻,三五人從人群中擠入,曹建元瞇著眼睛望去,發現市政府秘書長涂道峰帶著人過來,天氣炎熱,涂道峰滿頭大汗,上半身的短袖襯衣濕了大片。
  “方市長,我把老蔡請來了。”涂道峰抹著汗,指著身后一人說道。
  方志誠走過去,微笑著與蔡興培握手,道:“蔡董,你好,我們又見面了。”
  蔡興培尷尬地笑了笑,道:“上次多有冒犯之處,還請見諒!”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那次是有心人故意設局,咱們都入局了。真相大白,就讓它煙消云散吧。”
  蔡興培額頭上滿是汗,這次與方志誠見面,與上次不一樣,心態變化,讓他整個人感覺矮了半截。這段時間,蔡興培一直擔心在老城區項目上會因為得罪方志誠的緣故,而遭到刁難。
  蔡興培感慨道:“還是方市長心胸開闊,剛才涂秘書長在路上已經跟我說清楚了,這些退休員工的養老金,我愿意承擔!”
  曹建元眼中露出驚訝之色,提醒道:“總金額大約在五千萬!”
  蔡興培偷偷地看了一眼方志誠,暗忖如果能夠用五千萬能拿下老城區項目,這又算得了什么?
  蔡興培最近了解過方志誠,知道這是個紅三代干部,這種人身后有大家族,根本不缺錢,關鍵在乎名聲與政績。
  方志誠眉頭皺起,臉上露出為難之色,道:“蔡董,讓你來承擔這筆費用,恐怕不妥。”
  蔡興培興致盎然地說道:“這筆資金可以這么來看,是我們暫時借給曹堯重工集團的。”
  “借?”曹建元臉上的表情更加復雜了。蔡興培跟曹堯重工集團沒有任何關系,憑什么借錢?其實說白了,蔡興培就是想白送這五千萬。
  方志誠與涂傳斌道:“涂區長,你覺得如何?”
  涂傳斌點頭道:“這也是可以的!按照拆遷經費預算,如果曹工巷路的曹堯集團宿舍拆遷了,會給曹堯重工集團大約兩個億的經費。這筆經費中有一億元作為家屬樓住戶的補償,一億元作為曹堯重工集團的收入。若是蔡董愿意先支付五千萬,那么后期的這一億元中的五千萬,可以屆時有政府轉給蔡董。”
  蔡興培連忙擺手道:“不著急!”仿佛他視錢如糞土!
  方志誠面色依然凝重,道:“這未嘗不是一個辦法!”
  涂道峰這時笑著說道:“事不宜遲!蔡董,你這筆錢什么時候能到賬呢?”
  蔡興培微微一怔,大笑道:“現在我就安排人去取錢!”
  方志誠望著蔡興培一臉諂媚的樣子,心中也是唏噓不已。蔡興培前后的轉變實在太大了。同時,這也是權力的魔力。如果你只是個市政府的小公務員,蔡興培不僅不會重視你,甚至還會各種諷刺你,但你是掌管資源的市長,蔡興培不僅對你點頭哈腰,甚至求著你收下他的五千萬。
  市財政并非拿不出五千萬,而是這筆錢沒法出,因為理由不充分。蔡興培主動在其中承擔五千萬的中轉橋梁,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蔡興培心中也是有苦難言,自己成了倒霉的接盤俠,誰的錢都不是大風刮來的,但曹堯老城區改造項目實在投入了他大量的心血,一旦失敗,可能導致他破產。五千萬用作公關鋪路,也在接受范圍內,畢竟自己家產數十億都搭在這個項目里。
  蔡興培如此大膽,一方面是對曹堯的老城區項目有信心,另一方面也是覺得自己與政府的關系不錯,只是因為有人設計,差點得罪了項目的主管市領導。
  如果能拿到老城區項目的兩塊地,成功規劃好,利潤率將在百分之五十以上,所以蔡興培才會選擇鋌而走險。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一輛黑色的商務車來到現場,蔡興培笑道:“錢已經來了。”
  方志誠朝華清文招了招手,囑咐了幾句話,華清文點了點頭,道:“我這就去安排!”
  在工作人員的安排之下,擺起了一條長桌,隨后從車內陸續取出錢箱,打開后鋪在桌面上,涂傳斌拿著擴音話筒,高聲道:“大家現在過來領錢,憑借個人身份證即可!”
  大量的鈔票堆在眼前,那些退休人員眼睛都直了,近千人的現場,頓時鴉雀無聲。方志誠從涂傳斌手中接過話筒,道:“我是負責老城區項目改造的副市長方志誠,想必有一部分人沒來到現場,在此我作出承諾,未來一周內,沒有來到現場的退休人員也可以到曹堯重工集團內部領取之前儲存的養老金。下面請大家在工作人員的安排下,有序地領取養老金。”
  曹建元望著雜亂有序的現場,在公安民警的協調下,變成了一條長龍,原本是肇事的現場,瞬間變成領取福利的場景。
  大家臉上都洋溢著驚喜之色,一些拿著嶄新鈔票的白發老人,忍不住仰天大笑,像十歲的頑童。
  曹建元心中卻不是滋味。piaoti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