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968 開弓沒有回頭箭

進入七月,曹堯的環境變得熱鬧起來。見證曹堯近三十年發展與變化的曹工巷路被徹底拆遷,成為百姓口口相傳的大事兒。拆遷工作剛剛結束,開發商便已經到位,黃金地段吸引大量有財力的集團入場,這使得周邊的地價一路上揚。
  曹堯老城區改造,吸引了大量國內重量級企業的關注,很多預測文章分析,三到五年之內,曹堯將成為淮南重要的經濟支撐點。淮南南部及中部大局已定,想要經濟繼續保持上揚姿態,必須從起點比較低的淮南北部城市入手。
  商人對在政治非常敏感,嗅到了掘金的機會,資金蜂擁而入,聚集到曹堯老城區的各項基礎建設之中。
  與此同時,曹堯市郊的宏達新城市圈也在積極籌建之中,未來五年這將成為曹堯的亞中心,未來十年這將成為曹堯新經濟的崛起之地。宏達集團延續PPP模式,將在這里新建高鐵站,免稅店,商業區,豪華住宅樓,將之打造成為曹堯大都市圈的核心區域,輻射周邊的數個城市。
  為了在這兩個項目上提供足夠的政治支持,曹堯市委多次開會商討,最終確立了兩個項目的領導小組。這也是王國岳為了削弱方志誠的影響力,而打出的一張牌。
  這是市委書記的權力,方志誠只能表示默認。
  進入九月,省委書記文景隆一行蒞臨曹堯視察工作開展,對新城區智慧行動及老城區改造進行了高度贊賞,同時也對市內國有企業改制提出指導性意見。文景隆此行也為王國岳鞏固其在曹堯的地位提供足夠的動力。
  文景隆離開曹堯之后,省級各部門也紛紛來到曹堯調研,這是政府辦事的套路,緊跟省委書記步伐走,而曹堯也因此獲得了各級部門眾多資源。初步估計,各項扶持資金及政策優惠,讓曹堯成為淮南北部招商引資最有競爭力的城市。
  王國岳借勢的能力在這一系列的布局之中展露無遺,他成為曹堯新氣象的最大功臣。而方志誠最多只能被評為推動者之一而已。論政績收益,王國岳在這一過程中無疑獲得的最大。
  送走省經信委領導之后,隋琦找到方志誠,道:“你似乎看上去有點憔悴?剛才與省領導溝通的時候,有些心不在焉。”
  最近這段時間,隋琦經常與方志誠見面,主要是為了接待省里來的各種各樣的考察團。文景隆在多次會議上提到了重視曹堯發展的言論,所以省里各級部門表達對省委書記言論的重視,必須要來到曹堯調研,了解曹堯的情況,然后在自己的領域配合曹堯提供相應的政策。
  方志誠淡淡地笑道:“整天應對省里來的調查組,能不疲憊嗎?下次再有這種接待性的事務,就不要再喊上我了。”
  方志誠此話也只是與隋琦說說,帶有抱怨的性質。
  隋琦沒好氣地說道:“曹堯現在推動的幾個項目,哪個不是由你經手,換作其他人,沒有那么熟悉!”
  方志誠故意露出氣憤之色,道:“這是王國岳故意使得的計謀吧,想用這些瑣碎的事情來拖垮我!”
  隋琦怔了怔,笑道:“國岳書記可沒那么狹隘!”
  經過一系列的利好消息,所以曹堯市委內部的矛盾也就顯得不再那么激烈。但大家都心知肚明,方志誠和王國岳心中都有心結,不知道在何時會爆發出來。
  方志誠嘆氣道:“你就當做是我狹隘片面吧!”
  隋琦目送方志誠離開的身影,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透著擔憂與關心。隋琦知道方志誠對王國岳有很深的芥蒂,她一直想勸說方志誠,但不知為何終究還是讓方志誠感覺不開心,仔細一想,或許是因為自己的勸解方式有問題。
  自己在方志誠面前,大罵王國岳的各種缺點與不適,或許能讓他開心,但絕對不是解決兩人矛盾的方法。
  從內心來看,隋琦是站在方志誠的立場,她對王國岳近期頻繁制造宣傳效果,將所有的成績聚集自己一身的事情也有所腹誹。
  但出于曹堯的大局,王國岳這種方式也是正確的,因為只要塑造一個良好的市委書記形象,才能改變外界對曹堯陳舊的政府工作形式的看法。
  在曹堯官場內部,大家其實都心知肚明,在這兩個吸引省領導項目問題上,起到關鍵性作用的是方志誠,王國岳更多地是沾了光。
  回到辦公室,孟虎已經等了一會兒,方志誠讓華清文去泡杯茶,然后坐在沙發上,掏出煙盒遞了一支煙給孟虎。孟虎夾在食指和中指之間,低聲道:“事情已經查明了,忍者在黔南的一個山坳被抓到,從前期的拷問來看,與王國岳沒有直接關系。”
  方志誠松了一口氣,追問道:“什么叫做沒有直接關系?”
