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973 不斷沉淀的領袖

擺在案頭的是一本厚厚的項目書,方志誠翻閱了兩遍,每一遍都異常的仔細,不僅仔細思考細節,還有缺失的部分,項目書要制作得比較細致,這樣在實施的過程中,盡量不會背離初衷。
  曹堯老城區拆遷改造項目異常瑣碎,涉及到三十多家企業,首批投入資金過百億,稍有不慎,會帶來極大的損失。
  因為這個項目已經歸自己來負責,所以就必須異常慎重。陳躍進推薦了自己以前的屬下涂傳斌來負責此事,方志誠調閱過此人的資料,雖說能力不錯,但畢竟不是科班出身,在政務上還是欠缺了一點經驗。
  看完項目資料,方志誠撥通了陳躍進的電話,陳躍進爽朗地笑道:“志誠,今天常委會王國岳看上去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蹶不振了。”
  方志誠淡淡笑道:“主要還是多方施壓的緣故。如果不是你在背后推動,恐怕很難達到這樣的效果。”
  陳躍進道:“隨著王國岳入主曹堯一來,王家有一部分觸手也跟著轉移過來,尤其是軍工民用產業,若不是我當初幫他協調,王家哪能這么輕松進入曹堯?此次我們的反擊,王家損失不少,不僅貨源組織存在問題,連客戶訂單也受到了影響。”
  王家主要經營的一大產業就是軍工民用領域,以前的市場主要是在以吉東省為主的東北軍區,現在王家有心往東南軍區轉移,所以便想以曹堯為切入口。但曹堯是東南軍區的重要戰略要地,早已被一部分勢力給占據,比如邵家就是其中一個不小的勢力,王家想染指這塊蛋糕,自然會引起眾多勢力的反擊。
  東南軍區是寧家為核心,陳躍進作為曹堯軍分區司令員,手中握有的權力很大。
  因為家族進入曹堯軍工產業受到阻礙,王國岳不得不妥協,讓出了新老城區的主導權,以此來置換一部分軍工產業的據點。
  方志誠之所以安排了對王家產業的突襲,主要還是在于猴子的事情。猴子遭遇陷害,讓方志誠震驚無比。
  陳躍進道:“接下來怎么做?讓王國岳卷鋪蓋走人,難度還是挺大的,畢竟現在淮南一把手是文景隆,他對王國岳十分器重。”
  方志誠手指在桌上敲擊了幾下,緩緩道:“王國岳在曹堯還是有價值的,沒有他梳理曹堯復雜的干部關系,曹堯很難短時間內有煥然一新的變化。經過這一次教訓,王國岳想再找我的麻煩,恐怕也得三思而后行了。”
  站在方志誠的角度,王國岳的存在也有價值。如果想要真的把曹堯的經濟搞活,需要王國岳這樣的人物來從旁輔助。在黨務工作上,方志誠知道自己與王國岳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陳躍進笑道:“以后再有麻煩,直接跟我說,我會全力支持你。”
  陳躍進性格爽朗,很投方志誠的胃口。方志誠笑道:“我不會客氣的!”
  與陳躍進又聊了一會全國的時局,主要了解軍隊方面的局勢。隨著唐系即將問鼎,軍隊也隨之變化,北方派系的幾位大佬紛紛退后,給新鮮血液讓路,這就是一個明顯的信號。在這個背景之下,陳躍進的機會很多,就看有沒有人助他一臂之力。
  華清文捧著一疊資料走進來,將本周的行程匯報了一遍,方志誠作了幾處調整,華清文用筆記錄在手掌上,在方志誠看來,這是一個不錯的習慣。華清文已經逐漸跟上自己的節奏,能獨當一面,比之前的商燕更有計劃性,在考慮問題的成熟度上也略勝一籌,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方志誠耐心地交代道:“老城區的核心項目,下周我要去兩次,所以你要騰出時間。去之前不要打招呼,我想見到最真實的情況。至于新城區那一塊,就不用去了。這是個ppp模式項目,宏達集團有自己一整套的建設方案,我們只要做好后勤準備,能不打擾,盡量不要干擾到他們日常開展工作。”
  華清文點頭表示贊同,新老城區是以兩種不同的方式在籌備,新城區是以企業為主,而老城區是以政府為主。相對而言,政府工作效率遠比企業工作效率低下。方志誠頻繁去老城區改造現場考察,也能夠給之一定的壓力。
  方志誠朝華清文指了指沙,道:“坐下,咱們聊一會兒。”
  華清文臉上露出些許詫異,旋即笑著坐下,有機會與領導深層次交流,這是個不可多得的好機會。
  “私生活的事情,我不宜過問太多。不過,如果有什么需要幫助,你可以與我提,畢竟現在你是我的秘書,是我引以為重的助手。”方志誠坐在華清文的對面,真誠地說道。
  華清文輕嘆了一聲,道:“主要還是我老婆自己的想法,她喜歡當記者到處奔走的感覺。”
  方志誠摸了摸下巴,嘆了一口氣,道:“真正的原因,不僅于此。”言畢,他取出了一份材料放在華清文的手邊。
  華清文翻閱幾頁之后,眼中露出驚訝之色,低聲道:“這是真的嗎?”
