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946 軍政偶爾也不分家

陳躍進步入方志誠的辦公室,環顧四周,耐人尋味地笑了笑,道:“沒想到你的辦公室如此清爽,什么東西都沒有。”
  方志誠的辦公室的確寡淡,除了辦公桌上的電腦,還有茶幾上的一套茶具,再無更多亮點。
  方志誠無奈地聳了聳肩,苦笑道:“剛來第一天,就發現辦公室的東西實在太多,那些不實用的東西,占著地方也就罷了,還有一些不該存在于這里的東西,所以我就讓人徹底清空,省得惹上麻煩。”
  陳躍進仔細揣摩了方志誠的話,臉上露出了然之色,不悅道:“曲康,他們為了對付你,竟然敢用這么下三濫的招術?下次再有這種情況生,你直接跟我說,看我怎么收拾他們。”
  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陳躍進是軍人,所以言談舉止跟官場中人不太一樣,說話直來直往,不喜歡拐彎抹角。他指著沙,道:“陳司令,請坐!我暫時還是能夠應付。以后肯定還有需要你幫忙的地方。”
  陳躍進擺了擺手,淡淡笑道:“你跟我就不用客氣了。我曾經在寧將軍的手下擔任警衛員,你是他的女婿,咱倆都是一家人。有什么需要,自然好說。”
  寧家在華東地區軍隊的影響力很大,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軍隊干部都出自于寧家一脈。寧家在淮南、浙源、閩南、東魯幾省的地位,堪比曹家在湘南、湘北、黔東等省的地位。方志誠曾經與陳躍進在私下見過面,是寧家私下聚會,由寧中將向方志誠推薦了幾位寧系比較中堅的力量。
  曹堯軍分區的軍事地位很高,因為古往今來,曹堯一直都是軍事要塞,地處南北方過渡地帶,為北國鎖鑰,南國門戶,向來為兵家必爭之戰略要地和商賈云集中心。
  所以曹堯最著名的是軍工企業,有人傳言,曹堯的不少山脈,內部全部挖空,儲存大量的軍事裝備。.??`
  方志誠開始擺弄茶具,熟練地洗茶沏茶,未過多久,辦公室內茶香四溢。陳躍進接過一杯,微微頷,方志誠泯了一口茶,道:“軍政向來分家,這次請你幫忙,想必會給你帶來一定的困擾。不過,我也沒太多辦法,在曹堯還處于相對弱勢的境地。”
  陳躍進擺了擺手,道:“我和曲康他們向來沒有什么來往,所以談不上什么困擾。至于幫忙一事,這在情理之中,薔薇可是特地給我打了電話,讓我多多關照你。”
  方志誠倒不知道此事,笑道:“這事兒她倒是沒有與我說。”
  陳躍進擺了擺手,笑道:“你是寧家的女婿,現在我們這些老人都知道,寧中將準備培養你。所以不用多說,能用得上我們的,盡管指揮。曲康那邊,我會跟他交流下,如果他下次再對你動什么粗鄙的招術,小心我將他的老底兒給掀翻。至于王家的那個小子,來到曹堯之后,的確展現大將之風。不過,只要攔住你的路,我愿意幫你掃清障礙。他老王家在東三省是有實力,但這是在華東,誰敢與咱們寧家軍叫板?”
  陳躍進的話很有殺氣,方志誠暗忖這就是軍人的風格,一旦覺得某人不順眼,那就直截了當地跟他強干,不像官場中人,都會習慣性地繞著往前走,盡量以相對比較平和的方式處理問題。
  陳躍進的話中透出了一股自信,也說明雖然寧老爺子去世,但對于寧家的實力并沒有太大的影響。岳父已經完全接掌寧系,并取得了階段性的穩定。
  從陳躍進的口中,方志誠對曹堯的勢力布局重新有了認識。官場只是曹堯實力分布的一個側寫,軍工企業、礦業集團、重工集團等勢力,也占據了很大一塊。?.??`所以想要推進曹堯往前展,必須要解決這些官場之外的勢力。
  王國岳選擇了從曹堯入手執政一隅,不僅僅因為這里屬于戰略要塞,還因為這里有很多疑難雜癥,只有解決了這些問題,他才能展現出自己特有的能力,在組織內部的履歷上描下絢麗的一筆。
  這就像考試答題。題目簡單,考了一百分,與題目很難,考了一百分。在外界的眼里,是不一樣的效果。
  王國岳選擇了一道很難的題目,暫時只解決了第一個問題,強大的地方派系力量,但軍工企業、礦業集團和重工集團的問題,他又該如何梳理清楚呢?
