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957 智能制造之初探

經過一系列的調查與了解,方志誠現一個巧合,漢州那家研究智能制造系統的企業,竟然與自己的關系網有緊密的關系。`秦淮重工在三年前以注資的方式成立這家企業,事實上,這家企業也是秦淮重機在新戰略上的布局。
  秦淮重機是當年宋文迪在銀州市委書記任期內,重點解決的一個國有企業改制問題,并取得巨大成功。
  曹堯迎賓館會議室比漢州迎賓館會議室要更顯得豪華,地上鋪著色澤鮮艷的地毯,墻壁上懸掛著幾幅精心裱裝的山水畫,落款雖不是國畫院的那些名家,但依稀可以認得是曹堯當地的書畫名家所作。
  曹堯的歷史悠遠,曾經出過不少書畫名家,并形成了獨到的曹堯地方畫風。以這幾幅山水畫為例,筆鋒透著一股剛勁之力,但整體風格卻又顯得柔和而秀美。
  一行人推門走入紫藤閣包廂,有服務員快步走過來,引導入座。杜廣權坐在主席位置上,方志誠坐在他的左側,會議桌對面坐著從銀州遠道而來的秦淮重機領導層。這是一次相對比較正規的會晤,是秦淮重機和曹堯重工的第一次碰面。
  坐在杜廣權正對面的是秦淮重機如今的總經理,也是方志誠的老朋友徐鵬。早在o8年,徐鵬憑借秦淮重機改制,進入核心領導層,因為能力突出,敢想敢做,所以開創了秦淮重機涅槃重生的奇跡,并依靠自己的努力,順利地從總監職務晉升到了總經理職務。
  秦淮重機曾經是國企,但經過改制之后,經營管理層大量引入社聘機制,而這些管理層都沒有所謂的編制,與普通的私營企業一樣,屬于合同制員工。
  徐鵬屬于老體制員工,但他為了推動這一制度變得更加合理,主動免去自己的體制內身份,與其他公開社聘的人員一樣,與公司簽訂了就業合同。這意味著,徐鵬需要對公司的展負責,若是未能達到業績指標,他將面臨著被解聘的危機。`
  然而,危機也帶來了壓力,新的管理層展現出了果敢創新的戰斗力,秦淮重機順利地利用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搭建了國內個,也是國際為數不多的垂直型電子商務網站渠道。
  因為打通了銷售渠道,所以秦淮重機沒有產能過剩的危機,同時還引入了定制化業務,通過信息技術采集客戶的需求,量身打造更加適合客戶業務的機械設備。
  秦淮重機引起了資本的高度重視,數年之間,國內較大的幾家風投主動上門尋求注資。因為資金充足,模式新穎,所以秦淮重機開始迅地成長與擴張。
  論企業的行政級別,秦淮重機或許比不上曹堯重工集團,但在重工領域的行業地位,秦淮重機已經實現了越,遠遠好過一直躊躇不前的曹堯重工。
  現在秦淮重機的內部員工已經更新換代一批,老一輩的生產型技術工退去了一部分,取而代之的是,大量引入電子商務運營及信息技術研類員工。這種轉變,使得整體氛圍趨于良性,展現出朝氣蓬勃的狀態。
  所以這次見面會,曹堯重工集團給予高度重視,不僅董事長杜廣權主動迎接,市政府方面也由方志誠出席,此外還有市改委、國資委等相關部門的領導入席。
  杜廣權面帶微笑地說道:“先代表曹堯重工集團的全體員工,歡迎來自秦淮重機的客人們;其次,我也想說明一下今天會議的目的,主要是希望秦淮重機能夠給曹堯重工的改制帶來啟迪;最后,我表個態,無論今天會議結果如何,曹堯重工集團的改制勢在必行。”
  最后一句話,是給其他曹堯重工集團的員工聽的,杜廣權力推改制的想法,在內部并沒有得到絕對支持,不少人蠢蠢欲動。`杜廣權也是希望通過今天的會議,讓一部分人知道自己的決心。
  徐鵬看得出杜廣權的魄力,侃侃而談:“曹堯重工集團在國際市場上的名聲很響亮,從我們搭建的營銷渠道提供的數據便可以看出,無論國內還是國際買家,都愿意購買曹堯重工集團制造的產品。但曹堯重工集團的產品更新換代太慢,雖然質量過硬,但畢竟時代快變化,如果不能持續研更多內涵的產品,終究是要被淘汰。秦淮重機在上市之后,將業務重心從生產制造轉成研設計,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產品的創新和研制上,品牌與資歷或許比不上曹堯重工,但我們的產品更加人性化。”
  杜廣權對秦淮重機并不陌生,也研究了很多相關資料,秦淮重機從一個瀕臨死亡的企業,慢慢成長為國內重工行業的領跑者,這讓他這個老人感到唏噓不已。
  雖然秦淮重機現在的重心不放在生產,但它的銷路卻是打得更開,這的確值得深思。老一代的重工企業,強調質量,但新一代的重工企業,在強調創新。老思路的確已經跟不上時代潮流了。
  杜廣權看了一眼坐在旁邊的方志誠,笑道:“現在國家強調智能制造,秦淮重機無疑是這一領域的領跑者,所以我們希望能多多吸取經驗,在智能制造上面,看是否能有突破!”
