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937 曹堯最大的矛盾

步步高升最新章節
  等陳震離開辦公室之后,王國岳從抽屜里取出一個信封,信封里面有不少照片,均是近期關若飛的行蹤。王國岳眉頭皺了皺,有點失望地自言自語:“若飛,你為什么會被兒女情長迷住眼呢?”
  王國岳是一個無愛情主義者,盡管在年少的時候,短暫地迷戀過隋琦,但得知隋琦沒有結婚的打算,他就依然斬斷了情絲,轉而與楊慧結婚,組建了一個很幸福的家庭。
  在外人的眼中,王國岳在工作上是有能力的年輕干部,在家庭生活上也是好父親和好丈夫。他除了工作之外,就是家庭,保持嚴格的自律,所以口碑極佳。
  王國岳對于關若飛也是這么要求,因為他覺得只有做到清白,才能夠沒有把柄被別人抓到。
  愛情這東西太虛無縹緲。這是個拜金或拜權的社會,
  最近這段時間,王國岳一直對關若飛進行冷處理,他的態度,關若飛應該已經察覺,但關若飛還是沒有主動向自己坦白自己的錯誤,這讓他非常不滿。所以王國岳已經開始布局,培養陳震,讓他在特殊的情況下取代關若飛。
  當然,從感情上來講,王國岳與關若飛更近一些,畢竟這么多年來,關若飛數次幫自己挽回敗局,同時還是個處理許多臟活和累活的角色。
  ……
  從市委辦那邊送來了幾個名單,方志誠翻了翻,還是比較滿意,均是科班出身,而且年齡都在二十**歲左右,有一定的工作經驗,沒有超過自己的年齡。使用秘書一般來說都會選擇年紀比較年輕的,盡管處理問題可能不會太老練,但比較容易駕馭。
  方志誠最后選擇了一名日報年輕的記者,盡管才二十九歲,但已經是日報社時政部的副主任。方志誠主要考慮這幾個原因,第一,時政記者出身,說明他的政治意識比較濃,同時對曹堯的官場圈子比較熟悉;第二,記者一般都有較強的分析和判斷能力。方志誠要的秘書,不僅僅是執行力強,而且還要有一定的籌劃能力;第三,他在日報社工作,與曹堯的官場圈子基本脫節,所以任用他的話,忠誠度最為保險。
  方志誠給市委辦人事科負責人打了個電話,說明自己的要求,并讓之盡快安排面試。人事科那邊倒也配合,約好明天上午就可以進行面試。
  現在的工作并不多,方志誠將報紙瀏覽了一遍之后,就離開辦公室,去見葉輕柔。來到酒店的時候,葉輕柔已經開始收拾行李,方志誠湊過去幫她整理了一陣,恭叔不知何時站到他的身后,朝他招了招手。
  方志誠會意,跟著恭叔來到樓梯口。
  恭叔的表情有些嚴肅,語氣凝重地問道:“你準備跟小姐怎么辦?”
  方志誠知道恭叔一直將葉輕柔視作親女兒般看待,思考數秒,緩緩道:“恭叔,對于小柔,我是真心的。我雖然沒法給她婚姻,但我會能把其他能給的,全部毫無保留地給她。”
  恭叔凝視著方志誠,無奈地苦笑:“這是你倆的事情,我知道別人多說無益。既然小姐她愿意這樣,我也不好多說什么。但請你記住,如果有一天葉家需要你幫助,希望你能夠給予我們最大的支持。”
  方志誠愣了愣,點頭道:“放心吧,從今天開始我和葉家將是榮辱與共。”
  恭叔松了一口氣,剛才他所說的話,無論葉輕柔和葉明鏡都無法開口,但以恭叔的身份,倒是可以點破這層關系。
  葉老爺子留下三子,大兒子盡管升到副部級,但已經退到政協,基本難有作為。二兒子葉明遠在競爭市長的時候,受到重挫,若不是宋文迪在幕后相助,差點一蹶不振。至于三兒子葉明鏡這幾年身體不適,已經將大部分業務交給葉輕柔。
  葉家給人一種日薄西山的感覺,所以恭叔才會有這么一句話。
  方志誠知道葉家的情況,船舶業在這幾年已經慢慢趨于蕭條,所以遠湖集團必須要重新調整方向,爭取在新一輪的趨勢中找到屬于自己的機會。按照方志誠的想法,隨著華夏改革開放的深入,下一步將會加大與全球經濟的融合,所以跨境貿易將是主流。
  而遠湖集團有良好的跨境基礎,所以下一步應該針對跨境貿易做文章。這幾日方志誠將自己的想法已經告訴葉輕柔,建議遠湖集團以投資或者創建的形式,扶持國內一些以跨境貿易為業務的電子商務企業。而且跨境電子商務企業在國外上市,有得天獨厚的條件。投資者能夠較快地了解它的運營方式。
