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959 誰導演這場悲劇

“對不起,我們失職了,沒有保護好杜廣權,他被人暗殺……”孟虎語氣凝重地匯報道,“從現場的狀況來看,是著名的殺手——代號忍者,動的手。”
  杜廣權遇害未到十分鐘,方志誠便收到消息。
  事情讓人始料未及,就在一個小時之前,方志誠和杜廣權還在飯桌上相談甚歡。看得出來杜廣權對于秦淮重機此次到來非常開心。
  方志誠眉頭緊緊的擰起,關心地問道:“老杜的情況如何?”
  孟虎語氣低沉地說道:“一刀致命!已經死亡!”
  這個消息,讓人憤怒和無奈。
  也不能怪孟虎,原本方志誠只是交代,要監視杜廣權,并沒有下達命令,貼身保護他。
  方志誠倒抽了一口涼氣,沒想到事態會如此變化,原本曹堯重工集團的問題已經基本解決,他成功地說服了杜廣權,讓他支持曹堯重工的改制,在秦淮重機見面之后,一切問題將可以迎刃而解。但誰也沒想到,突生變故,杜廣權直接被殺了!
  杜廣權是曹堯重工的核心人物,若是他不在了,那么曹堯重工會順便變得無比混亂,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全部白費!
  方志誠沉默許久,低聲道:“要盡快追捕兇手。”
  孟虎嘆了一口氣,道:“‘忍者’是一個非常狡猾的殺手,他習慣偽裝自己,所以沒人知道他的真實樣貌。他會高的易容術,能夠輕易地化妝成各種人物類型。所以從他成名以來,大家從來都不知道他真正的模樣。我們只能從現場的推斷來分析,因為他喜歡用切腹的方式,解決目標。”
  方志誠眉頭緊鎖,雖然與杜廣權接觸沒幾日,但他對杜廣權還是頗有好感,盡管在曹堯重工轉型的問題上,因為固執與猶豫不決,導致決策出現問題,影響了企業的展,但杜廣權為人清廉剛正,是典型的好干部,因此深得企業員工的愛戴。?.?`
  杜廣權之死,不僅影響到曹堯重工集團下一步的改制計劃,對整個曹堯重工集團也是一個巨大的打擊。不出意外,為了角逐一號位置,將出現混亂的場面。領導層不夠穩定,何談改制?
  方志誠知道,肯定有人在暗中導演了這場悲劇。膽敢使用這么激烈的手段,也充分說明了曹堯環境的特殊性與危險性。
  杜廣權之死,必然會引一系列的后遺癥,方志誠頓時覺得有點頭大如斗。
  孟虎剛掛斷電話,手機再次響了起來,王國岳主動打來電話,這并不讓人感覺意外。
  方志誠接通電話,王國岳語氣凝重地說道:“曹堯重工集團剛剛與秦淮重機接觸之后,杜廣權便遇害,將之聯系起來,恐怕會引起社會性恐慌。”
  方志誠能理解王國岳的意思,擺明有人不愿意讓曹堯重工集團進行改制,所以才有了這么一出。
  杜廣權明確態度,支持改制,導致被害,這等同于在叫板,如果誰還敢支持改制,會不會成為第二個被暗殺的對象。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我現在擔心的不是曹堯重工的改制問題,而是曹堯重工集團會不會因為這個變故,直接出現崩盤的局面。沒有杜廣權的曹堯重工,類似于群龍無。曹堯重工原本內部派系林立,因為杜廣權的威望才保證表面上的穩定。”
  王國岳淡淡道:“我會盡量控制輿論導向,不過曹堯重工的改制問題,恐怕要暫時告一段落。.`我建議你,還是將精力全部放在新城區上來。老城區的問題太過復雜,牽扯到方方面面。暗中的勢力連杜廣權這樣的人也敢動,也充分說明背景實力有多么雄厚。雖說你我都不懼怕任何勢力,但若是徹底撕破臉皮,恐怕也不太好。”
  方志誠能讀出王國岳的弦外之音,杜廣權之死,已經牽扯到了更高層次的博弈。曹堯果真是龍潭虎穴。
  與王國岳通完電話之后,方志誠嘆了一口氣,對杜廣權的遇害,他心中還是有很強的自責與愧疚。如果不是他慫恿杜廣權支持曹堯重工的改制,也不會讓杜廣權與某些暗中勢力站在對立面,影響到那些勢力的利益。
  曹堯重工表面上是一個有國際綜合實力的重工設備制造企業,但內里也承擔國家軍工設備的制造,所以它嚴格意義上不是一般國有企業改制。
  曹堯重工若是進行完全的改制,這勢必要引起一系列的連鎖反應。有人擔心,改制后的曹堯重工,會影響到自己的權益,所以直接將杜廣全暗殺,這可能性極大。
  方志誠在官場也算是浸淫多年,他并非沒有遇到過危險,但如此張狂的行為,還是次碰見。
  第二天上午,方志誠來到曹工巷路,車子已經開不進去,因為到處站滿了人。這些人都是曹堯重工集團的員工,來為杜廣權吊唁。方志誠緩步上樓,見到了幾名曹堯當地的干部,走到杜廣權照片面前,深深地鞠躬。
  杜廣權的老伴兒抹著淚,子女跪在兩側。杜廣權的長子年近四十歲,長得與杜廣權極為相像,是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女兒三十多歲,看上去很清秀,是一名高校老師。
  方志誠走到杜廣權的老伴身邊,低聲道:“阿姨,請節哀順變!”
