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943 誰是真正的主角

白山市委會議室內,煙霧裊裊,原本一個小時左右便能結束的會議,被拖到了兩三個小時,明知對方在故意在延長時間,但褚始源還是沒有卷袖離去,而是連續抽了好幾支煙。
  會議室的門被推開,薛福連大步走入,褚始源站了起來,與之握了握手。薛福連一路小跑著而來,氣喘吁吁地說道:“褚主任,歡迎您來到曹堯。”
  褚始源擺了擺手,淡淡笑道:“不好意思,沒有事先準備。不過呢,如果真的總是按照既定的流程調研,那反而失去意義。這么做,更容易看清楚真相。”
  薛福連臉色漲紅,知道褚始源在暗示什么,他瞄了一眼方志誠,道:“方市長,你怎么沒有提醒一下?也好讓市里做好準備才是!之前省里發布了調研通知,全市上下都非常關注,曲市長也說要親自接待褚主任呢。”
  薛福連此話說得,看上去是同事之間的閑聊,其實在埋怨自己,不顧及自己的所處的立場。
  方志誠毫不客氣地反唇相譏,笑道:“薛市長,我和褚主任是老同事。他準備到曹堯下面來看看,我也覺得,既然我擔著協管發改委的職務,那也應當了解下基層的一手資料。你沒有必要太過于緊張,總體而言,褚主任對曹堯的情況還是挺滿意的。”
  褚始源嗅出了兩人之間的硝煙味,淡淡道:“調研本來是一件很嚴肅卻也很簡單的事情,接待那些場面上的工作,我并不介意。正如志誠所言,我和他是老同事更是好朋友。他陪同我到底層調研,遠比其他人接待我,更加的舒心。”
  薛福連這才發現兩人身上全部都是泥水印記,暗忖這兩人也真會作秀,要整自己,還弄出這么一副妝容。
  薛福連將表面功夫還是做到位,笑道:“白山這邊已經安排好,還請褚主任先去酒店休息一下,晚上再一起吃個便飯,聊一聊曹堯具體的情況。”
  褚始源擺了擺手,果斷地說道:“吃飯就不用了,我剛剛接到國義省長的通知,明天要陪同他參加一個外商接洽會,所以等下就要直接折返瓊金。雖說只有半天的時間,曹堯的情況我也了解得差不多了,如果還有什么想要了解的,我可以直接問志誠嘛。”
  薛福連聽褚始源這么一說,臉色立馬變得很難看。自己是主管發改委系統的副市長,方志誠只是掛職且協管而已,褚始源在公眾場合明確表態,通過方志誠了解曹堯市發改委的情況,這等同于表明了支持他主管曹堯發改委系統的立場,若是傳到常委們的耳朵里,這無疑點燃了一把火。
  薛福連頓時覺得曲康的提醒有些太遲了。
  不需要曲康主動向方志誠送上發改委這個權力樞紐,方志誠就利用自己在省發改委的人脈資源,親自來取了。
  而且方志誠不僅光明正大地取了發改委,而且還鋪下了伏筆,為后期梳理曹堯發改系統提供了有力的條件。
  271省道白山段的問題就是導*火索,褚始源回到瓊金之后,監察小組就會來到曹堯,進行調查,隨后一批責任人都會受到處分。方志誠再適時添加自己的兵力,正可謂是一環接一環,水到渠成。
  薛福連此刻有種回天乏術的感覺,他原本方志誠是個掛職干部,即使有靠山,也不至于影響到自己對發改委的控制力,但如今仔細一想,無論從曲康還是從底層,現在都有種松動的感覺。
  表面上來看,是薛福連讓白山市人員留住褚始源和方志誠,讓自己能與他們見一面;但分析深層,何嘗不是褚始源故意要等薛福連,當面來個迎頭痛擊?
  薛福連和褚始源短暫的交流,看上去沒有什么,但內在的滋味,有心人已經能猜出玄虛。
  褚始源甚至連衣服都沒有換,就重新上了那輛載他而來的本田車。
  坐在后排,褚始源笑道:“我的表現還行吧?”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氣場不錯,震懾住了那幫人。”
  褚始源眼中閃過一絲厲芒,道:“薛福連此人我有所了解,善于經營,與老沈的關系不錯。老沈曾經多次點名表揚曹堯發改委的工作,此次我來故意找茬,恐怕要惹惱他了。”
  方志誠微微一笑,點破道:“老褚,激怒他,他又能如何?他又不是像你這樣,深入到基層一線摸底,還弄得如此狼狽不堪?”
