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961 巧使關若飛動搖

回到辦公室之后,關若飛打了幾個電話,將手頭上的工作處理完畢。關若飛是一個極為敬業的干部,業務能力過硬,盡管曹堯的官場環境復雜,但在他的梳理下,已經慢慢變得清晰。如果不是關若飛相助,以王國岳的能力想短時間內把曹堯的組織關系整頓好,還是有一定的難度。
  按照關若飛的思路,曹堯的干部分為三個層次,以行政級別來分,廳級、處級、科級三個門檻。關若飛整理曹堯干部是從上到下的策略,循序漸進地在各部門插入新鮮的血液。從上周的處級黨校培訓班效果來看,已經完美地達到目的,這也讓市委副書記兼黨校校長常夢圓感覺到壓力。
  不過,常夢圓現在心有余而力不足,主要因為市長曲康步步退讓,沒有很好的側影,常夢圓獨木難支。
  任何組織的發展都離不開人,人永遠是核心要素,經濟發展、城市規劃,都離不開人。所以組織部的工作非常重要,甚至遠遠超過經濟建設。經濟建設能創造光鮮奪目的政績,但這些政績想要展現出來,歸根到底還是要落實到組織部門的審核與評估,這也是為何組織部在華夏官場體系中永遠處于權力最頂端。
  王國岳是從組織系統走出來的干部,他對華夏的干部培養體系有自己獨特的研究。關若飛在他的影響下,形成了專業、專注、創新的組織工作風格,所以經過一年的雕琢,曹堯的組織工作已經煥然一新,在淮南形成一面旗幟,被省委書記文景隆多次點名表揚。
  關若飛重新校對了一遍關于市公安局副局長孟虎的人事調令,面色凝重,方志誠來到曹堯不過兩個月,已經慢慢地將觸手滲透到官場體系之中。對于孟虎的調任,關若飛表達了反對意見,不過王國岳還是保持了良好的風度,認為可以適當給方志誠施展拳腳的空間。
  關若飛把文件整理好,確認無誤后,打電話喊來下面的人,囑咐他將文件下發到公安局。公安局接受文件之后,孟虎的人事安排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又解決了幾個問題,關若飛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來電提醒上面顯示是陜州的號碼,他眉頭微微一皺,因為自己的私人號碼并沒有很多人知曉,更何況陜州沒有自己的熟人。
  “關部長,我是孟虎,有空見面聊聊嗎?”孟虎的聲音渾厚而低沉,讓人感覺到毛孔有種收縮的感覺。
  關若飛按捺住心中的不安,因為孟虎能夠輕易找到自己的聯系方式,這充分說明孟虎有很多手段,他佯作鎮定地問道:“咱倆好像沒有必須見面的理由。”
  孟虎啞著嗓子笑了笑,道:“關部長,你難道一點都不關心韓燕嗎?”
  關若飛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低聲道:“你想怎么辦?”
  孟虎沉聲道:“一個小時之后,我會安排人來接你,換個比較安全的地方咱們好好聊聊。”
  關于孟虎,關若飛自然沒少了解,他是陜州軍區的頭號兵王,后來被蘇家安排成為方志誠的貼身警衛,潛伏在方志誠的身邊,沒少幫他處理各種危機。孟虎剛才那句話,讓關若飛突然有種心悸之感,并非自己的秘密被方志誠方面得知,而是他關心韓燕的安全。
  外表很冷漠,但關若飛內心深處對韓燕還是充滿感情,因為這個青春的女人,讓關若飛收獲了許多樂趣與感動。
  等到約定好的時間,關若飛看上去很淡定地走出市委大院,一輛黑色的轎車緩緩駛來,停在了他的身邊,關若飛直接打開后排車門,坐了進去,然后暗暗打量坐在身側的孟虎。這是一個看上去并不是很粗壯的男人,但臉型方正,眉眼中透著一股凌厲的氣場。
  關若飛不做多言,孟虎吩咐司機開車,大約十來分鐘之后,轎車停在一棟并不起眼的兩層民樓前。
  孟虎先下車,關若飛緊隨其后。來到二層的房間,只見方志誠坐在茶幾旁邊,茶壺里的熱水冒著熱氣,他微笑著斟滿兩杯,笑著說道:“關部長,請喝茶!老孟,你也坐下,喝杯茶!”
  關若飛不知道方志誠葫蘆里賣得什么藥,但還是順從地坐下,泯了一口茶,道:“方市長,不如開門見山吧,你究竟將韓燕怎么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這件事由老孟經手,他比我更了解具體的情況。”
  孟虎也喝了一口茶,道:“關部長,嚴格意義上講,我們解救了韓燕。”
  關若飛表情陰晴不定,沉聲問道:“為什么這么說?”
