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979 隋市長的新秘密

臧毅的性格,方志誠已經很了解,這是一匹獨狼,他的眼界很高,能力很強,很難馴服與駕馭,但若是你真的戰勝了他,他會真正地信服你。在漢州短短時間的交手,方志誠用實力證明自己,所以臧毅對方志誠還是能夠認同。
  雖然派系有別,但臧毅也知道,過個幾十年之后,與方志誠同步走入高層的機會很大,因為在地方共事過,所以在某些時候聯手的機會很多,畢竟多一個敵人總比少一個敵人要好。
  不過,臧毅將目標瞄準寧香草,這讓方志誠很不高興,正如同他所說的“底線”。
  溫靈算什么,怎么可能與寧香草相提并論?
  琢磨了一陣,手機收到臧毅的短信,表示已經安排人去處理溫靈的工作調整問題,請放心。方志誠吐了一口氣,自嘲地笑了笑,暗忖自己還是放不下寧香草。
  自己這算得上花心嗎?
  下午三點,召開市長工作會議,曲康在會上給方志誠的空間很大,看得出來曲康現在的心思,對方志誠有拉攏之意。會議結束之后,隋琦跟著方志誠進了辦公室,將筆記本不悅地摔在辦公桌上,道:“你這是什么意思,竟然跟曲康眉來眼去!”
  方志誠沒好氣地笑道:“他一個老男人,我跟他拋什么媚眼?要拋也得跟你拋才是!”
  隋琦氣憤地說道:“別跟我貧嘴。老實交代,你跟曲康究竟有什么陰謀,在老城區項目建設上,是否有共同利益!”
  方志誠微微一怔,嘆了一口氣,指著沙,道:“隋市長,請坐!”
  見隋琦沒有動靜,方志誠走到她身邊,輕輕地攬著她的肩膀,將她引到沙邊,按住她的肩膀讓她坐下,道:“稍安勿躁!”
  隋琦感受到方志誠的力量,冷眼望著方志誠,仿佛必須要方志誠給自己一個交代。
  方志誠開始煮茶,嫻熟地擺弄著茶壺,道:“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你現在已經被帶入迷局,所以很多問題看不透。曲康之所以造成與我緊密合作的假象,是為了迷惑王國岳,讓他意識到曲康還是有一定的威脅。而王國岳在你耳邊煽動,只是想你來打探我的根底。以王國岳的眼力和聰慧,能看出深淺,而你只是被她利用了。”
  隋琦擔任常務副市長之后,在市政工作上受到曲康的諸多刁難。隋琦雖然能力不錯,在常委會上有王國岳支持,但曲康畢竟是混跡數十年的老江湖,隨意弄點手段,就足以讓隋琦委屈不堪。
  比如在隋琦現在主管的財政工作上,根本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關鍵的幾個位置全由曲康的心腹占據,想要推進一個政令難度非常大。所以隋琦對曲康沒有太多好感,再加上王國岳在她耳邊說幾句,隋琦就坐不住了。
  隋琦一直認為方志誠是自己的戰友,但卻跟自己的敵人曲康同處一個陣營,因此氣不打一處來。
  隋琦經過方志誠勸導,慢慢冷靜下來,道:“我現在位置很尷尬,曲康雖說表面上支持我的工作,但事實上總是使絆子,若不是我足夠細心謹慎,現幾份審批文件紕漏,恐怕早就捅出大簍子了。”
  方志誠也耳聞與隋琦與曲康近期的諸多不愉快,摸著下巴冒出的胡渣,想了想給建議道:“你可以選擇撂挑子!”
  隋琦微微一愣,驚訝道:“這不好吧!豈不是故意給出破綻?”
  方志誠笑道:“你是中央下派的干部,難道還怕一個地方官員?”
  隋琦明白方志誠的意思,問道:“故意營造出一種曲康刁難我的環境?”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不是故意營造,而是如實表現出來。他曲康恐怕也不想頭上被扣一個刁難年輕干部的惡名。曲康此人很老練,也顧惜自己的名聲,畢竟過不了多久,就到內退的年齡了。”
  隋琦露出了然之色,但依舊猶豫道:“這樣會不會讓市政府的氛圍變得很怪?”
  方志誠繼續勸道:“千萬不能婦人之仁,想要拿到自己想要的,就必須要堅決與果斷。”
  隋琦嘆氣道:“你與國岳完全是兩種形式方法,他勸我要注意容忍,小不忍則亂大謀。而你卻勸我更加主動一點,我現在有點迷糊,究竟該聽誰的!”
  方志誠有點不高興地說道:“那你就聽王國岳的嘛,還來找我訴什么苦?”
  隋琦瞧出方志誠不高興,連忙笑道:“還是你說的,更加痛快,我忍曲康那甲魚很久了,是該爆一下,老虎不威,當我是病貓?”
