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969 明搶實彈也難防

曹晶回到大廳,按照正常的流程,現在是介紹新生兒的環節。
  曹晶微笑著說道:“歡迎各位來賓,今天是我兒子的生日宴會,大家能夠賞光來參加,我非常感謝。我的先生遠在淮南,因為工作繁忙,所以沒空回來參加宴會,不過他還是想給大家說一些話。”
  言畢,她淺淺一笑,舞臺中央的屏幕上顯示出關若飛的模樣,關若飛臉上洋溢著笑容,道:“不好意思,因為個人原因,我不能參加,希望大家能享受一個美好的夜晚。”
  關若飛簡單的幾句話,足以讓宴會的氛圍變得融洽起來,曹晶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自己安排人剪輯配音的這個畫面,雖然并不完美,但足以糊弄絕大多數人,因為在場大部分人都沒有聽過關若飛的聲音,也不會關注到他的口型是不是完全正確。她朝舞臺角落里的保鏢隊長使了眼色,保鏢隊長伸手給了個ok的手勢。
  半晌之后,保姆抱著一個小嬰兒走上臺,曹晶眨了眨眼睛,淡淡笑道:“因為最近這段時間他生病了,所以只能給大家打個招呼。嗨,小家伙,趕緊與大家說,你很高興!”
  言畢,曹晶將小孩送到保姆的手上,舞臺上再次播放視頻,是孩子平常生活場景。宴會以自助餐的形式,中央騰出了一個空曠地段,留給賓客跳舞。曹家的別墅很大,將客廳的立地玻璃窗打開,會與后院的泳池連成一片。
  保鏢隊長走到曹晶的身后,低聲耳語道:“查出線索了,是一輛外地轎車帶走了少爺,車牌號是陜州的。”
  曹晶眉頭皺起,道:“跟上次的那批人有關聯?”
  保鏢隊長點頭道:“沒錯,上次也是這批人帶走了韓燕。對方神出鬼沒,手段高明,我們的人不是對手。”
  曹晶咬唇道:“我知道了,從明天開始,你要加強安保力量,如果再出現這樣的問題,你就給我滾蛋吧!”
  保鏢隊長臉上紅白了一陣,他知道雖然跟曹晶的關系已經超出了主仆的關系,但這個女人的性格莫測,誰也不知道她下一刻會做出什么瘋狂的事情來,“那今晚還需要我……”
  曹晶瞪了他一眼,道:“給我滾!”
  等保鏢隊長離開之后,曹晶撥通了自己表哥的電話,委屈地說道:“哥,你要幫我!”
  王國岳笑了笑,道:“不是已經給你送了個兒子嗎?還我要我怎么幫你?”
  曹晶怒道:“小孩被人偷走了,還是上次的那批人。”
  王國岳臉色微變,低聲道:“我不是囑咐你要千萬小心嗎?怎么還會出現這種事情。”他沉默片刻,“若飛,那邊你不要與他主動提起。”
  曹晶氣急敗壞地說道:“我懷疑是他安排人這么做的!你也知道,他已經把我當成了仇人。我對他這么好,他竟然這么傷害我。”
  王國岳暗忖曹晶活得還是太自私,關若飛跟她的關系一步步變成如今這般模樣,還不是她各種任性使然?
  但曹晶畢竟是自己的表妹,王國岳耐心地勸道:“若飛,絕對不是那樣的人,我知道幕后操控者是誰,給我一點時間,我會幫你把孩子找回來。”
  曹晶委屈得落淚,哽咽道:“哥,你是我最崇拜和信任的人,我現在特別失落,你一定要為我做主。”
  王國岳點點頭,道:“你繼續招待好客人吧,其余之事交給我!”
  掛斷王國岳的電話之后,曹晶抹了抹眼角的淚水,眼中射出一絲冷笑,然后快步走入大廳。因為她的加入,宴會的氛圍瞬間升溫不少,曹晶如同一只驕傲的孔雀,她游走在賓客之間,這場宴會真正的主角,并非那個憑空多出來的兒子,而是她自己。
  在她的生活中,自己是永遠的主角。
  王國岳還沒有下班,來到曹堯之后,他很少在十二點之前離開辦公室,繁雜的工作,需要他慢慢梳理,他有公認的組織管理天賦,但很少人知道,王國岳在工作中投入的精力也是正常人的數倍。
  勤奮是王國岳扎實業務素質的基礎,他將大量的時間投入到曹堯官場方方面面的研究,所以才能在很短的時間,掌握曹堯的發展與趨勢。
  但在這一盤棋局之中,出現了變數,那就是方志誠。盡管原本就知道,方志誠來到曹堯之后,勢必會引起一系列的連鎖反應,但他沒想到方志誠會如此棘手,不僅在正面的角逐中逐漸站穩腳步,掌握了一些核心權力,還在暗處的爭鋒中隱隱占據上線。
  方志誠正在對關若飛實施某個計劃,以王國岳的眼力,自然能看出這一切,但他不能夠與關若飛攤牌,因為自始至終,他在這個過程中存在傷害關若飛的動作。如果自己主動逼迫關若飛與方志誠劃清界限,反而會讓關若飛動搖信念。
  對關若飛的忠誠,王國岳還是很自信的。如果不是自己,關若飛至今最多是一個優秀的基層干部而已。關若飛身上有王系明顯的印記,他是個聰明人,肯定知道如果背叛會帶來什么樣的后果。
  王國岳用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低聲道:“你來我的辦公室一下。”言畢,他走到外屋,讓秘書先下班。
  大約五分鐘之后,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出現在門口,他低聲說道:“有什么事情吩咐?”
