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938 發改委歸屬之爭

華清文的素質挺不錯,是一個可造之材。方志誠對待下屬的態度,與以前有很大的變化,他的視野不僅僅看一兩年,而會放長遠,去看他在十年乃至二十年的成長性。所以如今他選擇培養人才,不僅僅去看他的現在,而且會關注他的潛力。
  這就像是在股市中,證券商判斷一個企業是否優質,一方面是判斷它現在的實力,另一方面更多地會關注它資產的成長性。
  華清文若是擔任自己的秘書,在未來就絕不會困在這個秘書的身份上,方志誠會給他提供一片廣闊的天地,就如同當初宋文迪培養自己一樣,慢慢地讓身邊的人壯大起來,才能促進自己力量的沉淀。
  方志誠之所以將宋文迪視作恩師,不僅僅是因為他對自己有太多的恩情,而且還因為宋文迪用自己的方式,給方志誠足夠的影響,以至于如今方志誠在很多時候處理問題,會從宋文迪的角度去考慮,琢磨自己的師父會如何處理問題,繼而再下判斷。
  與華清文交流片刻,方志誠給他安排任務,讓他在這段時間去讀幾本書,主要是與黨員干部理論有關,如《主席著作辭典》、《黨性力量:批判與建構》等。
  華清文心中還是明白,方志誠這是在委婉地告訴自己,自己在業務能力上或許是足夠了,但在黨性修養上還是欠缺了幾分。
  這也是媒體人普遍的共性,因為處于輿論監督者的角度,所以看待事物往往很偏激。在時政記者的眼中,能看到許多鮮為人知的黑暗之事,受到職業的影響,所以在黨性方面不夠堅定。
  華清文也有足夠的自省,他以前在媒體工作,遇到某些問題可以說出自己的想法和聲音,批判黨的政策及體制,但若是成為方志誠的秘書,就需要做到謹言慎行,有些話只能藏在心里,永遠不能說出口。
  華清文和涂道峰兩人出了辦公室。涂道峰邊走邊聊,交代作為秘書的一些基本工作職責。華清文一臉凝重,不時地點頭,并詢問一些細節。
  涂道峰難得如此耐心,輕聲指點道:“秘書是領導的小棉襖,要做到鉆心細心貼心。關鍵是要了解領導的喜好,處理工作的風格與方式,同時要切記,不應該看見的,就當自己是瞎子;不應該聽見的,就當自己是聾子。少點私人主張,多點服務意識。看得出來,方市長對你的還是很看重,好好干,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隨時來找我。”
  華清文對涂道峰的態度非常意外,愣了半晌,他原本可是聽說涂秘書長是一個很嚴肅的人,從來都是不茍言笑,尤其是對秘書科的工作人員要求嚴厲。曾經有位秘書科的秘書在排位次的時候,沒有經驗,發生錯誤,將兩位領導的位次排錯,結果被涂道峰罵得狗血淋頭,最終還趕出了原崗位。
  但相處下來之后,華清文卻是覺得涂道峰人不錯,很熱心,對自己非常關照。
  華清文并知曉涂道峰的想法,有句俗語叫做打狗看主人。華清文以后就是方志誠的貼身秘書,若是能收攏他的心,以后面對方志誠的時候也會有個助力。經過前次的敲打,華清文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在方志誠的面前夾起尾巴做人。
  方志誠用電腦在互聯網上瀏覽了一會新聞,不出意料,涂道峰很快折返。方志誠沒有東勝,指著辦公桌前的椅子,淡淡道:“請坐!”
  涂道峰一臉笑意,詢問道:“我已經安排好了,由市政府出具商調函,將他的人事任命調整到政府。”
  方志誠仔細問道:“是借調,還是調動?”
  借調和調動盡管只有一字之差,但待遇差別就大了。借調是暫時的,調動是永久的。如果華清文以借調的身份來到市政府,那就意味著隨時會被調回原單位。調動的話,人事編制就落在市政府,比較穩定,輕易組織關系不會變。
  涂道峰沒想到方志誠問得這么細,低聲道:“暫時以借調為主,畢竟華清文以前沒有擔任過秘書,需要有一個試用期。”
  方志誠擺了擺手,不悅道:“想要馬兒跑得快,就得讓馬兒吃草。”
  涂道峰立馬會意,補救地說道:“等下我會讓人重新擬寫商調函,以調動的身份將他的組織關系直接納入市政府。”
  涂道峰的分析有道理的,一般來說,對下面干部的調整,會有個過渡期,這樣可以進退得當。如果華清文沒法很好地完成工作,也有好有退一步的機會,直接讓他回到原單位就可以。一旦組織關系確定下來之后,再做調整,手續就會特別麻煩。
  方志誠見涂道峰如此配合,也覺得自己太過強勢,他咳嗽一聲,道:“道峰同志,我仔細想想,還是以借調為主吧。企業里面不都是有三個月的試用期嗎?三個月之后,行就留下來,不行就離開。”
  涂道峰暗忖方志誠突然變得好說話,連忙賠笑:“正是這個道理。”
  方志誠笑了笑,突然沉默片刻,手指在桌面上有節奏地敲打了幾下,涂道峰的臉色也慢慢凝固,知道方志誠還有其他事情要交代。
  方志誠淡淡問道:“老涂,最近曲市長,是不是經常跟你說,有意要讓你更進一步,從政府辦走出,往分管副市長的方向發展?”