  方志誠淡淡笑道:“是啊,尤其還是只母老虎,起飆來,肯定更加厲害。”
  隋琦瞪了方志誠一眼,站起身,拍了拍褶皺的裙子,準備離開。
  起身的瞬間,因為裙子很短的緣故,方志誠竟然瞄見了她雙腿隱約露出的風光,肉色的襪褲下藏著黑色的蕾絲內褲,方志誠忍不住心臟劇烈地跳動幾下。
  隋琦也意識到剛才的走光,面色通紅,道:“色狼!”
  方志誠尷尬地笑了笑,道:“以后少穿裙子吧,尤其是女官員,若是被記者拍到了,惡意宣傳的話,恐怕不大好。”
  隋琦白了方志誠一眼,道:“現在的記者恐怕不會那么沒素質吧。”
  方志誠笑道:“你忘記去年一件轟動一時的事情嗎?在甄選市長候選人的時候,其中一名是女性官員,在關鍵時刻網絡上出現了她大量的走光照片,并受到了惡意攻擊,最終組織部迫于壓力,取消了她的資格。”
  隋琦苦笑道:“女性官員就是這樣,總會被別人用有色眼鏡看待。”
  方志誠道:“現實就是如此。”
  隋琦轉身準備離開,眉頭皺了皺,因為在拐角處被茶幾的邊緣給刮擦,肉色的絲襪被拉了一條很長的口子。隋琦嘆氣道:“真是倒霉!”
  方志誠笑道:“把襪子脫掉吧,你這樣出去,恐怕以為咱倆做什么了!”
  隋琦沒好氣道:“你腦子里整天在想什么?”
  方志誠聳了聳肩,笑道:“男女之事而已。”
  隋琦覺得氛圍有點奇怪,嘆了一口氣,目光落在腿上,朝著方志誠指了指,暗示他轉過身,自己要脫掉襪子。
  方志誠擺了擺手,轉身走到書桌前,背身笑道:“也沒什么好看的……”
  隋琦不悅地輕哼一聲,隨后出窸窣換衣服的動靜,方志誠心里癢癢的,他其實真想轉過身。正巧書櫥的玻璃上略有些影像,盡管看得不清楚,但能夠看到隋琦脫掉了裙子,將褲襪從臀部褪下一直到腳邊,然后捻成一團的過程。
  方志誠覺得自己眼睛要冒火,渾身燥熱,但還是竭力控制下來。
  隋琦剛做好一系列的動作,方志誠已經轉過身,她驚訝地說道:“我還沒讓你轉過身呢!”
  方志誠指著書櫥的鏡子,道:“轉身也沒多大用,全部一清二楚!”
  隋琦只覺得臉上燥熱,怒道:“你怎么不早說!”
  方志誠攤開手,笑道:“還沒來得及提醒,你已經把裙子給脫掉,為了不至于讓你覺得狼狽,所以我就忍了。”
  隋琦被這話氣得不行,占了便宜,感覺還委屈了?
  隋琦將搓成一團的褲襪砸向了方志誠,然后氣沖沖地奪門而出。華清文見隋市長這么激動地離開,有點緊張,所以趕忙進入里屋,現方志誠手里抓著褲襪研究,連忙趕緊又退了回去。
  整個曹堯官場暗中都傳言,常務副市長隋琦的生活作風不正,與市委書記王國岳及副市長方志誠的關系曖昧,以前華清文還不信,但憑借今天剛剛的經歷,心中暗自判斷,恐怕還真與方志誠有什么特殊的關系。
  華清文坐在辦公桌前,將材料分門歸類好,手機震動起來,他看了一眼,目光中露出一絲厭惡,然后掐斷了電話,未過多久,來一條短信,“我真的想挽回,能不能見一次面,我們當面聊聊。”
  華清文直接刪除了短信,自己永遠不會原諒她。
  直到下班時間,里屋沒有動靜,華清文起身敲門,望著伏案的方志誠,問道:“方書記,要訂盒飯嗎?”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多訂一份吧,等下張曉亮會過來。”
  華清文轉回辦公室,方志誠對華清文又有了幾分好感。一個人是否強大,取決于他面對挫折的能力,華清文處于感情的困境,依舊能把事情處理得很清楚,這說明了華清文的能力。
  半個小時之后,張曉亮匆匆到來,雖說與華清文沒見幾次面,但他給華清文的感覺,似乎與他非常熟悉。
  張曉亮從文件夾里取出一疊裝訂精美的資料,神秘地拍了拍,壓低聲音,道:“經過這段時間的調查,新城區那邊的人員資料,全部被我摸清楚了。”
  方志誠笑道:“看得出來,你這情報工作做得越來越好,連資料也做成書了,這封面設計也得花費功夫吧。”
  張曉亮嘿嘿笑道:“當然,一定要精益求精嘛!”
  張曉亮現在已經擁有資源,采集這些資料,已經不需要親力親為,他暗中掌握了蘇家的情報點,所以辦起事情更加得心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