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949 鳳凰男遇富家女

關若飛站在面館的門口撥通了王國岳的電話,匯報道:“岳少,這邊已經結束了。”
  王國岳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道:“若飛,不是我逼你,是你太心軟,旁觀者清,作為你最好的朋友,我必須要幫你走過這一道關卡。你放心吧,我安排過去的人,都非常可靠,會幫你安置好女子和小孩。曹晶那邊,我已經跟她交代好,你倆結婚多年,也沒生個孩子,正好將那個孩子好好培養。”
  王國岳說話永遠是充滿正氣,處理問題滴水不漏,照顧到方方面面。
  曹晶是王國岳的表妹,當年正是王國岳穿針引線,促成了這段婚姻,關若飛苦笑一聲,擔憂地說道:“曹晶,能照顧好孩子嗎?”
  王國岳手指在桌面上吧嗒吧嗒地敲了兩下,道:“在曹晶的事情上,你對我有埋怨。曹晶特別的固執、孤僻、任性,原本我是看在你穩重的份上,才希望你能將她改變,沒想到終究還是錯了。如果曹晶不愿意接受這個孩子,那么我會安排好,找個奶媽,照顧好他。”
  關若飛無奈地苦笑,王國岳這種看似面面俱到的安排,讓他有種無力的感覺。自己的老婆曹晶,可不僅僅是固執任性,她在吉東省的各種風聞,已經被自己知曉。關若飛沒有將責任全部推給搭線人王國岳,只是覺得當初也是被**沖昏了頭腦。
  關若飛出生于一個比較普通的家庭,父親是高中校長,母親是高中教師,從小生活在比較安逸的環境,同時也接受很好的文化教育。在大學時代,他嶄露頭角,成為學校會主席,積極參加各種活動,以至于畢業之后,留校擔任分院院長助理。隨后,他因為能力突出,在學校的行政管理上做出不少成績,被某領導相中進入吉東省委黨校成為黨校的行政干部。
  后來在吉東省委黨校,關若飛結實了同樣還很年輕的王國岳,兩人之間有了很好的友誼。關若飛之所以主動靠近王國岳,是因為知道王國岳的身份,在未來一定是個了不起的人物。關若飛的主動靠攏得到了王國岳的信任,在五年前,王國岳將表妹曹晶介紹給關若飛,并促成了這段婚姻,兩人之間的關系更是近了一步。
  只是曹晶是吉東省有名的交際花,剛剛結婚的時候,曹晶比較收斂,一改以前混亂的生活方式,對關若飛體貼入微,讓關若飛一度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但隨著新鮮感慢慢淡去,曹晶慢慢變化,開始夜不歸宿,并且各種不好的風聞傳到關若飛的耳中。
  關若飛因此非常痛苦,曾經想到離婚,但最終還是被王國岳勸服。
  曹晶的父親,也就是王國岳的姨夫,是吉東省著名的商人,其地位類似于宏達集團對于淮南的貢獻。有了經濟上的支持,關若飛才有仕途上的保障,這是王國岳的看法。
  王國岳認為關若飛作為男人,要有胸襟和抱負,男女之情終究只是滄海一粟,名留青史才是君子大道。
  關若飛出于對仕途的考慮,所以忍下了這一切,同時將精力全部花在工作上,王國岳對此感到很欣慰,對關若飛的評價更高了幾分。
  不過,未曾想,竟然鬧出了更多的變化。
  關若飛在極度空虛的情況下,認識了還沒有畢業的大學生燕子,不僅與她生關系,還偷偷地生下孩子。
  王國岳得知此事,很是震驚,在他看來,關若飛是一個有自律的人,不可能出現這種事。王國岳此后多次委婉地點撥關若飛,希望他能夠自己解決此事,但關若飛一直猶猶豫豫,終于讓王國岳失去耐心,才終于有了今天的事情。
  關若飛目光落在街道旁邊梧桐的新葉上,輕聲道:“岳少,我真的很痛苦,昨天曹晶又帶人回到家里。或者應該這么說,那里已經不是我的家,是她淫樂的場所……她已經完全無視我的存在,把我的尊嚴徹底地踐踏到地上。”
  王國岳清嘆了一聲,淡淡道:“男人要有包容之心,要足夠的大度,既然曹晶沒有開口與你離婚,這充分說明她心里還是很愛你的。對于她那些出格的舉動,我心中有數,過段時間我會好好跟她交流。但很多時候,你要站在大局上考慮,不僅僅考慮個人的感受。”
  關若飛對于王國岳這么勸說自己,也是有點麻木了。被老婆帶綠帽子,隱忍不,這事兒若是換到王國岳的頭上,他還能淡定嗎?
