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956 地方勢力暗謀局

宏達集團競標成功在情理之中,結束之后,趙清雅和方志誠通了一段很長時間的電話,主要討論后續實施的細節。新城區百廢待興,與當初宏達集團接手瓊漢同城化項目差不多,甚至還要艱難。
  瓊漢同城化項目有瓊金作為支撐點,同時也是省里的重點項目,擁有許多資源,政府給予的政策也很多。但曹堯的新城區,完全依靠自己,沒有省里補助,只能靠企業強大的運營能力。
  但因為是一張白紙,所以就可以天馬行空。按照宏達集團的意思,可能會見曹堯的新城區建設成為內6新城。這里擁有先進城市的所有功能,同時納入國際上最先進的元素。更重要的是,將在這里徹底地介入智慧城市體系。
  雖然曹堯的地理位置比較偏,但一旦內6新城擁有良好的軟硬件支持,必然會吸引大量的人口涌入。按照宏達集團的意思,內6新城未來側重于國際市場,吸引外來人口旅游觀光,成為淮南對外的一面鏡子。
  這不得不說是一個級膽大的想法!
  城市是否能擁有別具一格的競爭力,關鍵還在于定位。只有定位夠高、夠遠,才能為城市帶來充足的動力。
  在這一觀點上,方志誠與趙清雅不謀而合。
  方志誠最近在研究工業制造4.o時代,盡管隨著互聯網的展,電子商務及一系列的衍生心態創造了許多大熱的經濟熱點,但方志誠還是很理智地認識到,工業制造永遠是社會經濟實力最具代表性的行業。
  這也是為何臧毅不遺余力地在漢州布局工業制造的原因。
  盡管臧毅輸給了方志誠,但那也只是近幾年而已,一旦電子商務的熱潮過去,工業制造必然會再度成為支撐社會展的重要動力。當然,屆時的工業制造并非原來的那種形態,而是會與信息技術緊密結合,成為全新的一種制造方式。
  現在即使在國外,也處于探索的過程,誰也不知道成熟的工業制造4.o時代,會在何時以何種方式呈現出來。
  方志誠點開郵箱,接收了最新的一條郵件,件人是臧毅。在曹堯重工集團的改制問題上,方志誠放下身段,請教了臧毅。因為在這一塊,臧毅是不折不扣的行家。他曾經是東北振興司的副司長,對工業制造的出路有很深刻的研究。漢州那家研究智能制造系統的企業,也是由臧毅引薦。
  方志誠和臧毅現在的關系很微妙,盡管心結很難完全打開,但又有種惺惺相惜之情。早在一年前,在互聯網信息產業基地的設計與規劃上,臧毅一開始也以郵件的方式請教方志誠。方志誠也沒有藏私,把自己的想法毫無保留地告訴了臧毅。
  隨后兩人就變成了網友,時不時地通過郵件聯系溝通。
  對于這種變化,方志誠并不覺得奇怪,官場上少個敵人畢竟是好事,何況臧毅是個很有實力的人?
  方志誠回復了臧毅的郵件,然后翻閱新城區項目的建設方案。宏達集團在這方面非常專業,方志誠挑了幾個細節標紅,然后喊來華清文讓他轉交出去。
  現在方志誠手中主要有兩個任務,其一,市改委的各項工作;其二,推進新城區建設。當然,還有第三個隱藏的任務,那就是老城區的改造。
  如果解決了老城區的改造,那么曹堯就等同于換了一張臉。解決老城區的改造,當其沖要解決曹堯重工集團的展問題,要幫它設計好出路。
  方志誠最近在等待杜廣權的電話,雖然等得心焦,但他知道這是值得的。杜廣權在曹堯有很強的影響力,若是他能夠支持曹堯重工集團轉型升級,并且愿意幫助自己推動老城區改造,那么曹堯的展就會進入自己設計好的軌道。
  想得入神,手機震動起來,方志誠下意識摔掉了簽字筆,自嘲地一笑,接過電話,問道:“有什么情況?”
