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964 殺身成仁抒胸意

春秋時期,孔子的弟子問仁德忠義與生命發生沖突怎么辦?孔子說:“真正的志士仁人都不會因為貪生怕死而損害仁義,為了成全仁德,可以不顧自己的生命。”這是成語殺身成仁,舍生取義的典故。
  杜廣權之死,在方志誠看來,帶有這種色彩。杜廣權在特殊的時刻,站在了風口浪尖,成為曹堯國有企業改制的吶喊者,因此危害到了其他群體的利益,終究引來殺身之禍。
  方志誠對于杜廣權之死,心中充滿愧疚,盡管知道自己只是導*火索,但還是難免自責,若不是自己主動上門請杜廣權給予支持,他也不至于惹下如此禍事。
  杜廣權的大兒子給方志誠送來一份關于杜廣權的工作筆記,從筆記的豐富程度,方志誠對杜廣權有了重新認識。早在十年前,杜廣權就已經看到曹堯重工改制的緊迫性,在隨后的工作中,一直努力推動,但收效甚微。
  隨著杜廣權年齡越來越大,曹堯重工也慢慢變成垂垂老矣的企業,尤其經過無數次試探,結果都差強人意,這讓杜廣權心若死灰。
  曹堯重工若不是因為政府支持,同時有軍工設備的制造訂單,早已如同其他國有企業一樣,瀕臨破產。杜廣權失去了壯年的雄心斗志,試圖讓曹堯重工不再大動干戈,只希望能為員工提供一個較為安逸的環境。
  曹堯重工即使會死亡,但杜廣權不允許讓它在自己的手上徹底地毀滅。
  工作筆記中詳細地記錄了杜廣權在曹堯重工數十年的心路歷程,也表達了一個忠于企業、勇于奉獻的國企領導人的真心。
  方志誠的出現,打破了杜廣權心中的枷鎖,再次點燃杜廣權帶領曹堯重工走出困境的雄心,所以他力排眾議,不惜一切代價,推動曹堯重工改制,力求早先一步跨入工業4.0時代。
  方志誠花費半天的時間,耐心地翻完了工作筆記。杜廣權對重工行業分析得很透徹,盡管思維有些僵化,但無論對全國還是國際的行業趨勢看得很透徹。
  終于翻到最后一頁,杜廣權一句話,讓方志誠心驚不已,上面寫著寥寥幾行字“殺身成仁,舍生取義。如果我不拋頭顱灑熱血,誰人能讓曹工絕地重生?”
  方志誠緩緩合上筆記本,眼角竟然多了淚花。
  在很多人眼中,焦裕祿式的干部根本不存在,事實證明,官場之中好官清官確實存在。杜廣權既然早已意識到被人盯上,為何還在強行堅持,最終刺激到對方?在他的心中,集體利益早已超過了生命。
  方志誠小心翼翼地將工作筆記放入抽屜,從另外一個抽屜取出筆記本,在上面工工整整地寫上“堅守理想,不忘初心!”然后,緩緩站起身,走出辦公室,與秘書華清文吩咐道:“去市委大院!”
  半個小時之后,方志誠來到市委書記辦公室,王國岳的秘書很是意外,進去通傳后,讓方志誠進入里屋。華清文則站在外面辦公室與王國岳的秘書閑聊。華清文能感受到方志誠心中壓抑著怒火,他看似表情平和地與王國岳的秘書開著玩笑,但一直豎著耳朵,注意著里面的動靜。
  不出意料,里面傳來激烈的爭吵聲,王國岳的秘書趕緊站起身,準備敲門進入,卻被華清文攔住,他笑嘻嘻地說道:“估計討論什么問題,領導之間的矛盾,咱們還是不要插手,讓他們自己處理吧,都是領導,不會出什么大亂子。”
  里屋的爭吵聲突然消失,門直接被拉開,方志誠邁著大步子走出,與華清文吩咐道:“走吧!”
  華清文連忙點頭,與王國岳的秘書擠了擠眼睛,跟在方志誠的身后匆匆離去。
  王國岳的秘書反應過來,推門走入里屋,只見辦公桌上一片狼藉,王國岳手上抓著紙巾,擦拭著鼻梁,地上有好幾個紙團,上面沾著血跡。
  王國岳的秘書一時呆若木雞,不知所措,斷續道:“老板,要不要帶您去醫院?”
  王國岳擺了擺手,嘆道:“只是皮外傷而已。今天的事情千萬不能傳出去!”
  王國岳的秘書連忙點頭,意識到王國岳肯定是在與方志誠的爭執過程中吃了大虧,回想起華清文攔住自己,暗罵了一句,這華清文恐怕早就知道方志誠會對王國岳動手,所以故意攔住自己,也算是暗暗地幫他的領導助力。
  雖然沒看到激烈沖突的場景,但大致能判斷發生的始末。
  王國岳的秘書慢慢平復心情,轉身去外屋找來了醫療箱,從里面取了面簽和消毒酒精。王國岳擺了擺手,意識到自己現在的樣子足夠狼狽,低聲道:“去幫我找一副墨鏡過來!”
