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944 常委會完全失控

昨天曹堯發生了一件奇事,常委會還沒開始之前,眾多常委之間議論紛紛。方志誠也有點好奇,笑瞇瞇地湊過去聽了一會兒,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距離市委大院一百米遠處,有一處老宅,是清末民初時候一個富紳留下來的個人私院。解放之后,政府一直在那里辦公,因而那里也被稱為老政府。八十年代初期,市政府新建了大院,同時也因為政策變化,便從那里搬了出來,然后將那里轉給了那個富紳的后人。昨天富紳的后人以一億元的價格,將宅子的歸屬權賣給了一個商人。
  若只是如此,也只是稀疏平常。就在簽訂合同之后的當夜,晚上電閃雷鳴,橫空劈出閃電,將院子中央的一棵有百年歷史的銀杏樹給攔腰斬斷。無巧不成書,今早有工人在挖掘銀杏樹的過程中,現地下埋著兩壇銀元,還有一箱珠寶。銀元尚可用價格來估算,但這一箱珠寶大多有歷史年代,不可估量,因此富紳后人和商人開始扯皮。
  因為有爭議,所以才有話題性,這銀元和珠寶究竟是歸誰,一時之間難以決斷。有人認為既然已經賣給了那個商人,那么院子里的所有東西都應該歸屬于商人。但也有人認為,賣的是院子,商人當時答應家中的家具不含在其內,這藏在百年銀杏樹下的銀元珠寶也理應含在其內。更有人腦洞大開,認為這銀元珠寶不屬于任何一方,因為埋在地下的東西都應該上交國家。
  大家笑了一陣,王國岳和曲康兩人6續走入會議室,方志誠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打開筆記本,擰開鋼筆的筆套,目光飄向不遠處的隋琦身上,暗忖今天隋琦裝扮得倒是異常精神,藏青色的職業女式小西裝,里面是白色的圓領襯衣,頭梳成丸子狀,露出漂亮的耳朵,銀色的鉑金耳釘,出淡淡的光芒,惹眼無比。
  今天自己注定是配角,所以方志誠顯得慵懶而輕松,從隋琦開始,目光在場內游走一圈之后,落在筆記本上,鋼筆簌簌劃過,畫了一幅簡單的漫畫。大院子,銀杏樹,財寶,商人,富紳后人,還有國家。
  恐怕大部分人心中都在琢磨,這財寶應該歸屬于國家。倒不是因為什么個人利益服從集體利益,只是因為大家都有共同的仇富心理,認為無論商人和富紳后人,都不差錢,既然如此,割掉你們身上的一塊肉,讓你們雙方都討不了好,豈不是大快人心?
  打個不恰當的比方,王國岳和曲康兩人如今一個是商人,一個是富紳后人,即將討論出來的那個常委名單,則是財寶的歸屬。其實眾多常委都是看客,除了那些陣營比較明顯,與正副班長走得很近之人,其余怕都是在看好戲。
  王國岳習慣性地戴上黑框眼鏡,會議室的門被推開,軍分區司令員陳躍進快步踏入辦公室。王國岳又摘下了眼鏡,手指下意識地在桌上點了點。一般的市委常委會議,陳躍進都不會參加。盡管擔著常委的名號,但軍政向來分家,除非遇到需要軍隊協助的重大事故,陳躍進才會出現在常委會。
  陳躍進身高約在一米八,鬢角的絲銀白,已經五十多歲,他淡淡地與王國岳笑道:“不好意思,來遲了!”
