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966 莫非是想勾引我

“文藝大叔,和你是什么關系?他看上去對你言聽計從,各種討好。”隨風輕去疑惑地問道。
  方志誠笑了笑,道:“你猜?”
  “沒勁!”隨風輕去聳了聳肩,道:“咱們只是一面之緣而已,我的車停在對面,你等我一下,我去取車。”
  方志誠目送她穿過街道,他對這種一夜情緣沒有太多興趣,只是好奇這個女人的真實生活。不久之后,一輛寶馬mini停在身邊,方志誠坐上副駕駛,隨風輕去問道:“送你回家,還是酒店?”
  方志誠笑道:“你很饑渴!”
  隨風輕去淡淡一笑,道:“男人和女人不就是那么一回事?男人有**,女人也有。只是世俗的緣故,總覺得女人說出有**是一種罪惡。”
  方志誠道:“還是送我回家吧。”
  隨風輕去怔了怔,淡淡道:“給我滾下車!”
  方志誠下了車,寶馬mini疾馳離開。他嘆了一口氣,迎風吸了一口氣。沿著街道走了好幾米,寶馬mini再次輾轉回來,隨風輕去搖開車窗,道:“上車吧。”
  方志誠淡淡一笑,重新坐在副駕駛上,隨風輕去問道:“去哪兒?”
  方志誠緩緩道:“市迎賓館!”
  隨風輕去微微一愣,問道:“改變主意了?”
  方志誠似笑非笑地說道:“我現在的家就安在迎賓館!”
  隨風輕去露出鄙夷之色,道:“真會裝!”
  寶馬mini內充滿成熟女性的味道,車載香水出清透的薰衣草氣味,這是一種會讓人有種幻覺的氛圍,方志誠側目打量著隨風輕去的右頰,盡管她精心化了妝,但能看出她的底子不錯,沿著面頰往下,在朦朧燈光的籠罩下,依然顯得白膩緊繃。
  方志誠已經過了二十歲如狼似虎的年紀,但面對這么一個美女,還是忍不住怦然心動。不過閱歷已經改變方志誠的內心,他不在那么沖動,尤其是面對美色的時候,變得克制與隱忍。
  他與隨風輕去主動聊了一會,知道她是一家汽車4s店的銷售經理,年薪在五十萬上下,是標準的小資女性。只不過,因為工作性質的緣故,她的感情生活異常豐富。
  “男人啊,都是視覺動物,就像陳章,他根本不了解我,只是因為我的外貌才主動接近我。”隨風輕去漫不經心地說道,“你倒是一個異類,看我的目光不一樣。我猜你應該感情生活非常豐富。”
  方志誠聳了聳肩,笑道:“我只是比較木訥而已,沒想到竟然讓你覺得我這么復雜,倒是有點諷刺。”
  隨風輕去面朝方志誠眨了眨眼,無奈地笑了笑,道:“真是個難以看透的男人。”
  男人的神秘感,會讓女人升起好奇心,因為有了好奇心,就會主動接近,當永遠沒法摸清楚對方心理的時候,女人會加倍地試探,卻不知自己已經陷入了泥潭。
  寶馬mini駛入迎賓館前坪,方志誠指著自己所住的樓號方向,讓隨風輕去繼續行駛,隨風輕去并不了解迎賓館,所以按照方志誠指示的方向。
  轎車停下,方志誠解開安全帶,從隨身攜帶的包里掏出便簽紙寫下了自己的聯系方式,道:“謝謝你送我回家,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幫忙,可以隨時告訴我。”
  隨風輕去眼中露出迷惘之色,對方志誠的身份更加懷疑。方志誠快步走入大廳,服務員彎腰與他打招呼,她琢磨著,方志誠莫非是迎賓館的高管?這有點不太像!因為方志誠太年輕了。
  方志誠回到房間沒過多久,門鈴響了起來,他過去開了門,隋琦手里拿著紅酒和酒杯,道:“能聊聊嗎?”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現在已經是十一點,如果你不怕招來閑言碎語的話,那就進來吧?”
  隋琦擠了一下門,“撞”進了房內,環顧四周,現雖然是酒店的房子,但方志誠在角落里放置了一些花草擺件,道:“你的房間挺有生活氣息。”
  方志誠道:“人就是要活得有生氣,房間內幾件擺飾跟著我從南到北,只要我人在那里,他們就跟著,這樣我不會孤獨,他們也成為一種守護。”
  隋琦搖頭笑了笑,她穿著純色的休閑T恤,頭柔順地披灑在兩肩,與平常見到的職業女性模樣有點不太相同。
  隋琦坐在沙上,倒滿了紅酒,道:“知道我為何這么晚來造訪吧?”