  “什么心思都逃不出你七小玲瓏心的盤算。”褚始源嘆了一口氣,“老沈,過去一年整體思路還是對的,只是太過善疑,幾個副主任對他都頗有不滿。”
  方志誠也有所耳聞,笑道:“老沈是個天才,但天才一般都有缺點。”
  褚始源擺了擺手,似笑非笑地說道:“有缺點的天才,在官場上豈不是給人留下了破綻和弱點?”
  方志誠知道褚始源已經有所圖謀,省發改委的那個圈子很深,他現在無心顧忌,道:“萬事小心謹慎吧,從魏省長近一段時間的動態來看,似乎有不少想法呢。”
  褚始源低聲道:“國義省長,準備去中央了。魏省長總算可以松一口氣了。”
  早在兩年前,趙國義就動過去中央的心思,只是當時政局太不穩,他過去很有可能成為炮灰,如今中央派系之間的關系基本已經穩定,所以趙國義選擇到部委鍍金,是個不錯的選擇。
  他的老領導卜一仁現在已經從發改委副主任調到商務部,擔任商務部部長的職務。趙國義前往商務部,給卜一仁支持,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趙國義若是離開淮南,宋文迪就失去了一個強大的盟友,屆時在文景隆與魏群的雙重壓力之下,活動的空間就會被限制得很死。
  方志誠心中忍不住對宋文迪有所擔心,也理解宋文迪為何將自己掛派到淮南。
  宋文迪是希望蘇系將目光多多關注淮南,盡管這已經成為北方派系的天下,但千萬不要放棄,畢竟縱觀全國三十余部級省市,淮南永遠是一塊最大的蛋糕之一。
  ……
  白山市的消息很快傳播開來,同時也被添油加醋,變成了各種版本。很多還在其加入情節,比如褚始源在271省道白山段遇到了上訪的群眾,那些人都是遇害者的家屬。褚始源感覺非常痛心,所以到了白山市之后,將白山市委書記大罵了一頓。
  輿論的導向還是利于褚始源,將之刻畫成了一個一心為民的好干部。
  干部的功德很多時候是包裝起來的,所以褚始源回到瓊金之后,就立馬給方志誠打了電話,間接地感謝了一下他為自己的宣傳。
  褚始源從瓊金趕赴曹堯白山市私訪調研,雖然吃了不少苦頭,但也賺了官譽,總體而言并不虧。
  王國岳接到這些消息之后,坐在辦公桌前久久地沉默不語。
  關若飛低聲道:“市政府那邊已經有動靜,準備重新作微調,將發改委工作轉交給方志誠主管。”
  王國岳目光落在電腦旁的臺歷上,低聲嘆道:“這才來了多久,就打開局面了。”
  關若飛知道王國岳在想事情,不做多言。
  王國岳抬起頭道:“若飛,你對方志誠怎么看?”
  關若飛微微一愣,他之前就問過自己,現在又問自己,恐怕是需要得到不同的答案。這也是,以前的分析都是從履歷上得到,現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共事之后,發表的看法也就更加客觀。
  關若飛沉聲道:“他是帶著野心來到曹堯,考慮問題縝密,同時采用的方式正中含奇,需要慎重對待。”
  王國岳站起身,重重地吐了一口氣,道:“也罷,我倒是要看看,他這個掛職的副市長,究竟能走到哪一步!”
  子曰,君子矜而不爭。
  在關若飛看來,王國岳從政以來,一直保持謙卑與平和的姿態,即使在與曲康的博弈過程中,也沒有貿然去與他爭奪老城區的控制權,而是另辟蹊徑開拓新城區。
  但此刻,關若飛明顯地感覺到王國岳身上彌漫著一股爭雄之心。
  君子也爭,尤其是當遇到旗鼓相當的對手。
  關若飛又道:“明天的常委例會,已經按照你的要求,制作了兩個人事調整方案。一個是關于增補常委,另一個則是關于卞關區委書記候選人。”
  卞關區是主城區,之前王國岳強勢破局之下,區委書記受到牽連,一直沒能確定。
  王國岳為了推選陳震進入常委班子,放出這一個重要位置,換取曲康的支持,算不上占便宜,值得曲康退步考慮。
  關若飛將草案放在桌上,然后離開辦公室,王國岳手指在上面拍了拍,眼中露出一絲迷惘。對于方志誠,王國岳已經有點拿不定主意,究竟是否就這么放任他發展。
  王國岳的胸襟還是很開闊,即使方志誠再優秀,在曹堯作出的業績再初測,他終究只是配角,自己才是曹堯的一把手,真正的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