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962 邵家的尷尬之境

孟虎重新回來,方志誠還在品茶,笑著說道:“這棟樓外表看上去簡陋,但里面卻是五臟俱全。”
  跟隨方志誠來到曹堯的數十人,就以這里為據點。房子內部除了日常生活的必需品之外,還有一些用于特殊工作的工具。從這棟樓的復雜程度可以看出,方志誠已經不是當年的小秘書,他身后有強大的支持。
  所以他有膽量與王國岳、與曹堯地方力量強勢叫板!
  孟虎淡淡道:“這里位置不錯,離市區不遠,卻又很隱蔽。但明天就要撤離了,被關若飛知道這里,就不能再繼續用了。”
  因為這里足夠安全,所以孟虎才將關若飛喊到這里來談事。不過安全屋一旦被其他人知曉,就失去意義,從明天開始,恐怕這里會被很多人踩點。
  方志誠點了點頭,嘆道:“現在曹堯風聲鶴唳,的確沒有什么安全的地方。關若飛的態度讓人感覺捉摸不定,也難怪王國岳對他如此重用,這是一個忠誠度極高的同伴。”
  孟虎冷冷地說道:“王國岳表里不一,讓人不齒。”
  人稱君子岳,誰又能真正準確評價其人其行?王國岳讓方志誠不僅聯想到金庸小說《笑傲江湖》中的岳不群,人稱君子劍,但為了達到振興門派的目的,不惜犧牲自己女兒,還惡意地嫁禍自己大弟子。
  雖然現在沒有證據,但仔細分析,王國岳對自己的親密伙伴關若飛,并非那么真誠,更多地在壓榨和控制。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一切都得關若飛自己想清楚才行,咱們也算是種下一顆種子,等到時機成熟,王國岳會受到懲罰。對了,韓燕現在的情況怎么樣?”
  孟虎道:“已經送到瑞士,那邊有人會照顧好她的生活。.?`c?o?m?”
  方志誠如釋重負地嘆氣道:“也是個可憐的女人,太過于弱小,卻牽扯到龐然大物之間的爭斗。關若飛的老婆,究竟是個什么樣的女人?”
  孟虎沉默數秒,低聲說道:“驕縱、自私、**。”
  方志誠摸了摸嘴巴,自言自語地說道:“這樣的女人,總是在小說中聽過,未能在現實中碰過,真有點好奇。”
  孟虎道:“這女人就是禍水,還是不碰為好!”
  方志誠點點頭,又問:“杜廣權之死,調查得怎么樣了?”
  孟虎搖頭苦笑,“對方有備而來,沒有留下任何線索。作案的‘忍者’不出意外已經逃離華夏,他對如何出境熟悉,有很多方法。”
  這時方志誠的手機震動數下,方志誠看了一眼,情緒復雜地一笑,道:“老孟,恐怕還得辛苦你一趟,邵家有人要見我!”
  孟虎臉色還是一如既往地沒有任何表情,道:“我去接他們吧。”
  邵家主動來找自己,肯定是燕京那邊施加的壓力,讓對方終于吃不消了。蘇家已經不是兩年前的蘇家,蘇老太爺去世之后,一連串的布局,讓蘇家已經徹底站穩腳跟,再加上與唐系的緊密合作,已經成為一線家族。邵家充其量也只能處于二線陣營,面對蘇家的施壓,找臺階下,是順其自然的事情。
  方志誠換好茶壺里的茶葉,又煮了幾分鐘,一男一女跟在孟虎身后走入房間。方志誠站起身,面帶微笑,主動招呼道:“請坐,喝茶!”
  邵清波和邵清芳相視一眼,然后坐在了方志誠對面的沙上。方志誠取好茶,放在兩人的手邊,見他們沒有什么動靜,淡淡笑道:“邵總、邵局長,咱們還是放松一點,邊喝邊聊吧?”
  邵清芳點頭,取了茶,象征性地碰了碰嘴唇,道:“方市長,我今天帶著弟弟過來拜訪,主要還是澄清一件事情。??`”
  “杜廣權之死,與你們無關?我知道!”方志誠擺了擺手,未等邵清芳說完,主動說道。
  邵清芳的表情有些許變化,眼前這個男人看上去很年輕,但言談舉止有種成竹在胸的氣勢,讓她感覺到有種壓力。
  邵清芳是國安干部,接觸過很多高級干部,方志誠的氣質與他們有相似,也有不同,給人一種親近之感,但有透著一股讓人敬畏的氣質。
  邵清波眉頭皺了皺,道:“既然知道杜廣權之死,與我們邵家沒有半點關系,那蘇家為何要故意刁難?”