  孟虎淡淡道:“如果韓燕不被我們保護起來,你覺得她會有活路嗎?你的妻子曹晶會允許她存在嗎?”
  關若飛意識到自己的秘密已經完全被方志誠方面知曉,他也沒有隱瞞的必要,低聲道:“韓燕現在應該已經出國,而且我安排人保護她……”
  方志誠笑了笑,道:“不是你安排人保護她,而是王國岳安排人保護她……看來你對王國岳還真是特別忠誠與信任,就不會擔心他從中做手腳嗎?”
  關若飛咬牙道:“你不需要動用攻心戰,我不會被你輕易欺騙。”
  方志誠朝孟虎招了招手,孟虎掏出手機,然后挑出一段視頻,播放給關若飛。畫面中的女人正是韓燕,她看上去狼狽不堪,衣衫襤褸,渾身濕透,旁邊還站著一個高挑漂亮的女人。
  女人冷笑著質問:“你也不拿鏡子照照自己,竟然敢勾引我老公!放心吧,我不會讓你輕易去死,一輩子將你囚禁在這里,讓你備受折磨。”
  孟虎耐心地解說道:“這女人你認識吧?視頻是我們的人,解救韓燕之前,找機會錄下來的。韓燕離開曹堯之后,原本是打算從吉東直接飛往韓國,但在機場被人攔下,結果被囚禁到了一處秘密地點。”
  關若飛的額頭直冒冷汗,低聲道:“我孩子怎么樣了?”
  孟虎輕聲道:“他現在已經由曹晶照顧,雖然曹晶對韓燕很殘忍,但對你的孩子很不錯,聘請了保姆,照顧得很好。她是個聰明的女人,知道只要管好你的孩子,你就不會放棄那段婚姻。”
  關若飛憤怒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壓抑地說道:“真是個蛇蝎女人!”
  對于曹晶的狠毒,關若飛還是有了解,若韓燕真到了她的手里,極有可能生不如死。所以那個視頻影響雖然有些模糊,但關若飛還是確信它并非偽造。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關部長,你也是聰明人,難道想不明白,以王國岳的手段,如果他真想將韓燕送出國,恐怕根本不會讓曹晶發現……”
  關若飛原本是聰明人,只是遇到一系列的事情,被蒙在鼓中,所以暫時有點迷茫,經過方志誠的提醒,他終于意識到原來事情還有另外一面。
  王國岳表面上答應會幫自己處理好后續,將韓燕送出國,將孩子送到吉東由曹晶照料,但事實上,他暗地里通知曹晶,設計了機場奪人的故事。
  雖說是方志誠方面給出的消息,但可能性還是極大。
  關若飛輕吐了一口氣,低聲道:“你們不需要離間我和國岳書記的關系。即使他這么做,我也能理解,他是為我好,害怕那個女人還會跟我藕斷絲連,所以才讓曹晶出面。”
  方志誠有點無奈地聳了聳肩,苦笑道:“關部長,你對王國岳的忠誠實在讓人感動。我與韓燕也算是有點緣分,今天只是告訴你她現在的真實情況。請放心吧,我會好好保護好韓燕。”
  關若飛面色復雜地望著方志誠,他不相信方志誠有這等好心,低聲道:“你想要挾我?”
  “真的別無他意。”方志誠嘆氣道:“言盡于此,老孟送關部長離開吧。”
  關若飛對方志誠的態度感覺很奇怪,原本以為方志誠掌握了韓燕這個關鍵人物,會開出高價索求,但他并沒有借此來威脅自己。
  重新坐上了那輛轎車,孟虎吩咐司機道:“將關部長安全地送回住處。”
  轎車緩緩發動,關若飛表面上還是一如既往地沉穩,但心中卻混亂無比。因為王國岳此舉實在讓關若飛感覺寒心不已,正如方志誠所言,若是王國岳不故意透露風聲,曹晶又如何知道韓燕會被送到國外?
  王國岳在外面一向以謙謙君子自居,關若飛對王國岳有些了解,他內心深處,并非那么單純。在韓燕的事情上,極有可能是,王國岳表面上做了好人,幫助自己處理后續問題,但事實上背后卻是有其他動作。
  王國岳根本不想讓韓燕安全的活下去,因為韓燕的存在永遠是一個未定時的炸彈,誰也不知道,它會在什么時候爆炸。
  一旦影響到關若飛,必然會影響到王國岳,所以王國岳會有斬草除根的動機。
  當然,一切都是關若飛的推測,以王國岳的君子之心,應當不會做出這么殘忍毒辣的事情。手機用戶請訪問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