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98 葉家暫時的妥協

相對沉默了數分鐘,趙清雅拍掉方志誠的鬼爪子,笑罵道:“你膽子越來越大了,敢對我毛手毛腳。”方志誠清澈如水的目光,令趙清雅的雙眸低垂,竟然不敢與其對視。
  方志誠摸了摸疼癢的手背,齜牙笑道:“雅姐,你害羞了嗎?”
  趙清雅瞪了方志誠一眼,轉移話題道:“這次回瓊金,怕是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回來了。”
  方志誠見趙清雅清秀的眉頭中隱藏著疑慮,疑惑道:“宏達內部的問題很嚴重嗎?”
  趙清雅微微停頓,也不隱瞞方志誠,苦笑道:“老佛爺病情時好時壞,下面的那些人蠢蠢欲動,盡管我拿下了玉湖生態房地產項目,不過回到瓊金之后,怕是又有一番惡戰。”
  方志誠點點頭,知道趙清雅身上背負的壓力,玉湖生態房地產項目對于趙清雅只是試卷之中的一個考題而已,若是想交出一副完美的答卷,還需要破關斬將,他為趙清雅深深擔憂,嘆道:“雅姐,要不放棄得了?”
  趙清雅沒好氣地指了指方志誠,苦笑道:“讓你放棄現在的市委書記秘書職務,你還舍不得呢,那么大的家業,是能輕易說放下,就放下的嗎?況且,現在不是我能決定的,身后站著那么多人……”
  趙清雅若是放棄宏達集團的繼承權,會影響趙氏家族的生存與延續,家族的壓力便是如此,當你成為核心領袖,在享受光鮮亮麗的生活同時,也要背負起他們的期望。趙清雅現在只能進不能退,若是她退縮了,整個趙氏的根基會被動搖,長輩的厚望,后輩的傳承,會從她手上斷鏈,她會成為家族的罪人。
  方志誠幽幽地嘆了一口氣,輕聲道:“趙家也是,為何把壓力全部給女人來承擔。”
  趙家長子進入淮南省政壇,他那一脈的人,自然不能從事與商業有關的事情,于是所有的重擔如今全部交給了趙清雅。
  趙清雅輕笑出聲,眸光流轉自信之色,嘆道:“放心吧,我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倒的,畢竟在銀州,我已經起了個好頭,這次回瓊金,也有底氣,作出一些改革。”
  宏達集團旗下有許多分公司,主要涉及三大領域,其一,商業地產項目,集團不僅在淮南省幾個發達城市開發了大項目,還將觸角伸到東南、華南、華東等近十個省份;其二,經貿公司,擁有十多個著名品牌的省級以上代理權,包括服飾、化妝品、箱包、鞋類等;其三,星級酒店,從2000年起宏達集團在全國收購了近三十家三星級以上的酒店。
  以上三大領域,都已經成熟,趙清雅想要參與其中,必然會遇到其他人的阻擾,所以她必須要另辟蹊徑,從集團改革方面入手,重新奪回趙家對宏達集團的掌控權。
  方志誠手指在桌面上伴著節奏敲擊數下,突然笑問:“雅姐,你有沒有聽過電子商務?”
  趙清雅點點頭,疑惑道:“偶爾聽說過,是國外融資大熱的商業模式,不過,如今雖然炒得十分火熱,但只是概念比較新而已,還能看到實際收益!”
  見趙清雅聽過電子商務,方志誠便無需為她解釋太多概念性的東西,只是講一些自己的看法。他微笑道:“在未來十年,電子商務將會成為推動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原因有兩點,其一互聯網發展迅速,以后每個人都會成為網民,龐大的網民基數將形成互動頻繁的信息流,利用好這群人,便能產生很大的收益;其二,互聯網的虛擬世界將成為生活的一部分,比起其他媒體更加容易影響消費者,只要打通線上與線下的技術樞紐,那么電子商務將會成為最為占領商業終端最關鍵的領域。”
  趙清雅見方志誠侃侃而談,笑道:“你的意思是,讓我在宏達集團的業務中加入電子商務?”
  方志誠點點頭,微笑道:“不過,電子商務一直是公認燒錢的領域,就看雅姐你有沒有這個膽量了?”