  其實王國岳知道陳躍進今天會出席會議,因為昨天陳震在通知會議的時候,陳躍進并沒有請假,這就說明陳躍進很有可能到場。從陳躍進以前的立場來看,他是站在曲康陣營的,看來曲康今天為了對付自己,可以說下足了功夫。
  等陳躍進坐定之后,王國岳掃了一眼秘書長陳震,淡淡道:“因為今天涉及的話題與陳震同志有關,所以請你暫時離開一下。”
  等陳震離開之后,王國岳清了清嗓音,道:“大家都知道,咱們常委會班子成員合計人數為十二人,由于各種原因,我與曲市長、夢圓書記討論后,得出要增補一名常委的結論。現在有兩位同志比較合適,一位是市委秘書長陳震同志,另一位是分管工業的副市長張憲同志。這兩位同志,都非常優秀,在自己的崗位上任勞任怨。張憲同志是我市干部的中流砥柱,在他的主持下,工業展節節攀高;陳震同志,是市委的大管家,兢兢業業履職。但常委位置僅有一個,大家只能選其一。下面請大家投票,舉手表決。如果同意張憲同志擔任常委,那么陳震同志就喪失入常的機會;反之,反對張憲同志擔任常委,那么陳震同志就正式入常。”
  王國岳對流程非常熟悉,講解得非常細,一般來說,簡單地說一下人選,就直接進行投票了。
  當然,這里面有一個小細節,那就是王國岳故意將張憲放在舉手表決的對象上,這樣就讓張憲變成眾矢之的。
  以剛才那個被劈的銀杏樹為例,這玩的就是心理戰。旁觀者都不想偏幫商人和富紳后人任何一位,那么在投票的過程中極大可能會選擇投反對票。若是反對票占優,對于另外一個候選人,則是無形的支持。
  王國岳運用市委書記的權力,巧妙地給陳震增加了機會。
  當然,王國岳之所以用這個招術也是因為今天有兩個常委候選人。如果只有一位的話,那就不需要這么說明,直接投票就可以了。
  今天在座常委,可以投票的合計十二人。
  按照以往的陣營排布,分為王國岳派,組織部長關若飛,常務副市長隋琦,紀委書記麥兆龍,政法委書記鄧占英,宣傳部長盧寶娟。
  曲康派,副書記常夢圓、經濟開區黨工委書記管齊俊,軍分區司令員陳躍進,統*戰部長袁蘇華。
  方志誠是掛職常委,沒有明顯的陣營。
  所以王國岳的處境還是比較兇險,若是方志誠幫助曲康,可能造成六比六的平局。這個時候,王國岳必須要行使市委書記的權力,才能達到自己的目的。
  一把手雖有最終決定權,可以無視常委會決定,但只能偶爾為之。
  “同意張憲同志增補市委常委的請舉手表決!”王國岳用手托了托鏡框,沉聲問道。
  常夢圓緩緩舉起手,經濟開區黨工委書記管齊俊舉起手,統*戰部長袁蘇華舉起手,曲康面色變得凝重無比,他望了一眼表情入常的陳躍進,讓他感到意外,陳躍進沒有舉手,也就是說同意的人只有三票。
  曲康緩緩舉起手,目光掃向盧寶娟。宣傳部長盧寶娟暗自叫苦,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也舉起了手。場面上暫時仍只有五票。曲康目光再次落在陳躍進的身上,他目光中喊著期許與鼓勵。
  只可惜陳躍進捧著茶杯,泯了一口茶,仿佛曲康是空氣一般。
  王國岳看到這一個場景,微微覺得有點意外,因為陳躍進沒有幫助曲康投贊同票,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當然,自己這方面,盧寶娟倒戈相向,
  王國岳仔細想想倒也不覺得意外,在自己來曹堯之前,官場上就傳聞市長曲康與宣傳部長盧寶娟不合。所以自己擔任市委書記之后,經常找盧寶娟長談,盧寶娟表面上看似恭順,但總有種不貼心的感覺。現在明白了,盧寶娟與曲康的不合,只是表面上的,是曲康暗中造成的假象,只是為了在關鍵時刻能起到奇兵之效。
  贊同張憲增補常委的票數只有五票,沒有通過半票,所以張憲的機會已經渺茫。
  不過,王國岳還是按照流程繼續主持下去,“反對張憲同志增補市委常委的請舉手!”
  關若飛先舉手,隨后常務副市長隋琦,紀委書記麥兆龍,政法委書記鄧占英,紛紛舉手。場上暫時只有四票,即使王國岳舉手的話,也只有五票而已,那就意味著反對票也沒有過五票?這樣的情勢就會很尷尬了。
  曲康面色凝重,川字紋很深,他注意力放在方志誠的身上,因為方志誠若是舉手的話,今天自己就輸了。
  方志誠始終面帶微笑,并沒有舉手,王國岳有些失望,自己可是安排隋琦進行說服,難道沒有奇效嗎?
  方志誠放下手中的鋼筆,目光掃向陳躍進,玩味地笑了笑。
  軍分區司令員陳躍進緩緩舉起手,王國岳眼中的瞳孔放大,松了一口氣,也舉起自己的手。
  結果出來了,反對票從四票變成了六票。也就是說,過達到半數的常委,都反對張憲增補市委常委。這意味著市委秘書長陳震,得到了順利的通過。
  怎么會這樣?常委會,怎么會完全失去了控制?
  按照曲康的想法,原本應該是六票贊成,五票反對,方志誠選擇棄權。但結果讓人出乎意料,盧寶娟成為自己的奇兵,而陳躍進卻是成為了王國岳致勝秘密武器。
  曲康下意識地摸了摸茶杯,現沒拿穩,水差點濺了出來。
  雖然只是一個小細節,但在座眾人都現了,大家面部表情如常,但心中都暗自唏噓,曹堯的市委正式跨入另外一個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