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980 方志誠的人脈網

張曉亮來到曹堯,可以說是如虎添翼。他雖說業務能力一般,但接手新城區項目,配合好宏達集團那邊協調各種事務,方志誠還是很放心。
  心腹不一定需要能力逆天,但一定要足夠忠誠。方志誠從漢州到瓊金再到曹堯,張曉亮一路相隨,已經將張曉亮視作最重要的伙伴。若是在古代的話,張曉亮應當算作重要的客卿。
  張曉亮外表看上去狡詐,但方志誠知道他是故意在自己面前表現出這種性格,因為方志誠身邊需要這么一個角色。
  張曉亮幫方志誠暗中處理了很多事情,一些事情著實放不上臺面,如果這些事情交給一個正義之士,恐怕早就嗤之以鼻了。所以張曉亮知道自己的角色,相當于乾隆皇帝身邊的那個和珅。
  只要方志誠一日風光,張曉亮就能借勢登天。
  方志誠知道張曉亮在漢州有足夠多的眼線,問道:“霞光現在如何?”
  張曉亮道:“臧毅已經一手抓,項新現在的位置很尷尬,一開始雄心壯志,現在心氣去了一半。”
  方志誠嘆氣道:“臧毅將目光落在互聯網信息產業基地的發展上,項新聰明之舉,就是把這一塊地方讓出來。”
  張曉亮搖頭笑道:“換做是我,也不可能直接讓出這么一塊蛋糕。現在霞光互聯網信息產業基地在全國已經排名靠前,位列前三位,而且以現在良好的增值態勢,不出意外,明后兩天將可以實現超越。”
  方志誠怔了怔,笑道:“我差點忘記,已經有很久沒有去漢州了。”
  自己住的那個房子現在已經給樸泫雅居住,樸泫雅不僅成為玉茗影視集團的著名劇作家,而且還負責集團版權業務部,負責一些有價值轉化為影視作品的版權收集。
  從現在的趨勢來看,文化產業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也變得足夠開放,娛樂產業也在進行跨界。傳統的劇作家寫出來的作品,不一定適合老百姓的口味,反而跨界的元素更加適合影視投資創作。
  比如一些有名的網絡小說,文學底蘊雖沒有傳統文學那么高,但符合市場需求,有很強的可讀性,有大量的讀者追隨。所以玉茗傳媒集團的影視版權部,現在已經開始關注新文學行業的商業價值挖掘。
  方志誠離開漢州已經兩年,那邊的消息還是陸續會傳到耳朵里,但方志誠也只是聽過就罷了,畢竟自己已經離開那里,具體的事務也有相應的人來接手,自己作為旁觀者不好介入。
  方志誠道:“有空給項新傳個話,讓他要學會妥協和讓步。”
  方志誠很欣賞項新的一些能力,但他面對臧毅,恐怕討不了什么好處。方志誠跟臧毅私下打過招呼,讓他好好關照一下項新,不過以臧毅獨狼的性格,恐怕很難包容項新。
  張曉亮心中暗自慶幸,當初方志誠直接將自己帶到了省發改委,如果自己還在霞光那個圈子里,恐怕現在也是苦
  不堪言。
  方志誠離開霞光之后,霞光的官場就在慢慢的變化,原本方志誠培養起來的班子也悄然四分五裂。
  這是所有的官場都會出現的情況,不會以任何人而改變。在這種狀態下,項新雖然有抱負,但也只能望洋興嘆,再加上市長臧毅頻繁地插手霞光事務,所以項新就形同傀儡。
  不過,這也不能說是壞事,臧毅將目光落在霞光的發展上,如果項新能夠好好把握機會,還是有上升空間的。
  張曉亮笑道:“前幾天我跟老項打電話,他開玩笑,要緊隨你的步伐來曹堯呢,說實話,他現在特別羨慕我。”
  雖然兩年之前,論手中的權力,項新要遠遠超過張曉亮,但現在張曉亮與他一樣是正處級干部,同時也是新城區的一把手。所以站位選人,是一個很有技巧的事情,張曉亮一直在感慨,那個夜晚自己被老婆逼著,主動敲開方志誠的家門。
  方志誠擺了擺手,淡淡笑道:“你不要覺得自己運氣好,如果不認識我的話,你也一定能有作為。有句話叫做,是金子總能發光。以你的能力和性格,在官場之中一定能找到自己的路,如果不跟著我的話,或許是另外一番光景。”
  張曉亮連忙笑道:“我敢保證,若不是你,我現在肯定還在統計局上班。”
  方志誠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往前看!”
