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978 我的底線別去碰

方志誠剛把椅子坐熱,涂道峰滿臉微笑走了進來,方志誠知道他想說什么,肯定與昨天酒吧的事情有關聯,指著沙發,道:“請坐!”
  涂道峰正襟危坐,緩緩道:“方市長,昨天蔡興培后來得知你的真實身份,所以委托我幫他道歉,畢竟他也不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不出意外,今天會安排人與那個姓陳的小姐簽單。”
  方志誠擺了擺手,淡淡笑道:“老涂,不需要那么麻煩,我跟陳子涵并不熟悉,昨天也只是偶然之間會出現在酒吧內,所以你可以告訴蔡興培,讓他不要介意昨晚發生的事情。”
  涂道峰見方志誠這么說,誤以為他故意擺架子,低聲笑道:“方市長,老蔡那個人的人脈不錯,這次為了拿下老城區項目,可以說傾其所有。從前期的投資商來看,他的公司也是最有實力的企業之一,所……”
  方志誠擺了擺手,嚴肅地說道:“老涂,我沒有跟你開玩笑。昨天我與蔡興培發生的矛盾,其實是一個局,如果我真計較的話,豈不是中了別人的計?”
  涂道峰眼中閃過異色,驚訝道:“還有這種事?”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許多人都盯著老城區改造項目,所以動點手腳實屬正常。蔡興培是最大的投資商,他影響了別人的利益蛋糕,自然會引來別人的記恨。”
  涂道峰嘆了一口氣,半拍馬屁地笑道:“幸虧方市長你火眼金睛,不然老蔡被坑了,恐怕還不知曉。”
  方志誠擺了擺手,淡淡道:“雖然我知道有人從中作梗,但從蔡興培的態度來看,他似乎對項目已經成竹在胸。我想問一句,是誰給他的自信?”
  涂道峰微微一怔,從方志誠短短一句話聽出了強勢與嚴肅,半晌才回答道:“蔡興培與曲市長是老朋友,對曹堯的情況很熟悉,而且知根知底,所以在老城區的項目招標上,他的公司被納入種子選手。”
  方志誠挑了挑眉頭,道:“曲市長也不能搞一言堂吧?”
  涂道峰苦笑道:“方市長,雖然新老城區的項目歸你管,但畢竟市政大全在曲市長的手中,國岳書記也只能保持緘默。我認為,你還是得側重執行,戰略上的問題,還是得讓曲市長把關。”
  方志誠道:“這是曲康讓你轉告我的嗎?”
  涂道峰沉默片刻,緩緩地點頭,“曲市長,覺得他可以跟你形成不錯的合作關系。”
  方志誠似笑非笑地問道:“那你的立場呢?”
  涂道峰眼中閃過一絲光芒,看上去很自然地說道:“當然是站在你這邊。”
  方志誠哈哈大笑兩聲,從沙發上站起來,道:“老涂,你是一個不錯的騎墻派。罷了,此事我會給曲市長面子,你與蔡興培交個底,項目依然可以給他,但他一定要確保工程質量和時間進度。”
  涂道峰額頭上滿是汗珠,道:“這個評價可不敢當。請你能理解,我的崗位職責決定了,我很多工作必須要左右逢源。”
  方志誠在涂道峰的肩膀上輕輕地按了按,道:“理解萬歲。”
  涂道峰走出方志誠的辦公室,默默地嘆了一口氣,他剛才有些話并非虛言。他是市政府秘書長,是市長的管家,但從某種意義上來看,在方志誠和曲康之間,已經漸漸地偏向于方志誠。
  原因不僅僅在于方志誠手中握有自己的把柄,還因為方志誠展現出了強大的實力。
  剛剛過去的幾個月,涂道峰站在一旁,靜靜地欣賞著方志誠的精彩表演,他稱得上長袖善舞,一步步地從掛職干部,到掌握一方權勢。
  新老城區項目的建設,在未來肯定是重中之重,方志誠只要握住兩個項目,等同于為自己的政績加上了保險。
  方志誠坐在位置上,手指輕輕地敲擊桌面,華清文推門而入,看上去十分憔悴,顯然自己給他的那些資料,折磨了這個可憐的家伙。華清文強打精神,將手頭上的幾個重要工作逐一匯報,方志誠點點頭,做了仔細安排。
  “老板,我昨天跟她攤牌了。”華清文匯報完工作,沒有直接離開,低聲說道。
  方志誠點頭道:“攤牌是最好的方式,畢竟遮遮掩掩,只會讓你個人更加痛苦。”
  華清文咬牙道:“她不承認,說是有人陷害她。”
  方志誠微微一愣,道:“真真假假,由你自己來權衡。”
  華清文面色氣憤之極,終究還是緩和下來,道:“我已經做好決定,跟她離婚,但她并不同意。”
  方志誠疑惑道:“為什么?”
