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948 曹工巷路之偷拍

(小煙斗在周一出生了,兩宿未睡,煙斗是個有計劃的人,但計劃總趕不上變化,存稿早就準備好了,只是沒有時間更新,今天兩更補上前兩日的更新。)
  從市委大院出來,方志誠駕車往老街行去。雖說手上已經有老城區的資料,但經過文字修飾的材料,遠遠比不上眼睛看得真切。
  曹堯市中心的老街,在九十年代末曾經是最繁華的地方,那時候下海創業的年輕人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老街有一個商鋪。只需要一個不足十平米的門面,無論經營的是否品牌服飾,還是雜牌服飾,都能做到日賺斗金。
  但隨著這兩年經濟展,老街的繁華不在,距離市中心只是數百米之隔,但老街充滿了陳舊腐爛的氣味。雖然有商鋪,但大部分門面都掛上了清倉甩賣的標志,老街的諸多小門市成為地攤貨的代名詞。
  方志誠將車停在外圍,戴著鴨舌帽,脖子上掛著單反相機,不時地摁動快門,記錄下能夠讓他有所觸動的地方。比如街道上隨處可見的凹陷坑洼,粗大的梧桐樹枝干伸到了門市的房頂上,若是遇到大風,枝干折斷極有可能擊中行人……
  從這些細節可以看到,曹堯市老城的市中心早已需要大力的政治。
  但市政府方面也是有心無力,若是想整頓必須要將這些店面全部拆遷,老城區的土地價格寸土寸金,如果沒有數十億的資金,很難讓拆遷順利進行。而且有些建筑物更不是說拆就能拆的。
  老街所在的這條路名叫“曹工巷路”,之所以得名是因為大名鼎鼎的曹堯重工集團的總部曾經在此處。位于老街東南方向,有一處外表看上去有點破舊的住宅小區,是曹堯重工集團的員工家屬樓。
  五年前,當時的市委書記曾經一度想把曹工巷路徹底地改造,但因為涉及到曹堯重工集團的家屬樓,因此受到強烈的反對,最終市委書記只能作罷。
  事實上,從2oo6年起,曹堯重工集團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位于曹公巷路北邊的曹工技校曾經是很多本地學生向往的地方,因為從這所學校畢業后包分配,而且百分之九十九的畢業生都能分配到曹堯重工集團上班。曹工集團不僅是國企,而且效益非常好,在不少人看來,進入曹工就等于捧上了金飯碗。
  但現在這個金飯碗已經名不副實。
  方志誠不禁聯想到銀州的秦淮重工,早在四年前就開始籌謀轉型,因此在如今經濟大環境蕭條的狀態下,仍能以副業帶動主業展,但曹堯重工集團并沒有生太多的變化,去年曾一度出現停產風波,因為大量的庫存難以消化。
  這幾年來,市改委一直在推動曹堯重工集團的轉型,但效果微乎其微,關鍵在于曹工集團的管理層都是難啃的骨頭。曹堯重工為正廳級國企,其董事長名叫杜廣權,是從曹工集團底層一步步走上來的干部。因為曾經帶領曹堯重工創造許多輝煌,所以地位穩固,威望很高。
  曾經爆出這么個消息,老百姓都知道杜廣權其人,卻不知道曹堯的市委書記是誰!
  在曹堯重工集團的老家屬樓門口,拍了幾張照片,方志誠折返前往停車處,路過一家門面不大的面館,琢磨著直接吃完晚飯回去,剛坐下未多久,正好與一個推著嬰兒車的女子目光交匯。
  方志誠總覺得她有些面善,那女子也是微微遲疑,旋即嘴角露出笑容,往他所坐的方向而來。
  “大哥,真的很巧啊!”女子的聲音清脆而響亮。
  方志誠臉上還是有些困惑,才到曹堯沒多久,大部分時間都在工作,所以并不認識什么人。
  女子瞧出方志誠的尷尬,連忙解釋道:“還記得那天在火車上嗎?你坐在前排,幫我取行李箱……”
  方志誠輕輕地拍了拍額頭,恍然大悟,微笑道:“原來是你啊!帶著侄子找媽媽的……”
  女子點了點頭,道:“沒錯,正是我。”
  方志誠瞧出她表情有些古怪,恐怕有些故事,也不繼續追問,轉換話題,道:“你這是準備吃飯嗎?正好我也準備吃,這樣吧,相逢是緣,我請你吧。”
  女子臉上露出驚訝之色,連忙推脫道:“不用了!我約了人!”
