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976 又一個色誘陷阱

已經入夏,因此天氣有些熱,隨風輕去穿著薄透的襯衣,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朦朦朧朧。方志誠將音樂的音量調高,里面播放的是卡農,旋律悠揚而迷幻,隨風輕去閉上了眼睛,若不是發現她睫毛不時地顫抖幾下,恐怕會誤以為她已經睡去。
  隨風輕去的本名叫做陳子涵,剛才在酒吧內,大家交流過程中透露了信息。讓方志誠有些意外的是,陳子涵家境應該不錯,因為一個人的基本素質可以看出他的家庭層次。陳子涵是一個銷售員,但骨子里透著一股高傲。
  就比如蔡興培提出要提高配置,增加訂單金額的時候,從陳子涵眼中一閃而過的光芒可以看得出,她根本不稀罕這點錢。從陳子涵與蔡興培逢場作戲的態度來看,盡管她表現得夠專業,幾乎天衣無縫,但她骨子里是瞧不起蔡興培的。
  一個在銷售領域摸爬滾打多年的老江湖,理應被世態炎涼所凈化,但陳子涵還是保留了一股高傲,這方志誠升起了一股好奇心。
  “讓我挺意外的,沒想到你竟然是一個公務員。”陳子涵依舊閉著眼睛,聲音有點沙啞地說道,“我的男朋友也是一個公務員。”
  方志誠微微笑道:“男朋友?嚴格意義上應該算是情人吧?”
  陳子涵睜開眼睛,看上去有點激動,旋即平復下來,道:“你怎么看出來的?”
  方志誠扶著方向盤,低聲道:“從第一次見面,我就看出來,你并非失戀的狀態,只是覺得太過于寂寞,或者存著報復的心態,想要嘗試新鮮的生活。之所以選擇我,恐怕也是因為我身上的氣質跟你男朋友很相似吧。你是不是特別喜歡勾引有婦之夫?”
  “你混蛋!”陳子涵終于被激怒了,突然用力撲向方志誠。
  方志誠事先做好準備,所以早已將車降低,此刻踩了一腳剎車,將車停靠在了路邊。`
  陳子涵因為身上系著安全帶,所以只能堪堪地將胳膊伸到方志誠的身前,方志誠不緊不慢地解開安全帶,一只胳膊攔住了陳子涵的腰部,然后猛地探過去,用力地吻住了她的紅唇。
  方志誠也不知道自己為何爆出這么強烈的占有欲,陳子涵的舌頭柔軟而香甜,裹著一股淡淡的酒氣,她一開始很吃驚,竭力地封堵,但根本攔不住方志誠勢如破竹的舌頭,原本激烈掙扎的身體也漸漸停止,似乎開始享受這種感覺。
  滴滴滴,迎面一輛卡車的閃光燈打得很亮,方志誠這才松口,他用手指抹了抹嘴巴,自嘲地笑道:“如果現在交警過來測酒精含量,會不會判定我是酒駕呢?”
  陳子涵鄙夷地看著方志誠,道:“你這叫做得了便宜還賣乖嗎?”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醒醒酒,再走吧,讓我醉一會兒。”
  車內突然安靜下來,氛圍變得靜默。半晌陳子涵終于忍不住,低聲道:“你身上的確和他有一樣的氣質。不過,你比不上他,他是一個君子,而你是一個流氓。”
  方志誠搖頭道:“男人不壞,女人不愛。若他真是君子,為何故意讓你來接近我呢?”
  陳子涵微微一怔,瞪大眼睛望著方志誠,眼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你在說什么?”
  方志誠笑了笑,道:“還需要繼續掩飾下去嗎?那天失戀者同盟的聚會,其實是早已設計好的吧?我后來已經問過陳章,你加入哪個聊天群的時間不多,原本不打算參加當晚的聚會,后來聽說華清文要參加,所以前往參加的。當晚,你原本只是想和華清文先搭上關系,沒想到我直接參加了聚會,所以你順理成章地選擇接近我。`”
  陳子涵臉色變得白,搖頭道:“我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王國岳倒也是挺狠心,竟然愿意將自己最心愛的情人拱手讓人。我剛才吻了你,也算得上是占了點便宜。”
  陳子涵知道繼續演下去,已經沒有必要,她面色變得僵硬,然后沉默下來。
  方志誠掏出一根煙,點燃抽了一口,道:“其實你演得很好,如果不是因為我早就將王國岳身邊的人全部調查一遍,恐怕很難現你有問題。另外,今天晚上你安排我和蔡興培見面,恐怕也是一個計劃吧?目的為了什么?莫非是想我和老城區的投資商生沖突?”
