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95 嘴角幸福的酒窩

市委書記家中客廳的電視機正在播放著一部很火的電視連續劇,音量很低,只是為寂靜的氛圍增加些許安慰,在座的眾人沒有心思看電視,都捏著各自的電話,等待著消息。
  時間已到凌晨三點,他們沒有人合眼,也沒有人愿意放棄希望。
  “文市長,要不您去休息一下吧,這個時間點應該不會有消息傳來,若是有電話,我一定在第一時間給您匯報。”方志誠抬頭瞄了一眼宋文迪的夫人文鳳,盡管兩人吵架未過多久,但得知宋文迪失聯的消息之后,她第一時間趕到銀州,等待宋文迪的消息。
  畢竟是結發夫妻,一日夫妻百日恩,若是宋文迪摔倒了,勢必也會對文鳳的仕途也會產生影響,這兩人是骨頭斷了還連著筋,絕不僅僅是傳統夫妻的意義。
  文鳳四十多歲的年紀,保養得極好,齊耳的短發,身上穿著一套職業媳婦,上身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襯衣,使得整個人流露出干練的氣質。
  文鳳的聲音充滿磁性并具有穿透力,她搖搖手,嘆道:“若是你們累了,先去休息吧,我沒事!”
  方志誠知道在這個關鍵時刻,文鳳心頭焦慮,若是想睡,怕是也無法安然入眠。
  方志誠見小燕在打盹,頭如同小雞啄米一般,不斷點動,便進了臥室給她找了一條毛毯披上,然后又給文鳳泡了一杯濃茶。
  喝完濃茶之后,文鳳的氣色好了些許,她便與方志誠簡單地聊了起來,便旁敲側擊問曾茹的事情。方志誠自然緘口,絕不能在這個關鍵時刻,還泄露什么,導致事情變得更加復雜。
  凌晨五點左右,方志誠的手機終于響了起來,鐘揚顯然也是一宿未休息,聲音嘶啞,帶著些許驚喜,道:“找到宋書記的那輛公車了,被推進了東郊的玉湖,現場沒有找到宋書記的尸體,他應該還活著。”
  得知這個消息,方志誠暗自松了一口氣,因為這樣便可以證明宋文迪并非畏罪潛逃,而并非謠言中所說是畏罪潛逃。
  方志誠琢磨了一陣,問道:“轎車不可能無緣無故地在哪里,勢必有人做了手腳,車子有沒有留下線索?”
  鐘揚輕聲道:“從車頭的痕跡來看,應該是被其他車輛給撞擊的,我們正在等天亮,看能否在當地找到目擊證人。”
  方志誠擰起眉頭,嘆道:“不要等天亮了,現在便安排人敲門調查吧。現在必須爭分奪秒,等白天之后,事態還不知道會有什么樣的變化。”
  鐘揚點點頭,露出凝重之色,道:“你說得沒錯,我們現在便去調查。”
  見鐘揚準備掛斷電話,方志誠追問道:“劉雄斌那條線索,你有沒有細查?”
  鐘揚微微一怔,輕聲道:“他的行蹤的確有問題,據鄰居說,近期下班之后,經常出門。”
  方志誠輕聲道:“調查一下他近期手機通話記錄吧。”
  鐘揚疑惑道:“你認為此事與劉雄斌有關聯?”
  方志誠點點頭,沉聲道:“老板出事,身邊人下手的可能機會最大。盡管他對老板一向衷心耿耿,但人總會變化的。”
  “那就兩條腿走路,等到有消息,我會與你聯系。”言畢,鐘揚掛斷電話,協調繼續追查宋文迪的下落。
  “你為什么懷疑劉雄斌?”文鳳盯著方志誠,若有所思的問道。
  方志誠輕聲道:“我問了小燕,以前劉師傅接送老板,總是會與她說幾句話,但近一周,劉師傅從來都是在門口等著,未進入過家門。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我覺得其中一定有蹊蹺。”
  文鳳點點頭,輕聲道:“你心倒是很細。或許,劉雄斌的確是一個很好的線索。”
  話音剛落,她拾起手機,然后走到陽臺,從只言片語聽出,文鳳正在調用自己的資源,開始搜集線索,目標正是劉雄斌。
  銀州公安盡管很努力,但分身查詢兩條線索,力有不逮。如今時間緊迫,文鳳引入支援,有利于分擔壓力。
  天亮之后,夏翔、張國鑫兩人果然開始動作,他們趁著宋文迪不在,召集常委會議,商討宋文迪失蹤后的緊急備案,不斷給省委通報,看似要求增援,其實是在給省委書記李思源增加壓力。
  到了下午三點左右,李思源不得不作出批示,由市長夏翔暫時代替宋文迪負責銀州的相關事務。
  夏翔上任之后,作出三個安排,其一撤掉公安局常務副局長丁豐的相關職權,其二命令市紀委調查宋文迪失蹤,是否與貪污受賄有關,其三對與玉湖生態區房地產項目相關的主要人員作了調整。
  經過這番變化,宋系人馬無疑更是人心惶惶,包括省委組織部部長邱恒德也是內心忐忑不已,給方志誠打了四五個電話,詢問宋文迪的消息。
  宋系的人馬已經亂了,但方志誠束手無策,只能期望鐘揚及專案組盡快能找到宋文迪的下落。
  下午五點,宋文迪依然沒有消息,銀州重機出現群體性事件,因為改制上市的緣故,不少員工聚眾鬧事。夏翔緊急召集人員應對,同時向省里匯報情況,指出銀州重機改制上市為宋文迪強勢推動,并非老百姓的意愿。
  紛爭不斷,亂象頻發,主帥失蹤,宋系在這一場變局中潰敗了!
