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942 薛福連被迫讓步

薛福連坐在曲康辦公室里喝茶,老板最近心情不錯,經常喊自己來辦公室聊一聊,這讓他感覺莫大的榮焉。盡管市委書記王國岳來到了曹堯,但大家都知道,曹堯的當家人還是這個看上去沉默的市長大人。
  曲康手指在辦公桌上輕輕地敲了敲,道:“這次省改委下來視察的工作,必須要接待好,如果有必要的話,我可以親自出馬陪同。在接待標準上一定要按最高級來設定,具體事務你可以與道峰同志溝通一下,我已經交代過他了。”
  薛福連滿臉賠笑,點頭道:“這次常務副主任褚始源親自來曹堯,如果能抓住機會的話,為地方爭取個十多億的項目,問題應該不大。所以還是得請您出面接待一下。當天晚上的飯局,還請您一定要參加。”
  曲康目中精光閃了閃,輕嘆一聲,道:“福連,你在我手下時間最久,我對你最為信任。此次褚始源親自來曹堯,這并不是一個好消息。新來的掛職副市長方志誠,以前可是省改委系統出身,所以我猜測褚始源是有目的而來。”
  薛福連經過曲康這么一提點,突然想明白什么,驚訝地問道:“您的意思是,褚始源是為了給方志誠撐腰而來?”
  曲康不置可否,看似顧左右而言他,“現在市委常委內部暗潮洶涌,省改委此刻調研,值得耐人尋味啊。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薛福連臉色變了變,終于緊張起來,道:“還請曲市長明示!”
  曲康眉宇間的皺紋深鎖而明顯,“在常委會上,我和王國岳的票數差距不大,每一張票都非常關鍵。所以方志誠雖然是掛職常委,但對大局有很大的影響。不僅是王國岳正在拉攏他,我也在安排人與他接觸。雙方都在給方志誠好處,而我這邊也有所考慮。”
  薛福連頓時覺得口干舌燥,低聲道:“您的意思是,把改委這一塊丟給方志誠?”
  曲康清了清嗓子,暗忖薛福連倒也不笨,如今的曹堯局勢太過復雜,自從王國岳雷霆一怒,將常委成員從十三人削弱成十一人之后,曲康就已經認清形勢,繼續與王國岳正面糾纏,只會對自己不利。
  局勢雖然復雜,但越來越明朗化,所以曲康想要將水繼續攪渾,這樣才能讓王國岳無法專心致志地來對付自己。
  現在的變化在于方志誠。從這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來看,方志誠的手段層出不窮,而且比之王國岳的堂堂正正更加變幻莫測。所以曲康希望能讓方志誠來成為變數,攪亂王國岳對曹堯的絕對控制,這樣曲康就有了生存空間。
  或許還是王國岳棋盤上用來掣肘方志誠的一枚棋子,但也不至于沒有任何利用價值,被視作棄子更加恰當。
  曲康也知道王國岳的想法,他正在培養方志誠來對抗自己,而他為何不因勢利導,讓王國岳養虎為患呢?
  謀略之道在于誰站得更高、更遠!
  曲康的這一步變化之妙,隱隱地已經越了王國岳,展現了一個浸淫官場多年老狐貍的老辣。
  但曲康知道薛福連肯定不樂意,所以提前與他做溝通。這幾天來不斷地喊他來喝茶,看上去對他重視有加,其實是在提前給他打預防針。
  薛福連臉上表現得十分恭敬,心中卻是一直在罵娘。方志誠只不過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家伙,剛來曹堯就搶了自己的主管工作,任誰也無法吞下這口氣。八一小說網w`w、w-.-8`1zw.com
  薛福連略有些陰陽怪氣地說道:“在崗位上向來強調的是有能力者居之,這么多年來,您也看到我做出的成績。讓一個掛職干部貿然接手,會不會太過于輕率,容易打亂工作部署。而且我手下的那幫人,一個個都是高傲自大的,恐怕很難被一個年輕干部驅使。我說得可尖銳和刻薄一點,方志誠難以勝任改委的工作。”
  薛福連有這個態度,曲康倒也是在意料之中,伸手在虛空中按了按,眉頭舒展,那道“天眼”仿佛開了。他沉聲說道:“方志誠在曹堯呆不久,王國岳在曹堯也呆不久。但只要他們在曹堯一天,無論省里還是中央,都有無數大佬關注著咱們的一舉一動。那些人我惹不起,你更加惹不起。人生要學會適當地轉彎!”
