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972 其他層面的回擊

在市委常委會上,關于新城區成立管委會和老城區設立推進委員會的兩項決議,結果出人意料,原本不起眼的兩位候選人脫穎而出,其中一名候選人更是從省經信委選調干部。王國岳在會議上表現得有點異常,曲康主持會議,平時總結會議會有四五十分鐘的分析,這個流程被他省去了。
  常夢圓跟著曲康出了會議室,低聲道:“曲市長,今天書記的心情好像不是特別好。”常夢圓說出此話,帶著一絲譏諷的意味。以曲康為首的地方派系,在兩個項目上作了動作,配合方志誠達成了自己的意圖。
  新城區管委會主任由省改委副主任張曉亮擔任,這是方志誠的心腹干將,成功運作此事,讓方志誠如虎添翼。在老城區改建推進委員會主任的位置上,由原東城區副區長調任,這名干部的履歷耐人尋味,原先是從部隊轉業,屬于陳躍進派系的人。
  所以綜合來看,方志誠此次收獲了對兩個項目的絕對主導權。
  產生這一結果的原因在于,曲康暗中相助,此外關若飛在此事上的態度曖昧,這讓王國岳有些措手不及。
  來到常夢圓的辦公室,曲康和常夢圓坐下詳談這一變化,曲康道:“大家都低估了方志誠的能量,從邵家的態度就能看出一二。邵家現在已經主動與方示好,要求我們堅決支持方志誠的各項決策。有了邵家的支持,王國岳現在的局勢很微妙,看上去掌控了一切,但事實上失去了一切。”
  常夢圓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道:“關若飛是王國岳帶過來的心腹,為何在此次決策中,沒有給王國岳一點信號?”
  曲康搖了搖頭,道:“你不會認為關若飛真的背叛王國岳了吧?”
  常夢圓分析道:“這可能是演戲。王國岳心知肚明,在此次交手過程中,他無法獲得最大的支持,所以讓關若飛虛晃一槍。從前段時間的情報來看,方志誠一直在嘗試離間王國岳與關若飛。”
  曲康頷道:“這有點類似于苦肉計,讓關若飛贏取方志誠的信任,關鍵時刻再倒戈一擊。”
  常夢圓道:“總而言之,現在是坐山觀虎斗!前幾日在暗中,兩人還交手一番,方志誠手下一個重要力量被王國岳安排人設計。雖然不是明面上的爭斗,但暗中的交鋒已經到了很險惡的地步。”
  曲康擺了擺手,道:“兩虎相爭必有一傷,咱們現必須要做好一些準備。他們可以斗,但曹堯的大局不能亂。”
  常夢圓明白曲康的意思,作為曹堯班子的副班長,曲康要充分保證局勢的穩定。曲康能一步步的成為地方派系的中間力量,他本身具備很強的責任感,也有自己的人格魅力。
  常夢圓笑道:“放心吧,盡管咱們的人員往后退了退,但核心資源還在手上,即使出現大幅度的變化,也能保證全身而退。”
  曲康眼睛一亮,掃了常夢圓一眼,低聲道:“你要小心謹慎,與那些狐朋狗友少接觸。老城區改建推進工作由軍隊出身的趙彪接手,信號很明確,會挖出一批有問題的人。”
  常夢圓想到此處,臉上露出警惕之色,道:“放心吧,我會處理好這些事。”
  曲康對常夢圓很了解,這是一個很有心計的干部,盡管朋友圈很廣,但還是很有分寸的,不會做出傷害自己前途的事情。
  曲康逗留片刻,便起身離開,常夢圓一直將他送上轎車,目送轎車緩緩駛離。常夢圓面無表情地自言自語道:“沒人永遠想當傀儡!”
  常夢圓沒有直接回自己的辦公室,而是走出大院,攔了一輛出租車,并給對方報了個地址。半個小時之后,轎車停靠在一家不起眼的小茶館。上了茶館二樓包廂,里面已經坐了一人,常夢圓微笑道:“老陳,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陳震坐在茶桌前,笑道:“雖然茶館很小,但這里的茶的確不錯。”
  常夢圓似笑非笑地說道:“關鍵是安靜!”
  陳震點點頭,分給常夢圓一杯茶,常夢圓一飲而盡,道:“說吧,現在有什么計劃?”
