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967 矛盾越來越明顯

陳震將一份文件輕輕地放在王國岳的手邊,他余光還是忍不住落在王國岳眼眉位置的紅腫傷處,低聲匯報道:“這是幾家國有企業聯名簽署的改制文件,他們都愿意試行改制,由市發改委牽頭,統一規劃,出*臺改制方案,引入新的機制和元素,讓現有企業煥然一新。”
  這應當是一個好消息,但王國岳卻是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手指在材料上壓了壓,道:“老城區改造計劃呢?”
  陳震壓低聲音道:“也沒有問題。曹堯以曹堯重工集團為首的國有企業,愿意按照市里的統一部署,搬遷到經濟開區,而老城區原有的資產,也以拆遷的形式,全部歸由市里統一安排。”
  王國岳抬頭看了陳震一眼,問道:“現在外界是如何評價的?”
  陳震猶豫一番,終究還是如實說道:“現在外界都對方志誠高度贊賞,認為是他接受市改委之后,讓曹堯的整體局面有了巨大的改變。”
  王國岳點了點頭,道:“在這個問題上,他的確辦得不錯。”
  仔細回想在辦公室里的爭執,王國岳心知肚明,那并非方志誠故意耍性子,而是想用這種舉動來表明跟自己劃清界限。當界限被劃分下來之后,他在推動老國有企業改制的問題上,所作出的貢獻,就與自己徹底隔離。
  王國岳對方志誠有了更深的認識,這是一個有自己想法的對手,他有冷靜的判斷,同時也不喜歡按常理出牌。
  王國岳拿起筆,在文件末尾,簡單地簽署了批示,然后推給陳震,吩咐道:“在老城區改造的問題上,市委辦要高度重視,成立督查小組,重點推進跟蹤,有任何消息,一定要及時通知我。”
  陳震微微一愣,意識到王國岳的深刻用意,他是希望以市委辦為抓手,介入老城區改造計劃。由此來看,王國岳與方志誠的矛盾已經非常明顯。
  按照常理來看,市委書記與常委副市長之間,很難有什么利益糾結,雖然行政級別只差了半級,但地位與權力相差太大。但王國岳變得很敏感,他感覺到了方志誠威脅。
  主要是因為國有企業改制牽扯到曹堯地方勢力,他們能站出來簽署聯名文件,這充分說明方志誠已經爭取到地方勢力的支持。
  等陳震離開辦公室之后,王國岳打電話給關若飛,讓他來商量事情。雖然王國岳有心扶持陳震,但他內心深處還是更相信關若飛,有機密的事情,還是會與關若飛進行商量。
  關若飛敲門而入,見王國岳面色凝重,知道他遇見了很難想明白的問題。王國岳伸手指了指沙,低聲道:“坐下,我們好好聊聊。”
  關若飛坐在沙上,突然現王國岳最近改變了不少,他以前總是意氣風,給人一種正能量,能夠影響身邊的所有人,但不知何時開始,他習慣性身上籠罩一層陰霾,讓人感覺無比沉重。
  從省委組織干部變成地方市委書記,這給王國岳帶來了許多壓力。王國岳盡管做得不錯,但繁雜的事務還是讓他有些疲憊。
  王國岳長舒一口氣,似乎一切煩惱煙消云散,微笑道:“上次讓你調查的事情,處理得如何了?”
  關若飛臉上露出一絲憂色,道:“省委現在情勢復雜,魏省長得不到文書記的支持,在人事資源上得不到明顯的傾斜。所以想要從省里入手,難度非常大。”
  王國岳點點頭道:“我早已猜到了這一點,沒想到方志誠比我看得更加透徹,他從曹堯地方破局,不直接引入省里的資源,并取得了成功。邵家已經動搖,幾大國有企業紛紛表態,將支持老城區改造計劃。”
  關若飛眼中閃過異色,驚訝地說道:“邵家怎么可能輕易放手?曹堯可是他們的大本營,這么多年來換了一波又一波干部,但對于核心利益,他們從來沒有放手!”
  王國岳遞給關若飛一份報紙,上面是一則新聞《豫北副省長涉嫌貪污被免職》,關若飛眼中露出一絲驚訝之色,道:“與燕京的斗爭有關聯?”
  王國岳點點頭,道:“唐系已經全面占領最高層的各個端口,并給大佬們施加壓力。豫北是那位長的根據地,現在核心干部被處理,你能想象這一事件產生的影響。”
  關若飛臉色驚疑不定,唏噓道:“邵家見風向不對,準備改投陣營?”