  趙清雅知道方志誠在為自己的改革出謀劃策,她沒有直接回絕打消方志誠的好意,頷首笑道:“回去之后,我會吩咐人好好研究一下,若是真有潛力可挖掘,以電子商務開辟集團新的業務,也是不錯的選擇。”
  方志誠又與趙清雅聊了一些其他業務領域,雖然方志誠沒有談得很深,但令趙清雅倒是刮目相看,因為方志誠看待商業的視角很獨特,令她收獲頗多。
  趙清雅微笑道:“沒想到你還挺有經商的天賦……”
  方志誠嘿嘿一笑,“只是紙上談兵而已,真要實施起來,怕是沒那么輕松。”
  上大學時,方志誠最大的愿望便是賺錢,所以對如何經商賺錢,研究得很深入,只是大學畢業之后,母親重病,方志誠保守起見,回到銀州決定抱起鐵飯碗,才成為一名公務員。平時方志誠腦海里的那些彎彎道道始終藏在心里,今日如同竹筒倒豆子和盤說出,竟然有種難以言喻的暢快感。
  半個小時之后,鐘揚與文萃攜手而來,方志誠給趙清雅介紹了下兩人,鐘揚知道趙清雅的背*景,言談舉止變得謹慎許多,方志誠建議玩牌,于是四人便打起了撲克。
  外面不知何時飄起了雪花,惹得文靜的文萃驚呼出聲,四人便歇戰,起身賞雪。
  方志誠將羽絨服脫下披在趙清雅的身上,趙清雅乜了方志誠一眼,并沒有拒絕。
  鐘揚在旁邊瞧得暗暗驚心,當初之所以用三萬塊擺平方志誠與釘子之間的矛盾,便是看在趙清雅的份上,如今看來當初那一步棋是走對了。趙清雅與方志誠兩人的關系完全如同情侶一般,哪里像方才介紹的姐弟?
  雪下了近一個小時,終于有變小的趨勢,方志誠將捷達留在城南舊事門口,然后開著趙清雅的寶馬車將她送回家中。盡管可以在別墅暫住一宿,但方志誠還是決定離開,出門喊了一輛出租車,回到城南舊事,準備將那輛捷達開回小區。
  鐘揚早已等在車旁,將車給攔了下來,方志誠無奈地下車,搖頭苦笑道:“女朋友送回學校了?”
  鐘揚點點頭,嘿嘿笑道:“剛才有女人在,沒喝得過癮,要不再來一點?”
  方志誠揮了揮手,道:“兩個人喝,沒什么意思。”
  鐘揚打了一個響指,提議道:“人還不好找?要不,我現在便喊人?”
  方志誠做了個停止的收拾,嘆道:“你喊的那些人,我都玩不來,還是省點心吧。”
  鐘揚也不惱,苦笑道:“他們都是一幫大老粗,若是喝多,不鬧點事那是不可能的。要不,你來喊?”
  方志誠想了想,給徐鵬打了個電話。未過多久,徐鵬冒著風雪趕過來,見面之后,便跟方志誠抱怨,好不容易才將家中的母老虎給哄好,這次誠少必須要補償才是。
  方志誠朝著鐘揚努嘴,笑道,鐘揚做東,你跟他要酒。
  鐘揚笑著招手喊來了服務員,要了幾瓶高度洋酒。三人喝了數個小時,雪越來越大,三人酒量都不算好,最后干脆醉在了城南舊事酒吧,董姑看了幽嘆了一口氣,安排服務員將三人送進酒吧的一間員工宿舍。
  方志誠第一個從宿醉中醒來,發現自己與鐘揚、徐鵬兩個大男人失態的睡在一起,忍不住自嘲地一笑。因為昨晚完全喝到失去理智,所以方志誠首先掏出手機,查看有沒有人聯系自己,發現謝雨馨在凌晨打來了電話,便回撥過去。
  謝雨馨語氣顯得很焦急,滿是憂慮地說道:“半夜,我姐突然得了盲腸炎,現在住進醫院了。”
  方志誠趕緊出門,嘆道:“我馬上過來。”
  先回家換了一身衣服,潦草洗了個澡,來到醫院,邱恒德和謝雨馨都站在病房外,邱恒德與方志誠點點頭,輕聲道:“手術很成功,脫離危險時期了。”
  方志誠翻著手腕看了一下時間,提醒道:“邱部長,要不我送你回去休息下?”
  謝雨馨也勸道:“姐夫,我守在這里,你放心吧。”
  邱恒德折騰一宿,下午還得去省城參加一個重要的會議,伸手在方志誠的箭頭按了一下,吩咐道:“等會安排司機送我便好,你在這里與雨馨一起陪著謝芳吧。”
  方志誠感覺肩頭一沉,連忙點了點頭。
  送走邱恒德之后,方志誠給宋文迪打電話說明情況。宋文迪知道方志誠與邱家的關系,便讓方志誠好好守著,等到醫院那邊沒問題,再來上班也無妨。
  十點多左右,謝芳清醒過來,見方志誠與謝雨馨都守在一邊,苦笑道:“讓你們擔心了……”
  方志誠見謝雨馨激動得淚花在眼眶打轉,便開口安慰謝芳,道:“芳姐,你沒事,我們就放心了。”
  “樂樂……”謝芳剛做完手術,想起妹妹的女兒,不由得擔憂起來。
  謝雨馨抹了抹眼角的淚水,輕聲道:“把她關在家里了,一天不去幼兒園,應該沒事。”
  謝芳皺起眉頭,無力地揮了揮手,緊張道:“讓她……一個人在家……那怎么能行?”
  方志誠與謝雨馨輕聲說道:“要不,我回去照顧樂樂吧,你守著芳姐?”
  謝雨馨覺得這個想法倒也不錯,從包里掏出鑰匙串,遞給了方志誠,謙聲道:“那就麻煩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