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941 精心布局的突襲

(微信公眾號:煙斗老哥,微信號:ydlg1985,已經上傳了番外合集的百度云鏈接,大家可以前往關注,提取碼需要與微信互動。另大家可以進入5群:97227883,談人生理想,其他群都已經滿了。)
  與沈薇掛斷了電話,方志誠從通訊錄中翻出了趙清雅的電話號碼。這么多年過去了,趙清雅依舊還是孑然一身,因為自己與她過于曖昧的關系,所以趙清雅的身上烙上了自己情人的痕跡。
  除了最后一層窗戶紙沒有捅破之外,趙清雅的確與方志誠的關系已經達到了那個地步。為何沒有那么做,原因誰也無法說明白。
  官場與商場從來是拳不離手的關系,盡管秦玉茗這么多年來費盡心思運營玉茗傳媒集團,想能給自己提供幫助,但對方志誠支持最多的,事實上是趙清雅。
  趙清雅對方志誠的幫助,向來是不遺余力,甚至將家族的命運都放在了自己的施政策略之中。
  如果不是趙清雅的孤注一擲,宏達集團又怎么會投入瓊漢同城化項目,耗費大量的資金,運作一個多年內不會有收益的產業?
  與趙清雅,不需要說感謝的話,因為他倆內心相通。很多話,方志誠不需要說出口,趙清雅能明白方志誠的意圖。
  手機上傳來趙清雅慵懶而清脆的聲音,“志誠,有什么事嗎?”
  方志誠笑了笑,道:“突然特別想你,所以就給你打電話了。”
  趙清雅心中一暖,道:“別肉麻了。在曹堯怎么樣?”
  方志誠無奈地苦笑:“特別艱難,特別無力,總覺得事情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若是換作另外一人,比如秦玉茗或者寧薔薇,他是絕對不會這么說,在那些女人的面前,他是堅強、聰明、勇敢、帥氣的,能夠處理一切復雜的問題和環境。但在趙清雅的面前,方志誠可以放下這些東西,變成一個弱者。
  趙清雅絕對不會討厭弱者方志誠,因為這是他愿意包養的小男人。
  趙清雅微笑著鼓勵道:“萬事開頭難,以你的能力,在曹堯扎根也是早晚的事情。我之前到曹堯調研過幾次,雖然是全省人口第二大城市,但經濟氛圍讓人并不看好。本土沒有良好的民營企業發展氛圍,資源被軍工及礦業國企瓜分,所以輸入新鮮血液特別難。”
  方志誠對趙清雅的分析還是很認可的,“王國岳也看出了這個關鍵癥結,所以準備造出一個有活力的新城區,與舊城區分庭抗禮。以此來帶動整個曹堯的產業結構升級。”
  趙清雅猜出了方志誠的意圖,笑道:“你是否想在新城區上做文章?”
  方志誠尷尬地一笑,道:“知我者,清雅也!將智慧城市融入瓊漢同城化項目的計劃已經基本實現,所以下一步應該面向全國及全省推廣。所以宏達集團為何不以曹堯作為首站呢?據我所知,邁克財團那邊接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所以開始動搖,這是宏達集團介入的最好時機。”
  趙清雅對方志誠很了解,他能這么說
  ,肯定是不錯的機會。
  趙清雅當機立斷,道:“行吧,明天一早,我便安排人與曹堯進行接觸。曹堯新城區的行政規劃,我們之前有過接觸,只是政府方面已經找好了投資方,所以我們也就沒有動作。若是真給我們機會,我們還是想嘗試一下,畢竟在曹堯投資這個項目,成本要在淮南中部或者南部成本要低很多。”
  與趙清雅掛斷電話,方志誠吐了一口氣,與王國岳的交易很明確,那就是讓新城區的項目建設交給自己來辦。
  對于王國岳而言,這是一個很難的選擇。因為新城區是自己改變在政府工作上沒有著手點的關鍵策略,轉手交給方志誠,豈不是將權力棒拱手讓人?
