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974 微服私訪有發現

隨著經濟的發展,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日益提升,夜生活也變得豐富。早在六七十年代,之所以出現人口膨脹,主要因為老百姓到了晚上,沒有其他的選擇,長夜漫漫,如何熬過,除了造人,只能造人。
  曹堯雖然經濟在全省只能算一般,但夜生活很精彩,比處于中流水平的漢州要豐富很多,若是到了夜里十二點,來到明德街,依然可以看到許多精彩的故事。
  方志誠讓老郭將車停在路邊,下車走到接到對面,等了十來分鐘之后,一個俏麗時尚的女子走到身邊,笑道:“沒想到你真來了!”
  方志誠苦笑道:“人命關天,我能不來嗎?雖說知道你是故意騙我,但我還是信了。”
  隨風輕去在短信中說,自己被一群流氓給堵住了,所以讓他趕緊來救援。結果隨風輕去看上去一點事情沒有,甚至從她的表情里能讀出惡作劇成功的得意。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既然你安然無恙,那么我就告辭了!”
  隨風輕去一把拽住了方志誠,將臉埋在了他的懷中,嘻嘻笑道:“別生氣嘛,跟你開個玩笑而已。”
  方志誠洗了洗鼻翼,從隨風輕去身上傳來一陣酒味,與香水味混合在一起,產生了一種特殊的味道,談不上難聞,有點撩動情緒。
  方志誠輕輕地推開隨風輕去,道:“你喝酒了?”
  隨風輕去點了點頭,眼眸有點迷離,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個酒吧,道:“是啊,我是銷售,平時大部分時間都用來陪客戶吃飯喝酒。剛才被灌暈了,所以找個機會出來透透新鮮空氣,這不正好找到你了。你也挺配合,給我打了個電話,我捧著電話就出來了。那幫人現在恐怕到處找我呢!”
  方志誠與隨風輕去只是第二次見面,甚至連她的真名字都不知曉,嘆氣道:“時間不早了,你還喝了這么多酒,趕緊下班吧,給客戶回個電話!”
  隨風輕去嘟起了嘴唇,露出俏皮之色,道:“不行,如果我現在直接走了,這個月的業績就泡湯了。你不想我下個月喝西北風吧?”
  方志誠道:“對方擺明著有企圖,否則怎么會讓一個小姑娘喝這么多?”
  隨風輕去打了個酒嗝,得意地笑道:“男人的心思,我琢磨得太透了。你現在不能走,既然來了,就得幫我演一場戲。”
  方志誠苦笑道:“演什么?”
  隨風輕去往后退了兩步,認真上下打量他一番,道:“你這個人的氣場很足,適合演一個官員或者企業家。”
  方志誠沒好氣地笑道:“有什么意義呢?”
  隨風輕去頷道:“當然!我需要告訴那幾個客戶,我是有背景的,這樣一來,他們就會重視我,我說話會變得有分量,再談生意就會事半功倍。”
  方志誠唏噓道:“都說不能跟干銷售的成為朋友,因為他們為了達到目的會不折手段,現在看來還是有點道理。”
  隨風輕去輕哼一聲,不屑地說道:“只不過是為了生存而已,我對朋友還是很真誠的!”
  方志誠搖了搖頭,提醒道:“我可是被你騙過來的!”
  隨風輕去吐舌頭,笑道:“那是你太單純!”
  方志誠朝郭勁遠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掏出手機了一條短信,吩咐他早點回去,然后笑道:“既然來了,那就索性幫忙到底吧。”
  隨風輕去道:“對了,等下你進去之后,盡量少說話。”
  方志誠點破道:“是怕我說話露餡嗎?”
