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952 專挑硬骨頭來啃

燕京郊區的一處農場,駿馬帶著節奏奔跑,穿著騎手服的男女*優雅地挺立在馬背上,迎風而行。遠處一輛草坪車疾馳而來,蘇霖看到了,拉了拉韁繩,放緩度,熟練地下馬。
  穿著職業裝的女秘書湊到蘇霖的身前,低聲匯報道:“蘇總,南非那邊傳來好消息,黑金武裝組織已經決定退讓。那個金礦的歸屬權可以由春城傭兵團來接手,但他們需要一成的分紅。”
  “只要一成?”蘇霖露出意外之色。
  春城傭兵團介入此次金礦的歸屬權,事實上是并不占據優勢。黑金武裝組織的裝備雖然比較落后,但春城傭兵團新建不過幾年,無論戰斗經驗還是對當地的熟悉程度都比不上黑金武裝組織。
  通過前期的談判,蘇霖已經做好打算,允許將三成的收益讓給黑金武裝組織,但在此之前還是要表明自己強勢的態度,不能輕易把底線告知對方。讓人很意外的是,情節急轉直下,黑金武裝組織主動只索求一成的利潤。
  蘇霖的心情變得愉快起來,他牽著馬往前慢慢地走著,女秘書不緊不慢地跟隨者他,“據說有其他勢力介入,讓黑金武裝組織同意讓步。”
  蘇霖停下腳步,掃了女秘書一眼,沉聲道:“什么勢力?”
  女秘書道:“末日仲裁者。”
  蘇霖的眼中閃過一絲迷惘,低聲道:“他終于愿意露面了。”
  “他?”女秘書輕聲問道。
  蘇霖意識到自己失態,道:“情況我已經了解,與黑金武裝組織回復,我們可以給他們兩成的利潤,但他們必須也要擔負起金礦的安全職責,保證金礦能夠正常運營。”
  女秘書眼中露出欣賞之色,這就是蘇霖的魅力,足夠的大氣。
  女秘書連忙點頭道:“我這就去通知。”
  蘇霖將馬送到了工作人員的手上,摘下了帽子與手套,掏出電話,找到一個很偏僻的地方,撥通了蘇摩的電話。
  蘇摩正在出席一個活動,他起身出了會議廳,然后接通電話,“怎么了,老三?”
  蘇霖嘆道:“他終于現身了!此前我一直懷疑,他已經進入國際傭兵界,現在確定無疑,我們懷疑的那個人,正是他。”
  蘇摩很快反應過來,壓低聲音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蘇霖緩緩道:“我的業務在南非遇到阻礙,他暗中出手幫我解決了難題。如果不是他的話,為何要暗中幫助我?”
  蘇摩低沉地說道:“他竟然還有臉出面!”
  蘇霖苦笑道:“老二,你我都已經知道始末,當初并不怪他。”
  蘇摩憤怒地低吼道:“無論老爺子怎么對待他,他也不應該一走了之!況且老大之死,與他也有密不可分的關系。”
  蘇霖沉默片刻,蘇摩就是如此,性格倔強,很難改變,道:“蘇家總體而言,還是虧欠他的。他畢竟與我們流著相同的血液。我們應該轉換角度,重新接納他。”
  蘇摩很難認同蘇霖,沉聲道:“他現在怎么樣?國際上懸賞他的人頭,價格已經接近于美利堅的國務卿。”
  蘇霖道:“他手下的傭兵團已經是公認的最強武裝勢力,現在已經變化運作,以武裝保護的方式,融入多個國家的軍事系統。簡而言之,他現在是不少國家的國防靈魂。所以盡管國際殺手組織對他有高價懸賞,但誰也不會輕易去找他的麻煩。”
  蘇摩似乎松了一口氣,嘆道:“此事不要讓大姐知道。”
  蘇霖苦笑道:“紙終究包不住火。以姐的耳目,她恐怕早就知道他的行蹤。”
  蘇摩低聲道:“這是姐心頭的一道傷疤。”
  蘇霖嘆道:“志誠,恐怕還不知曉。若是他知道了,也不知會有什么樣的想法。”
  蘇摩停頓數秒,道:“志誠是一個很沉穩的人,知道這件事,也能保持鎮定。”
  掛斷了電話,蘇摩沒有直接返回會議室,而是掏出煙抽了一支。
  蘇霖暗中拿方志誠的dna與自己的進行匹配,結果證實,方志誠和蘇霖是叔侄關系。這讓蘇霖既感到震驚,又感到驚訝。隨后他順藤摸瓜調查下去,現了蘇家一段不為人知的孽情。
  蘇老爺子在很多年前曾經帶回了一個養子,這名養子其實是他的私生子。多年后,私生子與蘇老爺子的女兒蘇青生了情感,最終被蘇老爺子反對,隨后養子一氣之下,離開了蘇家。從那時蘇青也知道,她并非蘇老爺子的親生女兒。
  事情的始末,被蘇老爺子給強勢壓了下來,所以當時還很小的蘇霖和蘇摩并不知道這一切。等到蘇老去世之后,塵封的秘密才抽絲剝繭般地展現在所有人的眼前。
  如果不生老大蘇剛之死,或許蘇摩能夠輕易地接受這個同父異母的哥哥,但得知蘇剛當年是因為去救他而死,蘇摩就很難釋然。
  當時他一直游走在國界,從事走私活動,結果被境外的一股力量給控制住。蘇剛得知這個消息之后,秘密地前往營救的過程中,受到了敵對勢力的陷害,最終隕落。也因為這個原因,蘇家進入數十年的蟄伏狀態。
  蘇摩掐斷了只抽了一口的煙,重新神色如常地回到了會議室。他心中也已經下定主意,無論如何都要組織那個惡魔重新影響蘇家的崛起。
  當然,他現在有些擔憂,因為蘇霖那邊讓他很不放心。蘇霖這么多年來手中的財富已經足夠多,但他為何還要開辟國際業務,伸手切入國際的灰色邊緣呢?