  張曉亮點點頭,然后將下一步的計劃,給方志誠說了一遍,方志誠對張曉亮很滿意,他現在已經學會為自己出謀劃策,雖說計劃還有很多破綻,但看得出來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方志誠身后或許沒有一個實力很強大的軍師,但有一個足夠忠誠及努力的幕僚,這也是很不錯的。張曉亮現在就是糜竺式的人物,雖然智慧并非超群,但勝在能聯絡關系。
  也因為張曉亮的緣故,所以方志誠也贏得了一個很好的口碑,他在用人上不拘小節。張曉亮在外評價方志誠的時候,經常會說,“像我這樣一個無德無能的人,方志誠都敢重用,何況你們這些有真才實學之人?”
  方志誠現在的關系網事實上已經很龐大,只是他身邊最主要的幾個人,只有張曉亮、商燕等。方系陣營在張曉亮們的經營下,已經很龐大,以瓊金為例,已經不下百人。
  ……
  曹工巷路的拆遷改造還是出現了群眾阻工,大量的曹堯重工集團退休員工與負責拆遷的工隊發生了小規模的肢體沖突。曹堯市政府與區工委、市區公安局及時介入,暫時控制住了局面,沒有形成傷亡。不過,拆遷工作被全部中斷。
  作為老城區改造項目的直接負責人,方志誠出現在現場,局面暫時穩定,但人群還沒有散去,出現對峙的現象,方志誠找來人員,了解了詳細情況。
  隨后王國岳給方志誠打來電話,態度非常嚴肅,方志誠一邊向他介紹情況,一邊心中起疑,暗忖這其中恐怕有人
  在幕后操控。
  事件的起因非常簡單,曹堯重工集團在改制之后,退休員工的養老金發放問題被暴露出來,這也是方志誠一直所擔心的。
  杜廣權在任的時候,這個問題一直存在,曹堯重工的退休員工在拿到養老金后,每月先以集資的名義交給曹堯集團財務部門,到年底后一次性發放。而退休員工有一部分干脆將養老金長期放在曹堯集團的賬戶上,曹堯重工集團按照比銀行略高的利息進行最終結算。曹堯重工也可以利用這部分養老金作為資金周轉使用。
  杜廣權在任上的時候,因為威信很高,所以退休員工也愿意這么做,但杜廣權現在已經死了,曹堯重工集團暫時無人掌舵,退休員工擔心養老金會被侵占,所以便去集團索要。
  曹堯重工集團將這部分養老金已經納入正常的資金流轉,如今突然要支付這筆錢,也是囊中羞澀,所以便予以拖延。
  這些退休員工在集團得不到說法,便來到了曹工巷路的家屬樓,進行阻撓。事情發展得很快,區政府還沒有反應過來,拆遷隊因為早已簽訂了合同,任務很重,自然不會妥協,雙方頓時爆起沖突,好在區政府一直關注,及時介入,制止了事態擴大。
  “志誠,既然局勢停止了,可以先讓公*安部門撤離,避免不必要的沖突,拆遷工作就暫時停止吧。”王國岳眉頭緊鎖地吩咐道。
  王國岳的命令讓方志誠陷入兩難,拆遷有工期,現在招投標在即,一旦錯過了既定的時間,容易讓后期的招標工作陷入困境。企業如果接到招標項目地段有關拆遷的負*面新聞,會慎重考慮是否投標,而且這還影響到投標價格。
  事情出現得突然,方志誠琢磨著其中肯定有外界因素影響,因為如果沒有人煽動,這些退休員工是不可能聚在一起肇事。
  方志誠一邊梳理思緒,一邊淡淡道:“國岳書記,拆遷工作暫時不能停,下個月就要舉辦項目招標會,時間很緊,我們必須不惜一切代價趕進度。退休員工今天的阻工行為,與拆遷工作本身沒有直接關系。他們來到現場,是想找政府討個說法,所以我認為市政府和曹堯重工集團,還是得坐下來研究一下,是否要將那些退休金發放給那些退休員工。”
  王國岳不悅地說道:“方市長,你現在這種行為,不利于平息事態,容易引起嚴重的后果。”
  這就是角度的問題,王國岳站在大局,方志誠站在老城區新建項目的立場。
  方志誠解釋道:“不能因為后果,而沒有原則的讓步。事情需要解決,但與曹工巷路的拆遷工作沒有直接聯系。”
  王國岳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道:“你是在玩火!”
  方志誠否認道:“我很冷靜。”
  等方志誠直接掛斷電話,王國岳眼中閃過一道復雜之色,將手邊的一份材料,揉成一團,重重地仍在紙簍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