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958 石破天驚的變局

曹堯重工和秦淮重機的會晤大約經歷一個多小時才結束,從現場的氛圍來看,彼此都有收獲。一個是重工行業的老大哥,一個是重工行業的新貴,新舊思想交流,容易碰撞出火花。從曹堯重工方面,秦淮重機能夠感受底蘊與對行業趨勢正確的掌控;從秦淮重機方面,曹堯重工能夠不斷地打開眼界,意識到傳統工業制造企業原來可以利用這么多方式打開現在面臨的尷尬。
  會議結束之后,在迎賓館的餐廳設席兩桌,轉戰另外一個陣地,雙方關系變得融洽許多。
  飯局結束,徐鵬緩緩走入酒店房間,掏出手機撥通電話,笑道:“人呢,不會逃了吧?”
  方志誠微笑道:“就在門外!”
  徐鵬走過去打開門,見方志誠手里提著一瓶白葡萄酒和兩只高腳杯,打趣道:“剛飯局上沒見你怎么喝,原來在這兒等著我呢!”
  方志誠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酒量,只是覺得空手而來,不大好!”
  方志誠將酒杯放在茶幾上,正準備開封,徐鵬連忙攔住,道:“地道的法蘭西滴金莊窖藏,你不會就這么喝吧?”
  滴金莊的葡萄酒被稱為貴族的液體黃金,它生產的葡萄酒,比熟知的拉菲、拉圖還要高一個等級。
  方志誠對葡萄酒沒什么研究,當初蘇霖給他的時候,也沒有具體交代,笑道:“這是別人送給我的,沒想到還有這門道。”
  徐鵬無奈一笑,道:“送你真是浪費了!”
  方志誠沒好氣道:“好歹堂堂一個企業的老總,這么摳門!既然你舍不得喝,送給你帶回去,好好珍藏吧。”
  徐鵬道:“你這也太豪氣了吧。”
  雖然沒有仔細研究這酒的年份,但就以滴金莊的金字招牌,價值肯定過十萬元。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寶劍贈英雄,紅粉贈佳人。”
  徐鵬愛不釋手地摸著酒瓶,笑道:“那我就不客氣了。會不會有人告你行賄?”
  方志誠翻了個白眼,道:“不要想太多。”
  哪有高級官員賄賂企業家的?
  徐鵬主動泡了一杯茶,遞給方志誠,道:“讓曹堯重工參與智能制造的計劃,是你出的注意吧?”
  方志誠臉色變得凝重,低聲道:“秦淮重機雖然在智能制造方面探索得不錯,但還是得加入政治元素的考量。”
  徐鵬能理解方志誠的意思,論政治地位,秦淮重機比曹堯重工差了好幾個層次,若是曹堯重工主導智能制造計劃的實施和推進,無論在省里還是部委,都能爭取到大量的資金,遠比秦淮重機推動要更加方便。
  商業和政治永遠是相輔相成的,尤其是涉及到國家戰略,更是必須要考慮的因素。
  徐鵬默默不語,許久方道:“說實話,我心里還是很不舒服,感覺準備好準備獨自享用的豐盛晚宴,被陌生人給一口吞吃了。”
  方志誠喝了一口茶,賓館的茶葉包泡出的茶味有點澀,他皺了皺眉,道:“千萬不要忘記秦淮重機的長遠規劃,你們未來將轉型成為整個行業的服務商。作為一個服務商,必須要有一個核心合作方,曹堯重工是你們最好的選擇。”
  徐鵬難免感慨,如今秦淮重機轉型成功,其實大部分還是源自于當年與方志誠私下交流時觸的靈感。
  早在幾年前,方志誠曾經提出互聯網將替代其他媒體成為主要的信息布渠道,所以工業企業必須要圍繞互聯網進行升級。從去年電子商務崛起來看,傳統工業企業與互聯網進行緊密結合已經成為必然的趨勢。
  秦淮重機在智能制造領域的探索雖然已經卓有成效,但還只是邁出萬里長征的第一步,徐鵬之所以耗費大量精力投入其中,因為知道這早晚會上升為國家戰略。一個站在國家戰略肩膀上的產業,它的展潛力不可估量。
  但方志誠現在目的明確,是希望秦淮重機將智能制造商的研究成果拿出來與曹堯重工一起分享,短時間內,徐鵬還是很難接受這一建議。雖然他知道,國際上研究智能制造的企業大多資金雄厚,秦淮重機與之有較大的差距。
  方志誠知道繼續勸說徐鵬沒有意義,便轉移話題聊起了銀州的情況。
  現在銀州的局面慢慢開始穩定,張國鑫成功從媳婦熬成婆,由市長升為市委書記,同時也邁過從正廳級往副部級艱難的門檻。市委副書記邱恒德升為市長,進入淮南核心干部梯隊。