  猴子出事,引起方志誠的注意,結果查到了隨風輕去的特殊身份。
  陳子涵緩緩吐了一口氣,道:“如他所說,你實在太狡猾,太可怕,根本什么東西都難以瞞住你。你說得沒錯,我是故意接近你的。”
  方志誠微微一笑,緩緩道:“難道他就不可怕,用美人計來設計、陷害我,有點諷刺!”
  陳子涵搖頭,眼神清亮的說道:“他身上有一股正氣,這是任何人都比不了的,他胸懷國家,心系百姓,敢于奉獻和犧牲。”
  方志誠失聲笑道:“你哪來的這些冠冕堂皇的贊語。”
  陳子涵認真地說道:“如果你了解過他做的那些事情,你會被他的人格魅力所感染。”
  方志誠道:“繼續說,我有時間聽你講故事。”
  陳子涵瞄了方志誠一眼,道:“如果不是國岳,我和家人早已死在五年前的地震之中,當時是他親手將我從廢墟中給救了出來。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下定決心,可以為他付出生命。”
  吉東省在幾年前的確經歷過一場大規模地震,當時主城區變成廢墟,王國岳作為省干部親自來到一線,參與了搶救工作,也是因為那場救援,王國岳受到社會各界的關注,獲得了民心。
  陳子涵是王國岳親自救下的傷員,等康復之后,與王國岳生了一段戀情,后來和平分手之后,加入王家的內援團隊,作為王國岳的心腹,從事一些特殊任務。
  陳子涵比王國岳更早來到曹堯,主要任務是采集情報,她表面上的身份是一家4s店的銷售經理,事實上是利用社會資源,為王國岳采集各種重要信息。方志誠來到曹堯之后,對王國岳形成了很大的威脅,所以陳子涵自告奮勇,擔任色誘方志誠的角色。
  陳子涵分析過方志誠的特點,唯一的缺點就在于身邊的女人太多。王國岳雖然也沾惹過情債,但他做到了作風清正,從王國岳結婚之后,他就與陳子涵沒有任何感情關系。所以方志誠的情報有些片面,嚴格意義上講,陳子涵是王國岳的舊情人。
  方志誠嘆道:“我第一次意識到,原來自己是反派角色。”
  陳子涵愣了愣,淡淡笑道:“究竟誰是正派角色,誰是反派角色,都是以最終的勝敗而論,從當下的處境來看,你的確更多地具備反派角色的因子。”
  方志誠無奈地笑了笑,下了車,與陳子涵道:“謝謝你的提醒。不過,我更偏向于做一個反派,那樣活得不會那么累,可以肆無忌憚一些!”
  方志誠攔了一輛出租車,然后離開了現場。陳子涵坐在副駕駛座上等待許久,未過多久,一輛吉普車從車旁離開。陳子涵知道,在暗處一直有保護方志誠的人員。
  陳子涵撥通了王國岳的電話,道:“任務已經失敗了,他比想象中要更加聰明。”
  王國岳沉默片刻,道:“在預料之中的事情,我一直擔心你會出現問題。與狼共舞,與虎謀皮,實在太危險。”
  陳子涵心中一暖,輕聲道:“放心吧,我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只是有點可惜,蔡興培中途拉來了涂道峰,涂道峰在其中斡旋,方志誠對蔡興培的心態扭轉,沒有達到預期效果。”
  王國岳寬容地笑道:“計劃已經失敗,就不要再糾結。至少通過此事,在方志誠心中蒙上了陰影,讓他對老城區的投資商存有懷疑。這就促使他必須插手安排投資工作,一旦這么做,就違背他原本公平公開公正的本意。”
  陳子涵道:“方志誠如果過多地插手老城區招投標工作,勢必會引起一系列的反響,屆時就會出現破綻。”
  王國岳點點頭道:“我并不希望老城區改建項目陷入困頓,只是希望方志誠能夠認識到自己的狀況,想要獨攬新老城區項目,并非那么容易。”
  與陳子涵又交流了幾句,才掛斷電話。只開了一盞臺燈,所以房間里的光線并不是特別亮,將王國岳的影子投到墻壁上顯得狹長。
  王國岳撥通了關若飛的電話,淡淡道:“終究還是要開啟最后一個方案了。”
  關若飛臉上露出復雜之色,提醒道:“國岳書記,如果這么做的話,那就是徹底撕破臉皮了!”
  王國岳冷聲道:“與蘇家的戰爭,遲早要爆。如果繼續忍氣吞聲,我害怕會讓方志誠變得更加強大與可怕。”
  關若飛嘆氣道:“你的心態變了!”
  王國岳唏噓地自嘲道:“因為對手太強了!”
  關若飛第一次聽王國岳用這種語氣來評價一個人,他意識到王國岳的的確確地感受到了威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