  老伴看清楚是方志誠,沙啞著聲音,道:“老杜,向來對人和善,怎么會遇到這種情況。”
  方志誠伸手捏了捏她的略顯干枯粗糙的手背,壓低聲音承諾道:“阿姨請放心,我一定會幫老杜找回公道。”
  老太太淚眼婆娑,然后朝他的兒子招了招手,兒子走到身前,老太太低聲道:“你帶著方市長去書房,將那些情況告訴他。”
  杜廣權的大兒子點點頭,帶著方志誠進了書房,然后從書櫥內找出一個紙盒子,從盒子內取出一疊信。
  方志誠取出其中之一,抽出里面的紙頁,臉色微變,長嘆一口氣,道:“這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杜廣權的兒子苦笑道:“從三年前起,他每個月都會收到威脅信,要他趕緊離開現在的位置,不然的話,就要他的命。”
  方志誠對杜廣權的性格很了解,這是個看上去普通,但內心特別強大的人。
  杜廣權的兒子繼續說道:“一家人都勸過他,讓他不要繼續續任,但他很固執,認為有人故意逼他離開曹堯重工,那是有陰謀的。一旦他真的離開,豈不是讓有非分之想的人有可乘之機。我爸并不是貪戀權力,而是希望曹堯重工不要落入那些不懷好意的人手中。這么多年,他一直在推動改錐,但收效甚微,也是因為暗中有人故意使絆子的緣故。所以這次他遇害,并不是意外,是必然的。”
  杜廣權在外界的確有不好的謠言,說他對權力太過迷戀,已經過了年齡,但還是緊握著董事長的位置。原來其中還有這么一層原因。
  方志誠眼中閃過一到精光,問道:“既然在三年前便初露端倪,那你們肯定能猜出,究竟與哪幾個人有關聯。現在我需要線索,這樣才能順藤摸瓜,找出幕后的真兇。”
  杜廣權的兒子輕嘆了一聲,道:“不知道你聽過曹堯三虎沒?”
  方志誠點頭道:“毛建新、吳忠、喬仁河?”
  杜廣權的兒子頷道:“這兩人只不過是擺在明面上的打手而已,他們真正的東家是邵氏家族。”
  方志誠對這個消息并不陌生,邵氏家族在曹堯相當于葉家在銀州的地位,屬于地方望族。
  邵氏家族主要操控著曹堯的傳統經濟命脈,包括曹堯的國有企業和軍工企業,都有邵氏家族成員的身影。
  曹堯重工算是例外,因為杜廣權個人魅力的緣故,所以一直沒有被邵氏家族完全控制。所以邵氏家族也將杜廣權視作眼中釘。
  按照杜廣權兒子的分析,此次很有可能是邵氏家族暗中下手。
  方志誠凝眉沉思許久,道:“這些信件能否暫時由我保管一下,后面再交還給你。”
  杜廣權的兒子嘆道:“雖說我爸在曹堯曾經創造很多成績,也培養很多人才,但他無心政*治斗爭,所以并沒有形成自己的勢力,更無法與邵氏家族進行抗衡。方市長,我知道你是有大能量的人,不僅為我父親,為曹堯重工集團的員工,也不能讓兇手逍遙法外。”
  方志誠點了點頭,承諾道:“放心吧,我一定盡力而為。”
  杜廣權的兒子輕聲感慨道:“曹堯因為很多原因,已經被劃分成許多小勢力,看得見的與看不見的,遠比想象中要復雜。我父親雖然是正廳級干部,但在那些復雜的勢力面前,也無法做到自保,你也要萬分小心才是。”
  走出杜廣權的家門,方志誠心情并沒有緩和,反而更加嚴重,原本方志誠以為杜廣權遇害,與自己勸說他改制,影響到了其他利益使然,但現在突然現,問題早已積累很久,自己的這次嘗試,只不過是導*火索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