  華清文道:“因為她說愛我,對我有感情。”
  方志誠苦笑道:“那你呢?”
  華清文堅定地搖頭,“我接受不了這個現狀。”
  方志誠暗嘆一口氣,之前看過新聞報道,一個女子同時跟兩個男人有事實婚姻,而那兩個男人都知道這種情況,并默認了這種存在。
  方志誠道:“給你放幾天假,處理好自己的私事再來上班。”
  華清文糾結了一陣,終于點頭,道:“謝謝老板!”
  等華清文離開辦公室之后,方志誠暗自唏噓了一陣,然后掏出手機,登陸聊天工具,將隨風輕去的好友默默拉黑。
  這時聊天工具上一個頭像閃動幾下,方志誠有點意外,竟然是溫靈發來了消息。
  “姐夫,在嗎?有點事想告訴你。”溫靈的聊天工具頭像是本人的照片。
  方志誠知道自己登陸的時候,忘記隱身,所以被溫靈發現了。方志誠回復道:“在的,什么事?”
  溫靈發來消息:“我和秦朗的關系變得很糟糕,所以想請你幫忙!”
  方志誠皺眉,回復:“幫你什么?”
  過了好久,溫靈發來一大段文字,“自從秦朗成為霞光區商務局局長之后,脾氣越來越大,總是不給我好臉色。”
  方志誠耐心地勸說,“可能是因為新的工作,崗位壓力太大,作為他的妻子,你要給他足夠的支持。”
  溫靈發來痛苦的表情,“我覺得一切都是因為我趕不上他了。以前我一直跟他都是平級,現在他比我升得快,所以瞧不起我。”
  方志誠意識到溫靈想自己幫她做什么,嘆了一口氣,道:“溫靈,你的心態有問題!”
  溫靈不認可方志誠的看法,堅持發來文字,“姐夫,你能不能幫我調整一下級別,我知道你有能力幫我的。我自認為自己有足夠的能力,肩負更多的壓力。難道就因為我是女人,就不給我公平的機會嗎?”
  方志誠長嘆了一口氣,對于溫靈這樣的性格,他也沒法理解。溫靈從一開始與秦朗在一起,似乎就是帶有特殊的目的。原本她以為秦朗家里有背景,所以與秦朗談戀愛甚至結婚。
  隨后溫靈發現,秦朗身邊最大的靠山就是方志誠,所以她借機一步步地靠近方志誠,甚至可以說是勾引。自從那次被明確地拒絕之后,溫靈有一段時間沒有與方志誠主動聯系,但方志誠沒想到溫靈還是會跟自己主動要求晉升。
  “姐夫,我知道你并不討厭我,如果你能幫助我,我可以給你一切。”溫靈近乎直白地說道。
  方志誠對溫靈感覺無語,若是說幾年之前的溫靈還有剛出校門的青澀,如今的溫靈卻已經是完全沒有底線了。
  方志誠直接推掉聊天工具,生了一陣無名的悶氣,然后給臧毅撥通了電話。
  臧毅見是方志誠打來的電話,并不是很意外,淡淡笑問:“方市長,請問有什么吩咐?”
  方志誠笑道:“你是在嘲笑我,還是諷刺我?”
  臧毅道:“尊敬你!”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有件事情需要你幫忙!”
  臧毅并不覺得意外,方志誠離開漢州之后,兩人沒有利益沖突,雖然談不山什么握手言和,變成至交好友,但因為曾經是競爭對手,惺惺相惜,所以關系變得不錯。
  臧毅對外曾經說過,自己的朋友不多,但方志誠算得上半個。
  臧毅笑道:“說吧,不能太過麻煩。”
  方志誠苦笑道:“我有一個親戚,名叫溫靈,她在市委辦工作,看你能否幫她調整一下,給她一些更好的平臺。”
  臧毅對溫靈有點印象,笑道:“這倒真不算麻煩!放心吧,我會幫你處理好。對了,我有事情想你幫忙呢,寧香草……”
  方志誠一聽臧毅提起香草,頓時知道肯定沒有什么好事,連忙打斷道:“千萬別多想,你和寧香草肯定不行!”
  臧毅有點不高興,道:“為什么?以前可能我是帶著目的,但我現在對她真的有感情。”
  方志誠淡淡道:“其他都好說,但唯獨這件事情不行!”
  臧毅激動地質問道:“你這家伙,不會對你大姨子有非分之想吧?”
  方志誠沉默片刻,道:“老臧,這是我的底線,千萬別去碰!”
  臧毅氣憤之極,直接掛斷了電話,生了一陣悶氣之后,給秘書打了電話,囑咐溫靈的事情。
  臧毅交代完畢一切之后,暗忖人有時候真的很賤,方志誠不愿意幫自己,自己還主動積極地給他幫忙,自己這不是倒貼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