  王國岳擺了擺手,道:“還未到那一步,但是邵家肯定是準備提前打好伏筆。邵家在曹堯這么多年,很多核心產業事實上已經難以產生巨大的財富,將這些慢慢失去價值的資源置換成為未來五到十年家族成長的動力,這是一筆并不虧的買賣。”
  關若飛道:“為何沒有選擇我們?”
  王國岳放松地笑了笑,道:“這是邵家的聰明之處,因為我們現在處于強勢的位置,他現在趨附弱勢的一方,價值才能創造最大化。更關鍵的是,在全國大局上,我們并不占優。”
  關若飛對王國岳的準確判斷感到心驚,王國岳最大的優點在于這種對局勢了如指掌的大將風度。
  關若飛建議道:“我們是否要轉變對方志誠的對策,他明顯不會輕易地改變立場,被我們拉攏。”
  王國岳臉上露出惋惜之色,道:“他的確是個人物,可惜了。”
  關若飛聽出王國岳的意思,這是準備將方志誠拉入黑名單了。一開始,王國岳試圖想將方志誠拉攏到身邊,讓他成為伙伴與戰友,但王國岳臉上的傷痕,足以證明,這只是個美好的奢望而已。
  關若飛對王國岳的習慣很了解,今天來商議,只是通知他的立場而已。
  王國岳見關若飛臉色陰晴不定,問道:“你似乎有話說?”
  關若飛點了點頭,道:“岳少,韓燕怎么樣了?”
  王國岳臉色露出些許不悅,道:“韓燕已經被我送出國了,你放心吧。對于那個女人,你一定要保持距離,因為那是顆定*時炸彈,一不小心會把你所有的付出炸得四分五裂。”
  關若飛還想繼續說什么,王國岳擺了擺手,道:“此事不需要再說什么,我一切都是為你好,你不應該踩線!”
  從市委書記辦公室走出,關若飛的心情變得異常沉重。他現在已經確定方志誠之前與自己所言,并非杜撰,韓燕現在恐怕真的被方志誠安置了。至于王國岳并沒有放在心上,他覺得韓燕只是個可有可無的女人,只要在關若飛的身邊消失,那就沒問題。
  手機響了起來,關若飛皺眉接通電話,冷冰冰地問道:“什么事?”
  曹晶微微一怔,不悅道:“老關,你這是什么語氣?我只是想問問,咱們的兒子周歲酒怎么辦?”
  咱們的兒子?
  關若飛心中生出厭惡之感,但他強壓住心中的惡氣,緩緩道:“你看著辦吧?我在曹堯很忙,一時抽不開身。”
  他并非不想念自己的兒子,但曹晶讓他感覺非常惡心,以至于他不想牽扯其中。
  曹晶對關若飛的態度并不以為忤,道:“既然這樣,我就給他辦一個級棒的paRTy,如果有空的話,你一定要參加,沒有父親到場,他恐怕會不開心呢。”
  曹晶已經完全沉浸在一種母親的角色之中,關若飛無奈地咽了一口氣,道:“我還有事,再聯系吧。”然后掛斷了電話。
  曹晶對著手機笑了兩聲,自言自語地嘲笑道:“關若飛,你這輩子就是個傀儡,永遠被我玩弄于鼓掌之間。放心吧,你的兒子,我一定會照顧得很好,把他培養成世界上最幸福的王子,也是最愛我的男人。”
  ……
  方志誠回到辦公室之后,打開電腦,瀏覽新聞,手機收到一條短信,隨風輕去來的,讓他加某個聊天工具賬號。方志誠對這個聊天工具的名字有所耳聞,是現在比較流行的社交平臺,以能遇到艷遇著稱。
  方志誠用手機下載了軟件,然后添加隨風輕去的賬號,片刻之后,對方來一段語音,道:“看你的資料顯示,你是一個新手,什么東西都沒有呢!”
  方志誠道:“我是個老年人,不關注這些時髦的東西!”
  隨風輕去笑道:“那你得趕緊追趕潮流,否則會被時代給淘汰。”
  方志誠沒有繼續與她聊天,而是進入隨風輕去的個性空間,翻閱了她上傳的照片與心情,現這是一個挺多愁善感的女人。在某個心情的下面,還有文藝大叔的留言,暗忖這恐怕是華清文了。
  華清文推門而入,臉上帶著愧疚之色,道:“老板,昨晚的事情挺不好意思,陳章對你挺無理。”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我搶了他的女人,他對我有脾氣,這是理所應當的。”
  華清文眨了眨眼睛,壓低聲音道:“昨天拿下了?”
  方志誠咳嗽了一聲,沉默片刻,轉移話題道:“確認一下老城區改造計劃,拆遷工作要趁熱打鐵,刻不容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