  文鳳終于等不下去,她嘆了一口氣,站起身,道:“小方,我還有工作,晚點便要離開銀州,若是老宋有消息,請在第一時間通知我。”老實巴交地坐等已經沒有任何作用,文鳳決定趕往瓊金,倘若宋文迪真遭遇不測,那么自己也要咬牙堅持住,頂住壓力。
  方志誠點點頭,將文鳳送走,回到屋內,腦中靈光一閃,與小燕道:“書房鎖了沒有,我能不能去看看?”
  小燕將方志誠當作自己人,從抽屜里翻出鑰匙,然后帶著方志誠來到書房。宋文迪的書房十分整潔,方志誠四處尋找了一陣,終于在書櫥內的一個文件夾內找到了自己要找的東西。
  方志誠暗嘆一聲,現在只有爭取時間了。
  這是由方志誠近期搜羅整理出來的材料,關于當年玉湖生態區拆遷案的詳細始末,宋文迪一直捏在手中,作為威懾夏翔的手段,不到危急時刻,不會拋出來的核武器。如今已然到關鍵時刻,方志誠顧不了那么多了。
  夏翔坐在辦公室內,邀請張國鑫喝茶。
  張國鑫飲了一口茶,放下茶杯,稱贊道:“謝謝夏市長的幫忙,銀州重機經過這么一鬧,后期葉三少想要接手,也就更為理所應當了。”
  夏翔擺了擺手,淡淡笑道:“若不是得到葉三少的幫助,在宋文迪失蹤之后,銀州又如何能這么輕松便穩定下來?”
  張國鑫與夏翔相視一笑,盡管夏翔是泉安幫的背叛者,但他們同出一源,共同的敵人都是宋文迪,所以在宋文迪失蹤之后,兩人迅速開始聯手,對銀州官場進行清剿,不到兩日,宋系人馬已然被控制住。
  夏翔知道若沒有張國鑫的幫助,自己不可能做得如此順手,畢竟紀委、組織部等關鍵部門都被宋系占領,若是沒有葉家支持,自己啃不下那么多骨頭。
  亂局被控制住,兩人開始分割利益。
  葉家要的不多,對銀州重機勢在必得,而夏翔對銀州重機沒有興趣,便很爽快地答應了葉家的代言人張國鑫的要求。
  “若是宋文迪被找到了,那該怎么辦?”張國鑫突然笑問。
  夏翔風輕云淡地說道:“若是那么容易被找到,我還有閑情逸致與國鑫同志,在此處喝茶聊天嗎?”
  張國鑫會心一笑,暗忖這夏翔果然如同傳說中一般,膽大無比,以后與他交鋒,還得防著他這一手。
  夏翔并不知道,宋系并沒有停止反擊,一場聲討正在另一個戰場開始。
  晚上十點左右,互聯網上出現了一篇帖子《驚天陰謀:市委書記失蹤的原因》。這篇帖子措辭十分講究,沒有任何指名道姓的地方,以春秋筆法,講述銀州官場的亂象,隱晦地表示銀州市委書記已經失蹤,而背后的黑手則是市長夏翔,起因便是市委書記宋文迪手中掌握了夏翔違規的線索與材料,夏翔不惜借用黑手,綁架了宋文迪。
  帖子發出之后,遭到各大網站的轉載,如同病毒般傳播開來。盡管省委宣傳部門早已做好控制輿論的準備,但是仍無法阻止網民的瘋狂,輿論呈現一邊倒,紛紛轉變風向態度,對夏翔進行攻擊。不少人還挖出了當年玉湖生態區拆遷過程中的細節。
  晚上十一點左右,周康摁響省委書記李思源家中的門鈴。保姆打開門,李思源接見了周康,以及從銀州趕來的方志誠。
  李思源將厚厚的材料翻完之后,面色凝重道:“這么重要的資料,為何現在才交上來?”
  方志誠早已想好說辭,鎮定地解釋道:“文迪書記此前考慮銀州要穩定,所以暫時想緩緩,以至于給了別人可趁之機。”
  李思源手指輕輕地點了點材料,好奇道:“互聯網上的匿名帖是你發的?”
  方志誠微微一怔,知道李思源一直關注著銀州,旋即重重地點頭,沉聲道:“沒錯!”
  李思源沉聲質問:“你知道這會為政府帶來多少負面影響嗎?”
  方志誠再次點頭,輕聲道:“但我也知道,若是不破釜沉舟,文迪書記極有可能連一線生機也沒有了。當務之急,希望李書記安排省紀委對夏翔進行雙規,同時對他的秘書金鋒突擊審問,多一點時間,方能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才能救文迪書記。”
  李思源手中的那份材料很沉,足以將夏翔雙規,但李思源沒有立刻作出批示,因為牽一發而動全身,若是突擊審問,那會帶來許多不良的負面影響,他必須要慎重考慮。
  夏翔的背后那是金家,若是紛爭到了更高的層面,影響面就不只是淮南,而是各大派系在全國的布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