  隨風輕去道:“是啊,其實那些人在一起聊天,都是一些沒營養的話,大部分都是寒暄吹捧,害怕說到實質性的話題,就會露出馬腳。你能盡量少說話,這樣可以保持神秘感。”
  方志誠微笑著點點頭,跟著隨風輕去進了酒吧。方志誠一開始對隨風輕去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感覺,只是覺得這個女人長得不錯,也挺有氣質。幾次接觸之后,方志誠覺得對隨風輕去有了一些好感,并非覺得她長得漂亮,而是因為她是個有生活氣息的女人。
  方志誠覺得自己的官位越來越高之后,身上的人氣越來越少,官氣越來越多,缺少像隨風輕去這樣生活化的元素,讓自己落地,活得更加現實一些。
  酒吧內音樂的聲音很大,舞臺中間站著一位身著暴露的女郎,伴隨著動感的節奏,火爆地擺弄著身姿。這比幾年前的酒吧,要更加浮躁。
  見到了隨風輕去的幾位客人,其實真正的客戶只有一位,坐在中央的一個中年男人,年齡在五十歲左右,他的公司正在計劃采購幾輛在高級車,所以隨風輕去想要拿下這筆訂單。
  “蔡董,不好意思,我的一個朋友過來了,您不介意吧!”隨風輕去微笑著說道。
  蔡董擺了擺手,笑道:“當然不介意,相逢都是緣,一起坐下來喝幾杯,聊一聊吧。”
  方志誠隨意地找了個位置坐下,隨風輕去則坐在了蔡董的旁邊,低聲笑著,找機會不時朝方志誠眨眼。方志誠心中暗嘆了一口氣,倒不是瞧不起隨風輕去的這種行為,而是覺得人生太過于現實,為了生存,就必須要向利益低頭。
  “聽說你是一家公司的ceo,不知是哪家公司?”蔡董和旁邊的人調換了一下位置,似笑非笑地問道。
  方志誠正準備說話,隨風輕去怕他露出破綻,接話道:“是一家酒店的總經理。”
  蔡董點了點頭,笑道:“不知是那家酒店呢?如果有機會,我一定前去拜訪。”
  隨風輕去低聲道:“市迎賓館!”
  蔡董笑道:“原來是這樣。市迎賓館的總經理我很熟悉,叫做張磊。我與他也經常有合作,我等下得問問,他是否有你這樣一位同事。”
  隨風輕去臉上露出尷尬之色,知道這個謊沒有撒好,露出破綻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她是跟你開玩笑,我并非什么總經理,在市政府上班,是個公務員。”
  蔡董瞟了隨風輕去一眼,看不清楚深淺,平淡地說道:“我在市政府也有不少熟人,不知你在哪個部門工作!”
  方志誠對蔡董有些反感,主要是他太過于強勢,感覺在審問自己一般,淡淡笑道:“只是個普通的公務員而已。蔡董認識的都是一些大人物,恐怕不認識我呢!”
  隨風輕去的臉色變得有點難看,暗忖方志誠也太不會演戲了,都說要把自己包裝得高大上,怎么越說越普通了。當然她內心深處覺得,方志誠是一個挺誠實的人,不愛說謊。
  蔡董笑了笑,掏出手機,道:“正好想起這么一人,我打個電話,喊他過來。”了一條短信之后,蔡董道:“等下他就過來了。也算是我給你拉條線,看你能不能抓住機會了。”
  方志誠笑了笑,知道蔡董喊了一個市政府的朋友過來,他心中卻是有點猶豫,自己出現在這個場合不太好,若是真撞見了誰,還有點尷尬。
  他之所以跟蔡董說自己是個普通的公務員,就是不想把事情鬧得太復雜,畢竟人多口雜,現在以他的位置,盡量要少沾惹風波。
  蔡董似乎害怕方志誠逃走,故意拉住他喝酒,并與方志誠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方志誠也就隨口應付,大概能猜出對方是做什么生意的。
  蔡董應該是老城區改造的投資商,因為與一些干部關系不錯,所以拿到了兩個核心地塊,其一用來轉手賺取差價,其二自己開用作固定資產投入。
  方志誠對這家企業有一點影響,名叫康莊實業集團,是臨市的一家有實力的開商。康莊實業集團雖然沒有上市,但資金雄厚,有較強的競爭力。蔡董的全名叫做蔡興培,在淮南北部幾座城市有很強的實力,也是曹堯市政協委員。
  聽蔡興培主動提起曹堯老城區幾個項目的投資,看上去他志在必得,非常有信心,方志誠淡淡道:“蔡董,據我所知,老城區現在還處于拆遷狀態,投資商沒有確定,你為何如此能堅信,能拿到那兩個地塊,據我所知,參與競標的企業眾多,實力也都很強。”
  蔡興培哈哈笑道:“小伙子,你還是太年輕了一點啊。其實作為政府工作人員,應該知道競標這種事情,只是走個形式和流程而已,關鍵還在于平時多下功夫!”
  隨風輕去心中暗忖,這方志誠真的怕是公務員,這也是為何之前送他去迎賓館,恐怕他在那里有什么活動的緣故。
  隨風輕去暗忖這蔡興培挺老辣,三言兩語就拆穿了方志誠的身份,這也說明他很不高興。從與蔡興培這段時間私下聊天來看,這老家伙對自己早就不懷好意。
  隨風輕去很聰明,所以拉了一個援兵過來。她并不擔心蔡興培因為憤怒而不簽單,因為了解男人的心理,只要得不到自己,他就不會放手,尤其是現了競爭對手的時候,進攻性會更加的強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