  孟虎道:“通過一系列的盤查,忍者的雇傭者指向曹堯重工集團的毛建新。毛建新是杜廣權的下屬,曹堯重工的二號人物。”
  方志誠疑惑道:“毛建新從什么途徑得到忍者的雇傭方式呢?”
  孟虎道:“具體的情況不知曉。前天我們去抓毛建新,他似乎早就猜到我們會來,飲彈自盡……”
  方志誠長嘆一口氣,事情發展到這個階段,已經沒有必要繼續追查下去,無論始作俑者是否有其他人,很重要也不重要,毛建新已經死亡,對杜廣權的家屬也算有個交代。
  方志誠同時也知道,繼續往下查,也不會查到什么東西,只會浪費大量的精力,這是一起經過精心籌備的謀殺案。王國岳參與的可能性很大,但沒有直接證據。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你與關若飛聯系得如何?”
  孟虎低聲道:“我前幾天發了幾張韓燕在瑞士的生活照給他。他給我回復了郵件,希望我能替他好好照顧韓燕。”
  方志誠道:“關若飛是一個挺懂感情的人,比他的老板王國岳有人性多了。”
  孟虎又道:“曹晶準備為兒子辦一場很熱鬧的周歲宴會,我們是否要插手?”
  方志誠笑了笑,道:“既然已經決定干預關若飛的家事,那就索性辦得徹底一點。”
  孟虎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等下我便通知猴子,讓他盡快下手。”
  方志誠皺眉問道:“曹家畢竟是吉東望族,還是小心為上,咱們的人都是精英,千萬不能吃虧。”
  孟虎難得地露出笑容,道:“放心吧,這點小事,手到擒來!”
  ……
  位于吉東省遼城市東蘭區的豪華別墅群,豪華轎車集結,其中不乏有錢也難買的限量版型號,站在門口處的少婦面帶笑容,迎接好友。這少婦便是遼城第一名媛,曹堯市委組織部長關若飛的妻子——曹晶。
  “你今天好漂亮啊,真是羨慕你,生完小孩,身材還是保養得這么好!”一位身材高挑的女性寒暄著說道。
  曹晶聳了聳肩,道:“女人就是要對自己狠一點,為了保持好的身材,我可沒少遭罪呢!”
  那名女性笑了笑,道:“到時候一定跟你取經!”
  對外,曹晶一直宣傳這個孩子是自己的親生兒子。為此,她差不多有三四個月的時間,沒有在公眾場合露面。盡管時間不長,但圈子內還是有很多人認為,曹晶是有了孩子。
  突然一個年輕微胖的女子從里面匆匆走入,湊到曹晶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曹晶眉頭皺起,大驚失色地質問道:“怎么會這樣?”言畢,她慌亂地走入別墅,來到二樓的一個房間,發現嬰兒床上空空如也,失去之前的冷靜,咆哮道:“趕緊給我把兒子找回來!”
  保鏢們已經聽到風聲。保鏢隊長額頭上露出冷汗,道:“五分鐘之前,我們還確認過這里,看到了少爺……”
  曹晶憤怒地擺了擺手,道:“我現在不需要其他任何解釋,你們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回我的兒子。我的朋友已經全部到了,如果沒有他,你們讓我的面子何存?”
  保鏢隊長走到嬰兒床前,翻了一陣,道:“這里有一張紙條!”
  曹晶徑直走過去,從保鏢隊長手中奪過了紙條,皺著眉頭閱讀一遍,氣得渾身發抖。
  紙條上面寫道:“不要覺得什么事情都在你的計劃之中,也不要輕視任何一人。你自以為可以玩弄于鼓掌中的人,或許能給你帶來足夠的教訓。孩子我們接走了,會送他去自己的媽媽那里。同時勸你好自為之!”
  “要不要報警?”保鏢隊長低聲問道。
  曹晶伸手就是一個巴掌,狠狠地扇在他的臉上,怒道:“報警有用嗎?曹家這棟別墅的安保級別,你自己作為保鏢難道不心知肚明,即使報警了,能有什么效果?”
  保鏢隊長苦笑道:“那我們應該怎么做?”
  曹晶壓低聲音道:“半個小時后之內,給我找個差不多大的嬰兒過來。開弓沒有回頭箭。戲已經開場,必須要演完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