  一種可能是,蘇霖是想為蘇家尋找更多的生存空間,即使某一天國內政局有大變化,在海外也能有容身之所;另一種可能,蘇霖是否想故意去尋找那個家伙?
  蘇摩藏起了心思,他現在是蘇家的家主,身上肩負著太多的責任,某些不好的萌芽一定要及時掐斷才行。
  ……
  上午八點半,鄧平便來到方志誠的辦公室,懷中抱著一疊去年市改委各部門的總結性材料。他看上去面色如常,但心情有些忐忑,因為這些總結材料,很多都是應付式的文件,如果細查的話,肯定能現問題。只是薛福連擔任改委主管副市長職務多年,也沒有調閱資料的習慣,所以他就一直沒有重視。
  華清文從鄧平的手中接過材料,花費了十分鐘,將材料分門別類,然后微笑著與鄧平說道:“鄧主任,咱們進去吧。”
  鄧平旁觀華清文梳理工作的流程,暗忖這是一個挺能干的秘書,非常細心,在瀏覽材料的過程中井井有條,這也側面反映了方志誠的用人之能。
  華清文將材料放在方志誠的手邊,方志誠朝椅子指了指,華清文會意,將遠處的椅子搬到辦公桌的對面,然后請鄧平坐下。
  等鄧平坐定之后,方志誠開始緩緩地翻閱剛才拿過來的資料,他右手拿著紅色的簽字筆,翻閱材料的度特別快。大約不到二十分鐘,厚厚的一疊資料就被翻閱完畢。
  方志誠淡淡地看了一眼鄧平,問道:“曹堯改委的情況,讓我感覺非常的失望。寒春主任一直說曹堯的改委是全省最有沖勁的,但事實證明,問題很多,也很嚴重。以去年高興技術產業的扶持力度來看,根本沒有一絲亮點與進步。同時國有企業改制這塊,也沒有半寸進步。這樣的狀態,如何能擔負起推動曹堯整體城市進步的重任?”
  言畢,方志誠準確地抽搐其中一份文件,扔在了鄧平的眼前。
  鄧平尷尬地笑著,接過文件,仔細閱讀材料上的紅色筆跡,方志誠的評語一針見血,直指要害。鄧平勉力解釋道:“這與曹堯的整體環境有關系,曹堯的國有企業都是龐然大物,牽一動全身,影響到近萬人的崗位。”
  方志誠不耐煩地擺了擺手,打斷他,道:“一切都是借口和托辭。以曹堯重工集團為例,這么多年來之所以利潤下滑,因為它沒有由重轉輕。所謂的重轉輕,指的不是從重工業轉為輕工業,而是內部管理系統要盡量的簡化。現在已經過了勞動密集型的時代,大量的崗位只會讓企業的生存變得艱難,成為企業進步的累贅。”
  鄧平輕聲反駁道:“作為政府,我們不能只看利益,更要關注民生。如果出現下崗潮,引起社會震蕩,會形成不好的影響。”
  方志誠堅定不移地揮手,沉聲道:“短視是展與改革的敵人。平同志,國有企業改制,這迫在眉睫。全國的中小型企業都6續加入這一輪升級,現在輪到大型企業,更不能怯懦不前。”
  鄧平終于意識到今天方志誠為何一早喊自己前來談事,他是準備向曹堯重工集團開刀了?
  鄧平繼續勸說道:“可是,曹堯重工集團屬于省管企業,我們沒法直接插手!”
  方志誠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道:“它雖然是省管企業,但一舉一動牽扯到曹堯的展,省里雖沒有指示,但我們也應主動一點,只有傳統企業活了,曹堯才能煥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