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975 誰讓我是個好人

方志誠自然能看出隨風輕去的目的,她只是利用自己來讓蔡興培感受到一些難度,讓蔡興培意識到,不是那么輕松就能拿下隨風輕去的。雖然隨風輕去目的性很強,但方志誠倒也不反感,畢竟能從側面接觸一下老城區的投資商也是不錯的。
  讓方志誠最擔心的方面,也因為蔡興培而暴露出來。在前期召開的幾次動員會上,方志誠三令五申地要求,必須要遵循公開公平公正的方式,對待老城區改造項目。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情況不容樂觀。
  方志誠心中升起了些許好奇,想知道與蔡興培連線的政府人員究竟是誰!
  隨風輕去覺得方志誠有點尷尬,笑道:“你剛才不是說有急事要處理嗎?”
  蔡興培擺了擺手,道:“小陳,不要急,讓你的朋友在坐一會兒,我覺得與他挺投緣!”
  方志誠笑了笑,道:“那我就再坐片刻吧,正好見見蔡董的朋友。”
  蔡興培暗忖這方志誠是單純還是狡猾,還真想借著關系往上爬?兩人之間可是情敵關系。蔡興培讓朋友過來,只是讓他來認下人,以后弄點小鞋子給他穿。心中也在琢磨,這小子看上去年輕,三十歲恐怕都不到,江湖經驗還是不夠豐富,太幼稚了。
  蔡興培又點了兩瓶高度洋酒,沒有兌飲料,直接倒了一杯,遞給方志誠,笑道:“給個面子,喝完這一輩,以后咱們就是弟兄了。”
  方志誠明知蔡興培是以勢壓人,若是換作三四年前,早就把酒潑到對面的臉上,并送出去一拳,不過現在他的性格已經溫和了不少。
  方志誠擺擺手,如實地說道:“我酒量不行,能否就不喝了?”
  蔡興培臉上閃過慍色,盡管酒吧里的燈光不太好,但方志誠還是看得清楚,他手指在桌子上敲擊了幾下,淡淡道:“來酒吧不喝酒,那你來做什么的?”
  隨風輕去見情勢不對,取過放在方志誠身前的酒杯,一飲而盡道:“蔡董,他真的不能喝,等下還得開車送我回去,所以我幫他喝了。”
  蔡興培哼了一聲,正準備繼續說什么,手機震動了兩下,他起身道:“我去接個人……”
  隨風輕去湊到方志誠的身邊,低聲道:“你的演技也太差了吧?差點把我的客戶惹怒了。”
  方志誠嘆氣苦笑道:“你覺得演技再好能蠻得過他?”
  隨風輕去暗嘆一口氣,穿幫還是因為自己的緣故,若是她不說明是迎賓館的總經理,那就沒后面的事情了。隨風輕去低聲道:“等下找個機會離開,你見機行事。”
  方志誠明白隨風輕去的意思,今晚算是搞砸了,繼續聊下去,也沒法敲定訂單,只能后面再說了。
  蔡興培面帶微笑,領著一人往里走,那人等看清楚方志誠的臉,不僅大驚失色。
  方志誠笑著站起來,道:“涂秘書長,您好!”
  蔡興培的朋友正是涂道峰,也難怪蔡興培如此重視,以涂道峰的能力,的確有左右老城區改造項目招投標的實力。
  涂道峰正準備說話,蔡興培連忙解釋道:“涂秘書長,這是我的朋友,正好在你們市政府工作,所以就讓他與你見一面,你認識嗎?”
  涂道峰狐疑地望著蔡興培,半晌才回過神,突然意識到方志誠恐怕與蔡興培不會那么熟,他現方志誠的笑容中帶著一絲玩味,長長地啊了一聲,掩飾尷尬,道:“有點印象和面熟。”
  方志誠暗忖涂道峰配合得不錯,道:“我在市外辦工作!”
  涂道峰咳嗽了一聲,道:“嗯,既然是蔡董的朋友,那就坐下來聊聊吧。”
  位置重新調整了一下,蔡興培帶來的幾個下屬,轉移到了另外的位置,涂道峰與方志誠對面而坐,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方志誠葫蘆里賣得什么藥。蔡興培一出口,涂道峰眉頭皺了起來。
  蔡興培道:“老涂,剛才我讓你們單位的這位小伙子喝酒,他推托自己酒量不好,我琢磨著是自己的面子不夠,所以現在拜托你來請一請他了。”
  涂道峰淡淡問道:“可能是他真的不勝酒力呢?”