  邵清波看人的方式與自己的姐姐完全不一樣,他覺得眼前的年輕人傲慢無禮。他不過三十歲出頭而已,憑什么趾高氣昂,不可一世?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并非故意針對邵家,而是大局勢使然。燕京現在正在大力整頓,為下一任國家領導人接任,鋪墊好扎實的基礎,邵家只是其中一個微小的環節,但也因受到大趨勢的影響而必須要做好調整。”
  邵清波撇嘴笑道:“你的意思,咱們今天白來了?”
  邵清芳粗粗地看了一眼邵清波,沒有攔住他的言語攻擊,方志誠明白,這對姐妹是有分工,一個人唱紅臉,一個人唱白臉。
  方志誠笑了笑,道:“不至于白來,既然邵總愿意跟我說話,那么我可以將自己的看法與你分享一下。邵家現在還是要把注意力放在燕京才是,至于曹堯的一些問題,該放手就放手,做到置身事外,就不會成為別人的工具。”
  邵清波揣摩著方志誠的意思,讀出話中有話,邵清芳也露出深思之色。
  邵清波緩緩道:“你的意思是,有人在故意制造混亂,讓你我……”
  方志誠打斷邵清波繼續說下去,道:“有些事情心中明白即可。大家都是聰明人,借刀殺人之計,誰都明白怎么用!邵家此次在燕京遇到諸多刁難,與蘇家有關,但與其他勢力也有關系。既然你們主動找到我,我也會努力從中協調,爭取幫助邵家渡過難關。”
  邵清芳聽方志誠這么說,終于松了一口氣。
  當然,邵清芳也聽出了更多的玄機,制造邵家陷入困境的,另有他人。
  話已經完全講明白,邵氏兄妹便離開。坐在車內,邵清芳低聲問道:“感覺如何?”
  邵清波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深不見底啊!”
  邵清芳點點頭,道:“同感!曹堯雖然對我們很重要,但現階段,咱們還是置身其外吧,一不小心差點成為別人手中的刀!”
  邵清波一直皺著眉頭,他心中有疑問難解,終于還是沒有忍住,沉聲問道:“杜廣權之死,兇手究竟會是誰呢?”
  邵清芳長嘆了一口氣,道:“此事恐怕要變成無頭懸案了。今天從方志誠的口風中,你其實可以聽出一二,他已經安排人進行調查,但似乎沒有找到結果。原本我們是最大的懷疑對象,但正因為如此,所以又是最不可能下手之人。方志誠是個聰明人,他已經猜到了前因后果,只是沒有證據,只能作罷而已。”
  邵清波盯著邵清芳看了許久,突然意識到她也已經猜出誰操刀一切,低聲道:“莫非是?”
  邵清芳點了點頭,低聲道:“從現在開始,邵家撤出曹堯的風波,至于那些產業,若是他們想拿去,就直接拿吧。”
  邵清波臉上露出一絲肉疼之色,道:“真有點不甘心!”
  邵清芳道:“胳膊和大腿較勁,永遠是胳膊吃虧。就讓那兩條大腿去角力吧,他們終究要離開曹堯。你與曲康溝通一下,表達咱們邵家的意思,那是個老狐貍,你稍微點撥一下,他會知道怎么做!”
  邵清波長嘆一聲,道:“只是常夢圓那邊,恐怕不會就這么銷聲匿跡。”
  邵清芳道:“常夢圓是咱們努力培養的一個核心干部,但還是欠缺了曲康的大度,不夠成熟。我會與他主動聯系,讓他認識到現在的情勢。”
  邵清波點點頭,道:“王、方兩人之間的博弈,你覺得方有勝算嗎?”
  邵清芳沉默片刻,淡淡道:“在一個月以前,恐怕很多人都不看好方,但從你剛才的語氣可以聽出來,也代表了大多數人的看法和觀點。方是王值得重視的對手,盡管暫時勝算略低……”
  邵清波苦笑道:“我也是一瞬間想通了,我不應該帶著有色眼鏡看方志誠,他雖然年輕,但的確優秀。若不是杜廣權死了,恐怕曹堯重工集團現在就會著手改制工作,如此一來,整個曹堯的老企業都會跟風而上。我們手中的資源也會出現很大的流失。”
  邵清芳搖頭道:“你還是得放開眼界,國企改制是大趨勢,即使杜廣權死了,現在的曹堯企業還是面臨著去產能、精簡人員、優化流程等一系列的變革。邵家的老資源是守不住的,必須要與時俱進,不斷地創造新的資源。”
  邵清波沉默許久,嘆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邵清芳對自己的弟弟很了解,他是一個不太懂得拓展家業的人,守著原本祖上傳下來的一畝三分地,就想著守業,不求外拓,這是一種錯誤的想法。
  邵清芳眉頭皺起,暗忖還是得想法設法,給邵家留一條后路才行。簡單的方法,就是讓邵家與王、方兩人之一,搭上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