  韓燕是自己參加吉東大學的校慶上認識的女孩,韓燕是學校的學生會干部,擔任校慶的司儀,盡管有點青澀,但讓關若飛想到了當初學校的時光。與韓燕一開始是以短信的方式,關若飛也不知道韓燕是如何知道自己的手機號碼。在聊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后,關若飛有次覺得特別寂寞,就喊韓燕出來喝茶。韓燕如約而至,與關若飛聊了很長時間,從那之后,兩人的關系變得親密,經常會私下見面。
  關若飛原本將韓燕當作妹妹一樣看待,但隨著見面次數越來越多,韓燕會習慣性地挽著他的胳膊,親切地喊他“大叔”。
  習慣是一種可怕的東西,關若飛習慣被韓燕稱作大叔,每當與韓燕在一起的時候,就會覺得特別的放松。
  那一天關若飛記得特別清楚,從外地出差回來,還沒進屋,便看到一個男人從推開門,從里面走出,曹晶隨后也從門內走出,與男人擁抱激吻。
  關若飛當時只感覺喉嚨火辣辣的,但他沒有勇氣走到哪個奸夫淫婦的面前,而是選擇默默地離開。
  與韓燕約在大學街內的酒吧,韓燕瞧出關若飛的心情很不好,便陪著他喝酒。結果,關若飛酒量很好,他沒有醉,韓燕卻是醉得厲害。關若飛想將韓燕送到學校宿舍,但韓燕酒瘋,一直纏著關若飛,口中不停地念叨:“大叔,你知道嗎?我很愛你,我特別愛你……”
  在韓燕的放肆追逐之下,關若飛撤掉了心里的那堵墻,跨出底線,當晚兩人住在了大學街內一家條件很差的旅館。破壁殘墻,屋內甚至充斥著霉味,那一夜關若飛卻很瘋狂,他把許多壓抑的情緒,泄了出來。而韓燕如同輕靈的燕子,各種逢迎他,讓他無比滿足。
  雖然知道韓燕并不是處子之身,但關若飛并不覺得失望,反而覺得是種解脫。若是韓燕將第一次交給自己,他會覺得壓力很大。
  兩人突破了那層關系之后,關若飛和韓燕經常私下約會,卻與妻子曹晶的關系變得越來越冷淡。關若飛甚至經常一個月不回家,曹晶也樂于輕松,在家里時不時地搞pa
  ty,夫妻關系變得名存實亡。
  有一次,關若飛的岳父親眼看到曹晶與年輕男子在公眾場合親熱,對曹晶進行嚴厲地訓斥。結果曹晶挑明情況,將關若飛的風流韻事也抖落出來。關若飛的岳父便安排人進行調查,結果現情況屬實,便找來關若飛進行詢問。關若飛沒有隱瞞,而是將情況始末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岳父。
  兩人已經沒有感情,他岳父也無能為力,保持了緘默,只為讓婚姻關系能夠保留。
  而王國岳得知此事之后,還是警告了關若飛。關若飛不是普通人,他是吉東省最優秀的組織干部之一,未來前途不可限量,但若是履歷上被抹上作風不正的污點,這對于他是巨大的打擊。
  雖然表面上答應王國岳,要與韓燕斬斷情絲,但暗地里,關若飛還是我行我素。
  韓燕懷有身孕,順利產下一子,這甚至在關若飛的計劃之中。曹晶婚姻前后的變化,關若飛還是有過調查,這與她這輩子再也無法生育有關系。
  關若飛是一脈單傳,他不能沒有血脈延續,韓燕為自己生下了兒子,這讓他有了煥然一新的感覺。尤其是韓燕帶著兒子,親自來到曹堯探望自己,這讓他感覺到溫暖。
  不過,關若飛一直沒有意識到,這引起了王國岳的諸多不滿。
  王國岳認為關若飛惹上了麻煩,并竭力地讓他處理好這段感情。在屢次點撥之下,關若飛沒有動靜,王國岳便親自出手,有了今天面館的這一幕。
  回想起剛才韓燕離開的瞬間,那略感無奈與彷徨的眼神,關若飛突然覺得心臟抽搐得厲害。
  關若飛突然覺得自己活得很憋屈,在**、道德的面前,他就是一個怯懦與無力的人。而王國岳宛如巨人,在他的設計之下,關若飛行尸走肉般地結婚、背叛、偷情、私生子……
  王國岳還是他的至交好友嗎?或者只是被玩弄和利用的傀儡?
  關若飛沒有將剛才在面館遇見方志誠的事情告訴王國岳,因為知道王國岳既然操控一切,他想必也了解了這里的情況。
  關若飛裹緊風衣,鉆入從街角緩緩駛來的一輛轎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