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945 騎墻派左右逢源

常委會增補名單,先是由內部討論,經過審議后,再往省里報送,一般而言,省里會充分考慮地方的意見,予以批準。
  曲康回到辦公室之后,當著常夢圓的面,摔掉了跟著自己有七八年歷史的陶瓷保溫杯。在常夢圓的印象中,這是幾年來曲康少有的暴怒。并非常委會的失敗,讓曲康感覺到不悅,而是至始至終,曲康有種被戲耍的感覺。
  戲耍他的人,并非王國岳,而是掛職副市長方志誠。
  常夢圓等曲康面色逐漸平緩,低聲道:“沒想到方志誠如此奸詐。”
  曲康坐在椅子上,手指敲打著桌面,低聲道:“咱們不能追究他的問題,他在常委會上并沒有投反對票,因此沒有違約。我們之前約定的是,由薛福連讓出市發改委的主管權,然后方志誠保持中立姿態就足夠。而他投了棄權票,所以履行了我們的條件。”
  常夢圓情緒略有些激動,雙手握拳道:“陳躍進明顯是在他的授意之下,選擇支持王國岳。”
  曲康輕嘆了一聲,道:“我和老陳的關系不錯,但畢竟沒有共同利益,他以往支持我,是看在情面上,象征性地投票而已。陳躍進此次投票是站在派系的立場上。也是我失誤了,寧家在淮南的軍方有巨大的影響力,而方志誠是寧家的三女婿。只要方志誠點頭,陳躍進絕對會鼎力支持。”
  常夢圓冷笑一聲,道:“方志誠這個騎墻派做得還真夠好的,答應了咱們的要求,也暗自幫助王國岳打擊了我們,他難道就不怕我們報復嗎”
  曲康慢慢冷靜下來,目光落在滿地的瓷片上,擺了擺手道:“其實現在最著急的,不應該是我們,王國岳恐怕心中比我們還要驚訝,因為常委會看似場面倒向了他,但他贏的也是微弱優勢而已。況且主導局面情勢的,是另外一人!”
  常夢圓理解曲康的意思,王國岳和曲康之間的博弈,是一二把手的交鋒,暫時的勝敗并不能說明什么。但方志誠身上的崢嶸之氣,足以讓王國岳感到憂慮。
  一山不容二虎,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
  常夢圓低聲道:“王國岳素有賢人之名,肚量胸襟很開闊,恐怕不會太過刁難方志誠。或者反而會拉攏方志誠,讓他成為自己的助力。”
  曲康搖頭,分析道:“誰都知道方志誠來到曹堯,是宋文迪引來的力量,用來對抗王國岳,掣肘北方派系在淮南的影響力。王國岳如果這也能隱忍,不是賢人,而是蠢人了。”
  常夢圓低聲道:“我們就這么繼續退讓下去嗎?與一年前相比,咱們的力量已經削弱太多,如果繼續退縮的話,恐怕不出一年,我們都要被王國岳給架空,現在還多了個方志誠,豈不是未來的曹堯,咱們本土官員都沒有立足之地了?”
  曲康眉頭再次緊鎖,語氣眼中地說道:“夢圓,你比我年輕,需要記住一件事,想辦大事,必須保持沉默。低調蟄伏,對你而言,并非壞事。曹堯來了兩個太子爺,大量的資源會涌入,經濟形勢絕對一片大好,站在巨人的身邊,矮子也能成為將軍。”
  常夢圓自然能想明白這個道理,但身處常委三號位置,如何能做到手無權力,還淡定自若呢?
  曲康比以往保守很多,常夢圓心知肚明,曲康已經沒有什么晉升空間,下一步可能去省里某個部門,掛靠個副部級的名號,然后慢慢退隱,沒有向上的動力,只想全身而退。
  但常夢圓還有抱負與理想,他沒法做到坦然,坐等王國岳將人員換了一批又一批。即使未來自己能夠搭乘發展的順風車,但自己在曹堯的核心關系網被全部毀去,那又有何用?