  等秘書離開之后,王國岳忍不住痛呼出聲,獨自處理傷口。
  王國岳很意外,他沒想到方志誠會因為杜廣權的死,找到自己,然后故意挑起爭執,動手打了自己。
  堂堂的市委書記,被下面的干部給打了,這傳出去會被天下人恥笑。所以王國岳努力讓自己克制怒火,不允許秘書把風聲給放出去。同時王國岳心中也認清楚,方志誠是只桀驁不馴的狼,根本不會因為自己的示好,乖乖地歸降自己。
  方志誠出了市委書記大院之后,華清文小心問道:“現在去哪兒?”
  方志誠掏出煙準備點燃,想了想又塞回去,道:“既然想發泄,就徹底一點吧。去找個酒吧喝酒,你帶路!”
  華清文之前做過記者,對曹堯很熟悉,知道方志誠這個時候適合去哪里,笑道:“我帶您去一個地方,保證有情調,也有檔次。”
  娛樂場所無外乎夜總會與酒吧,以方志誠的身份不太適合參與這種場所,若是被有些人拍攝下,惡意傳播,也得頗費周折。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華清文帶著方志誠來到一個很普通的日式料理店,與店主打招呼,然后朝著遠處角落擺了擺手。那里已經坐著十多人,圍成一圈,桌上擺放著日式料理,如鯛魚燒、羊羹、烤雞肉串、茶碗蒸等。十多人有男有女,其中一人主動與華清文招呼,道:“歡迎你,文藝大叔。”
  華清文連忙與方志誠低聲解釋道:“這是我的網名。”
  方志誠點了點頭,意識到這是一次網友見面會。
  華清文找了個位置坐下,給眾人以朋友的身份介紹方志誠。通過簡單的聊天,方志誠意識到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群體,他們自稱為曹堯失戀者聯盟,因為剛剛經歷過痛苦的失戀,所以無處發泄,便利用社交工具聚集在一起,約定好日期,舉辦線下見面會。
  “我的男朋友總愛劈腿,我原諒他很多次,他總是不斷地在外面拈花惹草,三個月之前,我終于忍不住,跟他分手了。但他還是跟我不停地糾纏。”這群人坐在一起開始分享自己的經歷。
  失戀時最希望傾訴,面對一群誰也不認識的人,往往說得肆無忌憚,旁邊立刻有人罵了起來,道:“劈腿的男人都該死,你告訴我他的聯系方式,我現在就去罵他。”
  言畢,那個女人果真將前男友的手機號碼報給了聲援者。聲援者當著眾人的面,與前男友大聲地說道:“從今天起,請你不要再騷擾我的女人,如果你繼續糾纏不清,我就跟你玩命!”
  隨后其余幾人紛紛開始陸續訴說自己的經歷,方志誠在旁邊默默地看著他們對話,不僅感覺自己的感情生活還真夠順利,若是告訴他們,自己不僅沒有經歷過失戀,甚至還左右逢源,能讓許多女人圍著自己,并且彼此和睦相處,這是否會讓他們咆哮著將自己趕走。
  “文藝大叔,你上次講的故事很感人,今天又要分享什么呢?”組織者盡量做到面面俱到,讓在座每個人都能夠發泄自己的情緒。
  華清文咳嗽了一聲,尷尬地望著方志誠笑了笑,道:“上次講到我的女朋友出國深造,后來帶回了個老外見我。我一氣之下,與她的外國男友爭執,結果被打成了重傷。后來我得到消息,她與那個老外終究還是分手,另外重新找了個男朋友。然后我就慢慢不與她聯系。”
  組織者追問道:“那你的內心呢,想到她,還會痛嗎?”
  華清文慢慢進入了自己的心靈世界,如實地說道:“不會痛,慢慢變得麻木,也不相信愛情了。”
  華清文此言結束,其他網友紛紛地哀嘆了一聲,顯然他的話,說到了大家的心里。
  組織者繼續去問方志誠,華清文原本想幫方志誠解圍,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每個人都有失戀的經歷,我也訴說一下我的經歷吧。從上大學的時候,我就暗戀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就住在我的隔壁,她有丈夫……”
  等方志誠慢條斯理地將自己當初獨戀秦玉茗的故事,與大家訴說完畢之后,其余人都愣住了。顯然,他們雖然經歷豐富,但從沒有想過這么復雜的虐戀。
  組織者長嘆了一口氣,道:“世界上的愛情,不分年齡,不分身份,相信你能走出這段感情,真正找到自己的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