  張國鑫和邱恒德雖然偶有博弈,但在大局的控制上不錯,將銀州的局面控制得很好,這也出不少人的意外。
  “東臺市長由你原來的老屬下李卉擔任,銀州官場傳聞,你是她的幕后老板,是否屬實?”徐鵬將方志誠當作朋友,所以談話沒有太多顧忌。
  方志誠無奈苦笑,道:“我與李卉已經很多年沒有見過面,逢年過節的時候,彼此會互通拜年短信而已。”
  徐鵬狡猾地一笑,道:“你啊,就不要藏著掖著了。現在你在東臺的影響力很大,很多領導都是當年招商局出來的,大家都把他們稱作招商幫。”
  東臺這么多年來展越來越好,離不開招商局當初一系列的招商引資工作。官場上講究用政績說話,招商局營造了大好的局面,那些干部得到提拔也是理所應當之事。
  不過,李卉在很短的時間內,走到東臺市市長的位置,這讓方志誠有點意外。東臺市市長為副廳級職務,更關鍵的是東臺的經濟展勢頭一片大好,在全國也有知名度,以李卉的年紀,坐在這個位置,以后正常能進入省委序列。
  當然,李卉能走到這一步,絕對不僅僅是靠方志誠,還有其他機遇。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回銀州了,也不知道那邊有多大的變化。那邊是我的故鄉,無論走到那里,總有羈絆。”
  當初埋下的種子已經芽,有些已經長成了大樹,回憶過去的幾年,方志誠突然覺得自己變化實在太大了。
  徐鵬突然想起一件事,低聲道:“徐嬌還是不愿意結婚,家里人都急死了。”
  方志誠臉上露出尷尬之色,嘆道:“你也知道,我沒法給徐嬌承諾。”
  徐鵬眼中閃過一絲淡淡的不滿,道:“感情的事情沒法勉強,這么多年來,你與徐嬌再也沒有聯系,她也知道和你沒有可能,但她的性格很倔,總想要找到比你更優秀的男人來證明自己,可事實上,這世界上有幾個人能與你相比呢?”
  方志誠搖頭苦笑,道:“對徐嬌,我無能為力!”
  徐鵬指著方志誠笑了笑,眼前這個年輕的男人雖然與自己有說有笑,沒有半點架子,但徐鵬知道,他未來的成就將遠遠過自己的想象。
  徐鵬掏出煙盒,遞給方志誠一支,徐徐抽了一口,道:“志誠,誰也看不清楚你的未來,但我們都知道,如果沒有當初與你相處的那段經歷,誰也不可能獲得這么多的機會。所以無論今后有什么需要我幫助,我絕對義不容辭。關于曹堯重工想加入智能制造計劃的事情,我會努力說服董事會。我知道,你之所以這么做,肯定還有其他的深意。”
  徐鵬是個不折不扣的聰明人,方志誠只是點了點,他已經明白自己該怎么做了。
  如同徐鵬所言,方志誠在下一步很大的棋局,智能制造是核心,解決棋局難題的鑰匙。如果秦淮重機愿意拿出來與曹堯重工集團分享,不僅可以解決曹堯重工改制的問題,還能讓智能制造借曹堯重工的影響力生根芽。
  ……
  黑色的轎車內,煙霧繚繞,后排坐著一個中年男人,狹長的刀疤從眼角一直拉到下巴位置,顯得猙獰恐怖。他嘴上叼著一支煙,吐了幾個煙圈,聲音沙啞,用并不純正的華夏文,問道:“就是剛才進去的那個男人嗎?”
  坐在前排的人帶著鴨舌帽,他下意識地壓了壓帽檐,低聲道:“沒錯!”
  刀疤臉咧嘴笑了笑,道:“看上去并不難對付。”
  “關鍵是要做得干凈!”鴨舌帽壓低聲音道。
  刀疤臉點了點頭,掐斷了香煙,推門而出,他從后備箱取出棕色的帆布挎包,然后很隨意地搭在了肩膀上。
  鴨舌帽與司機壓低聲音,吩咐道:“趕緊走吧!”
  轎車迅地調整方向,朝一個岔路口行去。
  刀疤臉站在角落里觀察了片刻,等目標將自行車鎖好,然后快步跟了上去。他走路的方式看上去很自然,但若是細心研究的話,可以現他的腳步很輕快,幾乎沒有任何聲音。
  杜廣權并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跟蹤,他滿懷心思地上樓,正準備摁響門鈴,突然小腹位置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然后癱坐在地上……
  刀疤臉準備繼續上去補上一刀,突然覺得毛孔有種炸開的感覺,意識到有危險逼近,果斷地往上一層快步跑去,然后動作矯捷地從樓梯中間的窗口攀飛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