  方志誠佯作不解,笑道:“紅酒?獨處?莫非是想勾引我?”
  隋琦沒好氣地白了方志誠一眼,道:“惹了天大的禍事,竟然還這么悠然自得,我真有點佩服你了。”
  方志誠臉上露出詫異之色,道:“我一向本本分分做人,正正經經做事,無愧于天地良心,有什么要擔心的?”
  隋琦長嘆一口氣,道:“你和王國岳的矛盾已經公開化了,無論如何,你都不應該訴諸于暴力!這是踩線的行為,他可是曹堯的市委書記,你動手打了他,形同無視組織紀律,現在已經有人將此事上報給省委,要求處置你呢!”
  方志誠冷笑了一聲,道:“沒錯!我是動手打了王國岳,但組織應當會介入調查,我動手打他的原因,我不是流氓地痞,也不是神經病,為何平白無故地毆打我的上級領導呢?”
  隋琦沉默數秒,輕嘆道:“我知道,你對王國岳有戒備,懷疑杜廣權之死,有他的身影,但第一你沒有證據,第二王國岳的人品讓人信服,他絕對不可能做出那種事情。”
  方志誠長吁一聲,自嘲地道:“看來現在大家都把我看成惡人了,他是謙謙君子,我是卑鄙莽撞的小人?”
  隋琦知道方志誠情緒不對,道:“至少在這件事情上,你辦得不對!”見方志誠不多言,隋琦繼續說道:“王國岳是個有包容之心的人,只要你愿意與他道歉,相信他能夠不計前嫌。”
  方志誠似笑非笑地問道:“這是你的意思,還是他的意思?”
  隋琦道:“當然是我的意思,我不想見你倆搞得那么僵,作為空降干部,我們應該一條心,而不是互相爭斗,導致一盤散沙。”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我跟王國岳之間的矛盾不可調和!他恐怕心知肚明。打他的那一拳,是我想與他明確地劃清界限。”
  隋琦苦惱地說道:“你這個樣子真夠愁人!原本以為你是個成熟的干部,但沒想到這么幼稚,竟然由著性子處理問題。”
  方志誠知道隋琦沒法理解自己,對于王國岳的人品他不好直接說明,畢竟這是個偽裝到牙齒的人,如果自己說王國岳的人品如何如何,反而會顯得自己過于小氣,甚至嫉妒王國岳的好人緣。
  方志誠將杯中紅酒一飲而盡,道:“隋琦,我不求你能理解我,多說無益,如果你想要喝酒,我愿意陪你。如果你只是為了說服我跟王國岳低頭,那對不起,請你離開!”
  隋琦聽方志誠這么說,頓時眼圈一紅,鼻子泛酸。這么晚來敲方志誠的房門,對于隋琦是需要很大的勇氣,但她很關心方志誠的狀態,也替方志誠綜合考慮,如果他愿意放下身段,主動去找王國岳道歉,自己再從中撮合,或許矛盾能大而化之。
  但方志誠太倔強了,他的態度很強硬,不會給王國岳臺階,矛盾只能繼續升級。
  隋琦原本特別看好王國岳和方志誠的組合,有這兩名年輕實干的人員加入,曹堯一定能有長足的展,但現在的情況反其道而行之。
  見隋琦情緒低落,方志誠也覺得自己剛才所言過分了一些,淡淡地笑道:“隋市長,你放心吧,我和他都是成年人,盡管有過沖突和矛盾,但在場面上還是會演好戲。不出意外的話,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會非常忙碌,根本無暇與王國岳較勁,所以你放心吧,矛盾會暫時冷卻。”
  隋琦無奈地搖頭苦笑,放下手中的高腳杯,道:“看來我是白費功夫了!”
  方志誠搖了搖頭,微笑道:“沒有!至少我知道,在你心里,我還是很有分量的。以你一個臉皮這么薄的人,這么晚了,來敲我的房門,這需要何等的勇氣?”
  隋琦臉上紅白了一陣,站起身,道:“我走了。”
  方志誠連忙喚住隋琦,指著桌上的紅酒,笑道:“忘記了什么?”
  隋琦秀眉挑了挑,不悅地說道:“你扔掉吧!”
  雖然隋琦離開了房間,但屋內還是彌漫著一股似有似無的香氣,并非名貴的香水味,而是隋琦洗完澡之后,身上留下的沐浴露味道。
  方志誠手指在茶幾上敲打,自己倒滿一杯紅酒,眼中露出一股決然之色,與王國岳已經徹底地撕破了臉皮,那就無需在彼此顧忌顏面。
  對于王國岳這樣的人,你還真不能與他不慍不火地接觸,一不小心會被他的外表所欺騙,只有遠離甚至站到他的對立面,才能更加徹底而客觀地看清他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