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963 邵家換立場求變

官場向來是精英聚集之地,所以大家都是聰明人,知道分寸與進退,盡管邵清波對方志誠心有不滿,但他閱歷豐富,知道什么時候得委曲求全。邵清芳的性格,他很了解,這是一個心思縝密的女人,這么多年來家中例外事務,全部都是由她來決斷。她從燕京趕回曹堯,這充分說明事態的嚴重性。
  邵清波長吐胸口一股濁氣,緩緩道:“方志誠的心思,我很了解,他已經達到目的,今天我們主動登門拜訪,在他的計劃之中,他需要邵家在曹堯國有企業改制上點頭,并提供足夠的支持。明天起,我會整理好原來的業務,將手中的資源交出去,隨便他去折騰!”
  邵清芳側目看了一眼邵清波,暗忖他成長了不少,若是換作五年前的話,恐怕早就跟方志誠對著干了。幾年前,也曾經有市委干部像染指邵家的利益,結果被邵清波軟硬兼施,直接灰溜溜地離開了曹堯。
  當時那位市委干部是省里派下來的干部,專門負責國有企業改制工作推進,并深受當時的省委書記李思源的高度支持,但結果面對在國安部有極強實力的邵家,還是忍不住折戟沉沙。
  此一時彼一時,現在對手不一樣,單是王國岳已經讓邵家頭疼不已,再加上一個方志誠,邵家不得不退步。
  以此次燕京的風波來看,邵家受到牽連還在其次,關鍵是主管國安的首長,還受到了諸多攻擊。高層之間的博弈,從來不是簡單的出拳踢腿,總是綿里藏針,層巒疊嶂,一波接著一波。
  邵清芳回到曹堯處理此事,是擔心后續的變化,此次蘇家展現強大的實力,尤其是在軍隊方面的支持度讓人感覺恐怖。
  邵清芳目光落在車窗外,快速飛馳倒退樹木花草上,淡淡道:“你覺得現在邵家應該如何處理王、方二人的關系。”
  邵清波猶豫一番,道:“若是站在曹堯的格局,必然是要跟王國岳保持良好的關系,他畢竟是曹堯的市委書記。只要他能與邵家相處融洽,咱們的地位就足夠穩定。”談及此處,他瞄了一眼邵清芳的面色,一笑繼續道:“姐,看來你并不這么認為?”
  邵清芳撩起耳邊發絲,撫至而后,輕嘆道:“你的眼光還是略微短淺了一點。若是出在曹堯或者淮南的格局,你的看法并無問題,因為無論是從王國岳的自身實力,還是省里對他的支持,都遠遠好過方志誠。但若從全國的格局來看,你還是要轉換角度。如今燕京風向變幻莫測,唐系問鼎中南海已經成為定局。在未來的領導格局中,唐系主政,蘇系輔助,這是不容扭轉的趨勢。從全國軍政格局看,北方派系已經退守地方,王國岳雖然是北方派系重點培養的星火,但十年的蟄伏期,會有太多的變化。”
  邵清波理解邵清芳的意思,唏噓道:“如果這么來分析的話,方志誠的前途不可限量!”
  邵清芳見邵清波想明白了一切,道:“世事無常,誰也沒法準確預測下一秒會發生什么情況,所以在判斷一個人的潛質時,只能憑經驗。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王國岳無論履歷還是資歷都遠遠好過方志誠,但十年或者二十年之后,誰又能說他們誰高誰低?”
  邵清波苦笑道:“我突然有很大的壓力。”
  邵清芳長嘆一口氣,“邵家也算是安逸多年,但你也知道,燕京那位首長已經失勢,父親的處境很尷尬,此刻需要為下一步謀退路了。”
  邵清波眼中閃過一絲毅然,沉聲道:“姐,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邵清芳滿意地點了點頭,盡管邵清波在很多時候會耍性子,但絕大多數時候,他還是有一顆為家族敢于獻身的心,“方志誠,若是真要對曹堯國有企業大刀闊斧搞改革,你不僅不能站在他的對立面,而且還要保持高度的一致性,若是真的成功了,邵家還能辦成大功。”
  邵清波如初釋然之色,道:“王、方二人都在推動國有企業改制,勢頭已經不可阻擋,我沒有必要螳臂當車。明天我會與幾個核心關鍵人物仔細聊下,讓他們放下原來的想法,積極推動曹堯的改變。”
  邵清芳露出微笑,邵清波雖然固執起來,脾氣很倔,但只要能說服他,他會很快轉變態度,“小心駛得萬年船,下面的那幫人不好對付。常夢圓,我與他主動聊聊吧。”
  邵清波笑道:“放心吧,皮之不存毛將焉附,邵家是他們的主心骨,即使動了他們的利益蛋糕,也得忍氣吞聲。”
  見邵清波已經完全轉變角度,邵清芳掏出手機,撥通了常夢圓的電話,常夢圓見是邵清芳打來的,連忙道:“邵局長,請問有何吩咐?”