  王國岳嘆了一口氣,道:“白,關若飛的私生子被方志誠掠走,如果正面與他對抗,勝算有多少?”
  白面無表情地說道:“蘇系蟄伏很多年,不過以我對他們的了解,我們的勝算恐怕只有三成!”
  王國岳臉上露出吃驚之色,白是王系內部培養的精英護衛,在全國各項兵王技能大賽中拿過優秀的成績,“這么低?”
  白點頭道:“十多年前,蘇系曾經出現過核心力量被暗殺的事情,所以從那以后,蘇系的暗部力量就憋著一股勁。能夠站在方志誠身邊的人,都是經歷過百戰的優秀人物。除了孟虎之外,還有一個代號叫做猴子的家伙,也是個難纏的角色,如果我與他單挑,八成會被他干掉!”
  王國岳意識到了其中的差距,這么多年來,他并非沒有干過以弱勝強之事。不過,他顯然沒想到方志誠會這么棘手。他不是一個低估對手的人,但當他具體了解到方志誠的資源,忍不住還是大吃一驚。
  這也在情理之中,蘇家蘊藏多年的力量,給人的震撼足以想象。若不是這樣,即將問鼎的唐系又為何會選擇蘇家作為競爭伙伴。
  他逐步恢復了平靜的神色,道:“你現在要制定個計劃,無論犧牲多大的代價,都得跟他們交鋒一次。”
  白沉默片刻,道:“是!”
  從白的態度能看出,他并不看好與蘇系力量的硬撼,王家在北方派系排名靠前,甚至比臧家還略勝一籌,但若是回到十多年前,以蘇老太爺名鎮華夏的聲威,王家哪有這等勇氣?
  不過,王國岳已經意識到情勢不對,他必須要表明自己的態度,給方志誠一次嚴重的警告,如果繼續放任方志誠在曹堯發展下去,恐怕早有一天會超過自己。
  邵家現在的態度轉變,讓王國岳極其不安,雖然他對自己的權力有自信,但當所有的資源都在慢慢往方志誠傾斜的時候,他本能地感覺到需要作出改變。
  以前對方志誠的態度,王國岳一直帶著拉攏的意圖,但現在需要適當的敲打,因為方志誠已經碰到了禁區,染指關若飛的私生活,這是難以容忍的。
  關若飛站在陽臺上,點開了手機聊天工具上發來的幾張圖片,分別是遠在瑞士的韓燕,還有已經脫離曹晶魔掌的兒子。
  關若飛長呼了一口氣,不知為何,他心情竟然無比的輕松,似乎這關乎自己心情的兩人,他們在方志誠的控制下,遠比在王國岳的控制下,要讓自己更加的感覺到安心。
  論起陰謀詭計,方志誠不弱于王國岳,所以關若飛從未想過,方志誠會真心地對待母子倆。
  但王國岳在此事的處理上,讓關若飛感覺到寒心。他可以送走韓燕,但不應該讓母子倆落到曹晶那個蛇蝎女人的手中。
  一想到曹晶,一股恥辱感油然而生,關若飛可以想象濃妝艷抹的曹晶抱著自己的兒子,各種得意與張狂的模樣。
  “你們需要我做什么?”關若飛回復了一段文字。
  “不需要你做什么,只是舉手之勞,讓你欠下一個人情而已。”對面很快回復了文字,“不過,你需要擔心王國岳了。因為你跟我們走得太近。”
  關若飛冷冷地笑了笑,“他會看穿你們的把戲,簡單而膚淺的離間計而已。”
  手機再也沒有傳來新的消息,關若飛眉頭緊鎖,他真的能夠淡定地堅信與王國岳的關系嗎?
  以他的了解,從很久之前開始,王國岳就開始做兩手準備,大力扶持陳震,就是一個信號燈。這說明王國岳對自己已經不再那般百分之百的信任。王國岳表面上心胸開闊,但內心深處的細膩,讓人感覺可怕。
  明知這是離間計,但誰又能不耿耿于懷?手機用戶請訪問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