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971 我來接我的兄弟

猴子知道自己今天已經陷入困局,對面也抱著必死之心,一定要留下自己。他腦子里在不斷地計算著突圍的可能性,同時分析對方的弱點。
  可能性渺茫,但他還是展現了強大信念。
  他將后背緊貼著墻壁,身體吸附在墻壁上緩緩移動,口中罵罵咧咧,試圖騷擾和轉移對面的注意力,但以白為首的這批人,顯然都經過專業訓練,根本不會因為這種雕蟲小技所影響。
  剛才的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猴子身體各處都傳來疼痛的感覺,自從幾年前從前線退回國內,已經很少有過這種感覺了,他簡單分析了一下狀態,想要再次施展剛才那種能力,完全沒有可能。
  白是和自己一個級別的對手,雖說自己比他或許略強一點,但他有四個幫手,而且那幾個幫手根本都是以命搏命,讓猴子根本無計可施。
  白知道不能給猴子任何喘息的時機,但他也沒有太多的辦法,盡管知道猴子是強弩之末,但白也沒有太多辦法,猴子選擇的角落,讓他沒有明顯的破綻,剛才幾次沖擊之下,自己這邊戰力損耗也相當大,有兩人已經基本被廢。
  白做好戒備動作,右腳點在前面,后腿慢慢拖行,逐漸移往猴子,他走的并非直線,而是一個詭異的線路,因為路徑若是太過明確,會讓猴子有機可乘。
  猴子嘴角還是帶著玩世不恭的譏諷式笑容,上半身慢慢往右側偏移,仿佛隨時可能倒下,白臉上露出凝重之色,知道猴子是針對自己的逼近,正在做防守姿勢的調整。
  呵!白突然低吼一聲,拖行的后腳一個猛蹬,速度瞬間提升,沖到了猴子的身側。猴子眼中閃過異彩,因為沒想到白的速度竟然根本不弱于自己,剛才只是迷惑自己嗎?
  猴子身體如同被大風刮落的殘葉,搖搖晃晃地倒下,等快接觸地面的瞬間,詭異地彈射出去。
  白給猴子留下的空間很小,但這個空間給了猴子躲避攻擊的機會。
  白進攻的前腿踢在墻壁上,發出悶響,墻壁上被打出了明顯的凹陷,如果這個力量落在人的身上,直接會將人打成肉餅。
  白不給猴子喘息的機會,借力旋轉身體,漂亮地踢腿追擊,猴子雙臂抱在胸口,擋住了這一腿,巨大的力量落在手臂上,他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白讓他五臟六腑受了重傷。
  猴子不規則地在地面上起伏滾落,突然彈起,朝電梯口的一名幫手沖去。因為受傷的緣故,他的力量已經不如之前,所以那名幫手擋下進攻,白已經追趕而來,猴子不得不放棄沖擊,選擇退避到角落。
  白停下動作,道:“死心吧,今天是不會讓你逃出去的!現在束手就擒,或許能讓你少受點罪。”
  猴子顫抖地用大拇指點了點唇邊的血漬,道:“笑話!陜州軍人從來不會在戰場上屈服,要嘛勝利,要嘛死亡!”
  言畢,猴子一改之前的笑容,再次做好進攻的準備,他低喝了一聲,朝白左側的空處打出一拳,手臂一抖,用詭異的弧線轟向白的右肋。
  白沒想到猴子此刻還能有如此強大的反擊能力,冷哼一聲,手臂下擋,吃了一拳,能明顯地感覺到手臂麻痹了。
  猴子雖然看上去精瘦,但力量真的很強大!
  白甚至有點懷疑,傳說中的孟虎,他走的是純正剛猛路線,他的力量會有多么的恐怖!
  猴子知道剛才那一擊,并沒有給白帶來什么威脅,他冷笑一聲,沖向電梯門口那人。猴子留了力,只是為了再干掉一個。
  電梯口守門之人也經歷過生死歷練,他知道此刻必須咬牙堅持,只要露出一星半點的怯色,猴子會給他帶來恐怖的傷害。
  身體肉搏,拼了兩記,他只覺得眼冒金星,喉嚨發甜,若不是經驗使然,恐怕就簡單的一個沖撞,便讓自己失去意識。
  白發現猴子根本不在掌控之內,這就是能力的體現。
  白這次準確地踢中了猴子的腰部,猴子在地上馳行數米,終于不見動彈。
  白環顧四周,慘然地一笑,為了伏擊猴子,己方付出很大的代價,三人喪失戰斗力,一人輕傷,自己也付出大量的精力。
  猴子一動不動地躺在角落,白臉上露出凝重之色,前后過了半個小時在外圍觀察,白從來到猴子的身邊,伸手摸了他脖頸的動脈,輕輕地吐了一口氣,確定他已經徹底失去行動能力。
  “白,這家伙實在太難纏了,他們恐怕沒幾個月恢復不了。我們怎么處置他呢?”輕傷的一人臉上露出復雜之色問道。
  白沉默片刻,道:“此事還得請示上面,你我都做不了主。”
  輕傷的一人苦笑道:“經過這次的試探,我們終于能看到蘇家的實力了。據說,像猴子這樣的強兵,至少超過十人。這些都是以一當百的家伙。”
  白擺了擺手,走到幾個角落,檢查幾個喪失行動力的人員的情況,突然電梯發出上行的響聲,他臉上露出凝重之色,轉過身緊緊地盯著電梯。
  大約十幾秒之后,電梯門緩緩打開,從里面走出一個身材強壯的男人。白眼中露出苦澀,低聲道:“孟虎,你來了!”