  邵清芳冷冷一笑,道:“常書記,你膽子不小啊!”
  常夢圓渾身打了個機靈,連忙道:“不知從何說起?”
  邵清芳淡淡道:“半個小時之后,邵家茶樓的三層包廂見。”
  等邵清芳掛斷電話,邵清波哈哈大笑,“這個老常,平常見到我都是趾高氣昂,在你的面前,就是一只膽戰心驚的老貓,被你剛才那一詐,怕是要被嚇壞了。”
  邵清芳搖頭苦笑,道:“常夢圓這么多年來借助邵家的勢力,沒少拿好處,否則他的那些親戚憑什么紛紛出國?”
  邵清波眼中閃過一絲陰暗之色,沉聲道:“聽說他利用在島國的親戚,與那里的幾家企業搭上關系。曹堯市內幾家島國資本企業,就是他利用招商引資過來,表面上從事電子產品,事實上……”
  邵清芳擺了擺手,低聲道:“常夢圓暫時還是有利用價值,不要輕舉妄動,只要他沒有超出底線,我們可以保持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邵清波冷笑道:“主要是沒有證據,邵家這么多年從事的各項業務,都是清清白白,不會踩線做違反集體和利益的事情。”
  邵清芳點頭,這是邵家能夠長期在曹堯賴以生存的主要原因,比如,邵家雖然控制著曹堯的礦產開發,在前幾年也曾因為安全事故,出現一系列的負*面消息,但邵家一直在努力完善礦產開發的安全環境,并付出了很多代價。
  邵清芳嘆了一口氣,道:“老常是需要收手了,我今天與他一方面是聊聊曹堯現在的大局勢,另一方面則是要提醒他,注意身邊的環境,千萬不要越陷越深。”
  邵清波一只手拍打著方向盤,有點不太看好地說道:“難度很大!現在的常夢圓可不比當年,說句不好聽的話,他已經太過于膨脹了。”
  邵清芳擺了擺手,道:“那我就給他潑潑涼水!”
  來到金玉香茶樓,茶樓是邵家的產業,很多年前就叫做邵家茶樓,后來被改成金玉香茶樓。茶樓并沒有什么特色,與漢州的早茶文化相比,也顯得平淡無奇,但因為是一家老店,所以生意異常紅火,盡管是下午時分,樓前已經停滿車輛。
  進了茶樓的三層包廂,等了大約五分鐘,常夢圓邁著扎實的官步推門而入,見到邵清芳,滿臉微笑道:“邵局長,您好!”
  隨著時代變化,官步也變化不少。以前的官步都是如同鴨子步,闊步外八,挺胸昂頭,步履緩慢,腳不離地,拖曳而行。現在的官步在是挺胸頷首,腳步堅實,沉穩有力,顧盼生姿。
  邵清芳指著茶桌對面,淡淡笑道:“請坐!”
  常夢圓坐下之后,泯了一口泡好的茶,不緊不慢地問道:“邵局長,還請您把剛才電話中沒有講明白的事情,與我說清楚。我心臟不好,受不了刺激啊!”
  邵清芳眼睛在常夢圓的臉上掃了一圈,面色轉冷,道:“老常,作為一名黨員干部,要對崗位、對群眾負責啊,你也知道,我所處的角色,可以接觸到許多不好的消息,很多問題都被我按下去,但我還是得提醒你,千萬要自律克制!”
  常夢圓臉色變得不自然,尷尬地笑道:“我對自己的品行還是很自信,自認為為官這么多年從來沒有做過違背組織紀律的事情。邵局長,你的提醒如同警鈴,我能夠感受到其中的善意,所以我謝謝你。”
  邵清芳暗忖常夢圓的心理素質還挺強,若是換作另外一個人,恐怕早就被嚇得魂飛魄散了。邵清芳從事特殊工作,經常面對一些貪官,很了解他們內心狀態,從常夢圓的反應來看,要嘛他心理素質夠硬,要嘛就是問心無愧。
  邵清芳手指在桌子上點了點,語氣依舊嚴肅地說道:“今天喊你過來,我是想與你表個態,對于王、方二人來到曹堯,邵家是無條件支持的,曹堯想要發展,光靠咱們這些老人是不夠的,關鍵還在于要借助外界力量。”
  常夢圓沉默不語,許久悠然嘆了一聲,低聲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