  陳震壓低聲音道:“王國岳與關若飛的關系已經出現破綻。這段時間,王國岳每天都在詢問我監視關若飛的情況。”
  常夢圓冷笑了一聲,道:“王國岳表明上看似正人君子,骨子里不過是一個卑鄙的小人而已。關若飛是他的心腹,竟然還安排其他人監視。”
  陳震頷道:“你說得沒錯,王國岳表面上偽裝的胸懷坦蕩,事實上城府很深。對于我,他也并不完全放心,在市委安插了好幾人,監視我的行蹤。所以我與你私下見一面,要尋找合適的時間點,難度非常大。”
  常夢圓點了點頭,今天兩人之間的碰面,打了個時間差。陳震是市委秘書長,一般是要鞍前馬后的跟著王國岳。今天下午王國岳的妻子楊慧帶著親戚來到曹堯,所以陳震有了短暫的空隙,然后與常夢圓搭一下線。
  常夢圓能理解陳震現在的處境,雖然被捧上了常委位置,但事實上王國岳對他的要求變得更加嚴苛。常夢圓道:“還需要你忍耐一下,最遲到下個月,將會有一系列的重磅炸彈拋出,到時候不僅是王國岳,連方志誠也要滾出曹堯。”
  陳震嘆了一口氣,道:“老常,我感覺你還是太心急了一點。杜廣權的事情上,已經觸及底線。”
  常夢圓嘴角露出冷酷之色,道:“做大事不拘小節,杜廣權的事情,僅你我知曉,我提醒過你,千萬不要再提及。”
  陳震點了點頭,道:“老杜是個死心眼的人,他是個勇士!”
  常夢圓擺了擺手,轉移話題道:“咱倆的分工還是跟以前一樣,你盯住王國岳,而我協調好曲康和方志誠的關系。咱們的敵人明確,那就是王國岳。”
  陳震了解常夢圓的意思,王國岳現在是市委書記,盡管方志誠現在勢頭很兇猛,但畢竟位次在常夢圓之后。若是王國岳離開了市委書記位置,常夢圓以順位第二的接班序列,才有機會再往上更進一步。
  陳震嘆了一口氣,常夢圓是一個擅于長線布局的人,早在王國岳來到曹堯之前,他提前找到了自己,并成功地誘惑自己上了這條船。常夢圓的分析和判斷很準確,王國岳一步步成功掌控曹堯的局面,曲康也只能暫避其峰,但唯一失誤的是,方志誠的出現打亂了常夢圓對于國有企業改制及老城區改建的計劃。
  杜廣權是常夢圓整個棋局中的重要環節,方志誠也看準了此處,結局按照常夢圓的計劃推進,但結果方志誠成了最大的獲利者。
  當然,培養了一個能與王國岳分庭抗禮的人物,這讓常夢圓意外。長遠來看,方志誠會影響到常夢圓的利益,但短期來看,常夢圓和方志誠沒有利益沖突。
  陳震從一開始就已經與常夢圓處于同一利益團體,不少事情有他插手的身影,所以盡管意識到這可能是一個越陷越深的坑,但他恐怕也難以逃離。
  陳震也知道,王國岳對自己的信任也是有限的,他看上去是市委書記紅人,深受重用,其實不過是一枚棋子而已。想要徹底地掌控大權,拜托傀儡的身份,又喝了一口茶,低聲道:“從今天王國岳的反應來看,他似乎在面對方志誠的時候,已經呈現出弱勢。”
  常夢圓擺了擺手,自信地說道:“故意示弱而已,王國岳豈是等閑之輩?”
  官場之中,勝敗強弱,不能簡單地從表面來分析,誰也不知道,背后暗藏殺機。尤其今天王國岳的反應,很不正常,讓人難以揣摩。
  陳震道:“接下來,曹堯的時局會如何變化呢?”
  常夢圓道:“從整體規劃來看,無論經濟形式和政治地位一片大好,畢竟無論新老城區由誰來負責,大量的資源輸入,曹堯只會前進不會后退。但從政府格局來看,派系實力會重新打亂,地方派系的生存空間會被擠壓,大部分人面臨重新站隊。”
  陳震臉上露出驚訝之色,道:“包括你?”
  常夢圓嘆氣道:“時不待我!邵家已經明確,讓我投往方志誠。”
  陳震道:“暫時我們還是沒法離開邵家的支持!”
  常夢圓點頭道:“不過,總會有變化的。你選擇王國岳,我選擇方志誠,無論誰最終獲勝,也算是給自己留一張底牌。”
  陳震會意,嘆道:“那就這么辦吧!”
  常夢圓舉起茶杯,與陳震手中的茶杯輕輕碰撞,目光在陳震的臉上掃了掃。
  陳震最近和王國岳走得很近,整個人也因為王國岳的氣質所影響,所以身上籠罩了一層特殊的氣場。
  曹堯官場已經完全進入另外一個時代,常夢圓和陳震為代表的干部,已經開始尋找新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