  等常夢圓離開辦公室之后,曲康眉頭突然舒展開來,他當然知道常夢圓不會坐以待斃,了解這個被自己一手提拔上來的副書記的性格。
  想讓常夢圓輕易放手權力,這基本不可能。
  正如常夢圓分析的,曲康年齡已經踩線,在曹堯最多擔任一屆市長之后,就會調入省里,進政協或者人大,掛一個副部級的職務,然后結束自己的政治生涯。
  回去過往經歷,曲康自認為做到了一個一心為民的好官。他在曹堯的威望很高,尤其擔任市長一來,打造了幾個核心項目,同時讓曹堯大都市圈成型,這也是他的功勞。但人總會老去,城市的發展需要時間沉淀,曲康沒法繼續實施自己的報復,而此刻王國岳到來,讓曲康既感到壓力,又感到欣喜,因為王國岳所住的角度高,年紀輕,潛力大。如果他愿意扎根曹堯,五到十年之內,曹堯一定能迎來大發展。
  但王國岳不熟悉曹堯的地方特點,尤其是老城區的復雜,所以曲康將老城區的項目牢牢握在手中,一方面害怕王國岳打亂老城區的勢力分布,引起混亂;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幫助王國岳控制住局面,分擔舊勢力對新班長的壓力。
  一二把手之間的權力爭斗,是永恒不變的話題,但曲康將多事情處理得非常有分寸,王國岳對此也心知肚明,所以兩人基本還是保持了一種微妙的平衡狀態。
  兩人會因為常委增補的名額,發生激烈的交鋒,但站在曹堯大發展的原則性問題上,曲康和王國岳兩人能做到利益與風險共當。
  因為曲康有很高的政治覺悟,所以省委對他的評價很高,才會讓王國岳這個年輕干部擔任的市委書記的基礎上,配備一個有經驗的老市長予以協助,讓班子更加穩定。
  如果方志誠沒有來到曹堯,曲康會繼續保持穩健的策略,在大局上支持王國岳的同時,在小細節上糾正王國岳的某些激進動作。
  但方志誠來到曹堯,打破了這種局面,以常夢圓為例,地方干部感受到了空降干部帶來的巨大壓力。
  方志誠在上任不到一個月之后,就從手無大權,轉為牢牢控制住發改委這一權力樞紐,若是繼續讓他發展下去,豈不是會成長為一個能威懾常夢圓的存在?
  曲康可以退一步到省里,隨后常夢圓將會成為地方官員的核心和靈魂,他無法坐視地方干部的空間被一步步壓榨殆盡。
  ……
  市委書記辦公室內,陳震臉上洋溢著微笑,經過常委會的票選,他成功成為第十三個市委常委,盡管位置排在最末,但這是陳震仕途上絕對濃墨重彩的一筆。
  縱觀市委秘書長的晉升軌跡,從入常的那一刻,就會不斷地攀升,因為涉及多部門的管理與協調,只有出現任何空缺,他就有機會頂上去。更關鍵的是,在此次常委增補過程中,王國岳對自己付出了很大的心力,與曲康不惜在會議上刺刀見紅的肉搏。
  雖然獲得了勝利,但王國岳卻沒有想象中那么高興,因為宣傳部長盧寶娟的倒戈,在他心頭蒙上了一面陰霾。
  王國岳對票數計算得很清楚,如果盧寶娟能夠站在自己這邊,最差也會出現七對五的局面,不至于贏得這么險。
  當然方志誠給讓王國岳也感覺意外,他答應給的那一票,并不是自己手中的票,而是軍分區司令員陳躍進手中的一票。
  方志誠選擇棄權票,王國岳能猜出,這是與曲康進行交易而達成的協議。
  在這次常委例會上,方志誠與王國岳、曲康都做了權力與利益的置換。
  曲康在市長分工上,將發改委分撥給方志誠,這是方志誠選擇棄權票的原因;
  而王國岳在新城區的建設上,將把規劃權交給方志誠,這是方志誠答應給王國岳支持票的原因。
  簡而言之,狡詐的方志誠通過這次一二把手為了增補常委,兩邊都拿到了自己想要的。
  輕輕地吐了一口氣,王國岳變得平靜下來,淡淡笑道:“老陳,成為市委常委之后,視線不僅僅落在市委辦,而是要更多地關注其他工作,你這個市委秘書長,也有救火隊員的責任。如果哪個重要崗位出現空缺,你就得頂上去。”
  陳震聽王國岳這么說,連忙點頭,笑道:“謝謝國岳書記的提醒!”
  王國岳起身走到陳震的身邊,在他肩膀上輕輕地拍了拍,這是王國岳與人相處的習慣,他覺得對于親近之人,不僅僅要語言溝通,還得有身體上的接觸,這樣才能增加彼此的熟悉與信任。
  王國岳道:“曹堯的常委班子已經基本穩定,下一步就是如何發展,如何經營,你可以準備籌備下次常委會,具體討論《曹堯城市總體規劃》修改事項。《曹堯城市總體規劃》在2007年頒布,至今已有五年,期間只修改了兩次,現在環境發展變化如此迅速,城市之間的競爭激烈,曹堯想要突破性發展,需要及時調整規劃才行。”
  陳震明白王國岳的意思,王國岳終于要開始動手術刀了。前期的許多人事調整,只是要做到磨刀不誤砍柴工而已。
  陳震跟在王國岳鞍前馬后有一年多時間,還是了解王國岳的能力,若是他真要辦一件事,會給人一種指揮若定的安全感,十足的儒將風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