  喝了一個多小時的茶,陳躍進才離開方志誠的辦公室。秘書華清文進來,收拾茶具,方志誠則開始翻閱改委那邊遞交上來的文件。方志誠對改委很熟悉,所以批閱起來很快。等批改完所有的文件之后,方志誠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手指在桌面上敲擊了好幾下,終究還是沒有主動打電話。
  快下班的時候,等待許久的電話終于來了,王國岳語氣溫潤地問道:“志誠,有空來我辦公室坐坐嗎?”
  方志誠不緊不慢地一笑,道:“還請國岳書記稍等片刻。”
  他幫助王國岳贏了曲康一局,王國岳自然要履行自己的承諾,只是方志誠不能開口去討要,否則那會顯得太過著急。
  來到市委書記辦公室,秘書已經幫方志誠泡好茶,方志誠接過茶杯,放在一邊,沒有去喝,而是靜靜地望著王國岳。
  王國岳眼珠下意識地轉了轉,道:“志誠,這是你來到曹堯,咱倆第一次私下交流吧?”
  方志誠點頭道:“主要國岳書記,你沒有‘召見’我。”
  王國岳淡淡一笑,暗忖方志誠倒也幽默,道:“主要時機沒到,咱倆的見面,會產生一系列的化學反應。不僅曹堯很多人將目光關注在咱倆身上,省里、中央恐怕都在聚焦此處。所以不到恰當的時機,我不敢與你見面,生怕引來什么壞的效果,所以我一直委托隋琦與你接觸。你倆有黨校同學的關系,所以有來往也實屬正常。”
  方志誠暗忖王國岳這一番解釋合情合理,只是提到隋琦,他心中就有點不高興,因為王國岳在這里顯然埋了個地雷。
  方志誠也不點破,放松地問道:“那為何現在又到時機了呢?”
  王國岳道:“因為咱倆的次合作,效果不錯,足以打消其他人誤解,認為咱倆一定是敵對的關系。其實咱倆可以合作得很好,若是你我同心協力,一定能為曹堯創造全新的格局……”
  方志誠連忙擺手,微笑著且有點不禮貌地打斷王國岳的話。不得不說,王國岳的言辭有蠱惑人心的魅力,若是換作其他人,恐怕早就心血澎湃了。
  方志誠很冷淡地說道:“國岳書記,咱倆的立場,決定了咱倆相處的方式。這談不上合作,只能說是一次交易。而且你知道,我不僅跟你交易了,還跟曲市長交易了,收獲良多。”
  被方志誠無理地打斷話,王國岳并不以為忤,道:“交易這個詞說得太過市儈,我覺得合作更容易讓人接受。”
  方志誠道:“好吧,現在我想和你繼續合作一次。聽說新城區的投資方出現了問題,邁克財團想要撤離。”
  王國岳知道此事瞞不住人,如實地說道:“我有后備方案,已經開始與其他幾家財閥聯系,邁克財團雖說很有實力,但缺了它,不至于曹堯政府就停止不轉。”
  方志誠暗忖與王國岳談判,是一件很費力的事情,就像是將拳頭砸在棉花上,有力使不出的感覺。方志誠找出了新城區建設的破綻,但王國岳始終繞著走,以至于方志誠很難趁勢提出自己的想法。
  談判的過程,誰先開口,就先弱了氣勢。
  方志誠沉默片刻,還是說道:“既然新城區的建設,愿意交給我來負責,那么我想讓宏達集團進入投標方,應該沒問題吧?”
  王國岳輕松地笑了笑,道:“這是當然!政府對外公開招標,只要有資質,都可以參與。宏達集團是淮南最具實力的企業,而且在漢州也有過成功的經驗,若是他們愿意加入,還是很有競爭優勢的。”
  王國岳委婉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場,方志誠暗嘆了一口氣,與王國岳的私下交流,感覺很不好,有種被牽著鼻子走的感覺。
  當然,這也因為王國岳是一把手,他有曹堯大小事務的最終決定權。
  王國岳隨后與方志誠又閑聊了一陣,方志誠見機告辭,等他離開辦公室之后,王國岳眉頭微微上揚,露出一絲耐人尋味的笑意。
  馴服一匹烈馬,是需要費心思的,尤其是像方志誠這種萬中挑一的千里馬,想要收服他,更是需要耗費很多心思。
  王國岳將新城區建設的權力交給方志誠,其中也暗含著另外一番心思,他打算駕馭住方志誠,讓他成為自己未來登頂的最大助力。
  給方志誠一點甜頭無妨,只要他最終能進入自己的麾下,必須付出一定的代價。
  王國岳自認為自己是同時代的主角,所以其他配角的身份和命運,都將由他來掌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