  徐鵬站起身,將一份早已準備好的資料,遞交給杜廣權,道:“這里面是我早先準備好的方案,還請杜董事長仔細閱讀!”
  杜廣權翻了幾頁,臉上露出驚訝之色,疑惑道:“你的意思是,將自己研的智能制造系統轉賣給我們?”
  徐鵬搖了搖頭,道:“嚴格意義上是轉租。”
  杜廣權感慨道:“你們將耗盡無數心血研究出來的一整套系統給我們,這似乎有點得不償失的感覺。”
  徐鵬耐心地解釋道:“這是秦淮重機的一個重要轉型方向,我們在嘗試轉變業務,成為一個提供智能制造系統的服務商。”
  杜廣權長嘆一口氣,道:“你們正在下一盤很大的棋啊。”
  方志誠對秦淮重機一直也很關注,秦淮重機是一個由重轉輕的典型企業。以前的經營方式和曹堯重工集團一樣,以生產制造為主,大量的精力放在生產制造上,但如今在原來的基礎上,一方面搭建垂直電子商務平臺,另一方面深入研究智能制造信息系統。
  當這兩套戰略布局,成熟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將會對重工行業有顛覆性的作用。
  以智能制造系統為例,若是它足夠人性化,能夠解決重工企業的生產、制造、營銷等綜合信息問題,不僅僅將可以提升自身工廠的效率與先進程度,而且單獨對外租售這項服務,也能創造不錯的收益。
  當然,秦淮重機的這一規劃,頗為大膽,也應征了如今開放式運營的趨勢。若是按照老思路,沒人會愿意把核心技術拿出來與別人分享,而秦淮重機卻是很大方地將之推出來,吸引類似于曹堯重工這樣的企業加入。
  杜廣權沉默不語,許久之后,緩緩道:“若是我們使用了你們的這套系統,豈不是核心數據全部暴露在你們的視野之中。”
  徐鵬擺了擺手,繼續解釋道:“關于這一點,我們也研究過,還請你放心。這套系統是**存在的,只需要你們購置一臺服務器,用于系統的正常運轉,任何數據都不會泄露。而我們會安排技術人員,對你們的員工進行指導,熟悉這套系統的使用方法。”
  杜廣權翻到方案的最后一頁,疑惑道:“免費?”
  徐鵬頷微笑道:“沒錯,因為曹堯重工集團是我們接觸的第一家企業,所以給與終身免費的權限。”
  方志誠在旁邊笑著提醒道:“這是在利用曹堯重工集團的招牌打廣告!”
  雖然方志誠和徐鵬是朋友,但在此事上,方志誠需要明確立場,站在曹堯重工這邊。
  徐鵬的這一招很巧妙,如果曹堯重工愿意使用秦淮重機研的智能制造系統,那其他的企業豈不是要趨之若鶩?
  徐鵬理所應當攤開手,回應道:“總得要拿點好處。”
  方志誠見杜廣權沉默不語,笑道:“徐總,合作的方式不止這一種!你們的智能制造系統在我看來,還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曹堯重工集團若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要承擔相應的風險。而且,在核心技術的保密上,也存在隱患。所以我想還是得改變一下合作模式。”
  徐鵬知道方志誠不是那種好糊弄的人,下意識地摸了摸下巴,道:“什么合作模式?”
  杜廣權道:“我們不僅僅想成為這套系統的使用者,還想成為這套系統的探索者。”
  徐鵬臉上露出為難之色,苦笑道:“曹堯重工集團是想加入研嗎?這似乎不妥,你也知道這是我們的核心機密。”
  杜廣權道:“剛才你也提及,現代企業的運營,必須要以開放的態度。秦淮重機的這套智能制造系統還有諸多漏洞和不完善的地方,而曹堯重工集團在實體硬件上有自信,以生產流水線為例,過國際大部分重工企業。信息系統是你們的優勢,但設備儀器是我們的優勢,若是能夠進行合作,將能對這套系統進行更好的完善,讓它早日成型。”
  徐鵬淡淡苦笑道:“我暫時沒法給你答復,因為這已經涉及到企業今后的戰略規劃,所以必須要提交董事會進行商議。不過,你的話,對我還是有啟,若是曹堯重工集團愿意加入智能制造系統的研究,將能縮短正式投入市場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