  薛福連心中一陣郁悶,暗罵,話說得好聽,現在又不是讓你削權,你當然說得輕松了。
  不過礙于曲康的威望,他并沒有繼續說什么,而是賠笑兩聲。
  曲康知道薛福連心結不會那么輕易打開,也就點到即止,讓他自己消化。之所以對張憲格外器重,是因為薛福連雖然能力很強,但不像張憲那么聽話。若是曲康這么跟張憲交代,張憲早就表明心意,按照自己的要求來辦事了。
  薛福連邁出市長辦公室的瞬間,腳步就變得急躁起來,因此下樓梯的時候,踩得樓梯噔噔直響。他的辦公室與方志誠的辦公室并不是隔得很遠,路過的時候,見門虛掩著,秘書華清文正坐在辦公桌前低頭梳理文件,忍不住哼了一聲。
  早在兩年前調研時,薛福連與方志誠相處得還不錯。那時候兩人沒有什么激烈的沖突,同時薛福連還下定主意,要跟方志誠打好關系,因為他瞧出方志誠是一個潛力新星。但此一時彼一時,如今方志誠空降曹堯,準備染指自己的私人領土,他就不會這么想了。
  官場之中,誰又愿意輕易將權力交給別人呢?
  薛福連之所以受到曲康的看中,是因為他很理智,也很有魄力。但這么一個有魄力的干部,當感覺到危機的時候,處理問題的方式也不一定會那么的克制。因為薛福連還是一個挺自信的人,他自認為現在曹堯市改委系統已經被自己經營得密不透風。
  至于省改委系統,薛福連也很熟悉,并與省改委主任沈寒春經常接觸。
  回到辦公室之后,薛福連越想越氣悶,伸手摸到座機,給市改委主任鄧平撥通電話。
  鄧平卻是搶先一步開口道:“薛市長,我正準備打電話給您,看來您已經聽說消息了。”
  薛福連一臉詫異,他原本是相與鄧平閑聊幾句,熟悉一下感情,為后期分工調整打個伏筆。鄧平的語氣又快又急,顯然出了什么事,他便問道:“什么消息?”
  鄧平意識到白山市的情況,薛福連還一無所知,趕忙道:“省改委的領導用私訪的形式調研,現在已經摸到白山市去了。”
  “什么?”薛福連用力地拍了拍辦公桌,“什么時候的事情?”
  鄧平一臉無奈地說道:“我也剛剛得知,應該是不久之前的事情。”
  薛福連追問道:“有沒有現問題?”這話問得有點多余,如果真要仔細認真地查,怎么會不出現問題呢?市里遞交給省里的資料,大部分都是漂亮光鮮的數據,描繪了一幅情勢大好的壯麗畫卷,。
  鄧平沉默數秒,低聲道:“271省道白山段的公路問題,似乎曝光了。此行跟著省改委領導的,還有新來的掛職副市長方志誠。”
  薛福連等鄧平說完,氣得差點吐血三升,如果真要去查271省道,整個曹堯市改委得吃不了兜著走了。方志誠這是搞什么?竟然引狼入室,還專門朝弱點去下嘴。
  薛福連想起剛才路過方志誠辦公室,還看到他的秘書,意識到此事他故意辦得極其隱蔽,就是為了打曹堯市改委系統一個措手不及。
  薛福連暫時也沒法想到補救的措施,只能低聲吩咐道:“即刻安排車隊,我們一起前往白山市,同時你讓白山市那邊一定要拖住褚主任,千萬不能讓他離開。”
  薛福連暗中琢磨,若是能與褚始源見一面,或許還能控制住局勢,但若褚始源直接回瓊金,問題會被激化,隨后而來的就不是調研組,而是監察組了。
  現實讓薛福連意識到曲康的提醒沒有錯,這方志誠并不是省油的燈,而省改委來曹堯調研,并不是為曹堯市的展輸送活力,而只是為了給方志誠搖旗吶喊而來。
  271省道的問題,一直是薛福連設法解決的問題。建設方在施工過程中遭遇突事故,出現大量的人員傷亡,建設方因為躲避承擔巨額的賠償,早已杳無音訊。那些傷亡人員家屬只能找到政府討要說法,因為政府也無法解決,所以那些傷亡人員家屬就禁止路段繼續施工。
  按照改委的相關要求,如果271省道工程未能如期完成,會影響其他項目的申報。所以薛福連在處理此事時,讓市改委遞交了虛假資料,聲稱此路段已經完成。后期審查組下來檢查的時候,曹堯方面也做了些隱瞞處理,只讓審查組檢查了修好的路段,故意繞開停工路段,并營造了正常通車的假象。
  在地方上,這種手段并不少見,省里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若真是被拆穿,恐怕也是沒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