  孟虎點了點頭,掃視一圈,目光落在墻角的猴子,沉聲道:“我來接我的兄弟!”
  白冷聲道:“恐怕沒有這么簡單吧?”
  孟虎不屑地掃了一眼白,道:“就是這么簡單!”言畢,他邁開步子,往猴子所在的方向行去。白正準備喝止,自己這邊那輕傷之人已經沖向了孟虎。孟虎沒有轉身,看上去憑借下意識的判斷,鐵拳橫掃,那人如同飛蛾撲火,直接甩在墻壁上。
  孟虎探身查看猴子的狀況,然后將抱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白嘴角露出苦笑,這個鋼鐵般的男人一言不發,但能感受他身上釋放出來的怒火。
  孟虎緩緩道:“猴子受傷很重,我需要在最短時間內送他去治療。”
  白搖頭道:“我必須阻止你!”
  孟虎道:“那就來吧!”
  白冷哼一聲,飛腳連環,孟虎眼中閃過凝重之色,從白出腳的角度與速度可以看出,這是一個頂尖高手。
  頂尖高手之間的交鋒,誰也沒法保證絕對能勝出。
  孟虎選擇了一個時機,猛拍一張,擊中了白的腳面。白因為一股巨力阻礙,整個人偏離了原先的方向,但他反應迅速,從側后方飛出數腳。孟虎背部始終筆直的挺著,他每次判斷都準確,看似緩慢卻厚重的手掌每次拍出,都完美的化解白的攻擊,同時讓他失去流暢感。
  白感覺非常難受,他覺得每一腳都踢向了巍然不動的山峰,孟虎的回擊讓他感覺到沉甸甸的壓力。
  孟虎慢慢熟悉白的進攻速度與方式,他防御的方式也更具進攻性,除了出掌之外,還會揮拳,白從出拳的罡風就能感受到威懾,所以不得不暫避鋒芒。
  幾秒之間,孟虎已經來到了電梯門口,白根本沒有能力阻擋孟虎前行的步伐。
  孟虎不緊不慢地摁下電梯按鈕,緩緩走入電梯,眼中露出冷酷之色,道:“這筆賬,總有一天會算清楚的!”
  電梯門關閉,白無力地望著孟虎的臉消失,且下意識地后腿幾步。對于他而言,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失去勇氣與信念。在面對孟虎的時候,他竟然沒有一點取勝之心,發自肺腑地感覺到恐懼。
  “岳少,計劃失敗了。我們重傷了猴子,但沒有留下他,孟虎及時趕到,帶走了他。”白掏出手機,如實地匯報道。
  王國岳眉頭擰起,道:“我們這邊的情況呢?”
  “重傷四人!”白喉嚨發干地說道。對于這個結果,白沒有想到,尤其是孟虎突然出現,帶走了猴子,這讓一切變得徒勞無功。
  王國岳輕輕地吐了一口氣,道:“辛苦你們了。我知道這不能怪你們。你們小組損失太大,明天會到吉東吧,家族方面安排新的小組替換你們。”
  白并不覺得王國岳這是在安慰自己,而是間接地放棄了自己,他堅持道:“岳少,給我們時間,我們還可一戰!”
  王國岳揮了揮手,無奈地說道:“失敗一次,就會有第二次,逆襲之說不過是蠱惑人心的謊言。強者只會越來越強,弱者只會越來越弱。”
  白氣餒地說道:“我回到吉東之后,就會辦理退伍。”
  王國岳安撫道:“你跟著我很長時間了。我會幫你安排好,退伍對你們而言,何嘗不是一次解脫?”
  掛斷了王國岳的電話,白望著狼藉的場面,自嘲地笑了笑,從這一刻起,他突然感覺到了悲哀。
  自己和這些伙計的出路,他是能夠知曉的,說是退伍,事實上是被王家安置到一個封閉的環境里,因為他們這些人所做的很多工作,都搬不上臺面,王家為了控制隱蔽,不會給他們自由。
  在封閉的環境之中,白將會過著枯燥乏味的生活,一直到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