  涂道峰微微一怔,如實地說道:“有這么個意思。”
  方志誠卻是擺了擺手,輕聲道:“千萬不要被當做炮灰了。”
  涂道峰眼中閃過一絲疑慮,問道:“還請方市長明示!”
  “市委常委會上近期的動向,你應該有所耳聞,曹堯地方的組織關系將有大變動,不少市政系統的人都有所調整,從一線退到二線。在這個背景之下,你認為更進一步的可能有多少?”方志誠耐心地解釋。他所處的角度比涂道峰更高,因此看待問題更加深刻。
  涂道峰心中還是存著一絲僥幸,但經過方志誠的點撥之后,終于意識到曲康之言,只是安撫人心而已。
  曲康現在不僅對涂道峰這么說,對其他所有下屬恐怕都會這么說。對王國岳的讓步,這是暗中推進的策略,但在明面上曲康必須要把話說得敞亮,不至于讓內部產生混亂。尤其是像涂道峰這種中堅力量,曲康更不能馬虎。
  涂道峰再次望向方志誠,越發覺得眼前這個年輕人深不可測。他有種看透一些事情本質的能力,讓人不寒而栗。
  方志誠又道:“別人都以為我在曹堯只是過渡一下,但事實上并不是這樣。掛職的身份,就跟華清文借調市政府辦一樣,只是權宜之計,保證自己可進可退。若是水到渠成,誰能保證這曹堯會不會三分天下呢?”
  所謂三分天下,其一王國岳,其二曲康,其三則是新來者方志誠!
  涂道峰從方志誠的語氣中聽出了自信與魄力,同時也明白方志誠的拉攏意圖。
  方志誠見涂道峰眼神閃爍,知道他在天人交戰,淡淡一笑,道:“不用再糾結了,你其實沒有選擇的余地。因為你的秘密在我的手中。”
  涂道峰眼神渙散,點頭道:“我明白了。”
  方志誠見涂道峰一臉頹喪,站起身來到涂道峰的身前,輕聲承諾道:“以三個月為期,若是我在曹堯還站不住腳跟,那么你還是可以回到原來的位置。在此之前,我不會交給你太多的事情,你只需在旁邊安靜地看著我表演就好了。”
  涂道峰原本以為方志誠要自己去做什么危險性較高的事情,現在聽說只需要自己旁觀,頓時腦袋又活了過來。
  他咬牙說道:“方市長,既然我選擇了這條路,就會一條道走到黑。從今以后,無論你有什么安排,我一定竭盡全力奉命行事。”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放心吧,絕對不會要你赴湯蹈火!”
  收服涂道峰是方志誠布局曹堯的關鍵一個環節,除此之外,就是要拿到實權,不能只作擺設與花瓶。
  在辦公室的樓層轉了一圈,出門見到薛福連,他身邊跟著一人,似乎在討論工作。與方志誠擦肩而過,薛福連沒拿睜眼瞧方志誠一眼。薛福連是主管發改委的副市長,心中恐怕將分管發改委的方志誠看成了眼中釘。
  被人冷眼一對,心情自然不大好,回到辦公室,手機這是響了起來,方志誠看了一眼,正是褚始源打來的。
  接通后,褚始源微笑道:“怎么樣?方市長,工作還順利嗎?”
  方志誠笑了笑,如實說道:“掛職副市長,能有多少工作?”
  褚始源嘿嘿低笑了兩聲,道:“再過兩日,省發改委系統要有一個摸底調研工作。如果你很清閑的話,不妨陪同我在曹堯走一圈吧?”
  方志誠有點意外,因為以褚始源的身份,沒必要到曹堯來,畢竟曹堯無論經濟水平還是政治地位,在全省的排名并不高,只能處于中下游階段。旋即,他明白意思,褚始源此次來曹堯是為自己助威而來。
  原本他心中盤算,讓張曉亮以高技術產業處調研的方式來曹堯走一圈,如今若是褚始源親自來到曹堯,效果要增加不止一倍。
  若是褚始源親自來到淮南,主管發改委的副市長薛福連肯定要親自陪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