  跨境電子商務試圖解決兩個問題,第一,國外消費者可以通過國外站上商城展示的商品,繼而下單,平臺負責解決物流、貨幣結算等問題;第二,國內的消費者可以通過中文站看到國外商家展示的商品,繼而下單,平臺負責物流、貨幣結算等問題。
  從近兩年旅游的趨勢可以看出,國內消費者到國外旅游是一方面,更多地是購買國外的商品,這說明境外商品對國內消費者有很強的吸引力。另外,隨著華夏經濟實力及綜合影響力提升,華夏制造品在價格上對國外消費者也有足夠的誘惑力。
  電子商務的本質是解決信息溝通不暢的問題,跨境電子商務無疑很好地詮釋了這一本質。
  恭叔臉上露出笑意,道:“對小姐好一點吧,她其實是個很單純的孩子。”
  方志誠點頭道:“我會用生命保護她。”
  兩人回到房間,葉輕柔已經將東西收拾好,目光落在方志誠的臉上,依依不舍,“如果不是因為公司有急事要處理,我真想一輩子留在這里。”
  方志誠走過去,用食指刮了一下她精致的鼻梁,淡淡笑道:“好歹是一個老總,為何說出這么孩子氣的話呢?我會時時刻刻地記著你。”
  葉輕柔眼圈紅了,口中卻道:“當你和大老婆、小老婆在一起的時候,千萬要記著我。”
  所謂的大老婆指的是寧薔薇,小老婆則是沈薇了。方志誠鄭重其事地點頭,肯定地說道:“好的!”
  目送葉輕柔上了路虎,方志誠隔著車窗朝葉輕柔搖手作別,葉輕柔捂著嘴,哽咽起來。方志誠竟然也有點眼圈紅紅的,離別為何總是這么的痛苦?
  ……
  第二日,方志誠剛上班,涂道峰便帶著一個年輕人來到辦公室。方志誠反應過來,應該是自己選擇的那名秘書。涂道峰介紹道:“方市長,這位是華清文,請您面試一下,看是否合適擔任秘書的職務。”
  方志誠粗粗打量華清文,長相不算出眾,身材一米七五左右,鼻梁上架著一副眼鏡,目光帶著一絲閃爍,似乎有點緊張。
  方志誠指著沙發道:“請坐!”
  涂道峰往后退了兩步,正準備離開,方志誠卻喊住他,笑道:“涂秘書長,也一起留下。咱們喝茶閑聊片刻。”
  涂道峰當然知道方志誠留下自己,并不是為他做參考,而只是想從自己的口中套套口風,更加詳細地了解華清文的底細而已,心中不僅暗嘆,這個方市長真是太精明了。
  方志誠昨天剛讓郭勁遠給自己買了一套新茶具,如今正好試用,熟練地泡了一壺茶,技巧純熟得讓涂道峰看得目不暇接,因為曹堯官場上并沒有喝功夫茶的傳統,大部分領導開大會小會,都抱著一個杯子。
  精致小巧的白瓷茶杯,在方志誠翩翩起舞,宛如一種精彩的藝術表演。
  涂道峰品了一口茶,只覺得清香四溢,贊道:“這泡茶的功夫絕了。”
  華清文也有點意外,他采訪過市內不少干部,像方志誠這樣年輕且深諳茶藝的干部卻是極少。他與市委書記王國岳有過接觸,知道王國岳擅長書法,但茶藝這方面倒是沒有特別之處。
  等兩人喝完茶,方志誠主動聊起曹堯現在的經濟局面,主要在新老城區的問題上,詢問兩人的看法。涂道峰因為身處政府秘書長職務,所以當然不會敞開說,只是點到即止。而華清文倒是甩開抱負,從一個時政記者的角度,闡述新老城區分而治之,導致的一系列影響,對如今曹堯常委班子新舊思維的對立,也有所隱射,“新老城區產業各有側重,這并沒有問題。但問題在于,新老城區導致權力分散,派系對立,這對曹堯的長期發展并不利。”
  涂道峰見華清文說得如此直白,頓時覺得不妙,面色嚴肅地說道:“華記者,你此言說得太偏激了。”
  方志誠淡淡地瞟了一眼華清文,沉默許久,哈哈大笑了兩聲,道:“我喜歡敢于說真話的人。清文,你很對我的胃口。如果你愿意的話,從明天起就是我的秘書了。當然選擇是雙向的,若是你覺得我不堪信任,也可以拒絕我。”
  華清文原本說那些話是帶著賭博的心思,他前期做了很多工作,嘗試摸清楚方志誠的性格,從他的履歷,得出了個表面性的結論,這是個年輕且果敢的干部,所以回答問題時就投其所好,變得大膽而激進。
  華清文很聰明,戳中了方志誠的心思,如今新舊兩派對立,正是曹堯官場最大的矛盾。手機用戶請訪問m.