  方志誠琢磨著也不好勉強,道:“行吧,那就隨意吧。”
  女子帶著小孩到了拐角處,從嬰兒車的后面取了奶瓶,遞給嬰兒。嬰兒喝了幾口,便不再繼續喝。女子細心地用紙巾幫他擦拭了下嘴巴,然后目光落在門口,等待某人的到來。
  從這些微笑的細節,方志誠其實能揣摩出一些端倪,先,這女子應該是那個嬰兒的生母,只是出于某種原因,所以女子對自己撒了謊;其次,女子從燕京來到曹堯,路途之中吃了許多苦,恐怕就是為了等待的那個人。
  十來分鐘之后,從門口緩步走入一名男子,女子從座位上起身,眼中透著喜悅之色。方志誠看清楚他的臉,以他良好的修養,也難免震驚,那男子只是粗粗地看了一眼遠處的女子,轉而向方志誠打招呼,道:“方市長,沒想到這么巧,竟然能在這里遇見你。”
  “關部長,想必你也是慕名而來了!”方志誠似笑非笑地問道。
  角落的那女子見到關若飛與方志誠在寒暄,連忙坐下,低著頭不再望向這邊。
  關若飛的反應如常,笑道:“是啊,雖說這家面館外表看上去很普通,但他家的面館已經開了數十年,是曹堯隱藏在市井的名店。他家的燃面味道非常好。”
  方志誠點點頭,笑道:“關部長比我早來曹堯一年,看來對曹堯的地方美食很有研究。”
  關若飛直接坐在方志誠的對面,道:“既然這么巧,那就由我來請客吧。”
  關若飛點了兩碗燃面,還有兩份芙蓉蛋。所謂的燃面,面和湯分開,面是用料汁攪拌而成,吃的時候放上一點湯,可以讓面不至于太干,味道比普通的拌面辣。芙蓉蛋是在蒸好的雞蛋羹上面放上些許肉沫,香氣撲鼻。
  一頓飯吃完,方志誠不禁暗自佩服關若飛良好的心理素質,他不僅吃得酣暢淋漓,還不停地說著一些趣事,以氣質來看,與王國岳有幾分相似。
  關若飛吃完面條,幫方志誠買單,笑道:“我有點事,就先離開了。”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行,謝謝你今天請我吃飯,下次由我做東,再見!”
  等關若飛離開面館之后,方志誠來到那個女子身邊,輕聲嘆道:“剛才那個人,就是你等待的人吧?”
  這女子的內心就沒有關若飛那么強大,眼中散出驚訝之色,但她還是搖了搖頭,“你搞錯了,我不認識他。”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從隨身攜帶的相機包里取出一張便簽紙,在上面寫上自己的名字,低聲道:“有什么需要幫助的,給我打電話吧。”
  女子咬著嘴唇,并沒有應答。
  方志誠離開面館之后,大約半個小時,關若飛重新走入面館,見女子低著頭,目光溫柔地觀察著嬰兒,無奈地搖了搖頭。
  女子見到關若飛,眼中煥了神采,輕聲道:“你來啦?”
  關若飛點點頭,道:“剛才遇見了同事,你也知道,這件事我必須隱瞞,所以得裝作不認識你。”
  女子頷,嘆道:“對不起,我成了你的包袱。”
  這時嬰兒車內的孩子哇哇哭了起來,關若飛趕緊將孩子抱在懷中,輕輕地搖晃了幾下,“你還沒吃飯吧?趕緊吃點東西吧。”
  女子點了點頭,喊來服務員,點了一碗清淡的湯面。
  “我該怎么辦?”女子目光落在關若飛的臉上,低聲問道。
  關若飛無奈苦笑:“我已經安排好了,你等會便回遼州,那邊會有人接你,然后安排你去韓國。”
  “孩子呢?”女子眼中露出失望之色,她原本是來投奔關若飛,沒想到關若飛將她送出國。
  關若飛緩緩說道:“孩子我會好好照顧好。請你放心,他是我的骨肉,我不會虧待他。”
  女子眼眶變得通紅,啞聲道:“你曾經答應我,會娶我的。”
  關若飛尷尬地笑了笑,道:“對不起,我只能給你一筆錢,足以讓你在國外過上很好的生活。而且,以后只要你開口,我會持續不斷地幫助你。”
  女子帶著哭腔說道:“你知道,我根本不需要這些……”
  “是為了愛嗎?”關若飛的語氣變得有些冰冷,且有些不耐煩,“我不可能離婚,也不會因為你放棄事業。”
  淚水吧嗒吧嗒地滴落在桌面上,女子知道結局不會有太多的改變,她自嘲地說道:“我找你是一個錯誤,我應該把孩子偷偷地養大,這樣,至少雖然沒有你,但我還有他。”
  關若飛心中一軟,嘆道:“即使相隔再遠,因為他身上有你和我的血脈,我也會永遠記著你。”
  女子擦干了淚水,勉強地笑了笑,道:“我這是最后一次相信你的甜言蜜語了。”
  等女子慢慢地吃完面條,關若飛打了個電話,從外面走入幾個結實的男子,他們帶著女子上了一輛黑色的轎車。
  站在不遠處一棟二層樓的陽臺上,方志誠熟練地調試著近遠焦,按動快門,記錄下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