  方志誠無奈苦笑道:“是真是假,你仔細想想,應該心知肚明。我原本打算幫你老婆暗中調動,能否直接調整到曹堯日報,擔任一個不錯的職務。沒想到深入調查之后,現了這些東西。可能涉及到你的,但我覺得還是得將它交給你。”
  華清文臉色白地說道:“謝謝您點醒了我,否則我還活在謊言之中。”
  方志誠朝華清文擺了擺手,道:“要不要給你放幾天假?”
  華清文咬牙,搖頭道:“不需要!”
  華清文原本一直以為自己的妻子因為深愛記者這個職業,所以長期喜歡在外走訪調查新聞,但方志誠安排人了解之后,現華清文一直活在騙局之中,他的妻子根本不是走訪調查,而是還有另外一個家庭。
  具體怎么解決,還需要華清文自己處理了。
  此事其實方志誠早就已經得知,只是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畢竟此事對一向自傲的華清文會是個巨大的打擊。
  方志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暗忖生活就是這么諷刺,總是會生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給人一記響亮的耳光。
  手機收到一條短信,方志誠起身出了辦公室,華清文正痛苦地抱著頭,陷入糾結之中。方志誠沒有打斷他,直接離開辦公室,來到市政府大院外,一輛吉普車緩緩駛來,方志誠坐在副駕駛,問道:“猴子怎么樣了?”
  孟虎嘆氣道:“算是死里逃生,對面下手非常狠辣,怕要有三四個月的時間才能恢復!”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走吧,帶我去看看他。”
  猴子遇襲這件事情上,方志誠犯了一個太過于傲慢的失誤,他讓猴子開著西京車牌去劫人,這擺明著是向曹家背后的王家挑釁。王國岳隨后給了強力的回擊,這也是理所當然之事。否則的話,王家在吉東的威信何在?
  所以王國岳不惜一切代價,要讓方志誠知道王家的怒火!
  來到重新調整的秘密營地,方志誠在二樓見到猴子,他渾身裹著紗布,看上去如同木乃伊。
  方志誠過去握了握猴子的手,猴子臉上套著吸氧器,眼睛眨了眨。方志誠道:“有意識。”
  孟虎點點頭,道:“都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比這更嚴重的情況也有過,所以算不了什么。”
  方志誠現在心中還是有些愧疚,如果不是自己想要示威,也不會讓猴子遭這么多罪。
  孟虎似乎看出方志誠的心思,道:“王國岳那邊的人早就關注到猴子了,否則也不會讓猴子那么容易跳入陷阱之中。”
  方志誠語氣變得冰冷的說道:“猴子之事,我會幫他討個說法。”
  孟虎頓了頓道:“此事的參與者白已經被召回王家,以退伍的方式處置了。”
  方志誠深吸一口氣,情緒逐漸平復下來,道:“必須承認,在這一次交鋒上,我們吃了虧。盡快將猴子轉移到燕京,他需要最好的醫療條件。”盡管王家那邊損失了四名好手,但在方志誠看來,猴子這樣的精英更加珍貴。
  孟虎感嘆一聲道:“志誠,你能這么重視猴子,就已經足夠,至少我們知道,賣命是值得的。”
  方志誠第一次聽到孟虎直呼自己的名字,他也頗為動情地拍了拍孟虎寬厚結實的肩膀,道:“你們的付出,我看在眼里,我不會讓你們失望。”
  孟虎用力地點頭道:“我相信你。”
  孟虎對方志誠的信任,也是隨著變化而沉淀。
  現在的孟虎對方志誠已經不再想當初那樣,為了任務而保護一個人,他覺得,方志誠是那個自己值得去守護的人,甚至用生命在所不惜。
  方志誠處理問題的能力在與日漸增,身上展現出來的領袖氣質,正感染身邊的每個人。
  方志誠與孟虎相處的過程中,也給與極大的尊重,作為蘇家未來的靈魂人物,方志誠需要孟虎這批人作為堅強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