  蔡興培有點意外,暗忖以自己與涂道峰的交情,剛才那句看似玩笑的話,應該沒有什么太大的問題,只是涂道峰這么反問自己,讓他覺得有點沒面子。
  蔡興培攤開手,道:“都是出來玩的啊,放不開怎么能行,誰不知道政府官員,第一個本領就是練酒量。領導在這里,你趕緊表現表現。”言畢,蔡興培不依不饒,繼續對方志誠進行施壓。
  隨風輕去覺得有點過分,笑道:“那酒剛才我已經替他喝了啊。”
  蔡興培聳了聳肩,道:“唉,看來讓他喝杯酒真是太難了。小陳,你的那個單子恐怕也難簽了。”
  隨風輕去一聽這話,就有點急了,連忙又給自己滿了一杯,道:“蔡董,我再喝一杯,行不行?”
  蔡興培似笑非笑地看著隨風輕去,隨風輕去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正準備繼續喝完,手臂被按住,涂道峰道:“老蔡,玩笑開得差不多了,別逼人家一個小姑娘了。你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傳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話。”
  蔡興培哈哈一笑,知道涂道峰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也就不再追究,“罷了,我也是開個玩笑而已。”
  隨風輕去放下酒杯,面帶微笑,道:“時間不早了,我真的喝多了,就先告辭了。”
  蔡興培覺得也沒什么意思,點點頭道:“那就下次再約,那個訂單的事情,我們還得繼續商量細節。”
  隨風輕去站起身,因為酒喝了不少,身體微微搖晃,方志誠連忙起身扶住了她,入手一片香軟,隨風輕去沒有太多的意識,從口袋里掏出車鑰匙,放在方志誠的手心,道:“車在停車場。”
  等方志誠攬著隨風輕去搖搖晃晃的離開,涂道峰無奈搖頭,苦笑不已。蔡興培誤解他的意思,道:“涂秘書長,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雖然她名花有主,但誰都有機會,不是嗎?”
  涂道峰在蔡興培的肩膀上拍了拍,道:“理事這個理,但也要區分來看,若是這朵花的主人,你惹不起,難道不要謹慎一點嗎?”
  “惹不起?”蔡興培疑惑地望著涂道峰。
  涂道峰點了點頭,道:“咱們這么多年的交情了,關系一直相處得不錯,我也不好坑你,剛才那個市外辦的小伙子,真實身份是你惹不起的。”
  蔡興培臉上露出尷尬的笑容,道:“他究竟是誰?”
  涂道峰用手指在玻璃杯里沾了酒水,在吧桌上潦草地寫下一個“方”字,道:“現在曹堯最有名的那個年輕人。你這也算得上,有眼不識泰山了。今天不知道你們究竟有什么過節,但惹惱了他,你們集團想要拿下那兩個黃金地段,根本不可能!”
  蔡興培連忙用力拍了一下大腿,難怪方志誠當時會說這個項目還沒有招標,眼中閃過一絲冷意。
  蔡興培頓時覺得背脊汗水直流,苦笑不已,道:“涂秘書長,你一定得幫我,我剛才壞了大事。”
  蔡興培仔細回想剛才的種種,完全就是自作孽,方志誠至始至終不顯山露水,卻讓他以為是一個沒有什么背景的人,原來對方藏著這么大的官帽,足以影響自己在曹堯的生存和展。
  蔡興培已經調動了十多億資金,準備在曹堯大干一場,將重心已經從臨市轉移到曹堯,原本打算破釜沉舟,孤注一擲,現在可是出師不利!
  涂道峰從蔡興培剛才對方志誠的百般刁難,估摸著方志誠心中恐怕也是不爽,摸著下巴想了想,道:“解決問題的難度也不大,解鈴還須系鈴人,事情皆因那朵花而起,所以不妨從這個角度入手。”
  蔡興培經過這么一提點,恍然大悟,笑道:“還是涂秘書長思路開闊,明天我就跟小陳把單子給簽了。不過,我看小陳的樣子,好像也不知道方的真實身份。”
  涂道峰高深莫測地說道:“有些人就喜歡不顯山露水,保持低調地生活嘛。”
  蔡興培自嘲地笑了笑,道:“走南闖北這么多年,今天算是被狠狠地上了一堂課,以后處人與事還是得保持謙虛才是。”
  涂道峰道:“你悟了!”
  方志誠剛把隨風輕去推上副駕駛,她就睜開眼睛,嘆氣道:“過關了!”
  方志誠詫異道:“原來你沒醉?”
  隨風輕去道:“做銷售的,沒點酒量,怎么闖江湖,這才哪到哪?”
  方志誠聳了聳肩,將鑰匙丟給隨風輕去,道:“看來不需要我了!”
  隨風輕去沒好氣地翻了眼白,道:“最近酒駕抓得很嚴,難道你想讓我進拘留所嗎?”
  方志誠笑了笑道:“我幫你喊個代駕吧,用不了多少錢。”
  隨風輕去被氣得不行,俏臉通紅,道:“代駕靠譜嗎?你就不怕我這么漂亮的姑娘,被人給害了?”
  方志誠想了想,還是坐上副駕駛,拉上了安全帶,道:“罷了,誰讓我是個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