  但這樣有個好處,可以讓方志誠徹底地站在曲康的對立面。王國岳處于旁觀的角度,坐山觀虎斗。方志誠提出這個要求的時機很準確,建立在邁克財團突然改變投資意向的基礎上。
  若是方志誠接受新城區建設,將會承擔相應的招商引資工作,讓王國岳松一口氣。
  有句話叫做養虎為患。王國岳對方志誠根本沒有把握做到完全控制,所以他在考慮此事會很謹慎,很艱難。
  ……
  夕陽西下,白山市的建筑物外表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余暉。曹堯現在有2市3縣5區,白山市在1990年撤縣建市,是曹堯最大縣級市,處于淮南與東魯兩省的交界之處。山路顛簸,因為前幾日剛落了雨水,石子路泥濘不堪,車輪軋過水坑,會濺起大片水漬。
  方志誠第了一根煙給褚始源,笑道:“老褚,不好意思,把你帶到條件這么差的地方來了。”
  褚始源接過香煙,點燃抽了一口,徐徐吐出一口氣,道:“我知道你的想法,是讓我看看曹堯的真實情況究竟如何。每次調研,事實上根本沒接觸到太多基層的東西。很多情況都是從地方干部口中報出來的數據得知,我也知道只有深入進去,才能知道下面究竟怎樣。但卻一直苦于沒有機會。”
  褚始源話音剛落,車子發出嗚嗚的轟鳴聲,郭勁遠轉過頭,臉上露出無奈,低聲道:“輪胎陷進去,走不了了。”
  方志誠與褚始源相視一笑,道:“老褚,這回是正兒八經地讓你體驗生活了。”
  見方志誠擼起袖子,下車準備推車,褚始源也除去了外套,撩起了褲管,跟著方志誠下車。這次輕車簡從,褚始源只帶了秘書而行。郭勁遠在前面踩離合器和控制油門,其余三人在車后用力往前推。十來分鐘之后,車輪終于松動,從坑里爬出。
  方志誠見褚始源身上狼狽,全是泥點,笑道:“真是過意不去。”
  褚始源擺了擺手,把臉頰上的一個泥點給抹掉,道:“這才是生活的滋味。”
  從曹堯市區到白山市有幾條路段,之所以選擇現在的這個路段,主要是因為這是前兩年曹堯市交通系統重點打造的省道公路改擴建工程。
  重新回到車上,方志誠見褚始源語氣雖然如常,但眉宇間多了一層深思之色。
  方志誠猜出褚始源的想法,道:“地方就是這樣,外表光鮮亮麗,但事實上在很多時候內在已經腐爛。白山段省道按照道理早在三年前已經竣工完成,但還是留下了這個尾巴。前年便有人投訴至省信訪辦,但結果還是被攔了下來。這已經成為爛尾工程,省發改委下撥的資金顯然沒有用到位。”
  褚始源點了點頭,有點不悅地說道:“回去之后,我會讓人著手跟進此事。每個項目驗收都會有人嚴格把控,現在在這個項目上,驗收環節存在很大問題。”
  白山市的經濟情況不佳,從市容上就可以看出一二,與漢州的霞光區甚至還有較大的差距,街道狹窄,公共設施陳舊,公交車產自于十年前的流水線,沒有更新換代。
  而白山市政府位于市區中心的長陽街道,因為剛剛修繕的緣故,外表新亮,建筑恢宏,卻和白山市的整體經濟氛圍格格不入。
  車輛停在政府門口,被保安給攔了下來,方志誠給涂道峰打了個電話,等了大約十來分鐘之后,一個身材高大、體型魁梧的中年男子疾步而來,方志誠認得此人,是白山市委書記劉長安。
  劉長安讓保安放行,轎車停在院內的角落,方志誠和褚始源陸續下車,兩人狼狽的模樣,讓劉長安意外且憂慮。
  方志誠對自己的邋遢形象,一點也不介意,與劉長安介紹道:“這位是省發改委的褚始源主任。”
  劉長安下意識地搓了搓手,這落在別人的眼中,還以為他覺得自己的手很臟呢。
  劉長安帶著方志誠和褚始源進入會議室,然后喊來秘書,低聲與他交代幾句。隨后劉長安笑道:“不好意思,因為沒接到通知,所以接待工作有些凌亂。褚主任和方市長在路上,應該很疲憊,我已經在招待所準備房間。要不要先去休息整頓一下?”
  褚始源看了方志誠一眼,淡淡道:“休息就不用了,這次來白山市,主要是想看看一些項目的實際落地情況,雖說吃了苦頭,但見到最真實的一面,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劉長安聽褚始源這么說,老臉一紅,他大致猜到為何會有這么一說,試探道:“剛才你們從那條路線過來的?”
  方志誠無奈地聳了聳肩,道:“原來我們準備跟大部隊一起過來的,但褚主任想看看271省道白山段的具體情況,所以我們在中途轉到了這一段。結果讓人很意外,原本應該是三年前完成的工程,卻存在很大的問題。”
  劉長安身上立馬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情況并不如方志誠所言,按照市委的通知,應該是明天下午省發改委的一行人才會來到白山。劉長安已經做好準備,用心安排了路線,確保接待好省里來人。
  但褚始源打了自己一個措手不及,提前一天到來,而且還專門去看了爛尾工程,這讓劉長安非常上火。褚始源在省發改委的地位,劉長安也是有所謂耳聞,百分之六十以上的項目都需要經過他點頭。讓褚始源如此失望而去,那就意味著以后省發改委那道關卡,基本很難通過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