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965 人太帥也是個錯

方志誠觀察了一下,在座的十幾名失戀者,幾名女性姿色都屬于中上等,尤其是緊挨著組織者而坐的一名女子,看上去二十五六上下,妝容化得不濃,穿著淺色的打底衫,外套掛在椅背上。組織者不時地與她溝通幾句,那女子很禮貌地答話,她并沒有分享自己的故事。
  方志誠留意到她右手尾指的戒指,上面鑲著一顆閃爍的寶石,價值應當不菲。從舉止言談的細節之處,方志誠能判斷這女人應當有些來歷。
  聚餐結束之后,華清文走到組織者身邊繳納了今天聚餐的費用。這種線下見面會都是aa制,包括女性也是需要支付參會費用。
  兩人離開日式料理店,華清文觀察方志誠的面色,笑道:“老板,對今天的聚會還滿意嗎?”
  方志誠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笑道:“讓我真的很意外,看來你的感情經歷很復雜啊。”
  華清文擺了擺手,道:“加入這個失戀者聯盟,還是五年前的事情了,當時我還是組織者。不過,時間可以彌合一切,慢慢地就放下了。不過呢,盡管過了這么多年,我還是偶爾會參加一下這種聚會,用來放松心情。因為人有點有壓力,就需要宣泄,與陌生人宣泄,沒有太多的后顧之憂,不會影響日常生活。”
  方志誠似笑非笑地問道:“你為何會帶我來到這里?”
  華清文解釋道:“對于杜廣權的死,我知道您有心結,也不知道如何來勸你。只是想讓作為旁觀者,看看世界上還有其他痛苦的人。”
  方志誠沒好氣地嘆道:“你這個理由還真夠牽強。不過,我也理解你的良苦用心。對了,聽說你老婆在外地工作?”
  華清文頷道:“嚴格意義上,應該說長期在外出差。她是一家中央級報紙的駐站記者,所以經常需要奔波。”
  方志誠笑道:“你可以勸她安定下來,如果有需要,可以跟我講。”
  華清文臉上露出受寵若驚之色,道:“她的性格比較外向,真要讓她放棄自己的事業,恐怕還難以辦到。等她在外面跑幾年,累了倦了,到時候再請您幫忙吧。”
  方志誠在華清文的肩膀上拍了兩下,暗忖華清文足夠聰明,知道如何來讓自己慢慢信任他。華清文主動放開了自己一個秘密,讓自己了解他的內心深處。上級與下級想要打破隔閡,必須要邁出這一步。
  華清文攔了一輛出租車,手機響了起來,他接通之后,對面想邀請華清文參加接下來的活動,華清文看了一眼方志誠,方志誠點了點頭,于是便讓出租車離去。
  組織者名叫陳章,是一名律師,他見到華清文,笑道:“幾位美女嚷著要換個地方繼續泄泄,所以就喊上你了。”
  除了陳章之外,還有一名男性留下,其他是五名女性,所以陳章便喊來了華清文,讓性別比例不會太過于失調。
  華清文掃視了一眼四周,道:“那邊有家臺球室,咱們過去玩玩吧。”
  華清文的提議讓陳章很滿意,臺球室的消費不會很高,這種私下見面,大家不知彼此的經濟情況,所以選擇檔次太高的娛樂場所,會讓很多人覺得接受不了。
  來到臺球室,方志誠安靜地坐在旁邊喝飲料,看著男女各自捉對打臺球,心中暗自盤算,等過一會兒,安靜地離開便好了。
  他能理解著這種失戀者同盟,一方面是為了宣泄情感,另一方面是為了私下找艷遇,設下的一個冠冕堂皇的虛假外殼。
  那幾對人在球桌上相談甚歡,哪里還有剛才吐露心聲的痛苦之色,都說新的感情是撫平傷口的最好良藥,此言一點也不假。
  “你說的故事是真的嗎?”身邊傳來一陣香風,正是剛才坐在陳章旁邊的氣質美女。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信則是真的,不信則是假的。”
  那美女眉頭皺了皺,道:“你這人真不會聊天。”
  方志誠笑了笑,道:“既然覺得我不會聊天,你可以重新選擇一個聊天對象。比如陳章,我覺得他肯定各種迎合你。大家都看出來了,他對你有意思。你現在故意坐到我旁邊,可是為了招來麻煩,我真擔心會被妒火焚身。”
  美女側臉,仔細打量方志誠,道:“陳章恰恰是我最討厭的那種男人,自認為是律師,收入不錯,也有一定的社會地位,處處炫耀吹噓,但骨子里很自卑。”
  方志誠道:“你跟我說了這么多,是想說明,你看上我了嗎?”