  孟虎壓低聲音道:“韓燕被帶到了吉東省,原本準備送出國,但沒想到出現波折,在行往飛機場的途中,遇到了襲擊。”
  “什么人干的?”方志誠皺眉問道。
  孟虎道:“關若飛的妻子曹晶。”
  方志誠疑惑道:“曹晶不是與關若飛貌合神離,各自過各自的日子嗎?怎么會突然插手管關若飛的事情?”經過前期的調查,方志誠已經徹底弄明白關若飛和韓燕的關系,同時也了解關若飛并不和美的家庭。
  “具體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下面我們怎么辦,需要插手嗎?”孟虎請示道。
  方志誠摸著下巴想了想,低聲道:“將韓燕救出來,然后妥善安置吧。”
  他想了想,又道:“給關若飛放點風聲,看他有什么反應。如果一點也不著急,那么就把韓燕送出國,讓她安安靜靜地過普通人的生活;若是關若飛很緊張,那么再作其他籌劃。”
  孟虎明白方志誠的意思,道:“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若關若飛根本不關心韓燕的死活,那么韓燕就失去價值,所以方志誠就讓韓燕足夠的自由;但若是關若飛很關心韓燕,那么這將成為方志誠與關若飛之間交易的籌碼。
  方志誠微笑道:“下周你的組織關系就會調整到曹堯,已經幫你協調好,以后得換一種方式工作了。”
  孟虎嘆了一口氣,道:“從暗處轉到明處,還真有點不習慣。”
  方志誠笑道:“相信你能做得很出色。”
  以孟虎的能力,進入公安系統,會很快適應工作。對于孟虎的安排,方志誠存著私心,從短期來看,孟虎在軍隊系統更有前途,但從長期來看,孟虎若能在公安系統扎根,對自己的仕途更有裨益。
  畢竟值得完全信任的人太少了,孟虎經過生死考驗,是其中之一。
  ……
  四周封閉的屋子內,煙霧繚繞,燈光顯得昏暗朦朧。常夢圓緩緩地揭開自己手中的牌,其余幾人面色大變,出驚嘆之聲,紛紛笑道:“常書記,你的手氣未免太旺了吧?”
  常夢圓從抽屜里取出一疊錢,抽出一些遞給坐在身后的女人,笑道:“去準備點夜宵。”
  那女人妝容很濃,知道除了夜宵錢,其余都是今天的消費,非常開心地推門而出。
  坐在常夢圓右手邊的是一個短平頭中年男子,他打趣道:“吳鐵頭,常書記貌似對你今天安排的妞兒不感興趣啊。”
  吳忠笑道:“常書記,對女人的要求一向很高,要不老毛從你公司的公關部隊里挑出一兩個王牌,給常書記獻上?”
  常夢圓淡淡一笑,道:“打牌就打牌,說那么多話做什么?一口一個常書記,想咒是我常輸將軍嗎?”
  牌桌上幾人,都是現在曹堯很有地位的人。吳忠是曹堯6412工廠的廠長。另兩人分別叫做毛建新,喬仁河。
  吳忠對著那個短平頭,笑道:“老毛,你最近這幾日很忙啊,一直約你出來打牌,沒空!”
  毛建新唏噓道:“還不是杜廣權,最近這幾天跟了魔怔一樣,每天下班后都要召開兩個小時的會議,我今天也是找了個借口才脫身。”
  常夢圓吧嗒吧嗒地抽了兩口煙,道:“曹堯重工集團最近在計劃改制?”
  毛建新苦笑道:“老杜,不知道從哪里拿來一份材料,每天讓董事會成員研究。那是一份關于曹堯重工集團轉型工業制造4.o的方案,很多內容太前,實現的難度很大。”
  常夢圓吐了個煙圈,道:“那就是方志誠送給杜廣權的禮物了!”
  毛建新點點頭,道:“沒錯,杜廣權準備與漢州的一家智能制造公司達成戰略合作。”
  常夢圓眉頭皺起,似乎自言自語地說道:“沒想到方志誠竟然讓杜廣權意動了。你們難道沒有想過,只要改制,勢必要從管理層面動手術,繼而影響全體員工的飯碗。”
  毛建新無奈苦笑道:“主要杜廣權的威望太高,對他充滿信任,認為杜廣權無論怎么做,都會站在員工的角度。”
  常夢圓反問道:“你呢,你也這么想嗎?”
  毛建新冷笑一聲,道:“杜廣權,拿曹堯重工集團當試驗品,反對的人可不止我一個。”
  常夢圓笑道:“看來你們已經準備好了啊。”
  毛建新擺了擺手,轉移話題,道:“宵夜怎么還沒來?真他媽的餓!”
  牌局到了凌晨三點才結束,常夢圓坐上吳忠的轎車,吳忠與司機吩咐道:“先送常書記回家。”
  常夢圓的家相比于吳忠的家更遠一點,所以這行程有些繞路。司機應答一聲,動了車子。
  吳忠壓低聲音道:“常書記,今天這場牌局,恐怕沒有那么簡單吧?”
  常夢圓淡淡一笑,道:“老吳啊,現在曹堯的局面已經完全改變,官場向來是各界的風向標,你還沒有嗅出什么氣息嗎?”
  吳忠咬牙點頭,道:“新來的干部太亂來,非要咱們這些本土系反抗才肯作罷嗎?”
  常夢圓嘆氣道:“曹堯重工集團一旦改制,下一步將輪到你們了。”
  吳忠哼了一聲,道:“是得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