  美女搖了搖頭,道:“只是覺得你不會因為外貌而故意接近我,覺得你不是一個危險的男人,另外你長得也挺不錯,很年輕。”
  “有點意思!”方志誠微笑道,“看來你和那些男男女女一樣,是為了尋求刺激,才會參加今晚的聚會。”
  美女眨了眨眼睛,道:“空虛寂寞,是這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你也獨身很久了吧。”
  方志誠笑問:“你為什么這么判定?”
  美女道:“一個身邊環繞著女人的男人,與一個獨身的男人,眼神是不一樣的。”
  方志誠自嘲式地笑道:“這是女人的第六感嗎?”
  美女嘆道:“跟你交流,真是困難,你太喜歡繞彎子了,一點不夠直接。”
  陳章站在臺球桌邊,一直觀察著方志誠這邊的一舉一動,面色變得有點難看,之所以還有接下來的活動,正是因為陳章看上了其中一人。那女子的網名叫做隨風輕去,從私下聊天的情況分析,是一個很有經濟實力的女人。
  他心中此刻暗罵華清文,不知從哪里找來方志誠這么個潛在的強勁對手。方志誠身材高挑,樣貌端正,尤其身上展現出一股自信成熟的魅力,對女人極有吸引力。
  方志誠從口袋里掏出煙盒,掂出一根煙,隨風輕去沒有拒絕,夾在手指之間,方志誠取出打火機給她點燃。
  隨風輕去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抽煙?”
  方志誠很注意細節,道:“你的右手食指和中指第一指節有煙熏黃,這出賣了你的煙齡,至少兩年以上。”
  隨風輕取微微一怔,笑道:“你的洞察力讓人感覺可怕。”
  方志誠吞吐了一口煙霧,道:“吸煙對女人的皮膚不好,以后還是盡量少抽一點吧。”
  隨風輕去搖了搖頭,道:“說教的人,會讓人生厭。”
  方志誠不以為然地說道:“不是有這么一個說法,女人說討厭一個人的時候,其實已經百分之九十傾心于那個人。”
  隨風輕去現在言辭上根本占不了優勢,只能翻了個眼白,道:“少往自己臉上貼金!”
  現隨風輕去和方志誠聊得熱火朝天,陳章覺得不能坐以待斃,走過來邀請道:“隨風,咱們過去再打一局吧?”
  隨風輕去搖了搖頭,道:“你繼續打吧,我歇歇。”
  陳章淡淡笑道:“要不,方,你去打吧,我也想歇歇了。”
  方志誠淡淡道:“你一局還沒打完,就讓我接上,這似乎有點不妥吧。”
  陳章有點不太高興,他是這次私下聚會的組織者,認為其余的人都應該給他幾分薄面。大家都是聰明人,從聚餐的時候就應該猜出,自己的獵物就是隨風輕去,為何還要橫插一腳,實在是太不上道兒了。
  陳章變得不客氣,冷冷地說道:“既然是聚會,應該活躍一點。既然你這么不愿意玩,那么就請你離開吧。”
  隨風輕去面色變得不悅,道:“陳章,你這話說得有點過分了吧?”
  陳章譏諷地笑道:“有些人自不量力,故意挑事兒。”
  隨風輕去見方志誠不言語,道:“我看是你挑事兒吧。”
  華清文早就觀察著這邊,見起了爭執,連忙放開球桿,跑了過來,拉開陳章,低聲道:“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計較!”
  陳章朝地上吐了口水,不屑地說道:“老華,你也太不夠意思了,找了個外人過來就算了,還故意擺架子,算什么玩意。”
  華清文見陳章越說越過分,拉下臉道:“再說就沒有意思了啊!”
  陳章冷笑道:“那就散伙吧,明天起,曹堯失戀者聯盟解散。”
  華清文顯然沒想到會出現這個變故,再望向方志誠的時候,見他已經起身準備離開。
  隨風輕去也拿了自己的手提包,跟在方志誠的身后,準備同進同退了。
  方志誠大度地朝華清文笑了笑,道:“你繼續玩吧,我就先離開了。”以他現在的身份,不至于糾結這種小矛盾。
  華清文趕緊跟了過去,方志誠低聲道:“放心吧,我沒事!正好抽身離開,你繼續活動。”
  華清文現隨風輕去緊跟在他身邊,突然想到了什么,連忙道:“那我就不送您了。”他心中則是暗自琢磨,自己老板把妹的水平也太高了,陳章軟磨硬泡一晚的目標,被方志誠三言兩語就勾搭走了,也難怪陳章會急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